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日记档案揭秘

2006-08-06 12:45 作者:罗冰 桌面版 正體 8
    小字
林彪日记》亦称《林彪工作札记》,中共官方一直严密封存。近日开始在有限范围内开放。这部《林彪日记》是研究中共党史的珍贵史料。

被中共列为绝密的《林彪工作扎记》
林彪生前,每隔几天,就把他亲身经历的党内重大事件,加上个人见解,口述给夫人叶群记录,亦称《林彪工作札记》,其跨度是从一九六四年三月至一九七一年九月五日。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后,这本日记一直被中共列为绝密的档案材料。

去年秋,中共中央研究室获准查阅;今年四月,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又获准查阅,今年六月,省级党校获准在规定范围内参阅。以下是《林彪日记》(《林彪工作札记》的部分摘录。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毛的私话今林冒冷汗
一九六四年三月三日:是福还是祸?毛嘱:要我关注政局在变化,要我多参与领导工作,又问 上层也在学苏联,搞修正主生我,怎么办?中国会不会出赫鲁晓夫搞清算,搞了怎么办?毛认为被人架空,这个人是谁?我吃了一惊,冒了一身冷汗。一场大的政治斗争要来临。

关于《毛主席语录》
一九六四年五月七日:小册子(按:指《毛主席语录》)出版。毛审阅,对「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的提法很赞赏,说:「好!是唯物主义观,立竿见影可以不提。」毛说:「我的小册子在书记处就通不过。那本《修养》,东西南北,遍地开花!」毛对刘、邓、彭很感冒了。

毛批评北京有两个独立王国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毛在会上批评北京有两个独立王国(按:指邓小平和中央书记处、李富春和国家计划委员会)。到会人朝著主席台,感到惊讶。这个提法,政治局会上都没提出过。会上突然发炮,搞政治袭击,比赫鲁晓夫对死人搞政治袭击,来得更狠心。两个独立王国的国王不是刘、周。

林被毛邀参加寿宴,受宠若惊
一九上八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好不寻常!我、伯达、康生,成了毛生日座上贵客,还有婆娘(林彪私下对江青的称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来覆去问:「中央有人要抢班夺权,怎么办?要搞修正主义,怎么办?」又问:「军队不会跟著搞修正主义吧!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央书记处都要排斥姓毛的。毛还是党的主席、军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个天翻地乱。」

今天,毛来电吩咐说:「昨天我生日,心情舒畅,酒喝了过多,发了一通,不算数」,要我们不要传开。我想毛下一步要从北京市委、从计委、从中办、从文化部开刀。

感到毛要整人了
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风吹得很劲。毛提出,让叶群多关心政治大事,创条件参加实际一线面上工作。问了叶群行政级别,说:「十四级,太低、太低!」毛的办公室主任是七级、八级。毛说:「不能再乾等著,国庆节后准备对各大区第一书记放炮,提出:中央出修正主义造反,中央不正确的就可以不执行,不要迷信中央,不要怕兵变,不要怕乱,不要怕造反。大乱才能大治,是我革命斗争实践中的思想理论结晶。」毛要从舆论上、组织上发动进攻,要整人,要搞垮人了。

毛派江青插手部队文艺工作
一九六六年一月五日:婆娘要到部队插手文艺,要从文艺上作政治突破口,借用军队力量,搞政治权力斗争。

毛对婆娘到部队事,很著急,又来电话说,江青要来拜访我,要我安排她到部队体验生活。玩什么花招,体验什么生活?是接圣旨搞政治斗争。萧华就是很反感这个婆娘到部队,打了两次招呼,还顶著。(按:一九六六年四月十日,中共中央批准了《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纪要》。)

识破毛的阴谋工文化大革命开始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老毛施阳谋外出,由刘(少奇)主持中央会议,经刘除「彭、罗、陆、杨」作第一步,再通过毛的政治斗争纲领文件,铲除刘、周、邓,这是毛的阴谋。(按: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至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十六日,会议通过由陈伯达、康生起草,毛泽东作了七处修改的《五一六通知》。通过时,朱德、陈云、李富春三人弃权。)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七日:毛已决意要除刘、邓。刘邓提议,六一年八月召开党的九大。毛说.要请长假调理。六四年五月,政治局提出:八大至今已八年,要召开九大。毛说:要返故乡休息。毛指:六一年是要复辟搞修正主主我,六四年是排斥毛夺权。

毛在会上指:刘邓主要还是五十天的问题,能认识、检讨就可以了。会后,和伯达、康生、谢富治说:刘邓是十年、二十年的问题,特别是刘。(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四日至六日,毛泽东委托林彪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一 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B52」(林私下对毛的称呼)下指令,要整一批不服气、不买账的老帅,借此以中央文革取代中央政治局的权力。婆娘、谢、张(春桥)锋芒毕露,执行「B52」部署不遗余力,党心、军心、民心会发自内心:「毛主席万岁!」

全国大规模武斗开始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运动要失控:学校停课了,工矿企业大部分停顿了,农村也要革命了,党政机关都反了,全国都动了。

「B52」说:「乱一乱怕什么?大乱才能大治。」上海十多万人参加武斗,全市瘫痪。伯达问我意见,我意见很简单:「武斗不行。谁下命令都不行。是文化大革命,不是革命战争。我反对武斗、打人」。我问总理:「上海是不是那个眼镜蛇(林私下对张春桥的称呼)搞的?」总理告诉我:「一、很反对武斗;二、情况不怎么了解,要等最高指示。」(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上海康平路事件是全国大规模武斗的开端。)

夺权斗争,全国大乱
一九六七年一月九日:一月革命,上海夺权斗争,是「B52」授权眼镜蛇、婆娘搞的。全国各处,从上至下、天南地北展开夺权斗争。谁夺谁的权?婆娘代「B52」 到处放炮,到处打、砸、抢、抓、斗,到处埋下仇恨种子。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日:局势继续乱,二十五个省区告急瘫痪。动用武装部门、保卫部门武器参与武斗。双方都坚持忠於同一 个神,同一 个魂,同一个旨。

「B52」对局势的发展开始感到不安。每天上报武斗伤亡数目数千人。提出军队下去支左稳定局面,如不行,实施军管。我说,是个好的决策,但军队下去要有个方向,有个时间表,军队本身有战备任务。

老帅大闹怀仁堂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五日:一批老帅闹了怀仁堂,是冲著「B52」的婆娘和几个得意忘形的先锋的,激怒了「B52」,下令叫老帅去休息。总理也给批了:搞折衷主义。文革帮取代了政治局,一场风暴会逼来。

毛周关系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八日:「B52」问:总理对文化大革命、对新生事物的立场?我随即说:「紧跟主席的」,有意留给「B52」纠正的。「B52」点点头说:「能不能思考五分钟,下结论?」我还是有意等著装作思考。「B52」抽了第二支烟一半,按捺不住道出:「总理思想上和刘是合拍的,组织上是看我的。总理中庸哲学,你和我也要学一 点。」 说著仰天大笑。

毛让江青插手军队,林彪抵制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林彪还能睁著眼!就决不能让婆娘插手军队。乱了,失控了,派军队到地方、到学校,是「B52」的主意。鼓动造反派打倒军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是「B52」指使婆娘煽风点火的。军内走什么资本主义道路?
冲击军事机关、冲击军区,是对著谁来冲的?

谢富治来说,婆娘想在军委办、总政治部挂个职。我问:谁的主意?我不信主席有这样安排。我问了总理:「怎么回事?」总理说:「听了也当作一风吹。」(按:据汪东兴回忆录档案,毛泽东授意谢富治向林彪提议,安排江青到军委办挂个副主任,或到总政挂个副主任职务。林彪强调要有主席批示或指示,才能安排。)

毛派工宣队进驻上层建筑领域
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又是一大创举!从工人、农民中选拔学生上「B52」命名的「七二一大学」。用不了五年,国防、科技、工业、学校、文化,都要闹人才荒。

最高指示又下达 工人宣传队进驻学校,进驻科研、教育系统,要打破知识分子独霸的一统天下,占领那些大大小小的独立王国。看来乱得还不够,还未能看到尽头。

江青定刘少奇五大罪状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婆娘整出刘少奇五大「死罪」,王光美是美国情报局特务的材料。文革组意见:王光美死刑,立即执行。「B52」在材料上圈阅了,其他成员照样画圈,无一例外,再批上「完全同意」四字。我也跟随。第二天又退回。「B52」批上「刀下留人」四字,果然不到你不服。

毛将林定为亲密战友、接班人并写入党章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一日:总理送来党章草案定稿,把我列为毛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入总纲。我心不安,向总理提出:「是否不妥?谁提出的?主席意见呢?」总理告知:「是主席亲自提议的,有指示。既然定了党的副主席,当然是接主席的班,名正言顺。」我还是建议徵求其他同志的意见。

婆娘来电恭贺我是主席唯一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况下捍卫我、保卫我的一套!话的主题还是要求安排她在军队担任高职。(按:林彪列为毛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入党纲,以往所有公开材料,都回避这个关键问题。事实是毛亲自提议的,这就证明了「九一三事件」后中共所传达的毛在六六年给江青信中对林的不信任,完全是伪造的。)

「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袭」紧急动员今
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七日:会议发生争议,气氛很紧张。「B52」突然离题提出,国际形势有可能突然恶化.苏修要宣布开战,美帝准备入侵,蒋介石部署反攻大陆,印度要侵占西藏。到会的都给突发性幽灵所勾划出的最新情报怔住,都提出了疑问,等著总理、我的态度。我还是不想表态,被「B52」点了名,就说了:「蒋介石反攻大陆还要老板点头,加大扰乱、挑衅,会的。另一个因素看,我们局势能稳定下来、正常了了,谅不敢大的军事挑衅。苏修占巴布开战,还得有个借口.;美帝入侵,至少近期不可能,他越战陷得很深。」三个老帅也认同我的分析。「B52」当即发怒.「看来我和亲密战友不够亲密了,我又变成了少数。我以党主席提议,民主表决。同意我的意见请举手,反对的不举手。」通过了。一个老帅改变立场,四人未举手。(按:三个老帅指朱德、刘伯承、叶剑英,是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改变立场的是叶剑英。四个未举手的是朱德、林彪、刘伯承、陈伯达。十月十七日晚,即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来袭》的紧急指示,要求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十月十八日,以《林副主席第一号令》正式下达紧急指示,引起全国、国际极大震动。近期,党史研究学者指:毛泽东当年搞出「战备紧急动员」,是企图借此凝聚全党全国力量,摆脱文革困境,把国人目光转移到「反对外国侵略」上。)

编后译:林彪案件疑团
可以说,林彪是中国最了解文化大革命内幕的第一人,他对文化大革命的来龙去脉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据他的《工作札记》的记载,早在一九六四年三月,毛就与他密谋,要发动一场整人的政治斗争了。

林彪也是最了解毛泽东的人。通读《林彪日记》,可以看出,毛当时的每一个政治阴谋,林都了若指掌。故此,毛开始与林密谋时,林的心头就不断绕著「是福还是祸?」的疑虑。正因为林对毛太了解了,深感伴君如伴虎,并有「福兮祸兮」的不祥预感,所以才口述这部《工作札记》,想要为历史留下一些真实纪录。最后,他果真难逃毛的魔掌而葬身在蒙古的温都尔汗。

中共对林彪和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定论,党内、理论界长期以来一直有疑团:林彪作为毛泽东亲自指定的接班人、亲密战友,并列入党章总纲,怎么会发动政变?对林彪反革命集团定性的依据是什么?

所谓林彪反革命集团主要成员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都否定自己是反革命成员和参与反革命政变活动。从一九七一年公布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到一九八一年审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材料,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现在《林彪日记》出来,这个问题越发难以澄清了。


(争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