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官车不除,崛起无望

2006-08-25 23:57 作者:千里冰封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有人说官车是腐败的现象,有人说官车是以权谋私的标志,有人说官车是中国特权的象征,但都不贴切。我认为:官车是寄生在当今中国社会中的毒瘤!说的范围小一些,官车是中国车市的毒瘤!

长期的封建社会成就了世界上最为壮观的庞大的官车阵容,君不见任何奸商都不会忽视政府采购市场;君不见全国各地的特权车号;君不见日益攀比的官车档次;君不见浩浩荡荡的官车阵容……。“屁股底下一座楼”,是百姓对官员坐骑的形象比喻。而为伺候这座“楼”,每年从坚挺的车市上,我等兄弟必须忍受世界上最高的车价,纳税人大量的钱财堆成呼啸而过的官车。官车乎,架子乎!位子乎!等级乎!官车,这个在中国一度作为少数人权力与身份象征的产物,曾经以90%的绝对优势占据着中国汽车市场的大部江山;现在仍然是中国车市的一颗毒瘤。

日前以专家身份陪同大官去趟边远地区,当地官员从私企借了辆卡迪拉克4.6,以示尊重和炫耀。但黑牌照车有失官味,于是找了交警大队的1号车开道,搞得鸡犬不宁。当地官员一再表示,如果下次来,就不用借车了,已经准备购买更好的车,对此,我深恶痛绝。我想起了过去我编的顺口溜,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现在把它写出来:四子登科:上午轮子转,中午盘子转,下午骰子转,晚上裙子转。这就是当时部分地方官的真实写照。现在机关作风有好转,公务人员其实也很苦,但高官贵爵不在公务人员之列,他们是中国的特殊阶级,为各级官员配备公务用车和专职司机的现象是如此普遍,以致被中国人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汽车前面饰以颇有中国特色的“轿”字,说明它是达官贵人的座车,根本就没有被认作是一种让平民大众购买的消费产品。
  
官车之患甚于虎,现在历数官车十大罪行:

罪行一、吃肉不吐骨头

在华夏大地上,行驶着近300万辆“官车”,这些“轿子”按平均每辆20万元的价格计算,至少需要花6000亿元来购买;加上专职司机的工资、汽车燃料及其他费用,每辆车每年至少需要4万多元,300万辆就要1200亿元。这是我算的小账。也就是说,全国为养官车每人每年贡献100元,包括刚出生的小孩和年迈的老人!纳税人的肉被官车吃了,连骨头都不吐!

罪行二、汽车暴利的作俑者

公款购车造成了汽车价格的极度扭曲。过高的价格使汽车生产能够牟取暴利,加剧了产业规模和分布的散乱局面。 官车除了注重档次、追求排场外,还具有公款消费和大批量采购的特点,因此,无论是车的价格还是维修养护费用,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钱,开官车的人一般都不会吝惜。这种买车不问价格、修车市场高价格、高回扣的现象不仅违背了市场经济的价格规律,而且还会给国家带来严重的财政损失。当前中高档车市场所呈现出的应该是一种畸形的发展状况,所以连2.6万美元的宝马325也有媒体托出55万元的天价!这里,官车制度难逃其咎。这主要是由官车的大量存在和需求所引致的。因为官车往往为了追求豪华和气派,很少计较产品的价格和使用的经济性,在当今车市上,中高档车厂商的利润率是相当高的,而政府的大批量采购恰恰促使了企业竞相上马中高档轿车产品来满足这一特殊的用户需求。这样,暴利产生了!

罪行三、公车私用,滋生腐败

官车当作私车,这种现象很普遍。省长、厅长、市长、局长、处长基本都有‘专车’,就连科长、股长、书记、乡长也不例外,给领导开车的司机下班后不象过去那么辛苦了,你只要把车保养好就行,领导就满意。到了周末,你只管把车擦拭干净、加满油,把车钥匙交给领导你就没事了,可以放心地休息。现在给领导干部开车的标准和要求不是看你的技术好不好,而是看你的服务周到不周到。官车以外的腐败随处可见。

罪行四、层层攀比,盲目跟风

“九五”期间,全国官车耗资年递增27%,大大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各级官员纷纷选马换马。我知道现在各级财政部门都有官车标准,但骗小孩的把戏谁都会玩,如果你有政策,我就有对策,向办法,找路子,坑蒙拐骗都可以,采用接待用车不受限,使用越野车不限,进行改造不限,mvp不限等等等等。

官车不再是一种交通工具,而是一种待遇和地位的象征,由此导致官车使用上的奢侈之风、攀比之风、虚荣之风:光有车坐不行,得有好车坐;有好车还不行,得坐进口车;进口车也有几个缸几个缸的不同,自然是排气量越大越好。这些都解决了,车内的装饰也要讲究,座位要真皮的,音响要进口的,门换成全自动的,等等。

我到过有些贫困地区,工资发不起,但是官车一定要买,而且要一步到位买个好的;很多人对官车的依赖心理越来越强,宁可工作延误,也要坐官车。官员开车成为时尚,开着官车出入酒店、歌舞厅、健身馆,夜总会、发廊、洗脚坊等,节假日则是带着家人或好友逛商场、游景区、入山庄,自在逍遥。

罪行五、高昂的运行成本

我国现行官车仍在沿袭计划经济条件下的一套管理制度,私车每万公里运输成本为1万元,而党政机关等单位则高达4万元。每辆出租车的工作效率为官车的5倍,可运输成本仅为官车的五分之一。
至于官车维修的黑洞,加油的黑洞,配件的黑洞,各种成本开支的猫腻,都是公开的秘密,我不多说了,言多语失,哈哈!

罪行六、官车与事故

官员私开官车已经成为社会问题,开官车导致的事故频繁发生。

官车私用滋长了官员的特权意识和腐败行为,很多官员没有经过汽车驾驶培训和严格的技能考试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取驾驶执照,有驾驶执照的告官有几个是经过正规途径获取的?有的告官从来就没有摸过方向盘,可他身上也揣着个驾驶执照,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先拿照再学车’,找个地方练两回就试着上路了,高官驾车是‘自学成才’的‘马路杀手’。
  更有甚者,出了车祸还有顶缸的,我已经看见过很多次。
 
罪行七、误导消费

就连飞度都首推三厢车,这不能不说明官车在中国人眼里其实就是消费潮流的先导。那些如今在日本和欧洲国家占主流的微型车和两厢车,在国内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中国官车时代往往留给人们这样一种消费印象,车越大越好,既宽敞又气派;只有三厢才能成为车,就连菠萝都在中国率先推出三厢来,这为城市堵车和狭小空间停车雪上加霜。

罪行八、破坏市场规则

为了方便公款购买,加价车都能用支票提车,虽然增值税发票只能开原车价,但销售商一般将加价部分开成汽车装饰。如此看来,加价车有市场,也与公款消费有漏洞分不开。市场经济的道德秩序,被官车消费破坏殆尽。依杖职权、破坏基本道德准则得以实现的官车消费,使市场失效,挖政府的墙脚,破坏政府声誉,削弱了政府计划的实施,甚至还破坏了许多社会公共政策的原定目标。 奸商说:“加价车当然单位买得多,领导着急换车就不在乎加钱,买雅阁的不是公司就是机关,没有公款消费,加价车怎么卖得火?”

罪行九、官车思维,贻害百姓

多年以来,中国汽车市场一直是一个以公务购车为主的“官车市场”,人们的消费观念、使用习惯一直是“官车思维”。车是越大越好,越贵越好;甚至连政策制定也有着“官车思维”的烙印,许多城市对排量1.0升以下,1.3升以下的车大加限行,这与世界各国鼓励发展、使用小型车的趋势截然相反。就连一些将汽车列为支柱产业的城市,也对小型车加以限制,真是荒唐之至!受害者当然是普通百姓。

罪行十、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忧

永远的特权,永远的畅通,官车永远是先天下之乐而乐。部分官僚下地方,一路上交通戒严,路口封闭,任一队官车横冲直撞;一些特权车和低号车警报器长鸣,抢道逆行,闯灯违章,小老百姓徒呼奈何!

丑陋的奥迪和变味的红旗

闪烁着警灯的警车飞驰而来,一串神秘的黑色轿车紧随其后绝尘而去……你知道这是什么车吗? 啊!奥迪,中国官车的代表!

自从中国一汽组装出奥迪100开始,奥迪便有了“官车”之称,且有“宁撞奔驰,不刮奥迪”之语。它的四环标志随着奥迪100、200的高速飞驰而深入官心。在丑陋的黑色的演绎下,奥迪更是成为高档、时尚的象征。

1988年奥迪授权中国生产奥迪100,当时几乎100%是官车。奥迪作为官车,1988年,一汽就组装了499辆奥迪100,结果被政府部门抢购一空,奥迪100成了中国名副其实的官车。难怪有人说,如果你开的是奥迪100,警察都不会自讨没趣。1995年,当奥迪车的国产化率达到62%时,一汽将红旗的品牌糟蹋在这种车型上,于是尘封了多年的红旗车,终于被一汽人成功地克隆出来了。一汽好伟大!

由于其特殊的政治经历,红旗轿车从一诞生就被罩上了一道神秘的光环。在60年代,接待外宾的最高礼遇之一就是乘坐红旗轿车。当时的红旗已不是一辆简单的汽车,而是一种民族尊严的象征。从1966年三排座红旗批量生产后,同年4月,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们纷纷换乘了红旗车,也因此成为了中国第一车。或许是自以为“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红旗车商那冷淡的态度,再加上人们固有的“红旗是官车“的观念,红旗这个伟大的品牌现在成了散场菜市的隔夜菜。可以说,伟大的红旗就是被官车制度扼杀的。 

“官车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支撑车价高企、阻碍汽车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官车制度不改,汽车市场和用车环境永远没有公平可言!毒瘤不除,肌体如何能健康? 

我们不能改变社会,但我们可以认识社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