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面对非典 我们出逃

2003-05-18 19:3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怀着对大学生活的憧憬,我来到了山西大学。在过了普普通通的一年半大学生活之后--非典来到了山西,自此平静被打破了。本以为学校是最安全的地方,谁曾想非典已经进入了校园。当一名学生被发现患病后,她随同着她患病的消息被严密的隔离了,因为学校对此持低调的态度,把消息压了下来。但她周围的同学和朋友却并不知情,被无声无息的感染了。10天后,面对着在他们被抬离宿舍的时候,消息便再也按耐不住了,有学生患病的真相终于浮出了水面。学生们开始紧张起来,从食堂的服务人员佩带口罩的那天起,食堂已经少有人去。超市是我们最后的心理防线,大家一窝风的采购方便面,饼干和面包,以及其他方便食品。

最令人恐慌的不仅仅是非典,而是学校。当发现有人患病后,学校未采取任何的积极应对措施--没人来给我们的宿舍进行消毒,没人对我们的教室消毒,没人给我们宣传预防非典的措施,更没人给我们煎制预防非典的中药。洗手据说是一种不错的预防方法,但对我们还是一种奢望,因为我们的水还是定时供应,能洗手的时间在这非常时期仍然同往常一样。当老同学告诉我他们所在的学校都在积极的进行预防非典的工作的同时,我的心凉了,曾经以大学生身份自豪的我顿时觉得有种失落感,有一种受骗的感觉。我在暗示自己,学校对我们是负责的,学校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学校领导是有充分的信心。但看着患病同学被抬出去的时候,当被老师告知的确有人患病的时候,我的心被被狠狠的插了一刀,那早已熟悉的校园突然变的陌生起来。忽然发现学校里游走的多是带着口罩的不安的灵魂,恐慌在扩散,但却没人理会,任尤其发展壮大。当面对师生的恐慌时,学校居然没有一个领导出来做安抚工作,把本以人心惶惶的校园绞的更不安宁。在这恐慌的时候,既然还有人打着我们的主意。口罩的价格飞也似的涨,但它的销路却是那么的好,我带着300元去给同学们买,却一个也没买着,脱销了。药也随之涨价,球蛋白--这种隐患极大的药物在
无人告知的情况下成了一种时尚。4.19日,山西大学出现大面积学生出逃的现象。学校依旧不做任何答复,大门敞开着,就象学校的那主页一样一尘不变的安静……

我们出逃,不是因为非典的恐慌,而是因为在一种无人负责的环境中找不到安全感。父母辛辛苦苦的送我们上学不容易,那么多的学费,生活费交着也不容易。学校拿着学生家长的钱应该做什么?学生在校,学校应该给学生提供一个安定的学习环境,确保学生的人身安全,但是学校呢?好端端的一个学生怎么会感染上非典呢?学校在担当着校园的同时,也成了外人游玩的公园,闲杂人等进出自由,门卫形同虚设,这也就导致了病源的流入。与此同时,学校疏与对学生的管理,对学生外出居住不管不问,也是导致病源流入的又一原因。平时对管理工作的忽视,对学生和学生家长的不负责,对安全的忽视为病源大开方便之门。在发现有学生患病后,不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不对病情的扩散实施及时有效的防范手段,导致了病情的进一步的扩散。与此同时,面对谣言肆起的局面,学校的安定环境已经被打破,但却无人出头做安抚工作,这是造成人心更不安定,恐慌局面无法遏制的主要原因。

一切都有因果,如果学校能正确的积极的对待这件事,我们也就不会出逃。教育以人为本,但是学校不重视我们,面对突发事件采取低调的手段实在让我们伤心。我们出逃是希望学校重视我们,重视非典!我们要上学!我们需要一个安定的学习环境,也只有这么一个安定的环境才能使我们的父母安心!

XYS20030422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