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谁才是真正的贪污高手

2003-04-30 22:0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专稿】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大陆的公检法真黑。”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原来他的亲属因贪污被抓,他以金钱开道,通关方式,多方营救,接触了不少公、检、法干部,他的体会是他们没有一个不要钱的。另外,他颇有收获地说:“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拿了钱而不可能被控的贪污技巧。这就是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贪污高手。

从一般人的概念里,再腐败的社会,反腐败的官员总应该是相对比较清廉的了。但这点对中共来讲就不合适。大家都看过《水浒传》,在这108条好汉子中有一个叫铁面孔裴目的,他既无文才又无武功,但他为人正直,铁面无私,宋江等就让他管帐目。而中共却往往是越贪污越让他抓贪污。这也许是“以毒攻毒”吧!

先举一例,这事发生在90年代初,我所在的不大不小的单位里,起初,不少人传出我们单位一宋姓处长贪污,知情人把他的贪污事迹说得有板有眼,似乎大不象栽赃陷害,并可能也有人已将这事告到单位了。可是,这事传出几月后, 这位宋处长突然被任命为我单位记检书记,这使大家目瞪口呆、茫然不解。不过也没人去多管“闲事儿”而到上面去问个究竟,可能大家见多识广,见怪不怪了。

另一例是在中共十六大因超龄而刚离职的中共七常委之一,分管记检的最高官员尉健行,这故事到不是直接与他有关。而是他无官无职的弟弟。一天,有人介绍尉的弟弟给我的一个朋友,他因自己的亲属贪污被抓,想通过这大官弟弟来疏通。我朋友请了他和另一些朋友一起吃饭,饭桌上他思考良久:“如真是尉的弟弟,问题肯定能解决,但他来头太大,至少10万、8万才能出手,甚至更多,如果是冒牌的,钱不就白丢了吗?”结果他的手颤抖了,未下这笔赌注。我估计这人是通过多重关系介绍过来的,不应该是假的。这样,我不知尉健行即使本人不搞歪门邪道,是否对他亲属利用他的牌子到处违法贪污而进行过训斥?

再一例是中共十六大新上任的中共主抓记检的首席大官,中共中央常委吴官正,在十六大前是山东省委书记。看看他是不是为“吴青天”,他当官是不是真的很“正”?。据有关消息,他在山东当第一把手期间,在风景优美的地区造了一千二百多幢、套房子,以5000-15000元价格买给中央和山东省官员。我们知道,在北京东城区不少地段每平方米住房的标准价是一万元,当然还有些地方是高出这价格的。这样说来,实际是以一平方米的价格买一幢房或一套间。可能吴还认为,这不是贪污、行贿,都是花了钱的。我想中共不少干部也应是得到好处的。也就是说他是“得道”了,“飞升”也就必然的了。吴的另一“飞升”的因素,应是他以史无前例的最残酷的手段镇压一心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镇压中被打死的学员数量为全国榜首;近几年来,在省委年度计划里都把镇压法轮功列为超过发展经济的问题的第一重点。这点大得江泽民的欢心,也为他的“飞升”添加了决定性的“燃料。

近几年来,中共一直高唱“反贪”,一再强调贪污不反亡国、亡党。担事实是贪污腐化在全国范围内愈演愈烈。以前,老百姓一谈贪污腐化,都很愤恨,现在则不少已是饭后茶余,休闲笑料,因为这已是俯拾皆是,不足为怪了。相反,这人当官一丝不苟,清正廉明,人家会把你当作不“入时”的“怪物”。在正如一些人讲的中国社会是一黑洞,你不说慌,不同流合污,就很难生存,更别说在官场上官运亨通了。

现在大陆有关讥讽贪污的民谣很多。有些民谣则反映国家、社会已难医治,是患了药石无效的绝症了。如“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不反腐败失民心,反腐败是官心”等民谣反映人已病入膏肓时,用药也是顾此失彼。在现在要找“包青天”“海青天”也难,因他们中不少也被拉下,或自己跳下这脏水,并成为现代中国社会贪污技巧最高超的一个群体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