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个应该知道的日子

2006-01-07 05:4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六十五年前的今天,一位美国总统说,人,应该拥有言论的自由,崇敬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其背景是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罗斯福总统面对的是第77届美国国会,目的是希望租借法案得以在国会通过。

也许,当时的“恐惧”的确针对的是那些饱受战争之苦国家的民众而言的,换言之,恐惧是来源于一国之外的。似乎对于和平时期来说,也就不应该存在恐惧了。但是如果在某些场合,恐惧产生于一个国家本身的国家机器呢?而不巧的是这样的国家机器又完全掌控在一个习惯了血腥独裁的政党手里呢?

经过这许多年,恐怕没有几个蠢货会继续相信什么人民民主专政了,所见所闻都汇结成一个事实,从一开始就是共产党一党独裁专政而已。人民?不好意思,你贵姓啊?以前,杀光你全家,只要安个反革命的帽子就行了,现在更省事,弄死你,然后直接当你没有存在过,死再多的人也没问题,保证报纸上一个字都不会提。

我并不信神,但我的确在祈祷下一个被杀的不是我。我没有天天俄肚子,但我仍然渴望能偶尔读到一两篇真话,哪怕是半年一年,哪怕是一篇两篇。说到匮乏,相信在这里上过互联网的人都有体会,真相,在这里是最匮乏的东西。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所有与舆论相关的事物在这里都被列为特种行业,受到严格管制,多重管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国人也的确“合格”了,不信可以和普通民众尝试着谈论一下自由这东西,你会惊奇的发现,当今的中国人谈起自由通常有两种反应,其一者,会跟你说没有绝对的自由,没有绝对的集中云云,还会进而告诉你西方式自由、民主也是有种种弊病的(好像这世界上存在过什么中国式民主自由似的);其二者,你会更加震惊地发现,当谈起民主自由的话题的时候,他们居然只会和你谈赌钱和嫖娼!这暗示着只要他们能明的暗的接触到赌和嫖,他们就觉得自己是身处一个“自由”的国度。很明显,所有的观点都是被蓄意误导过的,我是个愚钝的人,我真的想不起来除了中共还能有谁应该为此受到斥责。它剥夺了民众接受真相的权利,又不允许任何有关它不喜欢的事物的探讨。

刚知道怎么上网的时候,也不觉得自由有什么具体的含义,没多久一次又一次的封锁升级,才渐渐知道,原来自由就是看中国网页上的活动小时钟,自由就是古狗的网页快照,罗斯福总统肯定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恐惧中的人们,哪怕这些也都是被剥夺的自由。

2006年1月6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