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民主党大地震 重量级参议员出马挺布什

2004-09-03 18:3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9月1 日晚,共和党全国大会议程进入第三天,民主党籍的重量级参议员米勒发表专题演讲力挺布什。专家认为在竞选双方民调如此相近之时,米勒抛开党派分歧支持布什将给民主党侯选人凯瑞阵营致命打击,因为米勒在倾向保守的民主党人士中颇具影响力,他的支持将有助于布什-切尼搭档争取到部份传统民主党选民的支持。更有评论家指出,米勒为布什站台可能引发传统民主党和凯瑞等代表的极左派民主党的分歧加大。

米勒在12年前任乔治亚州州长时曾支持提名克林顿竞选总统,当时克林顿的对手正是现任总统布什的父亲老布什总统。但米勒在减税和伊拉克战争上的立场和总统布什看法相近,他在星期二接受NBC“今日”秀采访时声明,他依然是民主党员,但也批评说民主党左倾得厉害,以至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米勒参议员年轻时做过商人,教师,参加过海军陆战队。他出过四本书,在四所大学当过教授。从政后当过市长,州参议员,副州长和州长。

在乔治亚州州长任上米勒推行了希望奖学金计划(HOPE Scholarship Program),被《洛杉矶时报》誉为全美影响最深远的教育计划。

米勒在演讲中高度赞誉现任总统布什,并强烈批评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凯瑞。

以下是米勒演讲的全文(略有删节):

谢谢大家。

从上次我站在这儿(编者注:指12年前米勒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演讲),米勒家族添了一代新人,我有了四个曾孙。他们和其他家庭成员一样,是我和舍莉(编者注:指米勒太太)的宝贵财富。我想你们对自己的家庭也会是这个想法。

象你一样,我也在为他们的未来着想,我也在考虑他们将要面临的希望和危险。象你一样,我也相信未来的四年会决定他们将在什么样的世界里长大。

象你一样,我也在问:今天哪位领导人更具远见卓识,更具意志力,还有,更具勇气来最好的保护我的家庭。

我今晚和你们一起站在这儿就是我的答案,因为我的家庭的未来比我的党派更加重要。

只有一个人能令我把我的后人的未来放心的交到他手中,他的名字是乔治.W.布什。

在1940 年的夏天, 我还是一个8 岁的男孩,当时我住在一个矮小偏僻的阿巴拉契亚山谷。我们的国家还没有参加战争, 但是既使是小孩子我们也知道海洋对面有某些疯狂的人会杀死我们,如果他们有这个能力的话。

罗斯福总统在那年的夏天告诉美国,“所有私人的生活和规划,在一定意义上都被这公共的危险给打破了”。

1940年总统大选,文岱尔.威尔奇(Wendell Wilkie) 是共和党提名人。这个善良的人(为了我们的国家)取消了“个人的计划”,给大家树立了一个最好的榜样。

他给予了罗斯福的和平时期计划所需要的关键支持,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得人心的想法。

他明确的指出,他宁可输掉选举,也不愿因为党派偏见在竞选中拿国家安全做文章。

威尔奇在辞世前告诉一位朋友,如果他能够写自己的墓志铭而且必需从“这里长眠着一位总统”和“这里躺着一个普通人 他为保护自由做过贡献”中选一个的话,他宁可选择后者。

这样的政治家现在哪里可寻?在我们国家需要的时候,象这样的两党之间精诚团结又在哪里?

今天,当年轻的美国人在伊拉克的沙漠和阿富汗的山地为国捐躯的时候,我们的国家被搞得四分五裂和不再那么强大,正是因为民主党派狂躁偏执的想把我们的领导人弄下台。

我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党究竟怎么了?我还记得民主党人士相信美国有义务为自由战斗而推翻暴政的时候。民主党总统亨利.杜鲁门(Harry Truman)将红色军队赶出伊朗,在共产党威胁要颠覆希腊时给予援助,在苏联封锁西伯林时空投物资拯救了这座城市,这些都是这样的时候。 历史的年轮,留下了民主共和两党精诚合作,以保护自由不使凋零的痕迹。

今天不同了。 当今的民主党领袖为党派政治利益所驱,而不是以国家安全为重,把美国看作占领者,而不是解放者。 没有什么比称美国军队是占领者,而不是解放者,让我这个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老兵更加义愤的了。

你能这样告诉富兰克林.罗斯福带领的军队解放的半个欧洲吗?

你能这样告诉德瓦特.艾森豪威尔指挥的军队保护了的朝鲜半岛南部的人民吗?

你能这样告诉由于罗纳德.里根重建了我们的军事力量而获得自由的从波兰到西伯利亚的五亿男女老少吗?

在世界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谁象美国的战士一样为了陌生人的自由做出过这么大的牺牲。

我们的战士不仅把自由带给外国的人民,也保护了我们在自己的家园享有同样的自由。

确确切切的说,是我们的战士,而不是记者,给了我们媒体的自由;

是我们的战士,而不是诗人,给了我们言论的自由;

是我们的战士,而不是鼓动者,给了我们抗议的自由。

是我们的战士向我们的国旗敬礼,在国旗之下服务,他们的灵柩也由国旗覆盖。

正是我们的战士给了那位抗议者自由,而他却滥用这自由来焚烧同样的旗帜。

如果有人不是真心认为我们的战士在国外是解放者,在国内是自由的护卫者,他就不该妄想成为我们国家的领导人。

但不要费力告诉我党当前的领导,在他们变异的思维方式里,美国带来的只是问题,而不是答案,他们认为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危险,而是在他们看来笨拙和错误的美国外交政策带来的。 这不是爱国主义,这是他们缺乏判断力。

他们说卡特的绥靖主义会带来和平,他们错了;

他们说里根扩大国防开支会带来战争,他们错了。

没有两个人比从麻州来的两个参议员,泰特.肯尼迪和约翰.凯瑞,讲得更多,更响,更加错误。

他们共同反对过开发为我们赢得冷战的武器系统,这个系统正在为我们带来反恐战争的胜利。 列出这些凯瑞参议员全心全意要阻扰的武器系统听起来就象出卖我们的国家安全。

但是,美国人民需要知道事实…… 这样的人能当我们武装力量的总司令吗?

美国的军队用什么来武装?用口水就行吗?

20年的投票历史比20个星期选战中的华丽辞藻更能说明问题。

选战中说的话只是表明你想让人民认为你是什么样的人,而投票的历史则说明了你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凯瑞参议员明确说明了只有联合国认同才会动用军事力量。

凯瑞参议员要巴黎来决定美国何时需要防卫,我要布什决定。

约翰.凯瑞说他不喜欢过度使用资源,但他却要过度使用我们的国家安全,这是最危险的。这样的政客想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这样的自由能维持多久?……

乔治.W.布什明白在新的威胁下需要新的策略。

约翰.凯瑞想打一场已经过去的战争,布什总统相信我们必需打今天的战争,并且要准备面临明天的挑战。布什总统决心提供根除恐怖分子的力量,不论他们藏在何处。

乔治.W.布什要打中恐怖分子的要害,而不是让他们有机会喘息而卷土重来。

从约翰.凯瑞那儿,他们得到“是/不是/也许”的废话,这只会鼓励我们的敌人,而让我们的朋友困惑。

在我们都任州长的时候我认识了乔治.W.布什。我崇拜这个人。他对第一夫人的尊重,对他父母及女儿的关爱,他毫无保留的相信上帝会保佑美国的虔诚,这都让我感动。

在圣歌《令人惊讶的雍容》(Amazing Grace)有一句歌词,“曾经目盲,但现在看见了”(…was blind,but now I see),我有同样的感受。我喜欢布什这样的人,你不会担心从星期六晚上到星期天早上,他会变成另一个人。

他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他直截了当。在我这儿,做事情比嘴上说说更重要。

我敲开这个人的心灵之门,发现了一个心地善良、敬畏上帝和坚强不屈的人。我信任让他来保护我的最珍贵的财产:我的家庭。

这次竞选将永远改变历史,这不是一般的历史,正是我们家庭的历史。

唯一的问题是:如何改变? 答复就在我们每个人手中。就象我们的祖辈经历过的那样,我们要做出艰难的选择。当前的世界无法承受一个犹豫不决的美国。懦弱的自我陶醉只会将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所爱的全部投入危险之中。

在这危险时刻我们的总统有勇气站了出来,我这个民主党人很自豪地与他站在一起。

谢谢。

上帝保佑我们伟大的国家,上帝保护乔治.W.布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