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曾仁全 :中国七大荒唐

2004-11-01 17:5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陈勤教授曾总结了中国的“七大恶心”,可谓是一针见血,恶心之事人皆有之,见到不干净的脏物要恶心,吃了苍蝇要恶心,有的人听见别人骂脏话都恶心。但现在笔者总结的是中国的荒唐之事,这比“七大恶心”更恶心。各位看官请别心急,容我慢慢道来。

第一大荒唐:性保健药品遍布城乡

笔者近年来先后到过广州、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在一些繁华的街道两旁,常常排着鳞次栉比的“性保健品”商店,每当华灯初上,夜色阑珊时,闪烁着萤虹灯的“性保健品”广告牌特别引人注目,一些县城也不例外,几乎每条大街上都遍布了“性保健品”商店或专柜。

我当时就想,是不是中国的男人肾功能全面衰退了?到了非治不可、普及治疗的阶段?后来经过细细地观察和走访,才“茅塞顿开”。打着“性保健品”的商店,大多耸立在豪华的星级饭店及上挡次宾馆的两侧,购买的人,多数是住星级饭店、住高级宾馆的人,而能够住高级宾馆和星级饭店的人,除了有钱人就是当官的人。原来,那些性“保健品”都是有钱人和官员的“需求”。

来这里购物的有的是开着豪华的车子,从车子里钻出衮衮诸公,有的长的肥头大耳,有的是从“中部崛起”大肚汉,有说有笑地走到“性保健品”的柜前,很内行地叫营业员拿出某种商品,价钱也不问,很熟练地掏钱付帐,然而,坐进车里直奔星级饭店。还有些看去很有“身份”的人,趁着夜深人静时,从宾馆里走出来,东张西望后,机警地走进性保健品柜枱前,以极快的速度买了药品后,再神色镇定地回到宾馆……

后来我才弄明白了,性保健品原来大有市场的原因,并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不行了”,而是满足一些官员及富商们外出住宾馆、住星级饭店的“需求”,在星级饭店或宾馆里,不是情人就是暗娼作陪,淫乱的机会多了体力跟不上,所以才购买滋阴壮阳的补药,爲的就是“一展雄风”。

第二大荒唐:丑闻不丑,反而吃“香”

在中国,一些名星演员也好,还是达官贵人也好,往往爆出丑闻后不是“身败名裂”,反而是更“香”了。

近几年来,一些身居要职的官员“不幸”中箭落马,丢了官职,有的是“监外执行”,有的是“判三缓四”、或是“判二缓三”,有的是撤职不坐牢,这些官员转眼间就被大公司、大财团的老板们请去,聘任爲“顾问”、“董事长助理”什么的,在官场上栽了跟头,在商场大有“用武之地”,不仅处处受青睐,而且可以呼风唤雨,一个电话,一个暗示,过去的下级想方设法地帮助办到。这些“倒台的干部”吃香的原因,是做官时的各种关系渠道可以深入“开掘”,是大有来头的“人力资源”。

名星的性丑闻也好,还是偷税丑闻也好,更不算什么了,一些歌星、影星、名嘴们的丑闻暴光后,不仅在舞台更加活跃,而且其歌碟更加畅销、其影视更加有卖点、其组织的节目更加吸引人了。君不见,红色富豪、大腕名星刘晓庆偷税案暴光后,“正迎来演艺事业上的又一次高潮”。因偷税生意更红火了!因偷税更“身价百倍”了!从这些意义来说,我们的社会,已成了没有香臭之分的社会,我们的国家,已没有了耻辱感的国家,我们的制度,已没有了正义与邪恶之分的制度了。

第三大荒唐:一些餐馆、赌城、洗脚城、按摩院身处偏僻地带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建立在繁华街道上的反而门可落雀。

近几年,从中央到地方,“狠刹”吃喝风、“狠刹”党员干部的“不正之风”的党风廉政建设抓的“很紧”,“措施”也很得力,纪委、监察部门经常叫上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到繁华地带的餐馆、饭店、娱乐场所“围堵”公款消费的腐败官员,爲了抓住“腐败分子”,在纪委、监察人员的引导下,摄像记者在出入场所将官员们的“光辉形象”揭露暴光,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由此而来,繁华地带街道上的服务业、娱乐业就少了官员们的身影。但是,服务业、娱乐业是靠官员们的公款消费才撑起的门面,没有官员们的“光顾”了,生意自然萧条了。

是不是廉政建设搞好了、腐败问题刹住了、官员们不再公款吃喝了?非也!他们是将消费地点“转移”了──转到较偏僻地带经营服务业、娱乐业的地方去了,由此而来,大小城市郊区偏壤地带的餐馆、饭店、洗脚城、麻将城生意日夜火爆,一些官员不远数十里、甚至数百里的开车赶来,就是要图个“清静”,图个“心情舒畅”,没有纪委、监察及记者们的干扰。

第四大荒唐:官员对马列不感兴趣,对“三个代表”不感兴趣,对《周易》玄学有着浓厚的兴趣

马列、毛泽东思想也好,还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也好,官员们在会上、在讲台上深情并茂地大讲特讲,但是,一走下讲台,一走出会计室,他们就再不爱看这些书了,在他们公事包里,在他们办公室的抽屉里,随时都装有《周易与预测学》、《风水罗盘》、《八卦透天机》、《六爻新大陆》等书籍,业余时间认真钻研,细心解读。单位上搞基建,官员们会请“风水先生”看看地理,以免阴阳相克;官员们出门开会、办事,会请算命先生测定日期,良辰吉日才出门,偶尔工作不顺、或者说受到上级的训斥,疑是“小人作崇”,就忙不叠的买香裱阴钞,到寺届烧香磕头。从上到下的官员们,对鬼神玄机的信仰已到了痴狂的程度。

官员们虔诚的信仰鬼神的目的,是希望万能的菩萨、万能的鬼神保佑升官发财,保佑其贪污受贿的不义之财稳稳当当,保佑在位时做的坏事得到“宽恕”。

第五大荒唐:没有不收费的执法管理部门

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制订出台了二百多部法律法规,每个法律法规都有指定的部门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每一道法律法规都可以变成执法部门的“资源”进行收费、罚款管理,法律法规在执法者手里是摇钱树,是可弯可直、可长可短的“魔术棒”。

有了“魔术棒”和“摇钱树”,执法部门的上级组织对下级组织、下级组织对官员、官员对每个执法人员都分有收费罚款的任务,一级一级、一层一层的分批落实到人头,从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到财政局、工商局、国税局、地税局、物价局、技术监督局、林业局、水产局、环保局、城建局等等近三十个管理部门都有收税、收费、罚款任务,在管辖的范围内,服务只是幌子,收钱罚款才是目的,完成了收税、收费、罚款任务,拿奖金、得表扬、得红旗,完不成任务,上级批评,领导给脸色看,不仅拿不到奖金,而且扣发工资,爲了完成“收钱的任务”,执法人员“巫治”在前,“法治”在后,拿着法律的鸡毛当“令箭”,遭殃的只是商人、工人有农民。

第六大荒唐:制造食品的人不吃自己生产的食品

中国的“奸商”是有悠久的历史的,民间的说法是奸商奸商,无奸不商,在近十年来尤爲突出,一个较爲普遍的现象是:商人生产者的食品自己不吃,只是卖给别人去吃。因为他们生产的食品太“水”了,不仅参假,而且参加了有毒物质、生产环节极不卫生。经营者是亲手制作“难以下咽”,消费者是“眼不见为净”。

由于社会道德的日益衰退、人与人之间普遍地缺少诚信,“不负责任”的现象司空见惯,这在食品生产经营行业更能说明问题,一些生产饼干、加工肉食的厂家都是在卫生条件极差的场地制作,平时封闭严实,工商、卫生部门来检查就清洁一下,管理人员一走,落下的灰尘也好,还是飞落的苍蝇也好,都在轰鸣的机械声中制成了食品,装时了精美的包装袋里。前一阶段在电视上暴光的死猪肉火腿肠、酒精勾兑的白酒、杀死婴儿的空壳奶粉、毛发制作的酱油、鸡内脏不清洗就加工制作的“鸡油”,其生产环节又脏又臭,蚊蝇满天飞舞,生产场地的工人自己都厌恶不堪,当然不会食用了,作为“管理者”的工商、卫生防役、技术监督等部门只要收了管理费、完成了罚款,至于经营者如何经营,那就与已无关了,这也就是不卫生食品到处泛滥、屡禁不止、打而不绝的原因之一。

第七大荒唐:商品销售无章可循,商家漫天喊价,消费者漫天砍价

中国的商品由于假货充斥市场、鱼目混珠,“正品”和“次品”没有管理部门的质量验证、正规生产厂家与非正规生产厂家争相挤入市场,管理部门“鞭长莫及”,无能为力,再加上经营活动缺少透明度,消费者不相信经营者、经营者不会真心对待消费者,由于相互的猜忌、不信任,经营者胡乱喊价,以劣充优、能骗就骗,价格高低,全凭嘴一张,瞎子逮婆娘──逮到一次是一次。商品漫天喊价,消费者漫天砍价。

除了较正规的国有公司经营的百货超市之外,个体业主、私营业主经营的日用品、电器、家俱、服装、食品、建筑材料等等千百种商品,销售环节价格相差的惊人,特别是服装业,经营者喊价千元,消费者最后可以砍到销价一二百元成交,而同一种服装,卖给其他人的可能七八百元。

制度的混乱,就会带来商品市场的混乱,制度构架的上层建筑缺少诚信,经济基础自然没有保障,人与人之间也就不会真诚相待,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

中国的荒唐之事当然不会只这七个方面,但笔者肉眼凡胎,在此只总结了这些,诸位朋友不妨再总结一些,为我们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再添一些内容,为我们的后人,再留一些历史的笑料。


北京之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