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看中国》国际高峰论坛 明居正发言全文

2006-07-08 14:27 作者:明居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由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中华经济研究院主办,大纪元时报台湾分社、台湾文化基金会、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等协办,5月25日《看中国》国际高峰论坛在台大医院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座谈由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赵永茂主持,与谈人士有前行政院副院长吴荣义、陆委会副主委游盈隆、中华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文郎、及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外交部长黄志芳则到现场致辞。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也特地从欧洲飞来台湾参加这次会议。

以下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前系主任明居正博士在本论坛的发言全文。〈依据录音稿整理成文〉

====================================================================

主席、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今天非常高兴来参加《看中国》国际高峰论坛,我想提出各种视角围绕今天主题来分析中国未来政经发展。我晓得我可能不是主流意见,但是我喜欢挑战一下主流,因此我今天的副标题是“非主流视角”。我主要谈四个观点,第一个是很多国家发展做线性预测的一些陷阱。

1。国家发展 线性预测的陷阱

我们做国家发展预测时,常常不自觉会做线性的预测;也就是他今天赚100元,明天赚105元,后天赚110元,大后天赚115元,它有一个线性发展,看到它那个仰角或变动斜率计算出来,但是线性预测往往不是一个很可靠的办法。

从历史来看几个反例。1945年,第二次大战结束之后,当时预测哪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会发展最好呢?第一个是埃及,第二是印尼,第三是菲律宾,第四是巴西。然而过去55年当中,这四个国家,哪一个国家经济发展起来了?都没有,这是我们当时线性预测的失败。

第二个例子是1980年,当时经济发展非常好的是日本,日本当时号称它整个国民产值达到美国的60%,它的科技能力、行销能力、经济增长速度……等等,都是名列世界前茅,所以它很快会变成世界第一名,当时全世界都在喊“Japan as NO.1”。大家都记得这句话,这是20年前的事情,现在“How is Japan today?” 这是第二个预测失败的例子。

第三,我们台湾本身也是个反例。第二次大战之后,没有人看好台湾,大家把台湾看成一个等待灭亡的小岛,都说台湾怎么可能发展起来呢?一个孤岛、六十万大军,对面是个领土三百倍于台湾的敌人,所以很快要灭亡。结果台湾现在发展起来了,变成亚洲四小龙之一。虽然这几年可能不太好,敬陪末座,但毕竟是成功了。

所以我想指出两点∶第一,用线性发展去观察不见得准确,经济发展常常有一些非经济因素在影响着;第二个论点就是民主化的道路常常不只一条。

2。民主化道路不只一条:不需中产阶级 不需反对派 社会未必动乱但有退党潮

我们一般讲民主化,就是指一个国家开始经济发展了,产生比较多的中产阶级,然后就要求人民作主(民主)。大家都以为这是民主化发展的唯一模式,我提醒各位:绝对不是。杭亭顿在他于1991年的《第三波民主化》这本书中就提出来了;他举了大约30几个国家,包括葡萄牙、西班牙、希腊、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阿根廷……等等,他观察到这些国家的中产阶级并非必要,也就是不一定要有中产阶级才会有民主政治。

事实上,民主政治常常会出现跳跃式发展,这种现象在前社会主义国家里面尤其如此,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及苏联。从1989年6月4日波兰的第一次公平选举开始,到1991年的12月25日苏联瓦解为止;全部历时两年六个月,这九个共产国家政权全部瓦解、全部民主化了,哪有中产阶级?没有。

所以如果把这些经验整理一下,可得出几个特色∶第一,中产阶级不是绝对必要;第二,这个国家要发展民主政治,未必原先就存在反对派。我刚才举的东欧几个国家的例子,只有三个国家有明确的反对派:波兰、匈牙利及捷克,其他六个国家都没有。第三,民主化的速度有时候快过我们的想像。第四,这些东欧共党国家,前面都出现过比较大规模的“共产党的退党浪潮”,这是大家比较少观察到的。

最后,我们常常以为很多国家快速民影响中国大陆未来发展的非经济因素化之后,社会会动荡;事实未必如此。就看这九个共党国家,真正出现称得上是比较大动荡的只有一个南斯拉夫,以及罗马尼亚发生过枪毙前执政者,其他都没有了。换句话说,中产阶级未必必要;然后不一定先要有反对派;第三,民主化可能是跳跃式发展;第四呢,可能会出现共产党的退党浪潮;第五呢,社会未必会动乱。

所以,我的结论是经济发展产生了中产阶级,导致了民主化,这是一条看起来比较平顺的民主化发展道路。但这只是我们的主观愿望,不是客观规律;客观规律比这个复杂的多,它不只一条路。

3。影响中国大陆未来发展的非经济因素

如果从以上论点联系到今天的主题《看中国》,那么联系中国大陆的未来发展的非经济因素是什么?我今天来之前,原先准备跟经济学家好好来一场辩战,但今天比较难得是有一位经济学家在旁边 (前行政院副院长吴荣义) 同意我的见解。学术圈中,政治学家跟经济学家有一个永恒的辩论,那就是:我们坚决不同意你们对经济这种推测,我们认为有很多非经济因素和影响,这是我们反覆讲的。因此今天我想谈谈影响中国大陆未来发展的四个非经济因素。

第一,社会动乱大幅增加。 按照中共公安部所发表的数字,中国大陆发生的群体性暴乱,简单说就是群众跟官警对抗,老百姓跟公安武警对打,十年前一年不到一万件,大概七千件到八千件。但经过这几年经济改革,尤其是收购土地而且是圈地运动开始大幅增长之后呢,这个数字开始大幅增加。2003年时,到达每年五万八千件;2004年,每年到达七万四千件;去年2005年时,是八万七千件。或许各位看到这个数字大了就没有感觉,我帮大家再算一下,也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发生八万七千件,一天是两百四十件示威暴动!怎么办?

第二,贫富不均急遽恶化。 按吉尼经济系数前几年中国是零点三几,然后去年中国官方发布的数字是零点四六。一般社会科学家说:这个社会到零点四的时候就会暴乱了,它现在是零点四六。中国大陆北京社科院算出来没有正式公布的数字是零点五四,更大!这是第二点。

第三,贪腐情况非常严重。 各位出国看到富裕的国家,最富裕的社区中住着的华人大部份是贪腐的,并且许多摆明出自 610办公室、公安或是国家财产局等等,都是这些人。那么这些现象为什么这么普遍呢?很明显的,这些高级官员掌握的资讯最充沛;他们很清楚这社会固然一边快速发展,但另外产生了社会崩溃的因素。也就是我提的贫富不均、社会动荡、贪腐遍地等因素。所以这些官员最早看见了,怎么办?取地利之便,先捞一把,捞了就走。这叫什么?叫“跳船”,弃船而去!

弃船而去的数字,中共官方有统计的。按他们官方数据,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的一份报告,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00年、2001年,外逃的贪官:处长级以上的贪官加起来一共四千人,卷款的数字加起来是五百亿美元。我讲的是“美金”!

第四,退党大潮众叛亲离。再来就是“三退”的现象严重:退党,退出共产党;退团,退出共青团;退队,退出少年先锋队,三退的数字非常大。我现有一份最新图表,现在累计是一千零七十万,每天大约平均三万人左右三退,一年下来大概增加了一千万。那么“三退”代表什么呢?跳船逃亡、众叛亲离,以及人心的向背!

还有我在此无法详说明的生态恶化跟环境危机。我们当然希望看见中国变好,我只是不相信中国会在共产党的手上变好!

4。如何处理两岸关系:拖以待变、三点建议

我想很简单的做一个结论。现在跟大陆的关系,我对每一个人有三点建议。怎么处理两岸关系呢?在座有很多人知道我的背景,我是协助泛蓝的智库,当时我建议积极的进行和平演变,我还做了很多的规划设计,包括配合美国和欧盟的战略等等。

但这几年我看了这些数字变化之后,我极端保守,所以我现在建议:采取宋朝策略,拖以待变。

我想很简单的做一个结论。现在跟大陆的关系,我对每一个人有三点建议。第一,能不去中国大陆就不要去大陆;第二,如果要去大陆,请各位务必“短进短出”;第三,如果要去大陆,请各位买“保险”。一般保险公司可能不卖这个险,但我教你怎么买法。你买三张机票,时间地点都差一两天。到时候你只用掉一张机票。另外两张机票罚10%,那就是你的保险了!

我们对中国未来政经发展做线性预测是很危险的,所以我想谈谈当年苏联跟东欧的一些变化。东欧这些国家,从第一个国家开始出现动摇,到最后一个国家瓦解,全部加起来是30个月。波兰从1989年2月开始,到1990年1月结束,11个月。匈牙利从 1989年2、3月开始,到1990年2月结束,11个月。东德从难民潮出来直到柏林围墙垮台,东、西的合并加起来不超过一年。保加利亚这个向来是东欧最稳定的国家,几个月之内就瓦解。罗马尼亚从动荡到结束,10天。苏联从1990年动摇到1991年12月瓦解,一年多。大家是否记得1991年8月份克里姆林宫广场发生政变跟反政变?戈巴契夫被赶下台,过了几天他又回来了;然后再过四个月他垮台,没人找他。

我还再提醒各位,大家说最近中共很强大又发射太空船,又将主办奥运,这个、那个的。但我提醒各位,苏联当初在瓦解的时候有多强大呢?第一,它有513万的军队;第二,它有3万件战术战略核子武器;它还有1万1千件投掷工具,以及它每一次奥运会得到的金牌是将近100面。再说发射太空船,苏联有和平号太空站,发射上去时是“苏联”,掉下来时是“俄罗斯”;苏联瓦解时党员数字是1900万,退党退到420万,比例是22%;还有东欧八个附庸国。这么强大的国家,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就瓦解了,就这样垮了。

5。中共的解体:海啸理论

所以我想谈的就是“非线性理论”,因为,有些东西有些相似性,我得提出来。我刚刚跟各位展示的退党的图表。从2004年12月开始,几千人到现在每个月将近八、九十万,上百万退出中国共产中国共产党。退党怎么来的?很简单,因为一本书:《九评共产党》。

那有人说:你们这是唱衰大陆 (中共) 啊,那台商怎么办?那教育怎么办?希望工程怎么办?三峡工程怎么办?我没办法解决这问题。就像海啸要来了,不能说先把银行安排好,先把幼稚园安排好,先把面包买好,先把什么事情都处理好;然后小孩儿都上学了,该买香肠的买香肠,该买面包的买面包,……当都准备好,啊,海啸来了。不可能是这样的,我只能提醒:海啸来了!

我现在只看见海啸,我没办法预测,我不是唱衰,我只是刚好看见,同时我说了罢了。我现在再提出一个大家不太容易复制的“海啸理论”。

那产业界怎么办?刚刚现场一位先生跟我说:我是某产业工会理事长,他说他们产业前几年全去,现在全部回来,在座很多有这种经验的,许许多多的人就有这样的例子,我们两面的证据都要提供。但各位现在在报纸、在杂志、在新闻媒体,都看不到这些负面、但真实的东西。再加上现在台湾的蓝绿互斗,斗到很多事情“政治化”,不去真正看这个问题,这是我们真正担心的。

所以我们不去谈党派问题,当海啸来了、没有什么党派了;不是淹死蓝的、不淹死绿的;或淹死绿的,不淹死蓝的,全部都会死。我只是提醒各位,海啸可能要来了,海啸可能要来了!从我们看到大陆的动荡问题、退党问题、社会暴动的问题、贫富差距的问题,以及这些高官弃船逃走的问题,我们看见:他们也觉得海啸要来了。

很值得跟大家分享的是,当年苏联跟东欧在三年不到的时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九个共产国家很快就全部瓦解了,这事前有哪几位苏联跟东欧的专家学者看见?答案是没有。美国一流的大学、西方一流大学全部没有人看见。如果有的话,目前这个人应该非常有名,我们没有看到这个人。

那我现在预言这件事情,不是要求将来有名。我就是很诚心提醒各位,海啸有可能要来了,如是而已。(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