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曾经卫国忘生死 而今有冤无处诉 烟台军转干部遭遇不公 踏破铁鞋上访无门

2005-11-30 01:5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山东烟台军转干部乔延兵、周来生、曲世涛,因要求上岗解困而受到烟台市公安局的多次违法传唤、审问、拘留。他们逐级上访至北京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厅,都未能解决问题,一路遭遇不公。万般无奈,他们只好诉诸媒体,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吁请社会各界关注。

“人活着要有气节和尊严”

乔延兵日前接受大纪元专访时指出,我们曾经做过保卫国家的自豪的军人,出生入死,现在居然沦落到这步田地,没有岗位,没有工资……我们被逼上梁山,开始进行一些正大光明的维权活动,却遭到公安违法阻挠甚至拘留,而逐级上访冤案至今未得到解决。

他指出,全国各地上访民众是一样的悲惨境遇,一样的想讨回公道的心,但是,全国各地政府部门也是一条心,就是官官相护,一黑到底。

他说,我跟老百姓接触得比较多,他们只剩一口饭吃了,很多人思想都是空空的,只剩下愚昧或者恐惧。我不是人云亦云的人,喜欢自己独立思考。我认为我们作为曾经辉煌伟大的中华民族的后裔,应该挺起脊梁来,不能做苟且偷生、被恶人欺负的人。

他说,我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头脑和手脚挣钱养活家人,很多人也劝我说:何必这样找罪受呢?但是我却坚持不懈地、甚至借钱进行维权的活动。因为我觉得:人活着不是为了吃喝玩乐,人活着要有气节和尊严。人要是没有思想,那连动物都不如。

他表示,我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在上访过程中虽然屡受挫折,但是也看到了很多人的善心,他们对我们表示尊敬和鼓励。人要是有一身正气,别人从内心里都会受感动。从越来越多的勇于站起来维护自己权利的人的身上,我们也看到了复苏的正气和良知,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周来生表示,我们本来希望还我们以清白,追究当事人法律责任,并要求他们赔偿给我们造成的人身和精神损失。谁知上访从区、市、省、一直到中央的公安部、国务院、全国人大,跑遍了,都未能解决,真是投诉无门,老百姓有冤无处诉!

曲世涛说,明摆着是一桩冤假错案,各政府部门却都在踢皮球,不予解决。我们觉得不公平,又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将冤案公诸于世,请教国内外的法律专家我们该怎么办,请专家们和团体们给我们弱势群体一点法律援助。

公安非法绑架拘留制造冤案

今年初,乔延兵、周来生、曲世涛以“烟台市军转干部维权中心筹备委员会”的名义,向当地政府递交成立“烟台市军转干部维权中心”的申请,但烟台市政府一直未给任何书面答覆。

3月31日,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以“违反社会团体登记管理规定,未经注册登记以社会团体的名义进行活动”的名义,对曲世涛、周来生、乔延兵做出了拘留15天的行政处罚。

烟台市公安局警官胡成豪、王健、张明辉(烟台市公安局和芝罘公安分局一起行动),传唤周来生时,没有穿警服,车辆没有任何公安标志,乘周来生晚上买饭回家走到楼下时,两名警察突然从黑车中冲出,在没有主动出示警察证件、传唤证的情况下,强行将周来生拖入车内。

在审讯中,烟台市公安局的干警们三班倒,连夜轮番突击审问,采取诱供、逼供等非法手段,不许三名军转干部睡觉,造成曲世涛、周来生发病,周来生两次差点死亡。经烟台山医院120急救中心刚抢救过来,公安人员就接着审问,逼其在他们编写的讯问笔录上签字。

周来生多次向王健、张明辉请求去医院检查治疗,都遭拒绝。曲世涛发病后被警官推倒在地板上,在没有暖气的情况下在地上躺了8个多小时。

乔延兵、周来生、曲世涛指出,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在传唤、审讯的程序和内容上都有许多违法之处,处罚的法律依据和结论也都是不正确的。

他们指出,申请成立“烟台市军转干部维权中心”的过程,都是按照烟台市行政审批中心的申办程序,在烟台市社会团体管理办公室的指导下光明正大、公开进行的。所有申请材料都上报给烟台市人事局等政府主管部门。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而且,他们从来没有以“烟台市军转干部维权中心”这一未经批准注册登记的社会团体的名义,进行过任何活动。

乔延兵再度蒙冤入狱

9月7日下午5时许,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张春涛、宋卫两个警察以到乔延兵家玩的理由敲门,进门后,以有事情为由要乔延兵到公安局去谈谈,乔延兵问他们谈什么,他们说,你去就知道了。

此时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放学回家,眼巴巴地等乔延兵做饭吃,乔延兵就跟二个公安的领导曲延全队长联系,是否等孩子吃晚饭后或明天去,曲答应可以。

然而,张春涛、宋卫两个警察竟然联系奇山派出所,叫来没有穿警服的6个小伙(不知道是黑社会还是警察),张春涛当场填写传唤证,以“涉嫌煽动扰乱社会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限你于2005年9月7日17时30分到芝罘公安分局接受询问。”强行将乔延兵从家中绑架出门。

被强拖过程中,乔延兵的拖鞋被拖掉,并被打翻、按倒在地,身体多处受伤。警察把乔延兵按在车上,乔延兵躺在车上用脚蹬车门将玻璃振碎,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乔延兵高声呼救:“你们看啊!我没有犯法更没有犯罪,警察欺负军转干部!”围观的百姓达百余人。

芝罘区公安分局没有进行传唤、询问,直接把乔延兵拉到烟台市拘留所进行拘留15天的处罚,所谓的罪名是“现查明2005年5月底的某日上午11时许,乔延兵伙同许光在芝罘区金海岸网吧,由许光口述乔延兵打字将‘建议广大事业单位军转干部团结起来,八一还得走出去,为权益而努力。’煽动言论发布到互联网上,煽动军转干部以上访为名扰乱社会秩序。”

乔延兵说,“建议广大事业单位军转干部团结起来,八一还得走出去,为权益而努力。这怎么就会扰乱社会秩序?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军转干部八一出去走走怎么就会扰乱社会秩序?难道说在我们自己的八一节,连出门的自由权利和自由都没有了吗?

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难道说连言论自由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怎么能定性为扰乱社会秩序呢?在中国发表了这样的言论都要进行拘留吗?”

上访中央遭恶骂

11月2日,乔延兵、周来生、曲世涛三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按级上访至北京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厅,反映烟台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军转干部的事实。

经登记,接待他们的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信访厅的407号接待员(后查实他姓陆,是处长)。还没有交谈几句,407号接待员就极不耐烦地说:“还跑到北京来告状,拘留你们活该,还没有拘留够,拘留少了,我当兵的时候你(指着周来生)还在吃屎,你们这些新兵蛋子!”

被当场质询他为什么骂人,407号接待员竟然说他们是来闹事的。周来生拿着桌上写着“中共中央信访厅 国务院信访厅 407号接访员”的有机玻璃标牌,质问他:你作为国家公仆,为什么肆无忌弹张口骂人?

而407号接待员竟然诬陷周来生摔接访牌,并气急败坏地报警,在门口等待上访的群众一片哗然。一会儿来了一个保安,随即又来了两个警察,407号接访员指着周来生说:“他摔我的牌子”。

周来生对警察说:“他是恶人先告状,你们看牌子不是好好地在那里吗?我就是指着牌子质问他,他就说我摔他的牌子,哪有这样不讲理的人?”门口等待上访的群众都说:“是啊,我们一直在这里,他骂人我们也听见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警察说:“你们是求人办事,有事情好好说,都别上火!”就走了。

乔延兵说,接访员自己开口就骂人,还恶人先告状、报警。难怪在中国上访的老百姓如此之多,中国老百姓的冤屈无处伸!

法院不予立案

11 月18日下午,乔延兵、周来生、曲世涛三人就芝罘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一案,依照《行政诉讼法》向芝罘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芝罘区人民法院立案庭依照法律,应该在接到起诉书7日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可是10天已过,芝罘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既不立案也不给原告不予立案的裁定书。

11 月28日下午,三人去芝罘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找于厅长,要求给予立案或给予裁定书不予受理。于厅长回答道:“我已经请示领导了,给你们答覆了。”三人说, “你空口无凭没有答覆,请依照我国《行政诉讼法》第42 条给我们出具不予立案裁定书”,并当场给他宣读了《行政诉讼法》第42条。

于厅长重复说,“我请示领导了,不给立案也不给不予立案裁定书。”

三人质问他,你们法院是依法律办案?还是按领导指示办案?法律上写的条文,烟台的法院都不执行,还怎么要求全国人民执行?烟台刚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其中的一个考核标准就是法制环境。法院都不依法办案,都按领导指示办案,还谈什么法制环境?

三人又于当天将起诉书送到了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厅,请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定芝罘区人民法院给予立案或不予立案的裁定书,并追究被告不履行法定职责不作为的法律责任。

当天下午3点多,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厅,一个戴眼镜的年轻法官说,法院不是法人,不能告,不予受理。三人问他:“那我们递交起诉书,芝罘区法院既不给立案,也不给不予立案裁定书,我们怎么办?”法官说:“没有办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