Quantcast

当《颍州的孩子》戴上奥斯卡光环以后(图)

2007-03-30 21: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月26日奥斯卡颁奖礼之前,很少有人知道除了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以外,还有其他华人影片参加了第79届奥斯卡的评选,观众讨论着巩俐的胸和周润发的盔甲,忽略了即将成为黑马的纪录片---《颍州的孩子》。

   回到北京,杨紫烨才知道,什么叫当上名人的感觉。10天前,没有人知道她是谁;现在,报摊上悬挂的杂志,用她的照片做了封面。

  一夜成名

  因为得奖,杨紫烨估计要一个月开不了工。她的办法是,把所有采访都安排在几天之内,只希望下周能开始自己的工作。

  2月26日奥斯卡颁奖礼之前,很少有人知道除了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以外,还有其他华人影片参加了第79届奥斯卡的评选,观众讨论着巩俐的胸和周润发的盔甲,忽略了即将成为黑马的纪录片---《颍州的孩子》。

  这部以艾滋孤儿为题材的纪录短片,讲述了一个对于中国人来说,不算新鲜的话题。在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地区,有很多因父母感染艾滋病去世变成孤儿的孩子,他们中有的自己也是艾滋病感染者,有的自己虽然没有感染疾病,但却只能在残缺而贫困的家庭中生活。

  杨紫烨自己也没有想到能捧得奥斯卡小金人,在提名的4部纪录短片中,一位导演已经是第四次被提名,还有一位第二次提名,只有她是名不见经传的华人导演, "竞争太大了"。杨紫烨觉得,评委们选择《颍州的孩子》的原因,是片中的故事打动了他们,是银幕上的现实,让人动容---这正是纪录片存在的意义。

  "颁奖以后,我见到几个评委,他们对我说,片子打动了他们,卢燕见到我说,她很高兴。宴会上,凯特·温斯莱特(电影《泰坦尼克号》女主角)走来跟我拥抱,她说她很喜欢这个片子。"这样的赞誉和肯定,让杨紫烨自己也很高兴。

  
  杨紫烨(右)与托马斯·伦农手捧奥斯卡奖杯相视而笑。

  多少导演把获得奥斯卡当作自己毕生的奋斗目标,杨紫烨如今货真价实地成了"世界级"的"著名"导演,但生活和工作却没有改变多少。棕色毛衣和灰色条纹裤,不施粉黛,也没有饰品。落座时,她连连为迟到道歉,然后放松地坐下,回答问题保持着礼貌和热情。

  知名度给杨紫烨带来的当然不只是应付采访的"麻烦",找她拍片子的人多起来,这是"好事"。但她主要的工作没有变--拍公益广告,此前她拍摄的很多公益片已经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特别是姚明、彭丽媛等名人参加拍摄的短片,已经为观众熟知。接下来,她的团队将要涉足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有关的公益片的拍摄。

  一夜成名的还有曲江涛。因为杨紫烨在奥斯卡颁奖礼上把曲江涛叫做"曲戈",所以很多朋友还不知道曲江涛就是奥斯卡获奖影片《颍州的孩子》的摄影。当然,就算念出"曲江涛"这个名字,还是有很多人不敢相信这个"北漂"的摄影师,会获得如此殊荣。曲江涛告诉一个朋友:"我拿奥斯卡了。 "朋友大声回答:"你疯了吧?"

  当初导演杨紫烨要给曲江涛取一个英文名,被曲江涛拒绝,他要大家叫他"曲戈",为的是"想占人家便宜"。现在,"曲戈"成了奥斯卡摄像师,曲江涛的事业似乎也到了紧要的转折关头。

  曲江涛自己导演的短片,也曾获得过国外奖项,尽心尽力地拍摄,是曲江涛赖以生存的工作,也是他的理想。受雇于杨紫烨时,曲江涛没有奢望奥斯卡,意外的惊喜,让他对未来多了一份期待。不过,目前看来奥斯卡并没有给曲江涛带来"实惠"。"人家看到是我去谈合同,就不干了。"曲江涛说,最近有人打算跟他合作,但因为拿了奖,人家以为他会要一个高价。

  与其他"北漂"一样,曲江涛也有过窘迫,他的获奖短片《我的北京生活》其实就是自己刚到北京时生活的写照。从新疆一家电视台离职后,曲江涛成了"自由人",当然,雇主们也可以"自由"地选择雇佣或者不雇佣他。常常接到的活是给民营医院或者药厂拍摄广告,这样的活儿与"艺术"扯不上边,但却是曲江涛不得不接受的生活现实。

  如今,梦想照进现实,曲江涛拍摄的纪录片得到了奥斯卡的赞誉。曲江涛说,如果有机会,他希望能拍一部故事片。导演宁浩因《疯狂的石头》一举成名,宁浩当年的道路和境遇,与曲江涛是类似的。不过,在走近梦想的路上,还是要面对严肃的现实,接活干是要紧的,曲江涛最不希望的是,别人以为他"涨价"而不再找他了。

  墙内的争议

  戴上奥斯卡的光环,《颍州的孩子》却没能在故事发生地---中国,获得众口一致的好评。网络上,推崇它的人和厌恶它的人展开了激烈的唇枪舌战。事实上,《颍州的孩子》是带着争议走上领奖台的,只不过,纪录片毕竟是少数人关注的影片,当初的争论并不为大众所知。2006年8月,多伦多,世界各国近百位参加第 16届世界艾滋病大会的记者参加会前培训,其间,记者们观看了《颍州的孩子》。影片还没放完,新华社的记者熊蕾就宣布退场,然后,中外记者激烈争论,中国记者对影片提出了很多质疑,但外国记者大多表示喜欢这部纪录片。

  熊蕾随后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文章说她是打着盹看的影片:"我不喜欢《颍州的孩子》,不是因为她(片中人物张颖),完全是因为我认为这部片子本身拍得并不好,故事讲得不明不白,而且儿童表达的权利完全没有体现出来。"《颍州的孩子》摄影师曲江涛看到博客后,立即回复进行严厉反驳。他认为,影片通过长达一年的拍摄,记录了孤儿们在张颖的帮助下生活越来越好的真实情况,而熊蕾没有认真看完影片就妄发评论,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张颖是引发争论的导火索。"张颖是在影片开始15分钟的时候出现的。"杨紫烨说。杨紫烨知道张颖和她负责的"安徽阜阳市艾滋病贫困儿童救助协会"一直受到质疑,有人认为她成立民间组织救助孤儿有其他动机,而且协会的财务管理有问题。

  但杨紫烨更加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况。"她帮助了楠楠,这是真的,其他的我不管。"杨紫烨说。曲江涛也见证了张颖的工作。《颍州的孩子》中最小的孩子是高峻,最初拍摄时,高峻全身的皮肤长满了疮,整日低着头斜着眼睛看人,从不说一句话。受到救助以后,小高峻有了玩伴,也得到了治疗。影片中有一个充满温情的镜头:高峻被养父抱在怀里,手里举着金色的油菜花,挥舞着召唤小姐姐,脸上有着像油菜花一样灿烂的笑容。曲江涛说:"我至少看到高峻变得越来越好。"

  " 我用我最好的技术,最好的讲故事的方法来表现艾滋病人受歧视的问题。"作为纪录片导演,杨紫烨认为影片表现的故事是真实的。至于为何要让张颖成为影片中的一个人物,杨紫烨说,目的是:"张颖是一个榜样,希望更多人来做公益的事情。""有各种争论,我觉得很好",杨紫烨说,"但我不会因为别人的评价,去改动我的片子。"

  杨紫烨不认为《颍州的孩子》是用悲苦的孤儿故事换取观众的同情和眼泪,虽然展现的是不幸命运,但影片中常常出现孩子天真而甜美的笑容,孩子们在得到帮助后生活得越来越好,也让观众看到希望。"我不觉得故事讲得悲惨,这不是我的原意。"杨紫烨曾经与制片人汤列伦发生过一次争论,汤列伦认为影片中悲惨的东西多了一些,孩子应该有光明的一面。杨紫烨却认为那些悲惨的镜头更有表现力。最后,杨紫烨采纳了建议,她现在更喜欢最后这个充满了希望的故事版本。

  杨紫烨范本

  中国纪录片在国际赛事中曝光率越来越高,《铁西区》《好死不如赖活》已经获得了国际声誉,但能在奥斯卡这样受到高度关注的评选中获奖的,还是凤毛麟角。

  《颍州的孩子》之前,1997年华裔导演虞琳敏以《呼吸的代价》获第6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在奥斯卡获奖名单上,华人导演拍摄中国故事的纪录片获得奥斯卡奖的,《颍州的孩子》是第一部。

  杨紫烨自己也承认,中国本土的纪录片导演,拍摄了很好的纪录片,一些导演与杨紫烨一样关注了艾滋孤儿这个题材,影片并不逊色。但杨紫烨足够幸运,她找到了合适的题材、合适的拍摄对象、合适的故事,而且,还有一个合适的制片人帮助她把纪录片送到奥斯卡。

  在美国20多年时间里,杨紫烨的镜头总是对着"弱势"或者"少数人"。《成为美国人》讲述了移民美国的华人的故事,杨紫烨说,20多年前当她从香港到美国求学时,她在唐人街见过一些老一代的华人侨民,他们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唐人街。"我希望能做一些事情,让美国人了解他们。"杨紫烨能够做的,就是用纪录片展现这些华人的故事,让所谓"主流社会"了解"少数民族"。

  拍摄艾滋病感染者,杨紫烨说,也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弱势"。"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做了很多关于艾滋病的片子,我可以把在美国的经验,带到中国来做事。"2004年,杨紫烨卖掉在美国的房子,搬到北京定居,因为"中国有很多可以拍的题材,比如艾滋病"。

  拍摄纪录片《成为美国人》时,杨紫烨认识了著名华人科学家何大一,他是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发明人,同时热衷中国的艾滋病预防事业。通过何大一,杨紫烨认识了在中国活跃于艾滋病预防工作的一批学者,其中一位是清华大学教授景军,他告诉了杨紫烨颍州的故事。

  2004 年,杨紫烨认识了张颖,张颖带着杨紫烨走访了颍州5个家庭,杨紫烨决定拍摄其中3个故事,就是后来出现在影片中的高峻、楠楠和王家三姐妹的故事。杨紫烨的团队开始了平淡而艰苦的纪录之旅,摄影师前后去颍州10多次,拍摄回来80个小时的素材,杨紫烨总是要求曲江涛放弃三角架,让摄影机离人更近些,让镜头离真相更近些。

  制片人汤列伦第一次看到的影片,是一个小时长的版本,那一次观看让他决定,一定要把影片送到奥斯卡试试。杨紫烨把最终剪辑完成的39分钟影片交给了汤列伦,汤列伦担当制片人的影片曾经获得过奥斯卡纪录片提名,他的经验让杨紫烨获益匪浅,他落实参评奥斯卡的每一个步骤,直到通知杨紫烨:"你的影片获得提名了。"

  "参加奥斯卡评选需要完成非常复杂的步骤,汤列伦有经验,他知道该怎么做。"杨紫烨说,而国内的很多导演,也许正是缺少像汤列伦这样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走上奥斯卡的红地毯。

  尽管获得了奥斯卡奖,尽管杨紫烨时常与不同机构合作拍摄公益影片,并在中央电视台放映,《颍州的孩子》是否能让更多中国观众看到,还是一个悬念。3月9 日,北京保利剧院,《颍州的孩子》在一个近300人规模的特映礼上放映。杨紫烨告诉记者,她的团队正在筹划今年6月能够在上海举行类似的放映式。另外,她正在努力促成国内电视台播放这部影片,但愿不要为此做更多的剪辑。

  杨紫烨说,她希望一两年以后能拿出新的纪录片再次冲击奥斯卡,如果遇到好剧本,她也想拍一部故事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