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争议:那些和美国人结婚的中国女人不是因为爱情

2005-06-03 01: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那些和美国人结婚的中国女人不是因为爱情
苦酒难咽 于婚姻生活

结论:几次与白种女人的交往,使我更加坚信那些和美国人结婚的中国女人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嫁给绿卡和财产!当然,还有性满足。那个北京女人就说过,找过美国男人,中国男人就不能用了。

和方萌分手后,我心里总觉得空空的。那种既忘不了,又得不到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象阴云一样沉甸甸地压抑着我的情绪。虽然我心里也明白,自己不仅没有失去什么,还留下了难忘的经历,走不出过去的感情阴影,就不会有未来的生活。可每天晚上独自坐在计算机前,我总忍不住一遍遍地看她来的邮件,品味那些回忆。但这样做既无法排解心中的寂寞和惆怅,反而更觉失落。这感觉,让我回忆起初恋女友不得已而离我而去时填的一首《忆秦蛾》中的两句“相对无言,

苦酒难咽。”没想到时隔25年,我又一次咽下了分离的苦酒。

自从离婚后,我几乎和外界隔绝,除了工作必须的交往,没有任何社交。尽管也想和女性交往,却没有什么机会,我所在的那个州华人独身男女比例为四比一。加上那些想在美国寻找艳遇的短期访问学者,几乎是每一个单身、离婚女人的后面,都有几个献殷勤的男人。而且一个被拒绝,马上就有人来填补这个空缺,前仆后继,直到这个女人身边有了一个固定的男人为止。甚至那些有家庭,但独自一人在美国工作学习的女性,身边也不乏争宠的男人。我打心眼里恶心那些见了出色女性就一脸媚笑和过分热情的男人。在华人的社交聚会时,从来都是冷眼旁观那些围着女人献殷勤的‘绅士’。宁可没有女朋友,我也不肯失去自尊。

在21年的婚姻中,我从来没想过和别的女人深交。等婚姻结束后,已经不知道怎么和女性交往了。和方萌关系的失败,也与此有关。出国十好几年,国内的思维意识早已完全更新了,对女性的尊重被看成没有男子汉的威风,诚信成了迂腐的代名词,重感情的男人简直就是没出息。我年轻时候对女人的认识早成老皇历了。在鱼和熊掌的选择中,女人心中的天平永远向价值高的一边倾斜。贾宝玉曾说,男儿是泥做的骨肉,所以脏浊,女儿家是水做的骨肉,所以清纯。如今则是泥水混在一起,已经难分清浊了。

我离婚的时候,美国的网站上已经有聊天室了。穷极无聊之际,我开始在YAHOO网站的聊天室里和美国女人聊天。由于文化和习俗的差异,与这些美国女人的聊天内容,除了天气,饭菜,中美习俗差异外,很难找到感情交流的话题。

虽然见面的也有四、五个,但真正有些深层思想交流的只有两个。从这两个女人那里。我知道了很多美国女性在和男人交往时的思维方式和心态,对中美文化在异性交往的区别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其中一个叫Rose,给我发了一首自己做的诗,我居然看懂了。诗的想象力和表达方式跨越了语言的障碍,淡化了种族、文化的区别,增进了彼此的理解和信任,她很爽快地接受了见面邀请。我选了一个街头那种很平民化的咖啡馆作为第一次见面地点。里面的装潢摆设很随意,墙上除了装饰、招贴画外,还有小广告,社区公告、活动通知等,看着甚至有点凌乱,但给人一种放松、舒适、亲切的感觉。从咖啡馆的窗户里,我看见一个快步赶来的女人,从她那期盼的眼神和匆匆的脚步,我感觉她一定是Rose。为了免得第一次见面的寒暄惊动其他正在品咖啡、看书的顾客,我走到咖啡馆外去迎接她。Rose已经知道我是个中国人,我的亚洲面孔则是最容易辨认的标志。她穿了一条黑裙子,一双黑网丝袜,与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反差,十分性感。虽然体形有些过于丰满,但给人的感觉更多是柔软和女性魅力的感觉,而不是臃肿。她有北欧血统,头发却是棕色的,个子也不是很高,这使我不至于为自己的身高感到尴尬。我很有风度地伸出手,握了一下她的手。

我买了两杯咖啡,和Rose坐到窗边的一个桌子旁。我喜欢看着窗外匆匆而过的各种各样的行人。而且这里光线好,可以更仔细地观看她。Rose是一个文静的女人,戴副眼镜,还真有点文人气质。见面的话题,当然还是从她那首诗开始。

Rose说,她在诗里提到的火焰代表了希望和她对人生不懈的追求。我也介绍了自己中年来到美国,在文化、生存、就业时遇到的重重困难和从头创业的艰辛。我那纯熟的英语和富有感情的语调打动了Rose,当我谈到离婚时把所有财产留给前妻和孩子,自己只身出走、从头创业时,她默默地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柔情和怜悯。

看到Rose动情的眼神,我轻轻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凝视着她湿润泛光的眼睛。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移开目光,很动情地回应着我的凝视。她的手和身材一样,丰满结实。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美国女人的肌肤,一股热流在全身涌动。正如同鲁迅先生所言,看见白骼膊,我的想象力已经从握手飞跃到裸体和性。我开始向上抚摩那圆滚滚,结实又有弹性的骼膊。从我滚烫的手和急促的呼吸,Rose感觉到了我的欲望。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是她很久没有接受到男人的爱抚,Rose不但没有躲避我的抚摩,反而紧紧握住我另一只手。这个鼓励,燃起了我的欲火,把凳子挪得靠近Rose,伸手搂住她的腰,隔着裙子贪婪地抚摩她的腰和臀部。她的身体太丰满结实了,那感觉让我激动的双手发抖。她似乎很喜欢我的抚摩,身体完全放松了,脸上露出舒服满意的表情。

咖啡馆里的顾客依然各做各的,品咖啡,聊天,看书,在笔记本计算机上工作,没人注意我俩在干什么,甚至看见了也觉得不值得为此分神。但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我不敢太过分让Rose难堪。就对她说,咱们出去走走吧。她顺从地点点头,两人手拉手走出咖啡馆。我坐进车里后,就想一把搂住她尽情地抚摩。但是,我知道,如果她不能接受而叫起来,立刻就会有人报警,只要白女人声称被有色人种非礼,警察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我就会以性骚扰罪而被捕。在美国,对女人的任何亲热动作,甚至涉及性的语言,都必须征得女方的同意才能说和做。

中国那种黄段子在美国是绝对可以当成性骚扰被起诉的。

我握着Rose的手问她,我可以吻你吗?她似乎已经有了准备,也许在等待我的热吻,点了点头,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但没发出声音来。尽管我已经激情难抑,我还是很绅士地轻轻地吻她的双唇。Rose的嘴唇柔柔地回应着我的亲吻,沉浸在享受中。不一会她就张开嘴,两个人的舌头终于绞在一起了。这种极为性感的法式湿吻很快刺激了两个人的情欲,一场激情火热的狂吻让Rose几乎难以自持,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媚眼微睁,无神而闪光,面色绯红,娇喘连连。可是,车停在马路边上,除了接吻,我还是不敢有更多的动作,就坐在车里聊起天来。我想知道,Rose是否愿意接受我的激情动作,就问:“你感觉好吗?”她回答:“我喜欢。好久没有和男人这么亲热了,感觉真好。我的前一个男朋友爱汹酒,我们很少做爱,更谈不上这样浪漫的约会了。” 为了给这次约会再增加些浪漫色彩,我建议到公园去走走。深秋的公园,五色斑斓的落叶几乎盖满了依然绿色的草地,只有老橡树苍劲坚实的枝干上,还保留着浓密的赭石色树叶,我知道,要到春天,橡树叶才会落下。两人手拉手,在落日淡淡的余辉下,缓缓地走在沙沙作响的落叶上。来到一棵老橡树下,我转过身来,靠着树干,把Rose拉在自己的怀里,凝视着她的眼睛。她当然理解这个眼神的含义,身体慢慢靠在我的前胸,闭上了眼睛。她圆鼓鼓隆起的乳房,给了我从未感觉过的弹性。我紧紧搂着她,尽情地感受那温柔的挤压。当我想伸手到衣服里面去抚摩那巨大的半球时,突然看见公园的停车场上,有一辆警车。

在美国,公共场所禁止礼节性拥抱接吻以外的任何身体接触和有性含义的动作,如果让警察发现我在抚摩那里,肯定会逮捕我。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为了保护游人安全,防止罪犯在公园里做毒品交易,地方法律规定,太阳落山后,

禁止任何人进入公园,警察有权盘查甚至逮捕天黑以后在公园游荡的人。警车的出现,大大扫了我的兴致,所有的浪漫气氛和亲吻抚摩的柔情蜜意立刻烟消云散,就拉着她的走回车里,谁也没说什么。这时,那警车突然倒车,做了一个U型转弯,一个急刹车停在我的车旁边。我原以为警察倒车后会开走,但那辆车停在那里就不动了,两车就这么僵持着。开始我心里一阵紧张,但很快平静下来,警察没有任何理由找我麻烦,我用不着怕。Rose告诉我,这是警察常用的精神威慑,

如果你沉不住气,先开车跑,就会被警察盘问。过了一会,警车看我没什么动静,就开走了。

经历了这么一场惊吓,原来准备一起吃饭的情绪被破坏殆尽,晚餐后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就彻底没戏了,我开车把Rose送回家。分手的时候,Rose走上前给我一个礼节式的告别拥抱,和我贴了一下脸,表情失望而伤感。第二天,我收到Rose一封邮件。她说:“非常高兴认识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快乐,你的激情让我陶醉。特别难得的是你理解我的诗。但是,我们美好的时光被那辆警车蒙上了阴影,只要想到这里,我就会有压抑的感觉。我渴望每天生活在快乐中,不想被这种压抑感觉折磨,希望你理解。你是个优秀的人,一定会有新的浪漫故事。”第一次与网友约会就这么结束了。Rose没必要掩盖她的真实想法,这种有诗人气质的女人是很在乎感觉的,她思维方式并不使我感到意外,但很失望。大概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第二个网友的名字好像是Anne,英国伦敦人,嫁给美国人后移民到美国。然而,在中国人眼里同根同种的英美人,走进一个家庭也有文化冲突,由于生活习俗的差异导致了无休止的争吵,最后不得不离婚了事。在她眼里,美国人就知道打猎,钓鱼,野营,改不了当年的农民习气,简直土得掉渣。当她听我聊起狄更斯的《艰难时世》、莎士比亚名剧、福尔摩斯时代的伦敦时,惊讶地说,她认识的美国人中,很少有对英国文化如此了解的,似乎有些“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听她那标准的伦敦英语,有如欣赏优美的音乐,简直就是一种艺术享受。第一次见面是个星期天,我想请她吃顿正宗的中餐,没想到那个餐馆竟然不开门,大大地扫了兴。我们只好到附近一家很糟糕的餐馆里随便吃了点,就到河边的公园散步。初夏的阳光明媚柔和,河面上吹过来夹带着水雾清新的阵阵轻风,两人的兴致盎然,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似的,不知不觉已经沿着河边向下游走出好远。

美国女人一进入中年,十有七、八会发胖,Anne也不例外,上身圆嘟嘟的,一点身材都没有,腰围比臀围还大。美国的胖女人自嘲地说,女人腰上的赘肉是“做爱把手”。我很想体会一下抓那个“把手”的感觉,就对她说,我可以把手放在你的腰上吗?由于说话时有点紧张,把“腰”“waist”发音好像“breast”乳房。Anne听完先是一楞,然后哈哈大笑。说:“什么?你要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哈哈。OK,可以。”我开始还有点怕她因我的无礼而动怒,没想到歪打正着,看来,她是有备而来的,又赶上这么好的天气,想要拒绝这诱惑也难了。公园里,我当然不敢冒然,就伸手去搂她的腰,她的腰围让我觉得自己骼膊有点短。

我们有说有笑地漫步在河边浓绿的草坪上,在一张面对河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Anne说她走得腿有点累,让我给她按摩一下,说完就把双腿架在我的膝盖上,闭上眼睛晒太阳。她的大腿完全不同于她的身材,圆润细腻,在阳光下白得耀眼。

伦敦雾和泰晤士河水滋养出来的英格兰血统女人的皮肤,是远非多民族移民后代的美国女人所能比的。我抚摩那绸缎般光滑的皮肤的美妙感觉,比享受按摩服务的她更觉满足。她说,她对我的承诺是不会变的,但现在不行。她不想因为违反公共场合的行为规范,做出过分亲昵动作被警察逮捕。如果让她女儿去警察局交赎金领她回家,就太没面子了。分手时,她说下次到我家见面。

虽然我难掩心中盼望见面的激情,可在给她打电话时,只谈初次见面的难忘印象和对她的溢美之词。她也告诉我,那天我给她留下了甜美的回忆,她要我买一瓶葡萄酒,为下次见面时增加些浪漫和激情。星期天,她准时来到我的公寓。

具体细节就不必写了,我们做了男人和女人酒后独处一室所能做的一切,远远超过她对我的许诺。她不仅毫无保留地向我展示了她的身体、她在性爱激情下的表现,还以她个人的经历,告诉我她对性,对爱情的要求和感受。从此,我对中国和西方文化在异性交往方面的区别,有了更感性的认识。

那以后的一周里,我一直沉浸在两人甜蜜的消魂激情中,回味着每个细节。

情到浓处就忍不住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的感受。以我当时的价值观,对一个愿意以身相许的女人,我要在性爱和感情上都给她满足和幸福。然而,她对我的电话的反应越来越冷淡。在星期五,我们下次约会的前一天,我收到她的邮件。她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给她留下了美好的感觉和回忆。但是她只需要一个朋友和性伴侣,离婚以后不想再对男人投入感情。可是我的电话使她感觉到我是她的情人,时间长了怕自己也难以拒绝。她希望在陷入感情之前就此打住,请我理解。

当时我想,如果以文化差异向她解释,要求她再给我个机会,她会接受的。但我没有回复她,我有一个中国男人的自尊。

几次与白种女人的交往,使我更加坚信那些和美国人结婚的中国女人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嫁给绿卡和财产。我所在的华人圈子里就有两个30多岁的女人,嫁给快60岁的白人大律师后,立刻就成为森林别墅的主人。还有一个,在国内是舞蹈演员,一直到38、9不结婚,公开说要嫁阔老外,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一个50多岁的美国私立大学校长。一年有3、4个月在外旅游渡假,好不得意。然而,如今孩子都两岁了,她还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英语。像这样连基本对话都困难,感情如何交流?恐怕就只能靠肢体动作了。

此外,婚姻家庭不仅仅是一句“I love you”和物质保证就能维持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早上一睁眼就面临着中美食文化的差异。如果夫妻两各吃各的饭,时间长了,能不别扭吗?我认识的一个和美国人同居的北京女人经常对我发牢骚,说她实在忍受不了天天早上烤面包,中午晚上吃汉堡、热狗、比萨饼。想做顿中国面条给担任快餐店经理的男朋友尝尝。当面条端上来后,那个美国男人一脸的疑惑,问:你怎么把面条泡在汤里?说完,箅掉她辛辛苦苦熬的骨头汤,把面条倒在盘子里,拌上奶油和番茄酱,用叉子卷起面条往嘴里送。看到这个,这女人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她在北京是开餐饮业的老板,天天都在外面想着法地吃喝玩乐。如今每天晚上呆在家里,看着男朋友带回来的美式快餐直发愁,一点胃口也没有。偶尔到中国店买点冻馒头、冻饺子,就吃得津津有味。她说,在北京我什么时候吃过馒头面条了,在这可好,吃顿馒头就算改善生活,晚上也没地儿娱乐去。怎么到了美国,我的生活标准倒退到七十年代了?最后,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没吃没玩的美国生活,考虑再三,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绿卡、价值三千美圆的订婚钻石戒指和结婚教堂订金,买了回北京的飞机票,趁着男朋友上班之际,匆匆忙忙装了两箱换洗衣服,坐我的车直奔飞机场,演了一出胜利大逃亡。

如果有哪个嫁了洋鬼子的中国女人说,我们彼此相爱,感情融洽,那肯定是在掩盖她结婚的目的。试想,一日三餐都吃不到一块儿去,早上一睁眼就面临各种生活习俗矛盾,还不散伙,不靠物质和利益,这婚姻怎么维持?当然,还有一个维持婚姻的因素,性满足。那个北京女人就说过,找过美国男人,中国男人就不能用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的中国女人嫁洋人的多,中国男人娶到洋妞的少。个中原因,读者自己去琢磨吧,说穿了,把中国老少爷们弄得灰头土脸的,多没面子。灭中国男人威风,长洋鬼子威风的事可是万万做不得的。

应该承认,美国男人的浪漫,绅士风度,追女人献殷勤的工夫是中国男人远远不及的,他们会在生日送上一大把玫瑰,节日发来一张写满甜言蜜语的贺卡,见面就说你今天真漂亮,你打扮得好性感云云。至于为女士开车门,穿脱大衣的绅士的风度,更使中国女人受宠若惊,几个回合下来就情迷意乱,被这种浪漫情趣所俘虏。而中国男人回家只知道做饭洗碗,修剪草坪,维修房子,哪里有心思和时间去玩这种游戏。当女人更加注重浪漫格调和生活情趣时,中美文化差异使得中国男人在获取女人的青睐时永远不是美国男人的对手。

中国女人嫁给美国人,马上就可以拥有绿卡、房、车和财富,可谓春风得意,一步登天。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嫁给美国人也有其鲜为人知的危险一面。我居住的那个州人口不到五百万,但每年因家庭暴力被丈夫或男朋友杀死的妇女就有30多个。多数是男人酗酒或吸毒后发生争吵,而且家家有枪,吵到头昏脑热,抬手就是一枪。这类杀人案大多数不是事先预谋的突发事件,而且这些杀妻男人基本上都是白人中产阶级,大多不是惯犯。根据美国法律,判得都很轻,

最多25年,少了也就10年,而且坐不了几年监就会保释出来。有一个医生,开枪打死妻子仅判10年,一年后就保释出狱。更可气的是,有一个杀死妻子和一双小儿女后自杀的男人竟被报纸描述为好丈夫、好父亲,他只是因为长期精神压抑后,

才失去理智杀人的。悲剧的根源是他的精神状态,不是他本人。当然,也有很残忍的凶杀。一个蓝领工人酒醉后扎了妻子120多刀,当妻子痛得睁眼大叫时,他居然在眼睛上扎了两刀。起诉他的检查官说,这是他见过的最残忍的凶杀。然而,

州法律在制止家庭暴力方面一直滞后。保护妇女组织每年都要在州议会大厅聚会,希望引起议员对家庭暴力的重视。他们在代表被害人的纸板人形上写着被害人名字和遇难时间,地下摆着被害人的鞋。来到那摆满纸板人形和她们穿过的鞋的议会大厅,想到她们都已经不在人世,观者无不动容。

但愿那些想远嫁美国的中国女人,在幻想美好浪漫的未来的同时,也充分考虑到潜在的危险。美国男人的感情外露,不仅表现在对女性的恭维和殷勤上,也表现在暴躁时,难以克制自己,干出以暴力发泄自己愤怒的蠢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