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四川汉源农民:如果补偿不公 将集体上访 农民正每家每户集资10元钱准备进京告状

2004-11-01 17:5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四川汉源正爆发大规模民众集体抗争运动,据了解当局正从各地调集大量军警包围该地,以防范事态扩大。汉源的交通、通讯已被控管,网路也被封锁,事发到现在仅有小量消息从包围中逃出的人口中传出。记者今天晚上很困难地采访到一位当地人,从她口中得知目前冲突的最新情况。

“我们全体汉源人民都卷入这场冲突,但我们是被迫的。”

据了解这次冲突起因是汉源正在兴建军330KW大型水力发电站,这是被标榜为“西部大开发标志性工程”-中国国家“十五”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已于今年3月正式开工。但由于兴建大坝后的强制搬迁和安置措施问题丛生,令四川汉源群众损失极大,数十万人面临生计困难。

这位当地人告诉记者,暴动发生在10月27日晚上。当时库区有十多万人自发的聚集起来,抗议县政府贪污腐败,因当地为修水电站征用的土地是每亩两万元,而农民根本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该县地处山区,农民被赶后没有地方住只好搭起了简易的住所。可是当地政府为了驱赶他们不许他们上山打柴,这样一来连取火做饭都成了问题。

由于没有其他的燃料可以替代,而答应给搬迁户2000元的补偿金又迟迟不到位。于是农民们起来抗议了,要求与县委县政府对话,惩治贪官污吏。然而苦苦等了两天根本没人理睬,却等来了大批的公安武警,他们使用警棍、催泪瓦斯驱赶抗议的农民,当场被打死两人,一男性30多岁,另一女性约70多岁。

记者:都是什么人卷入这场冲突的?

当地人:“我们全体汉源人民都卷入这场冲突,但我们是被迫的。”

这名当地人说,当政府打死人的消息传出后,所有人愤怒了,从四面八方赶来抗议,使得抗议的人数激增,从白发苍苍的老者,到刚念小学的娃娃、甚至连当地企业工人,电站工人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总人数达到二、三十万人。警民对恃相持了两天,从29号起,抓了不少人,也伤了不少人,死亡人数不详。

这名当地人表示,目前从省府成都开来了117大小车辆,包括轿车与警车,从该县周边地区又调来大批公安、武警,武警又开来200多辆军车,正在到处抓人。农民们不服,他们正集资在向每家每户出10元钱,如果处理不公补偿不合理,将进京告状。

这个标榜为中国西部大开发标志性工程,‘十五’重点建设项目之一,装机330万千瓦的汉源瀑布沟电站工程,已于今年3月开工,但也将成为四川汉源人民的巨难。

汉源─这颗南丝绸古道上的明珠风华不再

这块即将被瀑布沟工程淹没,占地2388平方公里的汉源土地,土肥物丰,叠嶂群山中矿藏丰富,堪称地质博物馆,一直以来被称为南丝绸古道上的明珠。早在10万年前,已有先民在汉(流沙河)沫(大渡河)之滨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富林文化”。 融合汉、藏以及中原与南昭文化,曾有17个兄弟民族共同构筑了绚丽的多元文化。此地建有有清溪文庙、石牌坊、万安桥、白云寺等美景,也有丰富的彝家火把节、多彩多姿的达体舞等文化精髓……但是随着瀑布沟电站的兴建,古道明珠风华不再!良好的自然生态的消失,少数民族多元文化的丧失……

“国破山河碎”驱赶离家园

据了解这个工程是以牺牲整个汉源县为代价的。汉源县库区将淹没的地区涉及15个乡镇、48个村(居民委员会)、323个组、230个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人口78167人,其中农业人口62767人、非农业人口15400人,房屋面积387.89万M2、耕地面积37172亩、园地面积1167亩、林地面积3326亩、公路干线(山重二级)61公里、县乡(山重二级)41公里。而四川省政府下令在今年11月底前必须完成移民总体规划。

从10月15日开始,汉源县全面启动成都、绵阳、乐山、雅安四个市外迁移民工作,涉及接安地16个区县、22个乡镇,涉及库区迁出地9个乡镇、17个乡。

“村里的人是硬被拉走的。”一位老人说,2002年7月4日,县里出动公安、武警、民兵100余人,乘坐20多辆汽车从县城直奔觉托村一组强行驱赶,打伤村民数十人。村民们被关押起来,在签字同意迁到前域乡后才被释放。

官商勾结 乘机狠捞一把

大树乡移民刘仕民说,在瀑布沟水电站上马的审批过程中,开发商国电公司故意隐瞒了实情,把汉源库区肥沃广阔的高产粮田、平原地带一概说成高山峡谷。

他说,汉源县尽管处于山区,但不是坡地,5万亩耕地绝大多数处在大渡河和流沙河交汇处的冲积平原上。“在这个问题上,国家发改委只听开发商的(报告),从没有深入实地调查。”

移民们反映,他们的意见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充分尊重。政府没有给库区移民说话的权力,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就改变了土地的性质。

“2001年8月,按照县政府要求,我们以户为单位和顺河乡政府签订了移民搬迁协议。”年轻的村民邱明友说,“当时乡政府承诺,迁居点将引水修堰、修建公路、架线用电,实现三通,而且要帮移民修好房子开好田。

“但是到了2002年4月,县移民局突然发文改变了原来的协议,将就近靠山安置的耳子厂、田街子两地改到九襄区前域乡的一块荒坡上。”曾在觉托村当过20年村长的彝族老人邱天友插话说。

“没人愿意搬过去。”他说,前域乡土地贫瘠,没有生产用水,饮用水都是临时引过来的。更糟的是,在这种与水平面倾斜30度的山坡上种田,很容易引发滑坡、泥石流。

在移民的补偿问题上,汉源县政府提出:省政府的《初期设计报告》中提出的补偿标准与法律法规,以及同类水电站的做法有一定差距,漏统、漏计总额达11.9亿元。

这份报告说,林地补偿不足,《初期设计报告》对“征用其他土地补偿费用”未列入补偿概算。而且对征用耕地补偿太低,补偿金额太少,移民安置十分困难。城镇农村房屋、城市供水、排污补偿标准偏低,漏统计5.76亿元。

此外,青苗补偿费未列入补偿概算;移民遗留在淹没线以上的实物和移民安置调整土地时涉及的有关实物,未列入补偿概算;企业迁建中,因停产导致工人失业,停业工人的工资收入、生活保障和社会保险未列入补偿概算;交通、通讯、电力恢复建设占地补偿未列入;对水库淹没区农村小型生产加工企业只列入297户,尚有123户未列入概算……

但大坝已经开工,县政府已经骑虎难下。“以国家利益为幌子,去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最终得到自己的利益。”反坝人士范晓一语道破“水电热”中一些非理性项目上马背后的动力。

百分之40的建设费用来自民间存款

据雅安日报报导,总投资金额高达199亿元的瀑布沟电站,其建设费用有将近百分之40来自银行和民间存款。中国国电集团为筹措相关资金,除了发行总额40亿元的国电集团公司企业债券(由中国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中国银行提供担保)。另外还向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借款34.5亿元。

掐断汉源的命脉的工程贻害无穷

在经济利益方面,据说现有淹没区企业主要是生产有色金属的企业,效益和市场前景都比较好的,是汉源财政的主要来源。该县里的大多数企业都沿江,搬迁需要过程,必然造成生产活动的停滞和经济收入的下降,这些损失是水电站带来的税收无法弥补的。

让该县政府有苦难言的是,当初汉源县上报财政状况时,故意压低了居民收入,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很常见───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戴上“贫困县”的帽子,可以得到更多的倾斜政策。但现在移民补贴政策“就低不就高”,中间的差价损失只能由居民承担。汉源吃了“哑巴亏”,面对抵触情绪强烈的居民,政府很难做通工作。

另据反坝人士范晓说,让人更担心的是,大坝对一个区域的影响还不仅仅是“阵痛”。“大型工程的存在,对灾害会起到一个放大作用”,范晓介绍,大渡河流域地质特殊,本身地质灾害频繁,而且西部河流多处于地震活跃带。而水库蓄水后,发电期间水位变幅会达到50到60米,水压在短时间内的变化会破坏原本相对稳定的地质结构,在西部峡谷地带,库区很容易发生坍塌。

这样的坍塌事故不仅会带来生态问题,影响水电站的功能,更加重要的是,坍塌一旦发生,新的淹没区会不断出现,生态移民会不断增加。“漫湾水电站就是一个例子,现在,新增加的生态移民比建坝时的移民还要多。”汪永晨曾经到过云南澜沧江上的漫湾库区,失去土地以后,那里的青壮年男人都出外打工了,女人和孩子在大坝边的垃圾堆里捡垃圾。

“明天的生活怎么样面对?”

《中国水危机》一书作者马军等日前考察了川西北多个将建或在建的大型水电工程,对大型水电工程漠视库区利益诉求而引发新的贫困问题,多有接触。他说:“新村村民心中没有谱儿,电站建成后,库区移民生活越来越艰难,一些移民妇女和儿童成了东部人贩子的目标。有的男人发现老婆被拐卖走了,却拿不出两万元“路费”给当地警方找人。”
  
他说:“这些问题是“大型水电工程的硬伤”。对水电带来的生态与环境问题,尚有不同见解。但对库区移民的贫困问题,对与此连带的社会安定问题,各界却有一致的认识。
  
山高谷深建坝容易,但淹掉的,全是最适宜居住和收获的好地方。让移民“上靠”、“后移”的地方,往往都是生产、生活条件极差的石头山。不仅地质灾难多发,还难以谋生。

村民表示,汉源常年日照充足,无霜期11个月,至少能种三季粮食,村民户均年收入在7000元至1万元。以后是啥样子呀!听天由命吧!

马军说:“移民问题,不是给一笔钱就能一了百了的。发给移民的钱通常够用一两年,以后没了生计,必然陷入贫困。像漫湾的一些移民完全失去土地,虽被改了城镇户口,却领不到城镇贫困补助。多数人没什么文化,就业机会很少。这些问题,水电公司不考虑,政府事前也没想到,现在全压在农民头上。瀑布沟即将移走的10万人也同样面临这些难题。”   
这些担心并非没有来由。50年来,中国大型水电工程共有1600多万移民,其中有1000万人处于贫困之中。世界银行提出一个原则:移民搬迁后的生活不应比搬前差。但中国目前的搬迁补贴标准显然过低了。   

“我们不能。”现在各地政府需要对大型工程建立一整套程式,把移民利益和未来发展问题全考虑进去,包括要具体到淹没的小水电怎样补偿───农民原来用一度电一两角钱,不能修完大电站,还让他们花八九角钱去买电,让乡村企业因为用不起电而倒闭。这个道理讲不通。


大纪元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