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陆媒体为何对杨紫烨获奥斯卡奖保持沉默?

2007-03-03 03:29 作者:余杰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一年一度的奥斯卡奖刚刚落下帏幕,华裔导演杨紫烨的作品《颍州的孩子》荣获本届最佳纪录短片奖。杨紫烨是香港人,二十多年前移居美国,有绘画和电影制作硕士学位,曾做过剪辑师和制片人。她还制作过一部反映感染艾滋病的女大学生的纪录片《朱力亚的故事》,在美国社会引起强烈反响。

此次杨紫烨的获奖也是香港的骄傲,是香港给了杨紫烨东西兼备的文化积累和国际化的视野。然而,大陆媒体用很大的篇幅来报道奥斯卡奖的消息,却对杨紫烨的获奖只字不提。大陆媒体向来具有特别的“民族自豪感”:去年华裔导演李安凭《断背山》一片获最佳导演奖,遂被誉为“中国人的骄傲”,网民们也狂呼“中国人在好莱坞呼风唤雨”。其实,李安从来没有在中国大陆定居过,他拍摄的《断背山》纯粹是一个关于美国人和美国文化的故事,李安跟“中国”真是风马牛不相及。

而杨紫烨的杨紫烨纪录短片《颍州的孩子》,则是一个真正的中国的故事。这部记录片以艾滋孤儿高俊为例,展现了中国大约十万名艾滋孤儿的凄惨命运。在颁奖仪式上,杨紫烨感谢抗击艾滋病的英雄以及帮助成功拍摄这部短片的朋友们。跟中国河南省一些农村县市一样,安徽阜阳颍州也是一个当地农民因为贫困而卖血为生的地方。利益熏心的血头让这些善良的卖血农民染上艾滋病,先后悲惨地死去,遗下的孩子则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倍受社会歧视和家庭排斥,过着动物般的生活。

杨紫烨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到安徽阜阳颍州开始拍摄这部纪录片。为了能真实感人地反映艾滋孤儿的凄惨境况,同时还要躲避地方政府和如同黑社会一般的血头集团的骚扰,她用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才完成这部三十七分钟的纪录短片。

大陆媒体对张艺谋的《满城尽戴黄金甲》的落选耿耿于怀,却对《颍州的孩子》的获奖闪烁其辞。在今日中国大陆特殊的语境下,前者颂扬帝王的淫乱与杀戮,属于中宣部肯定的“政治正确”之作;后者表现被遗忘的艾滋病患者群体的生存真相,属于当局厌恶的“政治不正确”之作。中共最爱面子,在诸如救援艾滋病患者等“敏感”问题上,不仅自己无所作为,还不允许民间人士和国际组织有所作为,因为那样会使得当局感到自己“没有面子”。

于是,杨紫烨的《颍州的孩子》虽然获得了金光闪闪的奥斯卡奖,却遭到大陆媒体一致的封杀,这部影片也绝对没有可能在大陆的院线中公映。由三十六名衰朽不堪的检查官所组成的电影评审委员会,怎么会让这样一部“丑化和谐社会”的影片与公众见面呢?

杨紫烨获奖的时刻,“中国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正在赴美国领奖的路上。当局为了阻止高医生赴美,居然派出大群警察围堵这位年近八旬、除了良心之外一无所有的老太太。最后,美国前第一夫人、下届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致信胡锦涛表示抗议,高女士这才被放行。

杨紫烨和高耀洁这两位弱不禁风的女士,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挑战中国大陆日益泛滥的艾滋病,更挑战致使艾滋病泛滥的根源——中共僵化而冷酷的专制制度。我们应当向她们鼓掌,并与她们风雨同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