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令人心酸的中国“农村义务教育”

2004-09-03 20: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些年来,每次回国商务和探亲时,都忘不了到各地农村、边远山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去看看,最牵肠挂肚的就是“农村义务教育”普及的情况──可是,每次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情景,都令我心酸落泪不已,时常扼腕叹息,夜深人静时更禁不住仰天长啸。

自从九五年中国召开“科教兴国”大会以来,中央每隔几年都召开类似的“尊师重教”会议,信誓旦旦要增加教育经费、“普及农村义务教育”。二000年更订出 “四年目标”:把教育经费提高到4%以上──后来当然没有达到便没下文──到了二00三年两会期间,国务院又说将分五年逐步完成“农村免费义务教育”。


“农村义务教育”现状触目惊心

但是,我在农村看到是完全是另一翻情景。不仅在西部,即使在河北、山东、安徽、浙江、广东等富裕地区的农村,近年来“义务教育”也没有多少改善。

在农村,我看到的中小学通常只有一、两栋普通砖房做教室,因门窗太小导致室内灰暗(学校说为防盗),桌椅板凳残缺不全,很多学校两个不同的班级同在一间教室;教师多数都是当地初中高中毕业的农民,正规师范毕业的教师很少──教育质量可想而知。

通常,一个有百多名学龄儿童的村子,大约只有六、七十名孩子能够在校读书,一般孩子读到小学四、五年级时就开始辍学,能读到小学毕业的只有五、六成左右;在多数地区,从初中开始孩子们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读书,有的则必须住在学校──那情况就更糟了,有的一条通炕上睡七八个孩子,寝室内总是充满了尿骚味;孩子们每星期回家一次,返校时带回五天吃的干粮和咸菜──很多孩子营养不良。所以,能够初中毕业的只有三、四成,高中毕业并能考大学的只占一、两成而已。

我与很多孩子、老师和当地农民家长交谈过,发现他们的理由是多方面的:孩子们最常见的说法是“学习不好,跟不上班就不去了”;家长们实话实说:“读书有啥用?花那么多钱,考上大学也读不起”;老师们则抱怨:“主要是学校条件不好,师资太差,考不过城里学生”。也有一些条件好的家庭,便把孩子送到城市读书,但那是少数。

其实,孩子们辍学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教育经费问题。当地农民每年每个学童的“学杂费”和买书本、教材和文具,就交数百元到上千元──这占他们收入的一多半,有些家庭甚至倾家荡产也交不起。正如时常占据海内外媒体头条的醒目报道那样:有很多贫苦孩子和家长,因交不出学费而自杀了。

在山东,我与一个老校长兼教师谈了很久,他说:这些年来我每天都读报,中央、省里对“农村义务教育”三令五申,我们都看到了,头几年还兴奋过几次,可是上面光打雷,下面却从来没下过雨,这么些年来,基层的情况什么都没变。

我访问过很多人,关于最近国务院提出五年内逐步完成“农村免费教育”问题,他们说:到了下面就变调了,别说增加教育经费了,师资、校舍哪样改变了?县里乡里政府都在忙自己的工资奖金,反正现在不用做什么,等吧,等五年再说──我想,那时候又能怎样呢?到时再订另一个“五年规划”?


中国农民仍处于蒙昧状态

暂且不提官方制式的“教育统计数字”,依据我们多年来的统计:目前全国还有四分之一的县没有普及小学教育,能够读到中学的孩子只占56%!在毫无良性监督、僵化腐败的官僚体制下,“口号教育”和“下有对策”正使农村义务教育危机积众难返、病入膏肓。

在当今大陆,按政府的说法文盲率占15.9%,累计更有两亿五千年文盲。联合国宣称:大陆计有一年不看一张报纸的“识字文盲”五亿以上。据大陆教育部统计:从中共建制至今在执行所谓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中,适龄学童累计坠学人数已达十三亿之巨!现在大陆“义务教育”每年的“学杂费”“书本费”等虽然总数上只有大约300-1000元人民币,但在大陆却占其家庭总收入的20%-50%左右。

在世界主要国家,儿童平均在校开支一般不高于其家庭收入的5%,且从来不但不收取任何的“学杂费、书本费”。多数国家政府还免费提供各种儿童教材教具资料及练习本,公立学校还提供免费午餐。在美国义务教育中,接受政府提供免费交通和午餐的“低收入家庭学童”,占在学总人数的47%左右,家庭提供的花费仅是学童在家的衣食而已。从这里看中国所谓“义务教育”实质上比发达国家的私人学校收费还高!

目前中国的城乡“二元阶级”制度,实际上比中国历史上任何社会更落后。从法律上讲,五分之三的人生活在农村、山区的“农业人口”,仍是“宁有种性”的劣等公民,他们在各个社会层面都受到“户籍歧视”。


中国农村教育比西方落后200年

中国目前的农村教育现状,不仅无法与世界发达国家辉煌的民间教育相提并论,即使比两百年前的欧美教育状况还要落后──普鲁士早在十八世纪,就强制普及了全民免费的义务教育,此后这成为世界各国现代化的必有之路。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包括最贫苦落后的非洲国家,以及亚洲最封闭的朝鲜和缅甸等,“国民义务教育”经费也都是由政府承担。绝大多数国家不仅每个孩子接受完全免费的义务教育,政府还提供所有义务教育阶段学童的“衣食住行”及相关费用。

据日本教育学者南进亮比较研究结果显示:当今中国大陆教育各方面水平,大约普遍落后日本六十五至八十五年左右。早在一百三十年前,日本的国民教育经费已经达到占其政府开支的15%,占GNP(国民生产总值)5%以上。直到今天日本虽然以充满活力的私人教育为主,日本官方教育经费依然有增无减。然而,直到现在中国大陆在很少私营教育的情况下,国家教育经费也从未超过GNP的3%,前年来已下降到2%左右,比一般贫穷落后的非洲国家的比例(占GNP的 2.61%)还低。在当今农业危机、城乡贫富悬殊的情况下,内陆农村、山区的教育状况仍处于一场货真价实的灾难之中。


中国从未真正“普及义务教育”

事实上,直到今天中国大陆上还从未真正实行过一天的“国民义务教育”。从满清到民国,从军阀到中共,历年战乱峰火、政治运动、天灾人祸,“普及义务教育”自始至终都是一句空话和宣传口号。一代代“政治家”更迫在眉睫的是眼前利益,关心的是只争朝夕的“当代经济”问题,面对“国民素质”这个关系到民族发展,国家前途的根本性的长远战略,总是鼠目寸光,国民素质在近代社会每况愈下的异变中,一再恶化!

当今中国,如此低劣的国民素质何以参与世界早已进入电子信息时代的激烈竞争?何以应付二十一世纪中国面临的艰巨挑战?

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农村教育不仅是人口素质问题,更是解决农村经济,建设现代农村社会的总钥匙;不解决目前的农村义务教育问题,试图在农村进行任何改革可能都将免谈;普及教育也不仅是一两代人的问题,它关系到我们民族的祖祖辈辈,千秋万代!

看看那些流动在各大城市,与城里人完全不同、灰头土脸的农村人口;看看那些在街头巷尾穿着破衣烂衫,向路人乞讨的孩子们;看看偷渡到世界各地肮脏愚昧的农民们──再不下决心彻底实行“农村义务教育”,我们目前进行的一切“现代化建设”,到头来可能就象拉丁美洲那样,变成一场泡沫。

面对农村义务教育危机,那种有识之士压力下,喊一些典型的假、大、空的政治宣传口号,做些形式主义的过场,然后一切的一切都“不了了之”的官术,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现在到了痛下决心的时候,必须立即对腐朽低效的教育体系,进行彻底改革,必须进行一场真正的农村教育革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