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智晟关押第30天 未来7天是关键

2006-09-14 10:13 作者:高凌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围绕营救大陆维权律师高智晟,国内外救援呼声波波不停,而大陆当局也极尽所能:在关押了高智晟30天后,仍阻挠家人委托律师、对高律师的家属实施24小时的监控。近日,耿和在警方的监控之下给外界打电话并发出“声明”,引起各方关注。分析人士指出:声明是中共的又一个圈套,再显耿和处境极其艰难,应紧急实施救援,防止出现悲剧后果。国内人士呼吁:各国政府及人权团体应继续保持高度的关注,中共近期的一系列举措是向尊重自由民主人权的整体文明社会进行的挑战。



“耿和声明”是中共的一个圈套




自8月15日后,高律师的家中住进了20多名警察,三班、24小时对耿和及两名年幼的孩子实施非法监禁,阻止包括亲人在内的任何探视。此举引起了国内外强烈反响:以国内女性为代表的大学教师、女律师公开签名呼吁当局停止对高律师家属的人权侵害行为,海外人权团体、知名律师纷纷发表谴责,一些海外媒体的记者及人权团体联名上书美国总统夫人劳拉及英国首相布莱尔夫人呼吁紧急关注高律师家属人权遭受侵害问题。

在国内外的强大反弹之下,25日晚,中共警察撤出了高家。次日上午,高律师的女儿格格摆脱监控逃到高律师的友人家中向外界求救,耿和母子三人的遭遇得以曝光!据悉,警方曾多次警告耿和并逼迫耿和写下保证书,不得向外界透露母子三人的遭遇,否则,将对高律师不利。

12岁孩子的哭诉激起了外界的巨大同情,各界声援四起。但之后形势急转,27日晚,耿和突然通过电话将格格从友人家中叫回,再次失去与外界联系。而收留格格的人士则遭到涉嫌“诱拐”刑事犯罪的警告。直至9月6日,耿和在警察的监视下与胡佳通话,谈到了格格的事情,并在几个小时后,在网上出现了“耿和声明”,称高律师的事情是家事,不需要外界再继续关注、相信政府等等……

据帮助发布此声明的温海波律师表示:“估计当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应该有警察在身边……她那边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就说还是要发那个东西,可能她那边也有一些压力吧,如果不发的话日子可能会更加不好过。也是出于尊重她本人的意见,我就在外边帮她发了这个声明。”

但国内法律界人士认为:耿和在人身失去自由的情况下,哪些是她真正的心愿?这是中共的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有消息透露,最初当局的希望是由高律师国内法律后援团来发布该声明,但遭到了拒绝。

国内法律界人士分析:高律师是一名精通法律的著名律师,他可能为了家属放心,通过字条告诉自己很好,但是高律师决不会表示不需要外界的救援或者法律援助,不可能出现这种原则性的错误,除非他不是高智晟,除非高智晟是一个抓住了就下跪求饶的人。因为目前国内救援团体所捍卫的是高智晟最简单、最原始权的权利:请律师——这个连“四人帮”和死刑犯都享有的权利,而当局却百般阻挠,实在太离谱。


逼迫家属或律师封口是中共的一贯手法

观察者则指出:在所谓的“耿和声明”出现后,在网络上便被某些一贯攻击高律师的人到处张贴,惟恐天下不知。但是这些人却忽略了一个基本的常识:妻子不给丈夫请律师,却无权阻止兄弟姐妹以及高律师的朋友实施同样的法律权利。

国内法律界人士指出:为避免外界批评压力,胁迫家属和当事人的律师封口,或以欺骗的方式诱供当事人,是中共在审判异议人士中一直采用的手段。历史上,有很多所谓“政治犯”的家庭被中共类似的手法搞得家破人亡、亲人反目。

即使在21世纪,重庆民主人士许万平遭到羁押的时候,律师也答应了当局的条件,不报导、不炒作、不向外界透露讯息,以期可以得到轻判的“承诺”,却遭到重判12年的结果。

网络作家郑贻春的亲人曾对当局抱有巨大的期望,配合当局要求对郑贻春施加压力,郑贻春受到诱供,被判7年徒刑,家人捶胸顿足悔之当初……

近日警方向一直参与救援工作的胡佳施加压力:看看你年轻的22岁的妻子曾金燕以及已经70岁的年迈的父母,你自己不考虑后果的话,也要为她们着想。并暗示胡佳本人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麻烦就会很大,也随时会像高律师一样遭到拘留或逮捕。

而高律师家人的遭遇则更加严重。国内人士分析:至今已经30天了,耿和及孩子每天处在24小时的监控之中,丈夫被抓捕,小天宇只有3岁,格格只有12岁,每天还要上学,其间压力可想而知!而中共当局目前仍毫不手软,继续在耿和身上制造非人道的心理恐惧,施加压力逼迫耿和对外发表不利于高律师的言论,这将对耿和及孩子身造成不可想像巨大伤害和可怕的后果!


救援活动不会停止

中共想利用高律师的家人达到让外界缩手的目的似乎并没有达到,相反让国内的人士更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受到了当局威胁的胡佳表示:“过程中能够感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救援,特别是各国政府、国际人权组织的抗议对当局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因为这些方面是中共当局不得不面对和解释的。所以他们又采取了以往的手段,想通过家人或朋友来阻止外界的介入。只要我在外面一天,我就会付出有限的自由去帮助我的朋友。”

高律师的大哥说:“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不会放弃为老三(高律师)请律师的权利。我已经50多岁了,胃也不太好,大不了一死吧!”

国内法律界人士表示:即使把我们抓起来,救援高智晟的行动也不会停下来。目前之所以没有更多的人曝光前台,是不愿像前一阶段,把高律师的侄儿等的行踪暴露给当局,导致孩子们的行动乃至其他从事救援的人士全部受到监控,而最终受损失的则是高律师。

高智晟律师事务所的法律工作者郭飞雄日前曾表示:他相信高律师的人品,就像他相信自己一样。他说:“像我们这样的人,抓进去,酷刑、毒针决不会让我们屈服,也绝不可能连累其他的朋友!”他呼吁各界人士及媒体要保持清醒,在律师没有见到高律师本人之前,要辨析各种流言,不要中当局的圈套。他认为目前最关键的是解除对高律师家人的监禁,请亲友信任的律师尽快介入。


中共向整体文明社会进行挑战

国内人士呼吁:国内外应加大救援力度,特别是各国政府、人权组织应对中共施加强大的压力:首先还高律师家人的自由!让耿和陷入艰难困境的并非外界的关注和报导,而恰恰是中共的政府黑社会手段。如果导致耿和出现任何身心不健康的后果,他们将永远保持追查当事者及谣言制造和散布者的刑事责任的权利!

按照中国法律规定,刑事拘留最长期限为37天,之后,就必须对当事人释放或者立案批捕。国内人士表示,在37天未满之前,他们会作出许多的努力,来避免高律师遭遇逮捕的命运,同时强烈呼吁,在未来的7天中,外界应向中共方面施加压力,尽快的让高律师家人及朋友信赖的律师介入。

分析人士指出: 高律师的遭遇将代表着国内维权界未来的命运。从目前中共对国内维权界代表人物的打压以及近期对国内外媒体的种种制限,都标志着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正面临着一个最黑暗的倒退时期,中共的此举是向整体文明社会进行的挑战。在未来的7天内,仍是双方较量的重要标志阶段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