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人专栏】共匪版肉包子打狗

2007-03-19 22:24 作者:天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据大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3月18日报道:不久前有观众反映,因为企业改制,原吉林省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的职工们因为接手企业没有依照有关规定给社保公司足额缴纳他们的养老金,不得不为今后的养老问题担心起来。其中有一位温姓师傅自1981年从部队转业后,就一直在公主岭市汽车改装厂车间工作。20多年过去了,他对改装厂的感情还是难以割舍。

以下是记者采访他的原文:
记者:改装厂最红火的时候是一个什么状况?
温师傅:工厂在公主岭市汽车改装这一块是首屈一指。1986年上缴国家利税200多万元,最好最好了,公主岭市那时候开表彰大会,我们厂占全市总产值的十五分之一,这我还记得清楚。但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厂子就越来越不景气了。大约从1993年开始,因为没活干,厂里发不出工资,在册的一千多工人大部分都回家待岗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05年,那年厂子进行改制,被当地的名奇专用汽车改装公司收购。在全厂职工大会上,厂里宣布了改制的实施方案,而我们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养老问题。
记者:上边是怎么要求的呢?
温师傅:就是必须给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涉及到老百姓就是生活的、社保的、失业保险都必须给解决,全解决。欠款全补上,一点不欠你的,开会说得相当好。
按照改制方案,原改装厂的职工被全部辞退,买断工龄。温师傅当时48岁,也就是说,从1995年2005年,改装厂所欠的养老保险金由名奇公司全额补缴。1995年之前的,按国家政策视同缴费,而2005年之后,温师傅60岁退休,这以后的养老保险费由温师傅个人承担。
记者:听了宣布的这个方案,觉得自己以后的生活有着落吗?
温师傅:还可以,没有扔下不管,因为有些单位什么都没有。虽然失去了工作,但是想到晚年生活有了保障,我和同事们都感觉一块石头落了地,安置方案在职工大会上顺利通过。
然而,时隔不久,当一切看似已成定局,温师傅他们却听说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那就是:名奇公司并没有把改装厂拖欠的养老金补上。
温师傅:2005年年末,个人缴费不是后半年开始缴嘛,我到那里一查,没有,啥也没有。
记者:啥也没有是什么意思?
温师傅:账户是空的。
养老保险账户欠缴的部分没有补缴,也就意味着,到了退休年龄,改装厂的职工办不了正常的退休手续,也拿不到养老金,这个情况让温师傅和同事们踏实不起来了。
为了确保改制企业职工的权益不受损害,国家有明确规定:对企业欠缴的社会保险费原则上要一次性付清。在公主岭市的专题纪要中,记者看到市政府确认的方案已经放宽了条件。改装厂欠社保公司养老统筹金760万元人民币,由名奇公司交付50%,其余分期偿还。即使是这样,养老保险账户也不应该是空账呀。为了了解情况,记者来到社保公司查看原汽车改装厂的缴费记录。
经工作人员查看,养老金已缴到2005年年底了,电脑显示“已实缴”。从1995年7月份到2005年12月份,账户里面是全的,也就是说不欠钱。当记者任意选择了几位职工的账户进行查询,结果显示:这几位职工以前拖欠的养老保险费确实已经全部缴齐了。可这就让人十分纳闷了。当记者把该厂原职工的查询结果反映给社保公司后,有关人士表示:这个企业是改制企业,如果这个厂子要是不把养老金缴齐,政府和社保都不会同意它改制。改制企业是怎么回事?就是整个企业被个人收购了,收购了以后即在改制之前,必须把欠人家职工的工资和养老金全给人家缴齐,才能允许你把这个厂买断。
调查发现,市社保公司还专门为改装厂出具过养老金、失业金已经到位,可以正常进行改制的证明。而工人们却坚持说,名奇公司并没有出钱,究竟谁说的是实情呢?带着这个问题,记者采访了名奇公司的总经理。
记者:你们缴到社保去的,到目前为止就有60万?
总经理:对。
记者:那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社保公司我们也去了一趟,电脑里显示的这个个人的养老金额,从1995年开始全部都是全的,那这笔钱到底是谁出的呢?不可能说没有钱,然而账面又显示都有,我不太明白这个道理。
总经理:这个就是说,如果不给工人把养老账户账目做全了,职工在退休的时候,一看欠账就退不了,这样就是说我给社保公司出了一个手续,就是我欠社保多少多少钱,这样就是我跟社保的债务关系了。
名奇公司总经理承认,他们确实还有700万元的养老保险费没有到位,社保公司账面上挂的是一个虚账。目前,改装厂退休工人领取的养老金是由市里社保基金暂时垫付的,而这样做都是跟市政府商量好的。
总经理:当初这760万元我确实拿不出来,所以当时我就跟市政府提出个条件,就是养老金这块让我全额缴,我缴不了,那我就不能买改装厂了,因为我没有这个实力。
在社保公司记者看到,市政府还专门为此下了一个通知。于是,记者又采访了公主岭市主管副市长。
记者问道:国家规定,欠缴的养老金是要一次性足额缴纳的,但你们制定的这个方案,已经跟国家规定有出入了。
答:现在就是说,如果咱们完全按照这个规定去操作,有一个什么难处呢?就是这个企业就改不了制,没人去购买它。
随后,记者又采访社保公司经理,他说:政府让我们做的分期偿还,你看,到期不能偿还,将由政府来承债,它背着这个债务。记者问:也就是说,你们接到这个通知以后,就把这个账目做实了?答:对。
于是,在市政府的协调下,市社保公司与名奇公司签订了一份还款计划。在这项计划中,要求名奇公司在2005年底前再偿还40万元,2006年底前再偿还200万元。而这个还款计划,跟市里文件中先付清50%,其余部门分期偿还的要求又不一样了。而即使是按照这个宽松的还款计划,名奇公司仍没有兑现。
当记者就此事质询名奇公司的总经理时,他说:如果我缴不上钱的话,文件最后规定:可以变卖我的资产。
记者:您说的这个最后是什么时候?
答:就是假设我这个社保钱还不上了,还款没有按计划执行,社保公司可以变卖我的资产。
记者:那这个期限是什么时候?
答:期限我没写。
原来如此,名奇公司必须补缴的700万元养老金由市政府出面挂了虚账。满打满算,它在购买改装厂上的成本没有超过60万元,名奇公司是省了钱,却给整个公主岭市的社保基金带来了风险。现在原改装厂的职工每年都陆续有人退休,但既然是空账,参保职工的利益就不可能有保障。关于这个隐忧,社保公司负责人说:对于社会保险基金,任何人都没有减免的权利。不能说我说一句话,就把社会保险基金钱就减免了,那还了得吗?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名奇公司)它这个钱,如果历史账不还,那我们可以把它的历史账退回去。
记者:也就是说,您做的这个账……
负责人:可以退回去。
记者:是可以清空的?
负责人:对,是可以清空的。
记者:那样的话,职工的利益不就没有保障了吗?
负责人:那当然了。如果你政府担保的话,政府拿钱把这笔钱给我。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可以看出,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没有人愿意主动出来承担这笔款项。而市政府对这件事情又有什么样的说法呢?

记者又翻回来找主管副市长。他说:必须得到位,(名奇公司)在一定的期限内不还,我们政府就要采取一些措施了。近期,我们政府将和社保经办机构来共同研究采取措施,要求这户企业在近期要把拖欠的养老金能够落实。他还表示,要下决心督促名奇公司尽快还清欠款。

但记者就此采访原厂职工时,发现他们很担心。有的说:我退休的时候,上哪儿找谁去?我找不着人,我到社保去,社保不承认,你钱没缴全,到时候找谁谁也不承认。有的说:(名奇公司)老是拖欠这笔钱,以后他再把工厂给卖了,过十多年我才退休,到那时候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去找谁呀。有的说:现在解决不了的话,今后养老就靠我们夫妻俩,可我们两个人全都下岗,生活来源没有了,我在外边打工一年也就挣个四、五千块钱。而上面提到的那位温师傅也说:那时候家里两个上班的,现在就剩一个了,一个退休的,一个下岗的,一个孩子还上学,能不愁吗?是不是?

不难发现,虽然市里抱着一个积极的态度,却不能完全消除人们的疑虑。因为,欠款究竟何时能够进入账户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只有当欠款足额及时到位了,改装厂职工才有可能真正放下心来。对于当时在改装厂工作的这些老工人来说,参加了社会保险,晚年生活本应获得了保障。社保就是大家拿钱,大家受益,这关系到社会的稳定、人心的向背,所以这笔钱必须实而又实足额到位。可反观公主岭这件“怪”事——社保养老金竟能挂空账,地方政府擅自作主准许私人以欠款协议的形式买断企业,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私人企业在向社保公司质押自己资产时竟没有期限!这好比我借了你的钱,但没写还钱的日期,这就等于你的钱无限期的在我这放着。这么浅显的道理,市里主管的负责人能不明白吗?还说怕没人买断企业,笑话!公主岭在吉林也算“大城市”了,区区700多万想必当地不少人都能买得起。退一步讲,就算当地没人买,全省、全东北招标总可以吧。只要让原厂职工能安心养老,就算卖给赵本山那个“二流子”也行呀。

显然,名奇公司只掏了60万元,就把一个产值曾占全市1/15的1000多号人的中型企业弄到手了。虽然它跟社保公司有欠款协议,可却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想当初,政府出面担保做承债人,社保公司却同意了,并在电脑上给“平”了账。你也不想想,政府本身只是一个行政单位,且只能花钱,又不是一个生产企业或经济实体,它哪有能力赚钱?难道凭当头的一句话,就能作抵押?而这一系列行为,都早已违反了国家的有关规定。他们明知故犯,好象到时候,用空气就可以当钱发给退休职工了。这样的现象如不加以制止,就会严重影响整个社保体系的建设和完善,而最终损害的是我们每个人的利益。

最近共匪的“两会”通过了《物权法》,表面上看好象保护了每个国民的私有财产,而实际上却保护了贪官污吏、不法商人相互勾结从人民那里掠夺来的非法所得!堂而皇之地把“黑钱”洗白,理所当然地霸占了属于国家的财产。推而广之,整个大陆的富饶物产都被共匪非法据有,任意挥霍,而勤劳善良的人民好似它绑架的“肉票”,有用的时候敲骨吸髓;没用的时候一扔了之,让你自生自灭。悲乎,这就是我们大陆人目前的处境。

同胞们,如果你不愿意当“肉票”,知道该怎么办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