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逃跑时不忘嫖娼 解密“重庆第一贪”

2005-12-25 19:2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会计陈新贪污公款4000多万元,眼看事情就要败露,他声称要去卫生间方便一下,于是一去两个月零八天。随身带着300万元现金、400万元汇票,亡命路线事先已经策划了两年,一路上还不忘找小姐排遣无尽的压力和恐惧。但最终的结局是他听见了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声枪响,2003年3月28日,37岁的陈新被执行死刑。

“零点行动”起获29个假身份证

  2001年1月3日上午,重庆市九龙坡区检察院接到工行九龙坡支行报案:4000多万元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同时去向不明的还有35岁的银行会计陈新。

  通过调查,检察机关迅速锁定: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就是陈新。追捕命令很快下达。

  在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布下的大网中,狡猾的陈新终于落网!

  从陈新的租赁房中起获了29个假身份证。每个虚假的身份,都可能让检察机关产生错误的判断,而放过真正的陈新。

  早在两年前,陈新就预感到自己捅下的娄子早晚会露馅,于是他一面继续作案加重自己的罪孽,一面开始转移财产,他为逃跑路线进行了两年的策划。

借口上卫生间逃之夭夭

  2001年1月2日上午,新年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按照规定,工行九龙坡区支行领导一行人,对中国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往来资金进行年度核查,他们发现账目中有4000万元资金去向不明。支行立即反复核查,终于发现重庆九龙坡支行下属单位杨家坪分理处的账目不清,账目差额有4000多万元。杨家坪分理处的会计陈新,被叫到了核查小组的办公室。

  陈新心里虽然很害怕,但还是装着没事一样走进了核查小组的办公室。当他看出领导并没有怀疑他就是贪污4000万元公款的罪犯时,马上平静了下来,回答他们的提问说:“不会嘛!没有啥子问题嘛!”

  陈新又来了个金蝉脱壳:“你们等一下嘛,我去去卫生间就回来嘛。”

  罪行败露的陈新哪里还敢去卫生间?他匆匆忙忙跑出银行办公楼,坐进用公款买来的奥拓车里,快速驶向市区。他不敢再用身上的手机,特意跑到路边的公用电话亭,给已经离婚的妻子打个电话,说他现在决定要走了,不走已经不行了。

  陈新与妻子离婚后,自己另外在杨家坪租了一间房。回到这个临时的家里,他马上找出 400万元的汇票带在身上,又把早已到手的30捆人民币摆出来,一捆10万元,总共300万元。想把30捆现金随身携带外逃,他明白既不能坐火车,更不能乘飞机,唯一的办法就是驾着汽车出逃。由成渝高速公路到成都,不过4个小时就能逃出危险区。经过两年的反复策划,陈新认为自己选择到了最聪明、最出人意料的安全藏身处--一般的罪犯一旦出了事,只知道往广东、福建逃跑,再伺机从那里往国外逃。他却不想立即逃往国外,他要让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想不到自己躲在哪里。

一张汇票暴露马脚

  1月3日,专案组通过公安机关上网追捕陈新,并对其涉嫌作案有牵连的曹某、金某二人进行控制和审查。但此时仅靠所掌握的有限信息,还很难准确判断出陈新潜逃的具体路线和藏身地点。专案组经过分析研究,决定派出多组干警分别前往重庆、成都、宜宾、泸州、广州、海南等地的机场、车站、码头设点布控。同时还派出多名干警,对陈新的重点社会关系进行监控。经过努力,专案组终于查出了陈新以他人名义炒股、办假公司以及利用他人公司作案的线索,并由此推断出他还随身携带多个假身份证。

  与此同时,专案组采取果断措施,冻结了陈新在申银万国证券公司市值2380余万元的股票、太平洋卡账上的100余万元、交行大坪支行账户上的150余万元,还冻结了陈新出逃时分别开往广州、海南二地的400万元汇票。

  不久,陈新突然在广州出现。但是,检察机关没抓到他,因为他并没有去银行提取那两张汇票上的钱,而使用了他手里的一张银行卡。

  陈新的用意:虚晃一枪,借机转移侦查视线!果然他在虚晃一枪后,马上换掉了自己的呼机和手机,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一度销声匿迹。

  在各种综合手段的有效运用下,陈新的外逃计划一再被打乱。2月23日,专案组收到了一封他从沙坪坝区邮局寄出的信。陈新在信中还寄来400万元的汇票,希望检察机关不要追究他前妻的责任,并说所有的过错都是他一人造成的。专案组根据陈新有意无意间暴露出来的信息,终于发现了陈新在成都的踪迹。

  2001年3月10日凌晨,专案组干警在成都警方的密切配合下,进入一家网吧,将正在网上聚精会神聊天消遣、化名为“陈依文”的犯罪嫌疑人陈新抓获。他绝望的眼神里布满了身陷囹圄的恐惧,好一会才醒过神来:“没想到你们来得这样子快!”为堕落的生活疯狂捞钱陈新,成都市人,父母都是干部,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个比较优越的环境里。1982年他虽然高考落榜,但第二年考入工商银行九龙坡支行。工作期间他积极要求进步,还报名参加了函大学习。1995年到该支行杨家坪分理处任会计,主要负责票据交换、复核进账单金额等工作,1997年以后,负责按科目对进账单进行分类,然后交记账员记收入账等工作。

  陈新1988年结婚,妻子付某善良、贤惠,生下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一个偶然的机会使陈新开始时来运转,由于他的精明,发了一笔意外之财,腰包渐渐地鼓了起来

  1992年,全国股票认购证开始发行,陈新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发财机遇,于是他一面密切关注深、沪股市,一面买了几本有关股票的书边学边炒认购证。他一下子就赚到40多万元。

  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加之自己口袋有了大把的钱,陈新便常以加班为借口夜不归宿,四处拈花惹草。在不长的时间里,自己炒股所赚的40多万元钱,像变戏法似的全部进了“小姐”的口袋。

  为了“日日作新郎,夜夜入洞房”的堕落生活,陈新开始不顾一切地疯狂捞钱。他想到了炒股,但从哪里找本钱呢?思来想去,决定“近水楼台”,铤而走险,在公款上打主意。

  据陈新后来供述,他第一次作案也是惶恐不安的。那是1995年5月,他在复核进账单金额时,采取扣押客户建设工业集团公司销售公司和雅马哈集团公司的进账单,另外自制进账单替换上述两个单位的原始单据,然后顺利将分理处 100.670271万元资金转到重庆新元物资公司工行杨家坪分理处开的账户上(下称工行新元账户,是陈新借用朋友袁民城的账户),作为自己用作炒股的本金。开始他很年害怕出事,不久又将这笔款划回了分理处,但后来看看周围没有人发现他的问题,他悬着的心就慢慢平静下来。到了1996年5月,他又分3次从工行新元账户转了99.7万元到申银万国证券公司重庆营业部炒股,一下子竟然赚了20万元。

  有了钱,他又开始风流快活,经常出现在灯红酒绿的场所。他越陷越深,作案越来越疯狂。1996年4月至2000年4月,他在复核进账单金额和对进账单进行清分时,继续扣押客户杨家坪供电局进账单并另外自制进账单替换原件,转走分理处资金410.211245万元到工行新账户。到了2000年4月底,陈新在分理处已经留下了475.743329万元的黑洞。

  从2000年5月开始,陈新又玩起了新花样,采取私自加大科目付款金额,把加大的金额从科目下账后随意填写进账单,把资金转移到他可以控制的科目或账户,便于自己挥霍。

  2000年5月25日,陈新将分理处一科目中的2000万元下账,并制作进账单将这 2000万元转到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杨家坪分理处供其炒股。一个月以后,他又将同一科目的1524.256671万元下账,接着将这笔巨款转至他在工行杨家坪分理处开设的勇为公司账户上,后来送给前妻13万元用于购商品房。不久,陈新又为自己炒股从分理处转出800万元。

  陈新为了肉体上的满足,不惜挪用侵吞巨额公款,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4年多时间里,他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368.787561万元炒股,使用和侵吞公款共计4000余万元。

  陈新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绝非一时偶然冲动。早在两年前,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捅下的娄子早晚会露馅,于是他一面继续疯狂作案,一面开始转移财产,为逃跑做准备。

  1999年底,他见股市一个劲下跌,亏损严重,整天提心吊胆,坐卧不宁,于是他决定先离婚解脱妻子,很快和妻子付某办了离婚手续,并把家里所有的财产都给了付某,还追加15万元作为对她的“补偿”。2001年1月2日,当工行九龙坡区支行领导找到陈新对账时,他谎称上卫生间,回家拿上事前准备好的400万元汇票和300万元现金,一口气逃到了成都。

亡命路上依然荒淫享受

  陈新事先将所捞取的公款分别以信用卡或汇票的形式存在广州、海口等地,以便日后外逃。他作出了自认为既稳妥又周密的逃亡计划,决计要与警方“赌一把”。

  然而,逃到成都的第一晚,他用“罗毅”的名字住进了花园饭店,饭店房间虽然很华丽,但他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一切。想想过去,看看现在,自己像一只丧家之犬,在逃亡中度过余生,在空虚、孤独与寂寞中消亡。于是他拿起笔开始记录自己可耻的逃亡历程。接下来,他性趣又起,打电话到饭店美容院叫了一位小姐陪伴他4个多小时。

  3天后,他以每月600元的房租在成都福字街租下一套二室一厅的住房,以便藏匿。又花了3000元,找人伪造了驾驶证和行车证等证件。1月6日,陈新大胆地回到了重庆,一是想打听一下自己逃跑后警方的反应,二是想回家取一个很重要的包。他委托一个他信得过的美容店老板娘帮他拿到了他的包。之后,他又登上了重庆到广州的火车。

  “我连夜赶到广州,为了把警方的注意力引到沿海一带,我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海口、湛江等地‘考察’,想找一个能立足的栖身之地。”

  第二天中午,火车到达贵阳,他下了火车,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住了下来,晚上到发廊里找了个“美女”陪自己过了一夜。随即又向湛江进发,经琼州海峡到了海口。到海口的第二天,他故意持太平洋卡到交行取钱,让自动取款机把卡吃掉,企图达到迷惑警方的目的。

  生活环境不习惯,气候不适应,无奈之下的陈新只好放弃在南方藏身的打算,潜回成都。

  在成都,他只敢在晚上上街买些日用品。为了逃亡方便,他又买了一些假身份证备用。

  为了“安全”,陈新在大年初一,向更偏远的开远、河口边境逃去。他逃出国门到了越南,但没有找到理想的立足之地。2001年2月,破例在瑞丽住了7天的陈新又跑到缅甸,用贪污来的钱参与那里的赌博,但是除了输钱,还是输钱。万般无奈,他再次跑回广州、深圳,炒起恒生指数,但是他手中握有的几十个身份证和股东证根本不可能把他救出“苦海”。

  在68天的潜逃路上,带着巨额现金的陈新,找不到一处安全的港湾。“我想过投案自首,但不甘心,使我一次次放弃了投案自首之路。”最终,他依然没有逃脱法网的围捕。

逃亡日记成为警世财富

  在陈新逃亡的旅程中,他断断续续写下了一些文字。陈新称这些文字是逃亡日记,反映了他在逃亡路上的真实心态。不少外逃的贪官污吏或者在押的贪官污吏,都会一反常态写起日记来,而且不厌其烦,不轻易间断,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从前看似平常的生活只能留在记忆里了,已经变得可望而不可得了,而眼下疲于奔命或者身陷囹圄的时日已经不多,只有到了这时候才对人生有了许多新的强烈的感受,不说出来就不得安宁。他们也就只好借助日记书写自己对人生的留恋、对亲人的祝福、对自己行为的懊悔、对自己罪恶的辩解、对权力的祈求……

  现在,陈新的这些日记已经成为绝笔,也成了警示世人的财富。

  陈新一再在日记里说“我不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在他看来,他贪污4000万元还不算是很贪心,这就是他注定要灭亡的原因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