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川宁:部分中国知识分子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2003-02-21 18: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当联合国正为解决伊拉克问题而举棋不定的时候,当美英等国拨快战争指针的时候, 2月10日,国际互联网上赫然出现了一份《反对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战争计划的声明》。这份声明由部分中国知识分子发起,11日、12日、13日又相继追加了176人,签名人数达200余人。

是哪些的知识分子如此同情这个为文明国家所不齿的邪恶政权呢?

最后一批伪人道主义者浮出水面

签名的人是国内外比较知名的华人知识分子。何新,这位怀才不遇的“帝王师”签了名,根本用不着去猜。旷新年、崔之元、李宪源、王小东等“新左”们签了名,大家也不奇怪。里面有学贯中西、让后现代后掉一切价值和理念的“后主”们,诸位同样不必诧异。但是里面居然有钱理群、北岛等人的签名,各界人士肯定会大惊失色了。这些知识分子明明很富有人道关怀的嘛?

(需要指出的是,丁东、谢咏等人没有对任何人授权,这份声明中却奇怪地出现了他们的签名。)

这份声明,极大地考验了中国知识分子。它将是中国知识分子阵营的分水岭,将最后一拨隐藏得最深的披着人道主义外衣的知识分子暴露出来。

我坚决捍卫这些知识份子表达政治见解的权利,但我绝对不能赞同他们的观点。我不禁要问,这些知识分子,尤其是部分一直披着人道主义外衣的知识分子,你们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钱理群,我认为是国内少有的富有人道关怀的知识分子。但是,我不得不说,钱老,您这次确实糊涂了。他在签名后的某一场合曾说,他是绝对的和平主义者,反对所有的战争。他还认为,奉行单边主义的美国霸权极度膨胀,包括伊拉克在内的一切国际问题应当在联合国的框架内解决。

北岛是我少年时膜拜的诗人。他的诗充满了人性的张扬和人道的关怀。但是最近我听说北岛在巴勒斯坦参加国际笔会时,曾表示崇拜阿拉法特、崇拜格瓦拉,真没想到他居然充满着如此高昂的革命豪情,这和他诗歌中的人道主义呐喊极不相称。

如果依照他崇拜人物的逻辑,我想毛泽东、斯大林和萨达姆也应该是他的崇拜对象。如果这些革命疯子真是北岛的崇拜对象,他在这份声明上签名也不足为怪了。我无法探查北岛先生这么多年流亡国外的思想发展轨迹,但我可以判定,北岛“与时俱进”了,已不再是八十年代人道主义旗手的北岛了。

这些启蒙时代的旗手和后现代的“后主”们此刻联手为盟,为一个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极权政体而集体祷告。但是我认为,他们丧失了最基本的政治价值判断,甚至迷失了自己的道德底线,他们应该重新审视邪恶的萨达姆政权和这个已经不合时宜的联合国争端解决机制。

作为国际和国内恐怖组织的萨达姆政权

国内恐怖程度的高低决定了国际恐怖程度的高低,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政权就是一体两面的极度恐怖政权。

自1979年萨达姆完全夺取政权建立萨达姆王朝以来,萨达姆就是伊拉克没有加冕的皇帝。他用武力统治下的伊拉克,上演着人间最为荒诞的政治流氓剧。

根据国际权威媒体的报道以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报告显示,伊拉克公民被层层剥夺了根据伊拉克本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所应享有的基本的个人、公民、政治和工作权利,甚至连私生活都要受到国家政权的干涉。

在伊拉克,敢于抵制萨达姆政权政策的公民会受到任意处决、羁押、酷刑、宗教迫害、被迫迁移。除非是表达对伊拉克政权的支持,否则公民们不能表达其它任何政见。占伊拉克人口8%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占据着伊拉克政权的所有职务,他们通过庞大的特务队伍建立起无所不在的告密网,控制政党的建制并监督政党的活动,控制媒体、大学、工会等几乎所有的民间领域。

萨达姆建立了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体系,酷刑手段包括打烙印、电击、拷打、强奸、割舌、砍掉四肢和斩首等。这些酷刑经常在公共场合实行,甚至被录像后向公众播放,以便恐吓其他公民。萨达姆把伊拉克几乎变成了人间地狱。

类似希特勒纯洁雅利安人种一样,萨达姆推行了种族灭绝的“阿拉伯化”运动。不是阿拉伯人的伊拉克公民被迫改用阿拉伯姓氏,否则他们的财产和配给证将被没收。库尔德人、土库曼人和亚述人被迫离开盛产石油的地区,特别是基尔库克和摩苏尔附近的地区。非阿拉伯人不得继承或购买商行或房地产,他们经常遭受骚扰、羁押、酷刑和驱逐。

萨达姆打击宗教异己,伊拉克2200万人口中占多数的1300万什叶派穆斯林的宗教活动受到严重限制。什叶派穆斯林星期五的集体祈祷遭到禁止,连清真寺图书馆的书籍也不允许传阅。

萨达姆在80年代曾发动旨在清除库尔德人“安法尔行动”。库尔德人遭到大批处决,根据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统计,估计数量在5万到10万之间。在1991年伊拉克镇压库尔德暴动期间,数千名伊拉克库尔德人被打死,50万人成为难民。伊拉克政权的所作所为不异于一场场灭绝种族的大屠杀。

萨达姆如同生活在阴暗中的魔鬼,他不敢公开露面,并花重金聘请替身在公共场合现身。2002年他胁迫伊拉克人民举行了他上任以来唯一的一次总统大选,就是这个魔鬼,竟以100%的得票率当选。“万众一心”的伊拉克人民是多么无奈,没有一丝反对声音的伊拉克是何等恐怖!可以想见,伊拉克的政治钳制何等严厉,这个国家变态到了何等地步?!

萨达姆利用在石油出口中额外收取“保证金”的方式疯狂敛财。据估计,从1996年至今萨达姆通过石油换食品计划已经卖出超过500亿美元的石油,其中只有250亿用来购买了人道主义物资,其余的很可能被萨达姆敛入自己的腰包。萨达姆父子几乎控制着所有的伊拉克的经济命脉,他们的私人财产估计达到300亿美元。而贫穷的伊拉克人几十年来不得不给萨达姆开动战争机器提供巨额经费,近百万人战死在沙场。

正如美国总统布什所说,美国并没有把伊拉克人民当作自己的敌人,“美国认为伊拉克人民是在这个暴君的统治下受尽苦难的人民。”

伊拉克政权穷兵黩武,与拉登草寇式的恐怖主义眉来眼去,是和阿富汗塔利班一样的恐怖主义政权。萨达姆一直想扩充疆土,成为真正的中东帝国。他在位期间同伊朗征战8年,又在数小时内吞并邻国科威特,最终引起国际社会干涉。联合国授权对伊动武,将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并对其实行外交、军事和经济制裁。

对于联合国的制裁,萨达姆阳奉阴违,秘密研制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以图东山再起。如果伊拉克研制出核弹,他不仅自己会大肆使用,还会卖给拉登或其他恐怖分子。可以预见,伊拉克的远邦近邻都有可能遭到核子打击。伊拉克屡屡违反联合国决议,将国际社会玩弄于股掌之间。对于这样的政权,国际社会早就应该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打与不打也早不是一个问题。萨达姆之所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联合国尚未建立人权至上的国际争端解决机制。

“微软”的联合国和萌芽中的国际新秩序

无论是国内政治,还是国际政治,人权的底线和民主的程序日益为国际社会认同。判断国际或国内政治行为的优劣,人权和民主是日益成为主流的标杆。

在现实的国际政治中,虽然民主形式日益得到良好的贯彻,但是人权至上的国际新秩序尚未真正形成,甚至出现了多数国家的“**”。2000年曾出现了非民主国家将美国这个民主的旗手赶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咄咄怪事。今年?1月20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53个成员国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竟然选举了非民主国家的利比亚大使哈贾吉女士为第五十九届人权大会主席。不是美国,恰恰是诸多非自由政权的国家利用民主机制支配了联合国。

随着全球一体化的进程加快,人权至上的原则应该明确地成为联合国的宗旨。对于制造国际恐怖、威胁国际和平的国家必须采取更加强有力的手段,对于大规模侵犯国内公民权利的国家也要施加更大的压力,迫使其走向民主之途。虽然安南一直设想改革联合国,加强反恐和保障人权的力度,但一直没有顺利实现。所以现有的联合国框架已经不适应新的国际形势需要,建立更有力度的干涉机制迫在眉睫。

911事件,美国开始具有了新的国土安全意识,并一改“后发制人”的战略,实行主动的“先发制人”战略。为了弥补联合国反恐机制的不足,美国还发起了成立了一个松散的“国际反恐联盟”。美国的新干涉主义符合“人权至上”的国际潮流,但是,美国的外交策略仍受到国家利益的制约。例如,伊拉克、阿富汗等极端邪恶的国家因为严重威胁了国际和平和美国安全,它才愿意动用巨资和武力发动战争。对于沙特、中国、越南、俄罗斯等这些国际上相对温和但国内人权表现不佳的国家,美国就常常采取绥靖政策。如果美国的新干涉政策没有纳入联合国的框架之中,那么它就很难超越国家利益,其作为将大打折扣。

虽然美国的单边行动可能会催生新的国际秩序,虽然美国是世界民主与人权的舵手,但是美国不是上帝,它毕竟是一个有着国家利益和国家目标的现实政治实体。美国另起炉灶,脱离联合国的民主机制,的确也会给国际社会带来一定的风险。

如果美国突破现有的联合国框架单独对伊动武,的确是直接挑战现行的国际法则,也将会受到国际社会的指责。这种结局不是美国的错误,而是现有的联合国框架的滞后和其他大国的支持不力。所以这就期冀更多的国家体现出道义的力量,支持美国的正义行动,确立人权至上的原则,建立新的国际争端解决机制。果真如此,美国的行动将被囊括在联合国的框架之内,恐怖政权也将难以在联合国找到容身之所。

中、俄、德、法这样的大国更应该具有相应的大国风范,不仅应依照民主和人权的原则积极完善国内政体,还应切实承担起国际上的道义责任,和美英等国一道建立起国际新秩序。

然而,大国的态度又是什么样呢?拿中、俄政府来说,出于地缘战略格局的考虑,态度一直很暧昧。对于伊拉克危机,两国既声称伊拉克应该遵守联合国1441号决议,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声称应该在联合国的框架内用政治手段解决伊拉克问题。所以两国一直建议斡旋、斡旋再斡旋,即使在联合国框架内解决不了伊拉克问题,两国也不赞成采取武力等其他途径。这种貌似公允的处世之方,掩盖了两国政府的真实意图。对于两国政府而言,伊拉克问题是一个双赢的牌局。如果伊拉克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世界上就存在着一个牵制美国的强大力量;如果美国最终诉诸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两国也乐于看到美国将大把大把的美钞扔进中东的沙漠里。

德、法两个大国也是各有算盘,尤其法国,美国总统布什对它表现了极度的失望。布什在2月10日强烈批评法国在北约会议上反对增强土耳其防卫的立场。他说,“我不理解法国的决定,这是短视的做法。”

在战争还没有真正打响之前,还有一些避免战争的办法,如萨达姆流亡、彻底销毁大规模武器、改变专制政体。当然,希望萨达姆顺应国际潮流,无异于希望魔鬼发一点善心。

如果最终在联合国框架下无法解决伊拉克问题,秉持人权至上的原则,我只有希望美国或者任何一个有道义和操守的国家调兵遣将,在尽可能少伤及平民的情况下摧毁萨达姆政权,然后建立一个温和的、民主的、尊重人权的伊拉克。2001年,塔利班政权灰飞烟灭,阿富汗建立起了一个包容各派甚至是极端势力的民主政府。如果同样的破与立在伊拉克这块土地上顺利地实现,我们何尝不为之欣悦?(2/21/2003 2:6)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