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张思德父亲之死:帮红军抓恶霸 死在肃反屠刀下

2004-09-14 07:11 作者:莫怀勇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张思德的父亲张行品,1878年出生于四川省仪陇县六合场(今思德乡)韩家湾村,祖祖辈辈靠租佃几亩薄田度日。他虽没读过书,但聪明能干,忠厚勤劳,农闲时就帮人抬滑竿、担盐挑煤,挣几个铜板养家糊口。那时,苛捐杂税繁多,天灾不断,兵匪猖獗,一家人的生活十分艰难。张行品的妻子朱氏长期患病,生下张思德7个月后就离开了人世;长子拉犁干活,累得吐血,死在了地主田里;次子生病无钱医治,张行品是流着泪撕肝裂肺地看着次子死去的。家庭的惨状,令张行品痛不欲生;社会的黑暗,滋生了他强烈的反抗意识。张思德的乳名叫“谷娃子”,寄寓着父亲渴盼“稻谷满仓、生活太平”日子的到来。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根据地,越过大巴山攻占了通(江)、南(江)、巴(中)三县。社会上到处流传着“红军专门杀富济贫,打土豪分田地,为穷人打天下”的消息。张行品连忙步行到巴中等地打听红军消息,所见所闻令他深受鼓舞。不久,他受红军干部的派遣,回乡召集一些佃户秘密开会,宣传革命思想,组织穷人们进行抗捐抗税斗争,准备迎接红军的到来。反动地主武装头目宁相奇对他恨之入骨,多次缉捕他。他被迫躲进山里。第二年7月,许世友率红9 军解放了仪陇城。几天后,红军下乡,张行品主动给红军当向导,挨家挨户宣传红军政策,配合红军抓捕恶霸地主。在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上,张行品被推选为韩家湾村内务委员兼土地委员。

  张行品当上村苏维埃干部后,办事公道,不徇私情。当时他掌管着大量没收来的地主浮财,每一笔都让文书登记造册,交给公家。川陕苏区建立后不久,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就调集20万兵力分六路围攻根据地,地主反动武装“还乡团”活动频繁,抢劫、绑架、暗杀等恐怖活动经常发生,韩家湾村就有几个革命积极分子被敌人抓去残酷杀害。但张行品不为所惧,他说:“在反动派欺压下,我家死了三口人。为了革命的胜利,搭上我这条命也值得。”

  1933年10月,他还将未满18岁的张思德送到了部队。次年张思德参加长征,到了陕北,后在中央警卫团以身殉职。

  20世纪30年代,张国焘在川陕苏区大搞“肃反运动”,制造了许多冤案,张行品尽最大努力保护本村受害人。1934年9月,村民张立品被怀疑是敌特而被关押,准备处死。张行品立即赶到县上说明情况,又托人写了保状,张立品最终被释放。张行品能保护那些无辜者,但他无力保护自己,最后牺牲在“左”倾路线执行者的屠刀之下。

  原来,村苏维埃主席胡南台好吸大烟,张行品素来就看不惯,多次劝说,但胡不但不戒除恶习,反而多次向张行品索要从富人那里没收来的大烟供自己享受。张行品对此当然严辞拒绝。1934年9月的一天,张行品又准备把打土豪收缴的财物上交乡苏维埃,胡强迫着要拿走一些烟土,张行品不允许,两人为此大吵一架。这年冬月,胡趁去县苏维埃开会之机,向县政治保卫局诬告张行品包庇富人张炳均、范有万。其实,张、范两人并非富农,也是穷苦人,何谈张行品包庇他们?一调查就能真相大白的事,但在当时的肃反扩大化中,谁来调查呢?有人告发就是“铁证如山”,“包庇坏人”就是死罪。

  县政治保卫局随即让胡通知张行品到巴中开会。张行品一到目的地就被捆了起来。审讯人员对他严刑拷打,逼他供认“犯罪事实”,张行品拒不承认,再三申辩也无济于事。几天后,他在巴中顶山被杀害,时年57岁。

  张行品牺牲后不久,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他的死自然无人提及。解放后,虽然有知情者要求为他平反,但有人认为张行品毕竟是被红军所杀,公开平反影响不好,多少有损张思德的光辉形象,因而平反一事不了了之。

  1987年,张行品生前所在的韩家湾村党支部、村委会根据当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的请求向县委、县政府递交了报告。经原南充地区、县委派专人走访调查,查清了事情真相。县人民政府遂于当年11月为张行品同志恢复名誉,平反昭雪。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莫怀勇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