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电影文学剧本】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三)

2005-12-13 02:1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位面容亮丽的姑娘快步从外面走进办公室来,她带来了一阵优雅、飘逸的清风。

“晨晨,我刚从部里来,想不想听好消息?”
“好消息?那还用说吗?”一位三十出头年纪的男子从办公桌前扭过头来。眼神里透出精明强干的目光来。他叫辛晨。
姑娘冲他甜甜的笑着,“可是要charge的!”
“开价吧。”
“一条消息二百。”
旁边一个小伙子答腔了。“可真够黑的,你要是来它个英语900句,那还不把咱晨晨整吐血了呀!”
“就三条”
“好,请讲。”辛晨微微一笑。
“晨晨上次的设计,经过全面测定验证,可以给整个项目节省至少三千多万元。决定采用了。”
“哦!”办公室里一片欢呼声。“咱们的奖金大大的喽!”
小胖儿使劲催促着,“那第二条呢?”
“部里与加拿大合作的项目决定派晨晨去。”
“嘿,你可以到加拿大工作好几年了,那地方美呀。”办公室里的同事吴亦凡羡慕的直咋吧嘴。

一位岁数在五十上下的女子站起来。她是办公室里岁数最大的,同事们都称呼她大姐。“真不得了。晨晨还真行啊。”
“嘿,晨晨,您给六百块。不冤枉吧。”那位姑娘眼睫毛向上一挑。
辛晨潇洒的掏出一叠钞票,往桌上一摆,“六百块,点点数吧。”
姑娘把钱一挡“钱,我不缺。”她冲晨晨妩媚的一笑“请客!”
旁边桌子边上的吴亦凡叫了起来:“我也得算一份。”
人称大姐的那位女子一撇嘴:“我说亦凡哪,你识相点儿,头发那么短,你往前凑啥?”
听到她这么一说,姑娘轻轻咬了一下下嘴唇,眼光快速在辛晨脸上滑过去。
“好,你们定地方,一块儿去,我都请。”

小胖着急的说“我说,我说,这才两条哇。”“是啊,第三条是什么?”人们七嘴八舌的问着。
姑娘故意卖个关子。一扬头,把一头秀发一甩,穿过由办公桌连成的“走廊”,走到里面她自己的办公桌边去了。
大姐冲着辛晨撅撅嘴,“你看你,人家是让你单请,你把这么多不着调的都扯上,人家燕子生气了,不说了。”
邢天燕-也就是那位姑娘似是嗔怪的说:“瞧你说什么呢?好,那我就告诉你们:这第三个消息,部里决定奖励晨晨一套全新的两室一厅的单元,照香港人讲话叫做‘光猛大房’,地点也好,就在西三环边上。”
吴亦凡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消息可靠?”
“什么可靠啊,我就是刚刚看完房回来。”她晃动着手里的钥匙“豪华型现代化设计,优雅高尚小区,还真漂亮!价值五十万哪!”
另外一位姑娘,是坐在侧后方的叫小芸,带着调侃的语调插进来:“燕子,分给人家晨晨的房子,你看算什么呀?看着眼气吧。”
另外一位姑娘叫潘玲玲的跟着起哄道,“那有什么眼气的,搬到一块儿住不就全有了。”“哈哈哈哈”大家友好的哄笑起来。
“好你个小芸,玲玲,哪天我非得让你们来个云开日出零敲碎打不可。”邢天燕走到辛晨桌边,把钥匙拍在桌上。

吴亦凡走到辛晨的桌边“嗯。。。你看啊,反正。。。”
“怎么了?”晨晨微笑着。
“你有了新的两居室,要不。。。把。。。把你现在的一居室让给我?”

办公室里一下静下来片刻。人们互相交换着眼色。紧接着,天燕叫起来“亦凡,你,你可真敢张嘴啊。”
吴亦凡脸红起来“我,我又不是白要的。我出两万块。”
小芸轻蔑的摇摇头“人那房子就是当年咱单位上优惠房,出了两万块买的。哼,你现在的两万也就顶上当年的两千吧。”
“再说了,咱公家房地段太水了,这房价看涨,少说现在也值十万。”小胖说。
“可不是吗。”大姐也附和着。
“那房可只有使用权,不能买卖的。”吴亦凡脸发白。
大姐很不满意的提高声调,“吴亦凡,你讨好房管主任也有一年多了,准是得到内部消息了,是不是?”
“什么内部消息?”
“你还装蒜。新政策,再有三年,这房就完全归个人,可以自由买卖。”
小胖轻蔑的瞪了吴亦凡一眼。“好小子,你鬼心思够多的。”
“咳,你们知道,我呢,困难户,这不,晨晨这么多好事,就算拉兄弟一把。”
邢天燕轻蔑的挥了一下手,“没这么拉的。你别欺负晨晨讲义气,好面子。来个狮子大开口,一家伙吃进八万啊。”
吴亦凡看看什么都没说的辛晨,叹口气。“你们知道,我出两万块就要砸锅卖铁了。。。得得,我出三万块。”
小芸一撇嘴“那我还出四万块呢!”
“五万”
“六万”
天燕一挥手“你们谁都别嚷嚷了,我呀,出价十万。要是没有再争的我们就敲板了。”吴亦凡气得脸通红,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到辛晨这边来了。
辛晨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站起身来。“这么会儿,改招标了。好,谁的标最高啊?”
小胖笑了“天燕。”
“谁的标最低呢?”
“还能有谁,他呗。”在大家的目光中,吴亦凡脸色铁青的站起来,转身往外走。
“亦凡,你中标了。”

大家全愣了。
天燕先叫起来“你开什么玩笑?”
辛晨认真的说:“我没有开玩笑。我这个招标啊反着来,出得最少的中标。”吴亦凡吃惊的望着辛晨。
“哟呵,真邪门了啊,这年头居然又蹦出了雷锋啊。”小芸摇摇头。
天燕严肃的看着辛晨。
“你看我干嘛?”辛晨略略有点不好意思。
“你是不是欠过人家什么,还是有什么软儿被人家拿住了?”天燕疑惑的盯着他。
潘玲玲最爱起哄,又叫起来,“八成哪天搞不正当男女关系在被窝里被亦凡给撞上了吧。”
“别瞎说。你们记得吧,当年分房的时候,论积分老吴还在我前面呢。后来叫我把房子搞到手,这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
“那活该,七老八十了,还跟人有夫之妇勾搭,叫人痛打一顿还把房子丢了。”小芸毫不客气的揭老底。
“算啦,别揭人短儿了。”辛晨接着说:“亦凡工作年头也够长的了。俩孩子,夫人又有病。住个一居室,还是咱这儿最次的。我呢,单身,现在天上掉下个两居室,咱也别太贪了是不是?”
小芸摇晃着头象个拨浪鼓。“真不可思议。”
天燕呆呆的睁着大眼看着辛晨。
辛晨越发感到不自然了。“我说,你别瞪着那么大眼睛好不好?”
吴亦凡不知所措的拿起暖瓶“我。。。我。。。去打点水来。”他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赶紧往外走。
辛晨叫住了他:“亦凡,抽空到房管处砸兹实一下。可不是卖房,是转让。可不能收我所得税啊。”吴亦凡看看大家的神色,没敢接话茬。又往外走,经过辛晨的桌旁,拐到由屏风挡住的那一面。辛晨跟了过去。小声说;“那就说好了,三万。不急啊,什么时候手头松快点再给我。”说完,辛晨转回身走进去。
从背后,吴亦凡怔怔的看着他走进去,两滴泪水从眼角渗出来。

里面。
邢天燕倚坐在辛晨桌子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真的变了。”
辛晨张了张双臂微笑着,“变了?真的么?”
“谁不知道你那脑子,连头发丝的差异都算得清楚。就这么着,七、八万块的价值就水漂了?不懂。”
“说是十万,也不一定就能值那么多吧。”
“最近啊,我也觉着嘿,咱们晨晨是好像和原来不一样了。你最近。。。。。。”小胖略显困惑的样子。
“我看哪,”大姐煞有介事的样子说话了“你们猜怎么着,我看是因为晨晨开始炼功了。”
“炼功?”几个年轻人都一愣。“什么功?”
、 “法轮功。”大姐有点得意。“我们邻居也炼。原来,他们隔三岔五的跟我们干上一架,我们有点惹不起的。自从人家炼上了法轮功。全变了。原来争的都不争了。还特热情,有啥事都来帮忙。我看见晨晨早上在公园里炼打坐。是不是?”
小胖笑了“原来你炼了法轮功啊。”
“一个新学员,才。。。。。。”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天燕任性的把对讲键按下去。她的视线停在了来电显示出的号码上──86123983
对面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晨晨,今晚上有空吗?”
辛晨有点不自在的“有,有。”
“那就老地方,8点。暗号照旧。”一串银玲般的笑声。
小胖儿诡秘的一笑“什么危险任务?让我去吧。老地方,暗号照旧。”
大姐笑起来。“找挨茶壶呢!这号危险的事你也敢搀和?”办公室里哄笑起来。天燕没有笑。若有所失的缓缓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看中国首发 未完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