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张杰莲谈连战访中、反日等时局

2005-04-28 17:5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近日,中共当局对待反日游行的态度180度大转弯,由之前的支持,甚至煽动和操控到日前的压制和逮捕部分示威者,中共官方媒体严词抨击反日示威。在中共全国范围加紧整党和强迫党员从新登记的敏感时机,台湾在野的国民党主席连战抵达大陆,并受到中共高规格接待。在与日本关系陷入紧张之际,中共当局加强巩固与东南亚国家间的经贸关系。正在菲律宾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周二将宣布送给菲国高达十一亿美元的投资大礼。胡锦涛在之前访问印尼时,也宣布将和印尼在今后三年,把双方的贸易额提高逾40%至二百亿美元。

上周末(4月23日),全球四大洲万人集会,声援百万民众退出中共。来自20多个国家地区的 200多个团体、约4千名各界人士汇集在纽约中国城旁的福利广场举行盛大集会游行,谴责中共对广大中国民众的迫害;并呼吁所有共产党人立即彻底与中共决裂,退垮中共,建立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全球四大洲,台湾、香港、悉尼、伦敦、东京、温哥华、新西兰、旧金山、巴黎、韩国、德国、洛杉矶、墨尔本、圣地亚哥、布里斯本等地纷纷与纽约同步举行集会游行,声援和庆贺百万民众退出中共。中国大陆20多省市知名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上访民众纷纷接受大纪元采访,公开发表声党(团队)声明,积极支持和声援纽约的百万退党集会游行活动。

针对中共的一系列举措,结合当前《九评》所掀起的退党团大潮,大纪元记者辛菲4月28日采访了大纪元特约评论员张杰莲先生。

张杰莲先生指出,中共的一系列举措都是为了保命。国内的危机很多,中共统治已丧尽合法性合理性,正处于大厦将倾、风雨飘摇当中,政治下流腐败、社会黑暗压抑、民众苦难悲愤都已达到了极点。就象坐在火山口上。对中共来说当前最可怕的,最主要的就是《九评》在广为传播,这个点了中共的死穴,随着《九评》的传播,人们纷纷觉醒,其中有一部份人通过《九评》真正认清了中共的本质,看清了中共真的是对中华民族利益的最大损害者,是最大的民族利益的破坏者,这些人就摆脱出来,形成退党的潮流,而且这个潮流越来越大,极强的震撼了中共统治的基础,所以它感到极度的恐惧。

他说,中共现在正处于权力的危机之中,它正想找能够利用的人救命。中共现在面临的就是要保命,它一切一切的思维、一切一切的作法都不会离开这个核心。它就是要保命,因为它知道自己快完了,其实中共的覆灭不光是地利人和的问题,因为中共内部出现了很多内部矛盾,社会危机,还有一点,就是天时已现:天灭中共,实际上是天意。既然天要灭它,天就不会成全它,所以中共现在无论干什么,都是很愚蠢的,因为神佛要灭它,恰恰现在也就到了天灭中共的时期,人不治,天治。以《九评》作为一个代表,天降《九评》,就象如来神掌,一下子打得中共喘不过气来,所以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特殊时期。中共成了人类的一个核心问题,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围绕中共摆放自己的位置,是远离它,还是被它利诱,这个事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中国的事情。

张杰莲先生指出,世界的未来在逐渐地以中共这个核心问题进行两极分化,一边是正义的力量逐渐的在形成,以《九评》呼唤人的道德觉醒,大量的退党浪潮,还有民间组织纷纷脱离中共,告别中共,所以人类正义的力量在聚集。另一方面,中共又通过它的各种各样的垂死挣扎,到处去诱惑,还有一部份邪恶势力跟着中共在聚集,世界未来的格局就是二极化,是跟随着中共去陪葬,还是脱离中共从而得救。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有未来,完全取决于他现在是否能认清中共邪灵本质,如何摆放和中共的关系,这不仅关系到个人的命运,也关系到这个国家,民族甚至人类的未来,这件事情很大。天要灭共产党,共产党从地球上消失以后,人类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时代到来以后,一切都是全新的。

记者:近日来,中共当局对待反日游行的态度180度大转弯,由之前的支持,甚至煽动和操控到日前的压制和逮捕部分示威者,上海解放日报于4月25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近期发生的反日示威是带有“不可告人目的”的“阴谋策划”。早些时候,中共当局采取多管齐下的措施,给民众中不断高涨的反日情绪降温。中共的自相矛盾的说法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吃惊和关注。有分析家们认为,过去几个周末中国各地城市的大规模反日抗议示威活动对中共政府造成了威胁,促使中共当局不得不采取这种刹车行动。 不知您如何认为?

张杰莲先生:关于反日示威要说有“不可告人目的”,恰恰是中共有不可告人的阴谋策划问题,典型的贼喊捉贼。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

第一:从党文化角度看。中共鼓励煽动的时候,就说是爱国热情,它要降温的时候,借口是要稳定,国民的素质不高,会受到利用,“阴谋论”,出现各种违法的行为等等,所以要压制。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是陷入在中共的模式里面,听这两个都有道理,叫我爱国,我就上街;玩高涨,现在你说有人破坏,不要被利用,叫停,那们就降温,不上街,好象普遍接受了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而这恰恰就是中共长期对民众愚化洗脑的结果。其实对中共来说就两个字“保权”,中共历来是不讲什么原则的,昨天说的,今天就推翻,一切都是为了维持权力,当然它会叫出许多借口,甚至用特务制造借口,把老百姓就象耍木偶一样玩弄。

我举一个例子,“六四”的时候,一百万人在北京示威游行,各个方面包括治安状况,都是很好的,人民群众是很自律的,小偷都罢偷,说明中国的百姓素质根本不低的。现在要压制了,就搬出来说国民不自律。就算按它的这个说法,请问中共在十几年之后的今天,在中共长期的党文化教育下,民众为什么会显示出它所说的的低素质,各个方面不能控制自己?这不恰恰实际上恰恰是中共洗脑愚化的结果,素质低正是中共教育出的结果。“六四”的时候,人们表现出的高素质,恰恰是摆脱党思维,人们不受中共控制的时候的自觉行为,显示出人们的高素质。

第二:从起因来看,是一个有关历史真相的问题。中共挑起反日游行,就是为了掀动民族情绪,其中一点,它要日本侵华的真相。但是我们可以知道,中国的历史真相非常多,比如说,抗日的真相,“六四”真相,赵紫阳的真相,法轮功的真相、文革的真相、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三反、五反等等这些历史真相中共都不要,在众多的真相当中,唯独挑出日本侵华的真相,而且作为一个训练国人的敲音鼓,常常的敲,无论老幼都统一受训。所以现在的中国人,不知道抗日是谁打的,大学生不知道赵紫阳是谁,连“六四”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对这些不仅不给国民真相,而且是年年纪念日都要封锁真相,怕得要命。所以中共实际上是很怕事实真相,不关心真正的历史真相,它是谎言与暴力统治。但是为什么唯独关心日本侵华的真相,用这个代替所有的真相,就是说这事可以为它所用,用来挑动民族情绪,转移危机,因为它长期训练过,好象很管用。

日本侵华的事实成了中共手中的一张牌,它在合适的时机会拿出来,打一打,转移危机。维护历史真相,人人有责,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所谓的要真相都变了质,要清醒的认识反日游行后面中共真实的动机,它根本不是为了民族的气节,而是为了它自己的权力利益。

日本的情报一直很厉害,它也摸到了中共的脉,它知道中共根本不是为真相而来,而是控制利用国民的情绪,所以它知道闹大了,中共自然会自己赶紧收场。因而日本在这个方面显得比较强硬。而且表示也要查中共的教科书,看看它的歪曲事实的地方,这真是点到中共的要穴,日本人明白得很。所以一个为了统治者的自己的政权利益,以民族的利益作为幌子挑动人民,这样的事件,是根本不会受到其他国家尊重的。唯有在真正脱离中共控制的前提下,民族的气节才能真正显示出来,在真正的自由民主的环境中,才有真正的民族气节可言。

第三:什么是真正的民族利益、民族气节?中共是外来邪灵,共产主义是从欧洲过来的,根本不是中国人的东西,也不是中国人的文化。不仅不代表中国,而且把中国的文化破坏殆尽,严重的损害中国的民族利益。在中共的控制下,根本就没有民族利益,也谈不上民族气节。如果国人寻找自己民族的东西的话,第一要做的就是要摆脱中共,告别这个中华民族利益的破坏者。

这场反日眼看着最后逐渐转化成了要反共,这是必然,老百姓开始聚集在一起,因为中共操控下的反日游行它本身没有民族内涵,真正的有内涵的有民族的东西在里面的,首先就是反共。所以反日游行转为反共,是一个必然,这才是真正争取民族的利益的行为。

整个过程到后来,中共看到了这一点,它就很害怕了。所以它从积极的鼓励转向了积极的压制,虽然抛出了一些借口,但都是欺骗世人,党文化,党思维的东西,跳出来看,清清楚楚,它就是在利用国人的情绪来转嫁国内的危机。

记者:您认为国内的危机是什么呢?

张杰莲先生:国内的危机很多,中共统治已丧尽合法性合理性,正处于大厦将倾、风雨飘摇当中,政治下流腐败、社会黑暗压抑、民众苦难悲愤都已达到了极点。就象坐在火山口上。对中共来说当前最可怕的,最主要的就是《九评》在广为传播,这个点了中共的死穴,随着《九评》的传播,人们纷纷觉醒,其中有一部份人通过《九评》真正认清了中共的本质,看清了中共真的是对中华民族利益的最大损害者,是最大的民族利益的破坏者,这些人就摆脱出来,形成退党的潮流,而且这个潮流越来越大。上周末在纽约举行的全球范围声援百万中华民众退党的大游行集会,极强的震撼了中共统治的基础,所以它感到极度的恐惧。真正民族的东西,中共是最害怕的。

我们应该清楚,中共不可能带来民族的东西,而民族的东西就是中共的致命伤,是它最恐惧、最害怕的。退党就是民众的觉醒,是中华民族道德的复苏,精神的觉醒。从被中共压制中摆脱出来,从长期被灌输的党文化、党思维的桎梏中解脱出来,这是一场最有意义的、最负责任的民族的精神觉醒。

记者:台湾在野的国民党主席连战星期二(4月26日)抵达南京,开始他对中国大陆为期八天的访问。这是被迫退守台湾50多年后国民党最高领袖第一次访问大陆。历史上出现过两次所谓的国共合作,都是中共处于困境之中搞统战,利用国民党渡过危机,最近的国共会谈,国民党党史馆主任将其定位为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开始,有舆论认为中共是在困境中搞统战,转移国内危机,您怎么看?

张杰莲先生:谈到这儿,我想到了一个很热门的电影《功夫》,里面有一个火云邪神,据网上广为流传的说法,火云邪神就是中共的缩影,红色的邪灵,特点是张牙舞爪,自以为是,在跟包租公、包租婆战斗的时候,几乎要被击败,那时它开始求饶,当正义之士原谅它、给它机会的时候,它却毫不犹豫的拿出暗器,伤害别人。同样,被如来神掌打倒在地上的时候,它再次求饶,但还是本性不改,用暗器再来伤人,后来求饶没死,那是为了拍续集。里面也有一段,当它把包租公、包租婆打伤的时候,它说过一句话:从来就没有人能从我的手上跑掉。它的本性刻划得淋澧尽致,跟中共是一模一样的,实际上也是在暗喻中共的本性,中共邪恶的本性其实是根本改不了的。

要看清连战的举动,先要看看大的前提,中共是处于权力的危机和灭亡之中,还是处于权力的强势之时?如果能看清这个大前提,对连战的举动就能看得比较清楚。

怎么看呢?历史上国民党和共产党有两次合作,都是共产党不行了的时候,想攀附、依附国民党发展的时候,两次合作,实际上国民党救了共产党两次,等中共缓过来的时候,得势的时候,它是要一直打到台湾去把国民党彻底灭尽的,它从来没有想到给国民党一个机会。但后来,老天保佑台湾,中共没有得逞,但是它是一定要把国民党赶尽杀绝的,就像火云邪神说的:从来就没有人能从我的手上跑掉。

现在第三次所谓的“和谈”,中共又发出了邀请,它就是又处于极度的危机之中,处于老朽而亡的状态,这时它又想到了再借国民党来苟延残喘,借国民党给它充电补血,造声势,所以从它邀请的本身,就说明它处于危机中。

可惜连战由于各种社会的政治环境的因素,产生了错觉,从他的角度看,可能觉得中共看得起他,在众多的人物中,唯独他能跟中共说得上话,他是这么一种感觉,他把中共看成是一个强势的政权,其他人都不能靠近,唯独他能靠近,他的心理很像是被皇帝打入冷宫的妃子,突然又被皇帝招进宫的那么一种受宠若惊的心情,这也是因为他没有看清这么一个大的前提所造成的错觉。

中共现在正处于权力的危机之中,它正想找能够利用的人救命,如果看到这一点,再看连战的举动,那就不是妃子进宫了,而是一个中共流氓处于最后的一个苟延残喘的阶段,还要去欺负人,它还在众多的人之中,挑选谁还有弱点,它还可以抓得住的,还可以被它所利用、控制,甚至为它补血充电。结果选中了国民党,还有亲民党,一拍即合。这根本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是被一个无耻的政权,在没落的阶段,受它操纵,被选中献血,说明它已经控制了你的弱点、看到了虚荣、盘算的东西,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对比来看,中共为什么不敢选《九评》的代表谈一谈,不敢和法轮功谈谈,也不选西藏、新疆那些人士谈谈,还有上访维权人士,甚至也不选陈水扁。它选国民党并不是说他看重国民党,而是觉得国民党有弱点,被它抓住了,历史上就是这样。

这件事情我们也有一个良好的愿望,连战也有机会,当然这是我们良好的愿望。他既然能够靠近中共,他也可以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来证明他的民族气节和道德勇气,他可以当着中共的面大声的谴责它人权上的恶行,谈谈《九评》中所叙述的历史事实,谈谈至今法轮功所受到的迫害,谈谈退党,中国的老百姓的维权运动,真的能够当着中共的面,在最靠近它的地方,向它的最高领导人发出最强烈的声音的话,我想这件事情就变成了一件好事,不但可以雪耻,向世界宣告自己的清白,而且同时也将名垂青史。这说明,连战还是有路可走,但这需要极大的勇气,这就看他自己是否能够认识得清。

记者:美国《黄花岗杂志》受大陆委托,4月25日在纽约曼哈顿罗斯福饭店举行重大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17个省市的秘密同盟会组织的代表4月23日在南京中山陵前宣布重建中国国民党,以表示对台湾中国国民党的失望和对中共政府的不满。 这是否说明大家认清了中共的伎俩?

张杰莲先生:这就是一个强烈的讯息,说明:如果去讨好中共,去讨好这么一个即将没落的、垂死的邪灵,很多人根本不愿意跟着一起去陪葬,明白的人就会自动的脱离出来。连战的举动,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也是不顺乎天意的事情,所以马上就有国民党在大陆重组,纷纷的要跟它分离,这也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如果连战不能有明智之举的话,将会极大的损害国民党。

记者:历史有惊人的相似。前两次所谓的国共合作,国民党在关键的时候,帮助了共产党,共产党通过跟国民党的所谓的合作中,滋养壮大,等到一定的时候,它又开始反戈一击。您怎么看当今这种关系的表现?在326大游行当天,台商许文龙发表退休感言,支持反分裂法,台湾政界认为是在中共的胁迫下所作的,之后,一些台商也跟着公开表态。《九评》引发退党潮,加上中国大陆重重危机,中共面临濒于崩溃的局面,而中共是中国和平与统一的最大障碍,在中共就要垮台的前夕,国民党和台商应该怎样做才真正对自己有利?您认为《九评》对国民党和台商有何启示?

张杰莲先生:国民党和共产党表面是一对冤家,但往往在关键的时候,国民党又充当了共产党的救命恩人,所以共产党就通过跟国民党的所谓的合作中,偷偷的滋养壮大,等到一定的时候,它又开始反戈一击。

国共两党历史上两次“合作”,1925至1927年间国共第一次合作,“联俄容共”结果使中共由小做大,合作破裂后导致了十年内战。1937年至1945年间国共第二次合作,使中共有弱变强,抗战胜利后再度破裂并带来四年内战。1949年中共占领中国大陆,国民党退守台湾,台海两岸分离状态延续至今。

国民党在历史上非但不吸取教训,在现在的时期,在共产党快不行的时候,还在给它输血,大量的台商投资到大陆,实际上占了外资的一个很大的比例。据我所知,台商是有苦难言,中共的那套根本不是商品经济,它有它的一套非常道德堕落、毁人心智,使人道德下滑的机制,很多台商原来是一种按照经济规律辛苦创业的,投资到大陆以后,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大陆表面上给你提供了一套很完备的快速解决你问题的渠道,如办理手续等,但实际上,你去了以后,它就让你往人性的堕落方面走,送礼、受贿,包二奶,山珍海味的享受,人就像着了魔一样,完全不是商业经济的那套东西了。他所学所用的都不能行,相反却在腐蚀你的心灵,所以很多的台商的家庭很快就破裂了,到那儿以后,很难回头,就像吸了毒瘾一样,层层控制你,抓住你的把柄。到了一定时期,它把你牢牢的拴住了以后,它就开始讹诈你。广东有一些监狱,造得非常漂亮,里面是豪华设施,专门给台商预备的,号称“星期五监狱”。当地的官商勾结,到了星期五,它给你发一个通知单,因为抓住你的把柄,它总有你的把柄了,说你违反什么政策什么的,要抓你,当场就把董事长抓到这个监狱,要放人,可以,董事长就得上上下下的打点,送礼,送足了之后,星期天放人,星期一照样上班,就像这个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人知道,监狱里面的设施很豪华,住在里面也不受委屈,但是就是讹诈你,要你的钱。所以有很多台商有说不出的苦,默默的吞着苦水。这是我所了解到的一些台商的实际情况。

许文龙,他背后的压力,也是很显然的,这个根本都用不着细嚼了。台商大量的资金投资大陆是一方面。现在看来连战一行,不仅是在经济上,表面上好象是,在精神上也要被共产党所利用。

所谓的国共共识,其实根本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连战只不过是想跟陈水扁争得一点政治资本,为了这么小小的一点利益,但是恰恰被中共利用,不管它谈出什么,不管结果怎样,中共都会利用这个事件大肆造声势,因为在大陆,中共是一言堂,它所有的宣传机构都是由中共控制的,中共也禁止了一些据说会发出噪音的媒体来随同一起采访,说明它想全权控制连战的访问,所以实际上据说是访问,是不对的,其实是一种人质的挟持。一切都在它的控制之下,它会利用这个东西在精神上再次欺骗老百姓,愚弄老百姓,也为自己赢得一些喘息的机会。从这个角度来讲,说是第三次国共“和谈”(合作),还不如说是第三次再来救共产党的命。

三次国共合作,根本称不上合作,完全就是三次救命,就是这么一个实质性的东西,我们希望明白的人在这方面多多的思考。中共就像一个大的旋涡,它在往下沉,沉的时候,它在旋进更多更多的人,利用各种各样的名义,抓住人的弱点,诱惑,做各种各样的事情。谁靠近它,实际上就是去陪葬和送死。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解脱就是脱离它,用《九评》对付它,彻底解体它,这才是正道。

记者:在与日本关系陷入紧张之际,中共当局加强巩固与东南亚国家间的经贸关系。正在菲律宾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周二将宣布送给菲国高达十一亿美元的投资大礼。胡锦涛在之前访问印尼时,也宣布将和印尼在今后三年,把双方的贸易额提高逾40%至二百亿美元。您认为中共的这一系列举措,一系列事件中,之间有何内在联系呢?

张杰莲先生:中共现在面临的就是要保命,它一切一切的思维、一切一切的作法都不会离开这个核心,它就是要保命,因为它知道自己快完了,中共保命的招数基本上是三个:

1。掀动民族情绪,转移矛盾,在打打闹闹、喊喊杀杀、争争斗斗当中,它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一旦民族情绪被挑动起来,它可以借这个机会得到充电。中共的一个特征就是在斗争中反而能够充电。

转移视线的就是两张牌,一张就是台湾,对台湾:或者是打、恐吓,比如抛出反分裂法之类的行为,另外一个就是拉拢,搞统战,包括对国民党发出邀请。另外一张就是国际牌,反美或是反日,它会等待时机,两家轮流,碰到哪个事,它搞哪个。现在是碰到日本,它就打反日的牌。这些都归结为它利用民族情绪转移危机。

2。对内,严密的控制。采取招数,就是控制新闻与人们的思想言论,对自己的党员内部,就搞整党、保先,反反复复灌输,威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的时间、精力都花出去了,不让你讲别的事情。对民间的呼声,民主人士,抓捕打压。最近中共又掀起了一轮新的对法轮功的大搜捕。还有很多民运人士、民主人士都遭到了拘禁。

3。收买,到处出去收买,撒银子,搞经济收买。

中共一切都为了保命,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中国的股市已经降到了历史上的最低点,在这样的情况下,它还要发行大量的新股,就是想圈钱。就是因为它缺钱,胡锦涛到东南亚去,许诺了很多事情,普遍的就是送钱,送地。南美洲也去撒了银子,对欧洲也去纷纷拉拢法国和德国,经济拉拢收买。法国和德国,对美国有一定的戒心,希望搞世界多中心,平衡美国的实力。中共看到这一点,就跑去叫嚷:我们合起来就是多中心,对抗美国。拼命拉拢法国和德国,也在经济上百般收买,这样取得的国际上的喘息机会,降低国际上对它的压力。

这些做法在《圣经启示录》中早就预言了,红龙(邪灵)、兽(中共)和大淫妇(北京)在世界范围的利诱世界各国君王,“让他们和淫荡的酒”,这是世间大审判来临前邪恶的种种表现。

中共基本上就是这三招。

记者:您认为中共的这些保命措施真能保命吗?能够缓解它在国际上孤立被动的局面吗?

张杰莲先生:其实中共的覆灭不光是地利人和的问题,因为中共内部出现了很多内部矛盾,社会危机,还有一点,就是天时已现:天灭中共,实际上是天意。

既然天要灭它,天就不会成全它,所以中共现在无论干什么,都是很愚蠢的,因为神佛要灭它,我们举几个例子:

它推出反分裂法,随即在欧洲苦心经营的解除武器禁运就被搁浅了,因为大家都感到了它飞扬跋扈的样子,连想要讨好它的人都不得不收敛。

326 大游行,整个台湾通过反对“反分裂法”的声浪,大家形成共识,326游行中,很多九评的横幅,“九评是良药”“ 九评解体中共”等等,据我所知,30万本《九评》当场就发出去了。现在台湾掀起了《九评》的高潮,到处都在谈论《九评》,电视广播纷纷谈论《九评》,《九评》研讨会从乡村一直到高级别的学府,你看,中共最怕的恰恰就出现了。它做什么事都是愚蠢的。

在海外,新唐人传播《九评》,推广民主自由的理念,在中国上空有卫星播放,它就千方百计要把卫星消灭掉,在后面去给欧卫施加压力,做了很多的经济许诺,给了很多好处。但是新唐人不畏强暴,做了广泛的草根运作,现在从欧洲议会,到美国议员,还有普遍的老百姓,都知道新唐人,名声大振。美国国会写信给美国总统布什,要求对这件事情要声援。“新唐人”牢牢的刻在了美国的行政系统人包括总统布什的头脑里,现在上上下下谁都知道,如今要想支持民主自由,那就支持新唐人,大家都知道新唐人是中共最害怕的一个电视台。中共本想打压新唐人,不但卫星没拿下去,还在谈判,没有达到任何目的,自己还被曝光。这都是它愚蠢的例子。

中共做的事情都是愚蠢的,包括现在它做的一些事情,我们很快就要看到它愚蠢的一面。

记者:您刚才提到天灭中共,在这个背景下,您觉得国人,甚至世界人民应该如何做才是最明智的呢?

张杰莲先生:中共的问题并不是简简单单是中国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世界范围的问题,中国只是中共的栖息地,在中国,中共控制人的思想,掌控人的心智,用党文化来克隆人类。其实很多人的大脑思维都不是自己的了,完全就是共产党控制的那套东西。

对西方中共影响很邪。中共实际上是披着共产的外衣,内涵却是一个千变万化、善于欺骗伪装的一个黑帮性质的这么一个邪灵恶党,欧洲、前苏联纷纷都解体了,其实真正的共产阵营是敌不过西方的自由民主的,到了一定程度,自然就解体。为什么中共留下来了?它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产主义思维,它是披着这么一个外衣,它本质上根本没有信仰,也没有原则,它唯一想做的就是掌握权力,去控制人,去改造人的思想,实际上就是在做魔要做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中共存活下来的原因。它随时变,什么都可以变,昨天说的今天就否定。所以,人类面临的就是这么一个邪灵怪物,盘踞在中原地带。并把它的邪恶辐射全世界。

一般来讲,靠人类自身,是很难逃脱中共这样的一个魔掌控制,光靠人的力量是斗不过它的。所以西方从经济、政治、军事手段上,都企图想改变中共,实际上都失败了,但却反过来,很多逐渐在丧失立国的人权原则,受到中共的诱惑,做了违心的事。西方社会被中共搅和的道德普遍下滑,国家利益高于人权,视野变窄。

恰恰现在也就到了天灭中共的时期,人不治,天治。以《九评》作为一个代表,天降《九评》,就象如来神掌,一下子打得中共喘不过气来,所以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特殊时期。中共成了人类的一个核心问题,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围绕中共摆放自己的位置,是远离它,还是被它利诱,这个事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中国的事情。

世界的未来在逐渐地以中共这个核心问题进行两极分化,一边是正义的力量逐渐的在形成,以《九评》呼唤人的道德觉醒,大量的退党浪潮,还有民间组织纷纷脱离中共,告别中共,所以人类正义的力量在聚集。另一方面,中共又通过它的各种各样的垂死挣扎,到处去诱惑,还有一部份邪恶势力跟着中共在聚集,世界未来的格局就是二极化,是跟随着中共去陪葬,还是脱离中共从而得救。

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有未来,完全取决于他现在是否能认清中共邪灵本质,如何摆放和中共的关系,这不仅关系到个人的命运,也关系到这个国家,民族甚至人类的未来,这件事情很大。

天要灭共产党,共产党从地球上消失以后,人类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时代到来以后,一切都是全新的。现在的世界很多思维模式长期的都是在受中共的影响,包括西方,中共用很长的时间来腐蚀西方的道德观念,现在西方世界,国家利益几乎要高于民主自由的理念,腐蚀很严重,道德下滑也很厉害。

天要灭中共,实际上人类就要得到净化。在没有共产党的世界里,不是我们现在能想象的,真的是全新的,道德会普遍回升,想问题的方式方法,脱离了党的逻辑思维以后,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想问题一定不要局限于现在受到的共产党还在,还在苟延残喘的时候影响,我们的基点应该落到未来去,我们要多想一想未来没有共产党的时代的蓝图设计,我们的心胸视野要变得更加广阔。

要看到未来的情景,立足点要落到那里去,全世界都应该多想没有共产党的时代,多设计未来,而不是说现在在方方面面受到中共的控制、制约,在长期形成的对中共的恐惧之下,在思考问题,在它的挟持下思考问题,如果我们看到天灭中共的天意之后,我们的思维和行为都自然的会归正,判断问题也很清楚了。

这件事情是好是坏,就很自然,看看是否合乎天意。从这个角度回过头来再看,很多事情,都能够一目了然,看看它是否符合天意。

记者:您认为《九评》和退党之间的潜在联系是什么?中华民众退党所具有的道德勇气源于何处?

张杰莲先生:《九评》引发了退党浪潮,《九评》与退党之间的关系就是:《九评》是精神上的道德上的唤醒,退党是人的具体的一种行为,一种方式,是被唤醒以后的一种行为方式。人被唤醒,到落实到行为,中间还有一个勇气的问题。在中国的现代史上,“六四”是给人勇气的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打压下去了,没有成功,反过来就给人增加了恐惧,因为人们看到了失败,看到了中共的血腥,更加恐惧。

10年以后,99年4月25日,有这么一群普通的百姓,信奉着“真善忍”,在中南海外面静静的请愿,这就是我们知道的“425”事件。这些人到了那儿,是为了向中央政府澄清事实真相,是为了维护作为百姓的一种最基本的权利。中共镇压后,江泽民叫嚣要3个月消灭法轮功,但现在已经是第6个年头了,法轮功还是好好的存在。这些默默无闻的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6年之中默默无闻的做着一件事:一直在向全世界讲述真相。无论中共如何去打压,都是在传播着、讲述着真相,讲真相的勇气潜移默化的在鼓舞了许许多多的人,这个6年的勇气,敢于讲真相,敢于坚持真理,勇于维护自己的权利,6年当中,多少人受到感染和鼓舞。

天降《九评》,呼唤人的道德,在中共即将要毁灭的时候,人们需要立即撤离,脱离出来,要退党自救,其中的勇气在受到长期感染后,是具备了。明白了以后,就具备了这个勇气。《九评》、退党,还有勇气,实际上在整个过程中,形成了浩浩荡荡的天意的安排,真的是合乎天意,合乎道,符合人性的最高的精神境界。(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