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惨不忍睹的相声背后

2002-03-12 06:5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著名角们在灿烂的灯光下手舞足蹈装腔作势地说着一些内容空洞、语言苍白、趣味低俗的相声,我从他们冒汗的、缺乏自信的鼻梁上看到了他们内心深处的乏味和无聊,他们在亿万观众的目光下,狠狠地嘲弄和讽刺了自己一回,同时也粉碎了观众们对相声死里逃生的最后一丝幻想。

从民间艺术发展起来的相声,基本的艺术特征是其讽刺的品质,是以幽默的方式来实现审丑的艺术理想。然而,不知从哪一天起,相声再也不敢讽刺丑恶的社会现实了,于是他们开始讽刺无辜的老百姓和相声演员自己,要么在辈分上贪便宜,要么就把对方的妻儿不当人,抖出的包袱常常是“我是你大爷”、“喝醉酒后,躺在床上,骂我的那个人是你老婆。”就是不把相声当艺术待。

相声成为一门艺术后,追求深刻的内涵是它无可回避的社会责任和艺术精神,它就是要让没有什么意思的普通事件变得有意义起来,《如此照相》从照相中讽刺了极“左”余毒,《小偷公司》通过想像和夸张讽刺了机构臃肿与官僚主义。再看看春节晚会上的相声:《马年说马》是几个人在台上比赛说排比句;《台上台下》则是以唱代说,毫无必要地进行相互诋毁;《妙趣网生》愣是将本来能挖掘出意义来的题材弄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年前,中央电视台举办过一次全国性的相声大赛,节目质量平庸、想像力贫乏、内涵浅薄是最主要的特点。撒娇风、骂人风、打闹风,蔚然成风,获最高奖的《如此办学》也只是讽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骗子们,如果和《如此照相》简单对比一下,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如今的相声堕落到了何种惨不忍睹的地步。

后来看过一个关于相声艺术振兴与发展的谈话节目,姜昆们大喊冤枉,说社会上不许他们讽刺,以前只能讽刺科长,处级以上干部则不行,如《电梯奇遇》里的那个倒霉的科长。然而,现在连科长也不能讽刺了,有权的行业也不能讽刺了,否则就来找你麻烦,所以只好讽刺一下混口饭吃的小民百姓。

既然如此,过多地批判相声演员似乎有点苛刻,但对于一个真正坚持艺术原则的艺术家来说,与其背叛自己,还不如断齿沉默,就当是艺术门类中从来就没过相声。因为,无聊的相声对观众无疑就是一种伤害。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