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特色的“热烈掌声”

2006-01-16 20:5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日前我去某县级市采访,参加当地县、乡、村三级干部大会,“一把手”的“重要讲话”慷慨激昂,不时爆发出热烈掌声。突然“重要讲话”中止,见报告人嘴巴微张,眼睛愣愣地瞧着听众,像是中风失语。会场顿时惊愕:“大老板怎么了?”人们在压抑和焦躁中等待着,到了第5分钟,只见我那位老同学、县委秘书科长急匆匆地跑上主席台一隅,高举双手,使劲地拍,随之满场掌声骤起。显然,这鼓成了“倒掌”,他小子吃豹子胆了。只听麦克风里一声断喝:“休会10分钟!”看来,“重要讲话”者已经意识到了掌声的反常。10分钟过后,大会继续,依旧不时掌声热烈。这玩的是哪一出把戏?

事后,我那位科长同学给我看了“重要讲话”的原稿,一吐隐秘和苦衷。该“重要讲话”堪称奇文,每隔几行就标着一个“(鼓掌)”。讲稿有两个版本,印发给与会人员的是“公开版本”,不标“(鼓掌)”;标“(鼓掌)”的是“秘密版本”,只打印4份,一份交报告人,以便其见了“(鼓掌)”就嘴巴暂停,留出鼓掌间隙;一份交主持人(“鼓掌诱导员”是也),以便其见了“(鼓掌)”就率先拍手,诱导听众鼓掌;一份交“鼓掌计时员”,以便其见了“(鼓掌)”按码表,记录鼓掌时间长短,额外鼓掌者另计;还有一份留存“鼓掌脚本编写员”处备查。上述闹剧的问题出在会议主持人内急如厕,“(鼓掌)”处因没了“导鼓”而哑场,我那位科长同学(“鼓掌脚本编写员”)越俎代庖,充当“掌托”救场,弄巧成拙搞成了“倒鼓”,落个挨累不讨好,被一顿训骂,还要写检讨。

“鼓掌脚本编写员”、“鼓掌诱导员”、“鼓掌计时员”成为体系,被统称为“鼓掌工作者”。这个序列在国家编制法规和各级“红头文件”中虽然查无出处,可是一旦地方上召开大型会议有领导重要讲话,“鼓掌工作者”的班子就不可或缺了,据说“鼓掌工作者”在一些地方的官场上已经“时尚”多年。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媒体在发布领导人作“重要讲话”的新闻中能准确无误地报道鼓掌的次数和鼓掌的时间,原来是“鼓掌工作者”的默默贡献。 
 
很多时候,权力者的讲演和报告,即便是大话假话空话废话鬼话,也是没人敢说不重要的,心里嘀咕反对嘴巴决不敢出声;没人敢不鼓掌,心里不情愿巴掌也得应付,否则,就等于自我暴露,公开声明自己是另类和异端。我并不一概反对鼓掌,只是希望掌声都是真实的,真诚的,能“情动于中发于外”。勿庸讳言,在 “鼓掌工作者”的操纵要挟之下,鼓掌不断“规范化”、“程序化”,“重要讲话”者的惬意感、虚荣感和权威感也在不断提升。但是在如雷似潮的掌声中,未必都是真高兴的、真赞成的和真欢迎的,也不乏违心的、应付的乃至愤懑的。有一次我参加某县“美化家园”动员大会,当县委书记宣布“为了美化县城,机关干部、企事单位职工每人都要捐献一个月工资”时,满场竟然也掌声雷动。腰包被掏也高兴、赞成、欢迎?鬼才相信呢!显然都是慑于权势,不得不鼓罢了。

鼓掌也要打假,也要“求真务实”,“以人为本”,也要尊重民意,还鼓掌的自由于民。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要摒弃旨在阿谀哗众的“鼓掌工作者”这个官场“潜行当”,不要再有令人作呕的“导鼓”和“掌托”招摇作祟。媒体作会议报道,不要再报“重要讲话”的鼓掌次数和鼓掌时间,让这病态的“报道模式”永远绝迹。

(《百姓》2006年第1期)〔原题目:中国特色的假鼓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