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下决心迁都吧

2003-05-15 06:4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SARS最早是在广东香港流行,但这些地区基本已经控制下来,每天新增感染人数也不多了。而在北京,抗炎形势仍然相当严峻。本来,北京是有后发优势的,而且医疗水平又那么先进,在经验、技术不落人之后的前提下,北京在这场没有销烟的战斗中却溃不成军,一败涂地。除了SARS病毒的传染性确实很强之外,北京固有的顽疾使她的优势淹没在漩涡之中,并使人们的努力付之东流。这是因为:

一 政治上的官僚主义和贪污腐败。当年的陈希同王宝森我们应该还记忆犹新,但隐藏的同僚们不知道有多少,他们仍然高官在做,油水在捞。天子脚下,万众瞩目,他们仍然我行我素,肆无忌惮。亚运村,西客站,这两个豆腐渣工程让多少中国人寒心。而且北京缺乏必要的民主,连申奥这样的大事也不经过市民的讨论和市人大的批准,就口口声声说代表中国来参加。其实中国有许多亟待解决的迫在眉睫的问题,有非常多的人根本就反对这劳民伤财,打肿脸充胖子的形象工程。也有相当部份的人反对北京代表中国举办奥运会,正是因为怕北京的贪官们在中间浑水摸鱼,大捞一把。

二 城市定位的失败。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央就对北京的城市性质功能明确了方向:“北京是我们社会主义祖国的首都,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此后的九十年代初,国务院专门就首都的城市性质定位问题下发了正式决定,明确了首都北京应按“全国政治、文化中心”的城市定位进行建设。但多年来的实际情况是:北京不仅在政治、文化方面“包揽一切”,而且在经济方面也是“当仁不让”。面对上海要力争成为国家经济中心的现实,北京又把目光“圈”到了中国北方地区,更是以成为中国北方经济“龙头”为己任,而由于其他北方城市的“懦弱”和“自暴自弃”,更使得北京“张牙舞爪”。

这样的结果是,北京过度臃肿,不堪重负。满街跑的是各式各样的汽车,奔驰宝马老爷车,共同挤在这看似发达却成天堵车的道路上,真的犹如万国汽车展,又从另一个侧面展示了汽车的发展史。庞大的工业吸引的大量民工,使这个城市鱼目混珠,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游荡。一个城市,人口太多了,不是好事。因为不好管理,就连防治SARS时也备感吃力,处处设防,处处又都有漏洞。人口众多带来各方面的消费,交通、住房的紧张使得政府解决这些问题就已经焦头烂额,哪里顾得上城市的扩张,旧城的改造正在不断吞没她的文化遗产。加上此起彼伏、毫不协调、千篇一律的现代化建筑正在丧失她的文化中心的地位。如果北京不是首都;如果没有长城、故宫……,我想,北京也只是个二流的大型城市罢了。

北京缺乏主体特色,在这样一个过度膨胀的城市上又如何建立起高效廉洁的政府来呢?这使得改革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基础上,更加步履蹒跚,跌跌撞撞。

三 北京的妄自尊大和全国人民的不满。作为中国的首都,长期以来,中央政府给予北京太多的政策倾斜,他们拥有太多的优惠政策。北京利用“诈”来的权力,不断巧立名目上大工程,“搜刮”了巨额财富,建立起领先的“高地”。且不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当北京1990办亚运会的时候,全国人民被拉了赞助。北京要办奥运会,体育场馆不够,环保不行,国家还不都把大量的资金都投资在这里,而其它地方只能去靠吸引外资来充实自己。北京拿了全国人民的血汗钱,建造起了众多的体育场馆,在比赛时期热闹一时,然后天天晒太阳。而全国有多少地方连基本的体育设施都缺乏。而北京把体育作为城市的一张名片,四处炫人。当北京看到上海有了申花和中远两支甲A球队之时,赶紧也拉来辽宁波导,弄个同城德比。大概北京人在大陆只看得起上海人。除了政治中心和高等教育,北京是处处不如上海,却处处要与上海争个高低,结果把自己搞得没有了特色,城市发展也迷失了方向。在中央领导层中,有一个庞大的“上海帮”,因为北京的官员素质不行,而管理好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本身就是能力的体现。而北京的繁华,虚有的成分太大,说穿了,是托政治的洪福。同是娘养的孩子,为什么北京就能有如此之多的优惠?于是有人疾呼:北京人,宁有种乎?

高考是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大事,甚至可以说关系到每一个家庭,就是现在没有,总有一天也会有的。可是在北京,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学生本就不多,可众多的大学高校还是偏爱北京人。美国有一句名言:“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知识分子更高尚”。但是我要说:“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北京人素质更高”。由于北京家庭的经济条件更好,孩子认识的东西比较多。但是知识是可以学,同在一所大学里学上三五年,难道外地人就真的不如北京人吗?许多其它地方的大学也相互效仿,在厦门大学,每年招生的四千名学生中,就有一半是福建人。但是许多地方全省的大学还不如北京一个区的大学多,纵然采取报复手段,也是拼不过人家的。

单单一项高考的录取,北京就得罪了全国其它地区的人民,伤害士子之心,特别是在年轻一族的心里埋下了怨恨的种子。同一所大学,又是同一个专业,为什么外地的同学考取的分数总要比北京人多上一二百分?在一所普通的大学里,外地人尽是当地的学习尖子,而北京当地的却是一些学习很次的人上来。这是因为北京的大学太多了,学生又不太多,录取的比例就遥遥领先。因为北京人不管黑猫白猫,不管能不能抓到老鼠,都不是当农民的料,每一个人都应该送进大学深造,而其它地方的同龄人还可以回去当农民。这就是北京人的逻辑。

而现实生活中,北京人又干了些什么?他们招来了外地人来干本地人不愿触及的脏活累活,平时不给人家应有的尊重,在别人辛辛苦苦劳作了一年半载之后,又故意克扣工钱,每年年终北京等大城市还要为民工设立专门的法律援助点,结果门庭若市,民工们感激涕零。

北京多年来的“狂妄自大”已经造成了不良恶果:第一,在他们的眼里,只有人的权力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市场经济规律、社会发展方向,都得靠边站。第二,“北京作风”已经传染给了部分省会城市。什么“体现大省形象”、“增强省会意识”,这些都已经牵制到了部分省区的整体经济发展。

所谓的北京作风就是体现在要建立起符合自己身份的各种东西,北京人自己说是高标准,高起点,外人说就是大搞形象工程,劳民伤财。现在北京大量民工子女就读难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北京行政部门无情取缔大量的民工子弟学校,说他们非法办学。当记者问到为什么这类学校得不到审批时,有关负责人说,这些学校不具备义务教育规定的软硬件设施。记者又说到国家有规定,民工子弟学校办学条件可适当放宽,可以办简易学校。负责人回答,北京不办简易学校,因为北京是首都,要求自然要高一点。

天啊,这就是北京的高标准?原来这种高标准是建立在别人痛苦而往自己脸上涂金的基础上。“北京人,傲得很”,我们又一次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谁不知道北京有大量的民工子女因支付不起公立学校昂贵的学杂费而辍学在“家”;谁不知道北京许多私立学校为了民工的下一代长期“偷偷”办学;谁不知道北京富丽堂皇的商业区与污浊不堪的贫民区同时存在。这就是北京人自私的本质,抓着全国人民给她的好处,大肆摆阔,摒弃外地人。什么九年义务教育,达不达标那是他们的事,我们北京人啊,人人都是大学生,是基本普及十六年教育了。这就是北京人无赖又无耻的臭嘴脸。

人们经常在问:如果北京不是首都,那会是个什么样子?凭她的地理位置,凭她的经济实力能够建设得这么好吗?那是因为国家宠着她,养着她。

因此,作为首都,北京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地方,但她不是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城市。凭北京与全国许多地方的交恶以及普通大众对北京的不满,这种被孤立的城市根本就没有资格作为中国的首都。因为我看到的是,当人们谈到北京的疫情时,脸上无不挂着笑容,虽说不上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但是心底的那份鄙视与幸灾乐祸还是显露无疑的。

四 北京脆弱的环境。说到北京,现在是SARS的代名词,以前人们就会想到沙尘暴。前几年沙尘暴肆虐的时候,曾经有人提出迁都的主张。因为北京所处的地方是先天不足,说得过点,北京是一座位于沙漠边缘的城市。这个庞大的城市,由于城市定位的失败,众多的人口消耗了巨大的资源。而在中国,就地取材还是非常明显的。于是北京周围本已生态恶劣的地方竭尽所能,提供大量的原料来满足北京人的生活所需。山西、内蒙的草原上,曾经是沙漠之舟的骆驼被山羊取代了。而山羊不像骆驼那么规矩,除了地面上的青草,它连地底下的草根也不放过。这就加快了草原的沙漠化,狂风一吹,黄沙漫天,滚滚向东,又向南。其实这种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作法不难理解,因为羊毛被加工成大衣,源源不断地送进大城市,能够卖个好价钱。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谁能否认庞大的北京没有因为对资源的无穷追求,带来周围地区土地的过度开发,导致了一场生态灾难?这就是北京大城市的另一种幅射作用,但这是一个黑洞,正在吞没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以上就是北京现在不具备作为首都的自身条件。因此中国是考虑迁都的时候了。我认(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