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海频现咬人蚂蚁 红蚁逼我卖房(图)

2006-07-09 12:14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一向默默无闻的小蚂蚁不但是昆虫世界举重冠军,居然还咬伤人。今年六七月以来,新闻晚报连续接到数起蚂蚁咬人的投诉。是 什么使小蚂蚁“集体发疯”?钢筋混凝土为何挡不住它们入侵?被它们叮咬后,为什么有人竟出现严重症状乃至休克?什么方法能有效消灭这些“入侵者”?

  连续3天,本报记者和蚁类专家一起深入调查。但截至目前,还是有一种外来红蚂蚁身份未明。
  
  人蚁大战,蚂蚁笑到最后
  
  新闻晚报上周末报道至今,昆虫专家仅确定,怪虫是一种蚂蚁,但它们究竟是何种类、来自哪里、如何入侵,专家们也难以答复。

  周先生原住保定路160号,5年来,他在一场与红蚂蚁的较量中败下阵来,被迫卖掉房子。回忆起那段人蚁大战的经历,周先生依然有些发怵,那种被蚂蚁蜇咬后莫名的痒痛好像还在。

  据周先生介绍,在那之前,他家从未闹过蚂蚁,直到一次他从宾馆带回一些旧木料装修,噩梦就开始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就是这些木料把蚂蚁带进家门的。”周先生说,用这些木料装修后的第一个夏天,家里开始闹虫,他被咬后,还只是出现小块红肿,而他妻子、女儿身上常会出现大片大片的红肿,痛痒难忍。

  最终他发现,咬人的竟是一种红蚂蚁,此后每到夏天,人蚁大战如期爆发。周先生为此动了不少脑筋,还专门向昆虫研究所求助,但几年下来,药打了不少,家里蚂蚁数量依然不减。终于,不堪被蚂蚁咬的周先生决定卖房搬家,在这场人蚁大战中,小蚂蚁笑到最后。

  一场巷战,只想守住睡床
  
  王先生家住海洋路612弄,在他家中,一场“巷战”仍在继续,他的对手是俗称“法老蚁”的小黄家蚁。一面墙、一张床,都成了双方争夺的目标。

  去年夏天,王先生家遭到蚂蚁入侵,一种黄棕色的小型蚂蚁在他家四处出没,经常咬人,症状也是红肿,痛痒且很难消除。

  “我难道怕这些小虫子?”王先生决定反击,他先是抓了一些活体送到昆虫研究所鉴定,被告知这是上海常见的“法老蚁”。明确对手的身份,王先生开始着手灭蚁,除了喷药,他观察到蚂蚁是从墙脚和地板的夹缝间爬出的,于是他用硅胶将缝隙堵死,结果根本没用,蚂蚁依然源源不断地在四面八方出现。

  今年夏天,“冤家”再度出现,数量多于去年,王先生有些束手无策。最近他开始缩小防守区域,守住自己的床,用封箱带围床沿绕了一圈,希望能借此粘住爬上床的蚂蚁,能安心地睡个觉已是他最后的底线。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根治。”王先生无奈地说。
  
  专家说法:环境改善蚂蚁增多

  “近年来,蚂蚁咬人事件呈上升趋势,原因是蚂蚁生存环境的改善,蚂蚁数量的膨胀,生存领地和人类发生交结的几率越来越高。”上海有害生物防治职业培训中心讲师石奇光说。

  蚂蚁无孔不入,就算一个入口被阻,一样可以找到其他通道。工蚁负责采集食物,兵蚁阻挡所有威胁工蚁的生物。除了这种“远征”入侵,蚂蚁还可能在人类住宅内安家。石先生说,曾经遇到过蚂蚁在地板下筑巢的情况,这种入侵的规模会更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