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埃森哲美国公司顾问文章:中国十运会亏了多少亿?

2005-10-25 21:0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第十届全国运动会已经落幕,媒体对全运会这样的体育盛事在投资和回报上有热烈讨论。据媒体报道,十运会主办经费为4亿元,广告、赞助等收入也是4亿元,似乎是正好打了个平手。但这样的计算显然是没有考虑到专为十运会兴建场馆而支出的数百亿元投资。此外,总计至少千万元以上的奖牌奖金也是由各地政府的财政开支,也理应列为支出项目。如果考虑到这几项支出,那么本届全运会从直接的经济投入和回报上来说,总体上肯定是亏损的。

当然,办十运会这样的体育盛事亏本也是计划之中和有先例的事情。事实上,亏本经营体育盛事也不是中国国内运动会的“专利”,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办奥运会就是 “比赛第一、友谊第二、亏本经营”。各参赛国争夺的是奖牌和国家的荣誉,主办国都是从国库掏钱补贴亏空,主办国亦认为对东道国形象的宣传以及运动会以外的收入(比如旅游等)能对国家的整体经济有所帮助,但总的来说,主办国为了能承办奥运这样的殊荣,即使是亏本经营,也都是在所不惜。

上届希腊奥运会将这样的“不蒸包子争口气”的理念行到极致,为了百年奥运归家之愿望得以实现,希腊投入100多亿美元办奥运,结果当然是血本不归。在奥运会辉煌的十几天里,希腊人几乎是忘了他们所投入的巨本,而大手花钱的希腊奥委会女主席一时间还成了希腊的民族英雄,奥运闭幕式的狂欢结束后,希腊人便不得不面对偿还举办奥运巨额花费的现实,夸张一点地讲,全希腊人在今后十几年里都要勒一勒裤带,当然,承受得更多的还是希腊的广大百姓。

然而奥运会亏本却并不是必然,过去二十几年里,美国举办过的奥运会就破了“亏本经营”的怪圈,居然赚了钱。为什么美国的奥运主办单位就能够在别的国家都赔钱的奥运上取得盈利呢?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开始就要有赚钱的愿望,比如办洛杉矶奥运会的尤罗伯斯从筹备开始就已计划要盈利,二是有从体育盛事中盈利的机制和经验。美国是世界上体育经济最为发达的国家,全年任何一天都至少有一项职业比赛比如篮球、美式足球等在进行,尤罗伯斯自然能从美国职业赛事中借得经验和人才来办盈利的奥运。

美国的职业体育不是由政府官员来管理经营,比如NBA的主席大卫·斯特恩并非是体坛人士,而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当然,美国的职业球队、奥运代表队就也追求奖牌和荣誉,他们争夺金牌的劲头,得奖后的荣誉感并不比中国的运动员差。但是,美国职业赛事和奥运会的主办单位却不是只盯着奖牌,而是在办体育经济。美国经济发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人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并且在别人看来没有商机的事上,美国人也要挖地三尺,刨出金子来,在举办盈利的奥运会就是这样的例子。

中国的全运会从第一届开始于纯粹的体育盛事,各省市在争夺奖牌的过程中,以运动会的形式促进大众体育。但近几届的全运会却已有所变化,虽然比赛组织者依旧是亏本,但得奖牌的运动员的比赛动机和得奖牌的结果却不再是纯体育的了,商业的成分已经极浓,甚至十运会开赛不久便爆出奖牌分配(奖金分配)的丑闻。十运会闭幕后,运动员们按奖牌发放奖金,定会造就一些新的百万富翁,而各省市的大众在为所得奖牌兴奋之余,是不是也会想到,多一块奖牌就意味着更多的财政支出。

应该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才是具有全球影响的体育盛事。值得高兴的是,主办单位已经在不断地改变场馆等建设方案,以节省巨额的投入,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投资巨大的北京奥运会仍然将超过上届的希腊奥运会的投资规模,而规模庞大的中国代表团在出征北京奥运之前,也已有好几年的巨大投入。相比之下,美国奥运队伍仍然是在职业队以及大学里各自为战,至今几乎没有花多少美国联邦政府的奥运经费。

公平的讲,以美国的体育经济系统来对比中国的体育体制,并非就十分合适,因为中国仍然是以各级体委、足协、田协,以及国家体委经营管理中国体育,并且仍然是以夺取奖牌为体委和运动队的主要目标。事实上,在举办体育盛事上,荣誉大于经济不仅是体委的思想,也得到许多中国大众的支持。但是,即使撇开对“举国体制”的争论,单纯从经济的角度考量,美国的体育经济制度和做法也是中国体育机制改革可以参考和借鉴的,尤其是在中国上上下下都需要资金的形势下,奖牌不应是中国体育最重要的目标。当然,要改的首先应该是中国的体育机制。

(作者为埃森哲美国公司高级信息管理咨询顾问)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