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监禁近2年的爱尔兰华人学者赵明大爆中共迫害黑幕

2003-04-17 23:53 作者:赵明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现在是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攻读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我亲身见证了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国的社会经济状况,我想我的所见所闻或许会对中国人和与中国有商业来往的人有帮助,能使他们更清醒地看待中国的经济问题。

我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在一家高科技公司工作了五年,之后我于1999年3月离开中国北京去爱尔兰深造。那时我的生活健康、充实、快乐,我对未来充满信心。可是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无端的镇压迫害打碎了我的生活。

99年底,我回中国度圣诞节假期的时候,因在国务院信访办提关于法轮功的意见而被捕,在北京拘留一天后被带着手铐送回家乡长春,后被释放,但被没收了护照。后来2000年5月在北京一个朋友的私人住所聊天时被便衣冲入室内绑架,后未经任何审判送入北京团河劳教所。我被监禁了一年零十个月。在劳教所期间,受到了狱警的残酷折磨。由于国际社会的多方努力营救,我于2002年3月获释。在这个过程中,我亲身经历了这场对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也亲眼目睹了江氏集团动用巨额资金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自从我们法轮功学员被送入团河劳教所之后,由于国际社会的关注,为了向国际社会伪装劳教所里有良好的人权状况, 江氏集团开始在监狱和警察系统投入了巨额资金,劳教所里就不停地改建和添置设备:

拆下了高墙上的电网,换上了红外探测器和摄像机。高墙上粉刷上各种体育运动的图案;宿舍窗外的铁栏杆换成了做成孔雀图案的漆成白色的铁栏杆;每个宿舍添置一个金鱼缸和一些盆栽植物,一台电视机;伙房的所有炊具换成不锈钢炊具,原来烧煤的炉子换成了煤气灶。院子里,种树种草,放养着鹿、兔子、鸡等。

做这些为了什么呢?那些因盗窃、抢劫被送入劳教所的人会因此而重新做人,而使社会安定吗?不是。这样的硬件设备是北京的名牌大学和中学都比不了的,这都是为了向国际社会伪装劳教所里有良好的人权状况。可是酷刑虐待并不因此而有丝毫减少。

这种情况,不是个别劳教所,劳教所的狱警说他们到南方的劳教所参观,发现那里的劳教所比北京的建得还要夸张。另外,劳教所系统的狱警开会地点都是在风景胜地,劳教所所长和一些警察还经常到国外旅游参观。但是与此同时,中国许多地方政府开不出工资来,许多边远和贫困地区连为孩子们建一所最基本的小学校舍的钱都没有。

我在劳教所里还听说一些610洗脑班的情况。“610办公室”这个盖世太保式的组织在全国范围组织洗脑班,由各级政府的人员牵头,由当地公安和武警配合,主要是以欺骗手段把法轮功学员骗到工作单位等地,然后当场绑架送往洗脑班强行囚禁,以打骂、不许睡觉等手段施加精神压力,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一般这种洗脑班租用饭店的多个房间,用武警守卫不许离开,这种对人的囚禁完全是违法的,而且耗费巨大。团河劳教所为北京各地政府开办这种洗脑班来赚钱,各地政府每送来一个人,要付给团河劳教所七、八千元钱。

在劳教所时,有一次北京劳教局的一个处长跟我说,北京某个区仅2001年春节期间为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就花了800万元人民币。而全国有多少个区啊,这将近四年的迫害,整个中国的这场迫害耗费的资金是巨额的。

目前中国各级政府和党组织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招商引资”,为什么呢?因为一旦外来投资中断,经济将导向全面崩溃。在崩溃之前,江氏集团靠外来投资和牺牲广大中下层民众的利益把表面的繁荣能维持一天是一天。

我有一次被警察送回长春时和一位来自我家乡郊区的农民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坐火车遣送,她谈到她家里的生活状况。她说靠自己种的粮食还不至于挨饿,但种的粮食上交后没有什么能拿去换现金收入,生活极其困窘。当时她知道的许多县级政府和小城市政府工作人员已经好几个月没开工资了,可是大城市的政府词谴笏粱踊簟N颐嵌记籽劭吹秸庑┑奖本┳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