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个美国人眼中的慈禧太后 

2003-07-08 20:3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善于迎合外国人的习惯

  我们要了解慈禧太后的生平或性格并不难,很多人对此也颇感兴趣。慈禧太后在设宴招待外国公使夫人时,前前后后餐桌的布置、装饰都不一样。下面就是一些细节,我们来看看慈禧太后在适应外国人的习惯方面有多么快,或者说她是如何迎合外国人的习惯的。 

  在最初的几次觐见中,皇帝、福晋、格格们都站着,在慈禧太后面前他们是不敢坐下的。餐桌上铺着颜色十分艳丽的漆布,我们都用和手帕一样大小的五颜六色的花棉布做餐巾。没有鲜花,桌上的装饰主要是大盘小盘的糕点和水果。在以后觐见慈禧太后及光绪皇帝时,所有这些礼节都变了。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摆放着色彩浓艳的鲜花。后来再进宫参加宴会时,都是既有中国菜,又有西餐。只有一点属于特殊情况,那就是从此慈禧太后不再和客人们共进晚餐。在正式的觐见活动结束时,慈禧太后从她的宝座上走下来,与那些参加觐见的人短暂交谈之后,她即邀请客人们进入宴会厅和福晋、格格们共享盛宴,说根据朝廷规矩,如果太后在场,福晋、格格们就不敢落座,更不敢品尝那些佳肴美味。但是宴会结束之后,慈禧太后又总是从后面走出来,十分亲切地和大家交谈。 

  下面这段“小插曲”可能使慈禧最后下决心不再出席这种宴会。有位身份颇为重要的公使夫人想让慈禧太后把她使用过的碗送给她。毫无疑问,这位公使夫人想得到的不是一只普通的碗,而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古董。慈禧太后稍一迟疑,然后转过身来对太监说:“我们不能只送她一只碗。咱中国的规矩都是好事成双,送东西都要成双。去找两只碗送给她吧。” 

  然后她又转过身来对客人们抱歉地说:“我本来乐意送给您们每位两只这样的碗。可是外务部不让我在接受觐见时馈赠礼物。”以前,每次觐见或宴会结束后,她都亲手送给每位外国公使夫人一些小礼物,随后还要派太监到各个公使馆送一些小礼物。 

  还有一次,上面提到的那个公使夫人从宫里偷拿了一件珍贵的饰物。她正准备带走,掌管这些东西的人走过来,让她把东西放回去,说他对房间里所有东西负责,要是丢了东西,他吃不了也得兜着走。在中国这样一个非常讲究礼仪的国家,这些公使夫人的举止是怎样的一种无礼和冒犯,我们都不难想象。但并非所有入宫觐见慈禧太后的人都是这副模样。美国驻中国公使康格先生的夫人与慈禧太后结成了亲密的友谊,正是因为她对慈禧太后总是那么尊重。

  只有在私下接受某外国公使夫人的觐见时,这位非同寻常的女人才会表现出她的机智,她的女人味儿,和她作为女主人的吸引力与魅力。她与每一位客人握手,非常关切地嘘寒问暖;她也抱怨天气的炎热或寒冷;如果茶点不合我们的口味,她会非常着急。她十分真诚地说,能和我们见面是她的一种福气。她还有办法让每一位客人都为她着迷,即使她们以前对她存有偏见。她对每一个客人都很关照,这也充分表现了她作为一朝之主的能力。 

  建立女子学堂

  她还利用一切机会了解外国的风俗习惯和典章制度。有一次在戏院听戏时,她把我叫到身边,让人给我拿来一把椅子坐下,然后详细地向我询问美国有关妇女教育的制度。 

  “听说在贵国所有女孩子都可读书?” 

  “太后,这一点儿都不假。” 

  “她们和男孩子学一样的科目?” 

  “在公立学校男孩子和女孩子所学课程是一样的。” 

  “我也非常希望所有中国的女孩子都能进学堂读书,可是老百姓送男孩子读书已很不容易。” 

  然后我简单地给她介绍了一下美国公立学校的情况,她回答说:“中国现在的赋税已经很重,再建公立学校,势必又要增加赋税,这不大可能。” 

  但是,事隔不久,朝廷就发布命令,要求在全国开始妇女教育,到现在,北京,还有其他地方建立起了几千所女子学堂。 

  对迷信深信不疑

  很少有哪个女人能像慈禧太后那样迷信。她对命运、符咒、恶魔与善鬼、上帝和魔鬼之类的东西都深信不疑,这深深影响了她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有人第一次提议为她画像并送往圣路易斯博览会展览时,慈禧太后十分惊讶。经过康格夫人的一番劝说,慈禧太后才答应和庆亲王商量商量再说。很快她就派人传话给康格夫人,说她准备邀请卡尔小姐进京为她画像。 

  我们都知道慈禧太后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让卡尔为她画像。为了把画像送到外务部,她专门修建了一条铁路,而没有让人把她的画像扛在肩上送到外务部,她认为那样像扛一具死尸。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时,正赶上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没能举办隆重的庆典活动。所以,她在六十九岁时就迫不及待地举行了七十大寿的庆典,为的是避邪躲灾。她穿的衣服上到处都印着“寿”字和“福”字,而且她送给别人的礼物多数也有吉祥的寓意。她的寝宫里放着一盘一盘的苹果,中文里“苹果”的“苹”与“和平”的“平”是谐音,意思是“平安”。她的寝宫里还总是放着很多桃子,因为桃子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是长寿的象征。她身上还带着很多符咒。康格夫人离开中国时,慈禧太后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一个符咒给她戴上,说希望这个东西保佑康格夫人远航平安,她说1900年她“巡幸太原”后之所以平安归来,正是因为这个符咒保佑了她。任何人如果穿的衣服有点儿像丧服,是绝对不能去见她的。 

  借束腰为缠足辩解

  众所周知,满族妇女从不缠足,慈禧太后反对缠足比任何人都来得坚决。但她手下的人,如果谁想更改中国的传统风俗习惯,那么慈禧太后也是绝对不允许的。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她是中国驻外公使的夫人,她和两个女儿在欧洲耳濡目染,都穿上了欧洲最时髦的服装。有一天她对慈禧太后说:“因为大清朝女人缠足,我们都成了全世界的笑料了。” 

  慈禧太后说:“我听说洋人也有一个并非无可厚非的习惯。现在这儿既然没有外人,我倒想看看外国女人是用什么东西来束腰的。”  那个妇女长得人高马大,看上去像一个大水桶,她转身对身材窈窕的女儿说:“孩子,你给太后看看。” 

  那姑娘故作忸怩之态。接着慈禧太后说:“莫非你不知我的要求就是命令?”在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后,她命令给那个妇人的女儿送去一套满族服装,还说:洋人妇女受此等洋罪,真是可怜哪。她们用铁条把自己的腰束起来,直到喘不过气来。可怜呀可怜!”

  第二天那个姑娘就没有进宫来,慈禧太后问她母亲姑娘为什么没来。 

  那位母亲回答:“她今天身体不舒服。”  慈禧太后说:“果然不出乎我的意料。束腰的带子解下来之后,要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是得需要点儿时间。”慈禧太后好像以为中国女人睡觉时要缠着脚,外国女人睡觉时也要束着腰。 

  (摘自《一个美国人眼中的晚清宫廷》,I.T.赫德兰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