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意调查击败爱国主义

2006-09-24 04:21 作者:古原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日前,中国网易举办“如果有来生,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民意调查活动,还未结束的活动结果显示,64.2%的人表示“不愿意”。这个答案无异于给陶醉于“盛世”、威严不可侵犯的当权者一记响亮的耳光。调查活动因此而夭折,两编辑被革职。

“如果有来生,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其实是一个中性的问题,非褒非贬,答案既可以是“多数愿意”,也可以是“多数不愿意”。在强调爱国主义至上的中国,口口声声爱国的人不在少数,按理说,给出当局一个愿意看到的答案,是理所当然的事。然后当局再顺势用这个答案进行又一场滥情的爱国主义教育,这是可以预见的中国政治景观。但讽刺的是,理所当然的事变成了当局认为“不该发生的事”,居然有64.2%的受访者不愿来生再做中国人,其列出的种种理由,成为批判现实的公开化言论。

“下辈子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理由,主要就是:缺乏做人的尊严、学费高、看病难、就业难、买房难。还有就是对社会和市政的不满。摘录如下:“农民哪能翻身做主人”,“当官的太黑了”,“有些贪官的子女早已不是中国人了,连当官的都对自己的国家没信心,百姓如何指望他们带领百姓把中国搞好”,“有权的可以随心所欲的侵犯别人的财产,而处在底层的百姓只能任人摆布”,“因为我对中国社会制度的不满,对社会丑恶现象不满,对看不到任何希望不满!”,“其实这个国家没多少理让我们爱她”,“我想模仿爱因斯坦回答如下:如果我能有所选择,我希望能在一个奉行公民自由、保障公民权利、促进公民福利的中国,一个使得全体公民免于匮乏、免于恐惧的中国,做一个中国人。”,“升斗小民买不起房,看不起病,读不起书,找不到工作,当做一个中国人要面对这些实际的困难,同时还不断听到,某公仆黑了多少钱,某人含冤而死凶手却因为有背景而逍遥法外;某个有正义感的人为揭露恶行被无辜拘禁;某种食品有毒,某种药是假药,某种东西又要涨价,又要多交某些税费的时候,谁还会有心情来生再做中国人呢,生活之难,此生足已,何必来世!”……

以上“不爱国”的理由,其实早在民间已形成“共识”,只是没有这么集中在官办的网站以公开的形式表达出来。

中国当今令人眼花缭乱的“盛世”,并非是人人共享的人间天堂。有数据显示:中国10%的富人占有中国45%的财富,10%的穷人仅拥有1.4%的财富(美国之音“财经纵横” ,05年7月)。在没有全民免费基本教育、没有全民医疗保障、没有全民养老保险的中国,没有财富就意味着没有这三方面的基本生活保障,只能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达尔文原始进化论的实践者,自生又自灭。

如果单是应付一种原始的社会环境,这还不算太差,只要像野生动物那样去生存就可以了。不幸的是,中国人并非生活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空间,人们不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比如这次“如果有来生……”的民意调查,就遭到当局的禁止;人们也没有能力维护自身的基本权利,比如临沂等地大范围的野蛮计划生育,育龄人被强制结扎、堕胎等等。揭开这个黑幕的维权盲人陈光诚居然被以“破坏公物罪”判刑4年3 个月。声援陈光诚的高志晟、郭飞熊等人,也被牢狱伺候。做中国人做成这样,可以说连动物都不如,动物还有自由婚育的权利,有发泄不满的权利;还有,以死讨薪的民工会被“依法”送去劳教,而欠薪的老板却不会;其他的,如失地维权,反污染维权,反信仰迫害等等,失败的往往是百姓,而且还非常的惨烈。如此种种被当局“恶搞”的社会不公,在在都超过了人的承受力。想爱自己、保护自己的基本人权都不能,还凭什么去爱这个独裁之下的国?

人对在那生长的土地有种天然的感情,但没有必然的“爱情”。民爱国与国爱民是个双向的行为反应,政府单一地强调民众爱国的义务,而不尽爱民之天职,并以党代国,民众何以爱国?俗话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当局也是一贯用这句深入人心的古语来教育民众爱国的。一般来说,子不会嫌母丑,狗也不会嫌家贫,但如果那是个虐待狂、神经质又邪恶的母与家,是没有人可以忍受的,再孝顺的儿、再忠实的狗也会被打出家门。即使有人幸运没有受到直接的迫害,但那种不安全的感觉,也会迫使他们逃离险地。目前留学在外的不归者,偷渡者,以及移民到其他国家的中国人,不少人就是为了寻找一个较为和谐的社会而离乡背井的。即使这些人因为语言文化等因素难以适应新环境,但为了下一代,他们仍然坚持着。这些人等不及来生,用脚去完成了“如果有来生……”的民意调查。

2008年的北京奥运越来越接近了,届时,两周的超级爱国主义激情定会淹没中国,但有多少人会质疑“为国争光”的口号取代了体育运动的纯洁性?有多少人会计算一下,那些用金馍馍喂出来的奖牌得主,纳税人被迫为他们贡献了多少个亿?有多少人会想到“鸟巢”运动场、“水立方体”游泳中心等等奢华场馆在京城落地,却迫使几十万人失去家园?政府为了奥运而毁灭古城,值得吗?又有多少人会质问:为什么有钱办奥运,却没钱为城市的孩子多建几个运动场所,为农村的孩子建造像样的学校?还有谁会记起,山西沁源县第二中学900多名学生由于没有运动场,没有安全意识的老师带着学生到公路晨跑,21个学生及老师被撞死的惨剧?……

对于饱受矿难之苦的矿工,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有句冷血名言:“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连他这位在中国享受人上人生活的贵族都有这种观点又那么直接地表达,民意调查怎么就不能答“生在瑞典、瑞士、奥地利、法国、意大利、荷兰等欧洲宁静小国,和家人朋友幸福地生活到老!”?连这种梦都不给做,还谈什么爱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