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本雅子妃压抑成疾 民众吁修改继承法

2004-06-03 02: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亚洲时报Suvendrini Kakuchi 六月二日报导)东京 ─ 日本太子妃小和田雅子自两年前生下女儿爱子之后,一直因为担负着要为皇室添一男丁以继承皇位的重任而心情郁闷。最近,媒体关于她由于不堪重负而回娘家小住的报道再度引起人们有关女性皇室成员是否可以继承王位的争论。

根据日本战后的宪法,只有男性可以继承王位,这一惯例一直都未打破。日本的神道教也将女性排除在外。但是民众似乎支援打破传统。各种民意测验显示,超过70%的公众表示支援爱子继承王位。

东京学艺大学社会学老师川西表示:“日本民众欢迎爱子继承王位,但是掌握实权的日本保守派恐怕很难接受这种改变。”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日报《读卖新闻》指出: “由于44岁的皇太子德仁和40岁的太子妃雅子只有一个女儿,日本政治家和宪法专家正在讨论让爱子继承王位的可能性”。

日本《明治宪法》规定,唯有皇室正统血缘的男子才有资格继承大统,这一先例“多少世纪以来从未打破”。已经取代《明治宪法》的日本宪法第三条也规定,只有男性才能登上日本的菊花王座。二战前后统治日本的裕仁天皇无论是在军事还是民事问题上都具有无上的权威。但有历史记录表明,日本皇室在过去2000多年中曾出现过数位女天皇

在这种背景下,修改宪法、给予女性皇室成员同等的继承权这个问题使日本右翼大伤脑筋。日本主要的保守派杂志《周刊文春》援引与皇室关系密切者的话称,允许女性继位元的宪法修改程式太过复杂,而且将危及这个君主政体的延续。

该杂志援引一位元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这个女皇将来选择丈夫将是一个十分微妙的问题。作为一名男性,女皇的丈夫拥有的权力无疑将对皇室的世袭传统造成威胁。文章指出,这是人们在讨论修改宪法时必须慎重考虑的。

但是这种说法与支援女性继位的日益西化的日本社会格格不入。在日本,越来越多的妇女正选择单身或成为“丁克一族”。

雅子出生于外交世家-父亲小和田恒是一名职业外交官,她与德仁结婚8年经过数度流产和多次治疗才好不容易生下爱子。据报道,在雅子去年40岁生日之后,为皇室生一个儿子的压力更大,导致她意志消沈和精神崩溃。

据负责皇室生活的内廷管理署透露,雅子正在娘家的避暑山庄“休养”。她与女儿和母亲住在自家的私人寓所里,连服侍人员接近她们都有一定限度。5月上旬,雅子的丈夫德仁打破皇室的传统禁忌,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为妻子打抱不平,称她“婚后10年来为努力适应皇室生活已经心力交瘁”。

德仁是在他独自动身前往欧洲参加丹麦和西班牙王子的婚礼前夕宣布这一消息的-酷爱旅游的雅子原本打算与他一道同往。他还谴责皇室内廷管理署“剥夺雅子的事业和个性”。这一消息在日本民众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使这个保守的帝国权力机构不得不很快宣布,“将尽最大努力让雅子恢复健康”。

但在德仁5月25日从欧洲回国后,该机构表示没有为他安排记者招待会。此外,他还要就妻子的情况、他关于皇室向雅子施压的评论和皇位继承人等问题接受质询。此事再次证明了这个权力机构对皇室的有力控制。

另外,德仁对皇室少有的不满引起了媒体对皇室生活的更大好奇。各大新闻杂志一直把日本皇室的生活描述成异常孤独,与外界的朋友交流不多。东京学艺大学的社会学老师川西指出:“日本皇室的女成员必须专注于自己的丈夫,并且必须走在丈夫的后面”。

这些清规戒律使从小生活在广阔天地、毕业于哈佛大学、能讲6种外语的雅子深感压抑。比如,雅子有志于成为一名外交官,但内廷管理署认为她的首要任务是为皇室生一位嫡系子嗣,而且有时会禁止她前往国外旅游。

保守的《周刊文春》指出,“雅子认为她的角色是外交官,这是错误的。作为一名王妃,她的职责就是相夫教子”。多摩大学名誉校长格雷戈里· 克拉克指出,最近关于雅子的诸多报道反映了这位元王妃与保守的日本皇室之间的冲突。他说:“无论是皇太子德仁还是她的妻子雅子都希望他们的女儿爱子能继承王位。在公众的支援下,保守派最终可能会做出妥协”。




德仁太子一家(Getty Images)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