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国忍:胡锦涛的真实政治面目

2005-9-23 06:25 作者:钟国忍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9月份,在访美前夕,突然传出胡锦涛决定11月20日高调纪念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90岁冥诞,届时部份政治局常委会出席,中共中央电视台也将进行转播。一时海内外评论家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大多数观点认为这只不过是胡锦涛刻意展示自已的亲民形象而已,绝非中共政治改革的前奏。

8月20日,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杂志,有一篇关于胡锦涛的专评:胡某人掌权了(Hu’s in Charge),全篇都是负面批评,认为胡锦涛独裁者风格越来越明朗了。这一篇英文评论也再次提到2004年9月份胡锦涛在一次闭门会议上的极左强硬口气。

在去年9月那次党内会议上,胡锦涛高度评价“古巴、北朝鲜虽然有暂时的困难,但政治上一贯正确。”此言一出,举世震惊。胡锦涛果然给自已打上了鲜明的极左标签,从此关于“胡不如江”的评论到处流行。

然而,正是从这句话,笔者敢于明确断言:胡锦涛根本不是真正的极左派。

在今天网上论坛上,我们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极左派追捧死去29年的毛泽东如何英明,吹嘘南街村集体经济成就。但是我们很难看到有哪一个极左派会吹捧金胖子如何英明伟大。恰恰相反,在遍地都是瘦子的北朝鲜,金胖子的倒施逆行,给极左派的美好共产理想树立了一个极其丑恶的实例,是真正共产主义者的最大耻辱。所以,每一个真正的极左派,在谈论共产理念时,都会小心翼翼地避开关于北朝鲜这个令其难堪的话题。

如果胡锦涛心中有一丝一毫的共产主义信念,那他就会本能地产生同样的直觉,根本不需要哪一位幕僚秘书提醒,他是不会说出这种蠢话的。

但是胡锦涛这个草包就这么不小心说出去了,一夜间胡某人站到了全世界民主国家的对立面,成了右派的政治敌人,但是,却也没有真正讨好到国内左派,在国内街头,问问任何一位路人,有谁对北朝鲜有好感?

胡锦涛去年9月内部讲话的真实动机,显然是急于消除中共高层对于他右倾的担忧,当时海内外自由派都对政治改革带有些许期望,而中共高层对政治改革可能导致的政治动荡充满恐惧。胡锦涛掌权初始,仍需要中共高层的全力支持。但是一旦胡的权力真正稳固了,这套戏就不必再演了。

同样政治戏剧,在江泽民上台时也演过一幕。1989年江泽民上台初始,8月21日就公开宣称,"私营企业主不能入党”,还誓言要将私营企业家搞得“倾家荡产”。江戏子的戏演得太认真,全然忘了邓老大的真实政治面目,等到92年邓南巡讲话,江泽民差点因为极左表现被撸下台,这才急忙开始右转。到如今,资本家入党在江的支持下公开写进党章,江绵恒也成了中国最大的红顶资本家。

胡锦涛的政治理念,也同样可以从其子女身上窥得一斑。2003年,胡锦涛33岁的女儿胡海青在美国与新浪网原首席运营官茅道临秘密结婚。40岁的茅道临曾经是著名的国际风险投资公司华登国际投资集团的副总裁,也曾是中国排名第11位的大富豪。按照极左派的理论,茅先生显然是政治上最反动的“买办资产阶级”,胡锦涛如果是极左派,又如何容忍茅道临这个资本家大享进家门?

其实无论胡锦涛,江泽民,都是没有什么政治理想的人。他们都是邓小平亲手挑选的接班人,这就决定他们骨子里肯定不是什么极左派。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政治现象,如果独裁者选定的接班人是自已儿子,这个接班人往往是敢作敢担,或者狂傲不桀的,比如蒋经国,金正日,而如果独裁者选定的接班人不是自已的儿子,那一般都是循规蹈距,胆小谨慎之人,比如华国锋,江泽民。在中共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权力大舞台上,由太上皇点名登场的外姓人,毫无例外都是小心翼翼,胆小如鼠之辈。

但是不论是选儿子还是选外人接班,当今社会,很难再看到一个独裁者能够将自已的衣钵传到三代以上。

再者,不论是强悍的新独裁者,还是胆小如江泽民,胡锦涛的独裁者,都摆脱不了权力斗争的铁律:西瓜偎大边。当年中共给越南以数以百亿美元的支持,军火,粮食,人血,有救必应,但越共却无情的抛开中共,投进了苏联的怀抱,成为中共的死敌,只因为当年苏联是与美国平座的强权。

今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北朝鲜,胡草包纯粹拿着热面孔贴着北朝鲜的冷屁股,金正日公开反复表示自已唯一兴趣的是与美国直接对话,如果美国能够网开一面,毫无疑问,金胖子会象当年东南亚独裁者马克斯,苏哈托一样,急急投入美国的怀抱,争当美国在亚洲最热情的朋友。

这个世界上,真正对美国政客不屑一顾的政治家,大多来自民主国家,比如法国,德国,因为在民主国家,人民是真正的主人,政治家必然会被民意牵着鼻子走,而国与国之间,难免会有一些大小利益摩擦,观念分歧。

但是对于独裁者来说,民众只是一堆粪土,所以自称情为民所系的胡锦涛,会说出那样不通中国民情的蠢话,成为国际笑话,只因为他需要在中共高层中稳定自已的权力基础。而一定胡锦涛真正权力稳固,那些中共高层官僚也将成为一文不值粪土,那时,他就会更清楚地感觉到,只有美国,欧盟这些强大的国际政治力量,相对他的权力拥有绝对的优势,致命的威胁,所以,他一定要巴结美国,讨好欧盟,这样才能长期稳定自已在中国的政治地位。

这种心态,也只有独裁者本人才会真切的感受到,超极强权对独裁者的权力影响是全方位的,从子女的海外生活,国际舆论的评价,国际贸易的顺差,到党内反对派的后台靠山,每一件事都可以拿捏到独裁者的要害。

而党内的其他高层官僚,其政治生命都还操控在一把手掌中,除非造反,他首先要巴结的是顶头上司独裁者,而不是欧美强国。当然,如果他有足够的政治智慧,他应该可以算计出,自已如果表现出一点点亲美欧的政治立场,政治上将有好果子吃。为什么那个刘亚洲表现出如此大胆的亲美姿态,大家看明白了吧!

江泽民的真正亲美面目,不是在92年邓小平南巡后就表现出来,而是在邓小平97年死后,江泽民全面掌权了,才全面暴露出自已的亲美面目。可以预料,随着胡锦涛进一步稳固权力,美国与欧盟对胡锦涛的影响将会更直接,更有效。

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政治势力,是美国,欧盟这些民主国家,而不是苏联,中共。而这正说明,在现代人类社会,民主政治拥有最强大的生命力,独裁政权最终必然因为内部强烈的利益冲突,或者外部的庞大压力而垮台。

在过去的短短二十五间,全世界有87个非民主国家转变为民主国家,如今世界上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国家是民主国家。
http://www.usembassy-china.org.cn/jiaoliu/jl0404/diplomacy.html

民主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当,胡草包,江小人都应该看清形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05/09/23/127442.html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