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实言:中国股市小揭秘

2002-03-09 08:2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是93年底进入中国股市的,当了几年“个体户”后,投身国内第一批获得证监会颁发证券从业资格的某著名投资顾问公司,做到了该公司证券投资部的经理,算得上是新中国股民中的“元老”了。多年的股海沉浮,得失进退就不必说了,也不想象专家学者那样煞有介事地对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的走向作什么宏观分析。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央电视台经济台《财经报道》每天两次的股市评述和《中国证券报》周末版的每周综述都是我写的,那样的东西今天对大家不会有什么帮助。在此我只想将自己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写出来,以使对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感兴趣的朋友和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一些内幕有进一步的了解。

一、“T+0”时代

所谓“T+0”就是股票当日买进当日便可卖出,事实上是只要一买进立刻就可以卖出。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我入市时就正赶上这样的时代。沪市股指从700多点涨到1000点再一路下跌到300多点,行情动荡剧烈的时候,指数一天内的波幅能达到30%。

我刚入市时连报单都不会,全靠中户室其他股友指点。他们大多数是胆子比较大的,在别人还不知股票是什么时就冒险抢进,有不少是靠着上海的“老八股”发的财,当时的资金规模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

这些人在1000点跌到300多点的这轮大熊市中,基本都被“洗白”了,即输得分文不剩,从此从股市上销声匿迹了。只有其中一个人在另一营业部露过面,但她那时已经“屈尊”降到了散户大厅,见到我时假装不认识。有一个小伙子是帮一家公司做的,一星期内就将两百多万输得干干净净。之所以输得这么快,就是在股指下跌过程中的强劲反弹时受不了诱惑,透支买进,想在收市前卖出,发个“无本之财”。谁知股市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他刚一买进便掉头朝下,收市时只能被迫低价卖出,即“平仓”。券商违规允许你透支,反正不管你是死是活,它的手续费是收定了的。有一天小伙子一把就赔了70多万,脸都赔白了,我当时真担心他会跳楼。

我能挺过来不是因为我比别人聪明,而是我不贪,心态上超脱,行情再诱人我也从不透支。我最初入市的动机不是赚钱,而是因身体不好干不了正常工作,想找个事消遣消遣。行情低迷时我便回家养病。

二、机构时代

几年下来,我自觉对中国股市已颇有心得,“个体户”也当烦了,病也养得差不多了,便开始投身机构。

进公司半年后,我从行政部门调到了证券部的第一线,当上了所谓的“操盘手”,慢慢地才了解到了以前不知道的许多事情。

首先是各大证券公司、投资顾问公司几乎没有不违规炒股票的。证券公司是老实不客气地用股民存在自己帐上的钱炒,投资顾问公司则八仙过海,各找资金门路炒。

我们公司的客户基本上都是上市公司或准上市公司,我们自然能了解到普通投资者了解不到的信息。利用这些信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小发一笔是很容易的。这是公司成立的初期干的事。

后来公司名气慢慢大了,服务的客户也不一样了,便开始做更大的事。

做庄

有一家公司发行股票前,我们通过仔细研究它的招股说明书,认为它的股本结构、规模、股价市场定位、行业特点等都很适合于做庄炒作,于是副总经理亲自出马到了该公司,说通了董事长,达成了秘密协定。

该公司股票上市前头一个星期,将近一个亿的资金被交到了我公司。这些资金当然是发行股票募集到的,招股说明书中说的是用这些资金来做这个那个项目云云。

这种资金怎么出来的我不甚了了,那家公司地处偏远西部,天高皇帝远,要做到看来不是难事。

这笔资金当然不能进我公司的帐。于是我被委派到全市各个营业部用我个人的名义开了若干个资金户,近一亿的资金就这样全部挂到了我个人名下。如果我当时起了歹心将些钱卷走的话(从技术上说,我有若干种可能性能做到这一点),无论是我公司还是那家上市公司都只有“哑巴吃黄连”,哭都找不到调。

股票上市的头一天,我到了一家不起眼的证券营业部,在集合进价前便通过电脑和电话,在所有我存过钱的营业部埋下了几十万股的买单。

股票上市头一天,大多数原始股东都会获利抛出,收集筹码相对很容易。我的平均买入价在7元左右。

筹码收集好了,我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下一步便是替那家公司做整体“财务顾问”,使它从一个不起眼的“夕阳”产业企业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含“高科技概念”的企业。

办法也很简单。花了一点钱收购了深圳一家规模不大的做电脑生意的企业,不就一下子跟“高科技”挂上钩了吗?再在财务报表上替他们下点功夫,另外通过一些股评家朦朦胧胧放点消息,用少量资金在收市前将股价往上抬一抬,这家公司的股票真的一路在涨,似乎还另有庄家在里面。

我们将这些股票持有了将近一年。第二天夏天,它最高涨到了16元左右,我们决定全身而退。

我又到了当初买股票的那家营业部。谁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听到同屋有人在大谈这家公司如何有“高科技概念”,股价还得涨时,心里真是同情他。

我那些天什么也不干,天天盯着电脑上这家公司股票的买单,一有大笔买单挂出我便将手里的“货”痛痛快快地给他,将股价从15元卖到了10元,卖了三个多星期,将手里的“存货”都清了出去。出货的速度照说是快了些,但当时正赶上大盘反弹,我们不敢迟疑。

这一次做庄,除掉各种成本,一年下来我们获利60%。至于接了我们筹码的人怎么办,那就管不着了。

这是做得好的情形。也有做得不怎么样的。一家湖北的上市公司曾委托几千万给我们,因为没有很好地策划,几个月下来,一分点钱都没赚到。但是我们也不白干,每个月从券商那儿拿到的手续费回扣至少就有十几万。

这家公司的钱是存在用他们公司的财务部主管个人名义开的户头下的,我们只负责操作。后来因为做的情况不理想,他们赌气将钱提走了,也没有很好地与我们协商,还有一笔股票没有卖出他们都不知道。我后来将这笔股票替他们卖了后分别提醒过他们公司和我们公司的领导,让他们去取钱。但三年过去了,他们也没有去取这笔钱,看来也不打算取了,只好便宜了证券公司。股民的钱他们就是这么花的。

2、新股申购中的小“猫腻”

新股申购在一段时间里很受青睐,一年能有百分之十几的收益率,且无风险,于是成了机构投资者的首选。东北一家上市公司就拿出了近亿的资金委托我们替他们做。

这笔钱他们倒是直接从公司帐户上拿出来的,进到证券营业部后,公司的帐面上该笔资金变成的“短期投资”挂在帐上,注明是做了国债投资。

“空手套白狼”

那么做国债投资的钱怎么能变成做新股申购的钱呢?跟证券营业部关系“铁”的话,可以让他们直接打一张假的交割单,上市公司用这张假交割单做帐,显示这笔钱是买了国债的就行了,而实际上钱是直接存到了个人帐户里。跟证券营业部关系不那么“铁”的话,可使用实物券(国债的一种)“对倒”,也能将这笔钱“倒”到个人帐户上去。具体怎么“对倒”法呢?用上市公司的帐户买进实物券若干,用另一个人帐户卖出同样数量的实物券,上市公司帐上的钱就到了个人户下。个人户下本来是没有这笔实物券的,卖的时候是空卖。实物券是由券商保管的,以席位为单位与交易所之间进行交割,所以同一券商的席位上一天内发生这样一起“对倒”,收市时它的实物券数量不变,不用与交易所之间做交割。就这么玩一手“空手套白狼”,上市公司的钱就又跑到个人户下了。查帐的怎么能查出这一手来?

小帐户和股东卡

新股申购因为收益稳定,大家都抢着买,只好靠抽签来决定谁买谁不买。为保护中小散户的利益,证监会制定了每个帐户只能买多少股的上限,想从理论上限制机构。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机构们各显神通,买来好多股东卡,挂在同一个资金帐户下,照样大批买进。下挂的帐户称为“小帐户”。几乎所有证券营业部都开发了“批量报单”的软件,就是专门为在同一个资金帐户下挂多个股东帐户的机构服务的。

那么多的股东卡哪里来的呢?我公司的股东卡有两种来源。有一批带身份证的,是从公安局那里搞来一批死人的身份证,再拿着这些死人身份证去开股东户。死人永远不会来提钱,“安全”得很。有身份证的股东卡很好用,可以到营业部开资金户。

另一批没有身份证的股东卡一看就是伪造的。因为股东卡上有身份证号,身份证号中有六位数字是显示这个人的生日的。我们公司的许多股东卡上的生日都出现了不可能的数字,如某人生于24月56日之类的。可能当时做假股东卡的人因为“生产任务”太重,忙晕了,忘了这一点吧。

我们买了很多这样的假股东卡,我找了个我认为靠得住的人给我当助手,专门管理这些“家当”,替我跑腿等。为了保密和躲避监察,公司用几个不相干的个人的名义注册了一个不相干的公司,用这家公司的名义在另外的写字楼替我和我的助手租了办公地点。平时我就在办公室内通过电脑下单交易、看行情,从不去公司本部,公司一般员工不知道这个地点,公司领导也不轻易到我们那里去,有事情电话联系。同写字楼的人谁也都不知我们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公司”倒底是干什么的。多少个亿的资金的安全完全建立在我和助手的个人品行上。

财务顾问

公司对上市公司的财务顾问业务主要有三项内容,一项是替想拿到上市额度的公司跑批文,这就要靠平日培养的“关系”了。我们公司在证监会内“培养”了几个很好的“关系”。

另一项是替上市公司做收购兼并、资产重组方案,做方案的指导思想是怎样做出一个能让市场激动的“概念”来。

第三项业务是替上市公司做财务报表顾问,要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和股民们的口味将报表做“漂亮”。这是一项比较费脑筋的活,文章也很多,比较常用的是用表面上看不出来的关联交易来调整上市公司的各项经济指标,使其达到想要达到的数值,如10%的净资产收益率。这是配股资格的下限。有了配股资格,就可继续从股市圈钱。

以上是我多年经历的一小部分,还有一些更耸人听闻的由于种种原因我暂时还不想讲。在我看来,中国股市的几大参予主体各怀鬼胎,各打算盘,政府想用股市的钱挽救许多已经病入膏肓的老国企,以达到用经济“成绩”来掩盖政治问题、苦扛在全世界其它地方都已倒下了的“社会主义”大旗的目的,如所谓的“债转股”就是一个例证;证监会想用政策的调节维持股市在一个它想要的水准,以使证监会的官员永远有官可当,有贿赂可收;上市公司圈到钱后没有几个能真正用好这些钱的,事实上许多公司募股时连自己都不知道将钱往哪儿投,反正这些钱不用付利息,先弄来再说。就算公司亏得一塌糊涂,就一个上市公司的空壳都还能卖钱,称之为“壳资源”,市场有时候还专门追捧“ST”、“PT”类的股票,将募集资金又投入股市炒自家股票的公司比比皆是;机构、证券公司个个都不守规矩,利用自己的资金和信息优势哄抬、做庄、造势,有的还从银行拆借资金炒股;中小散户急功近利,拿出“与狼共舞”的勇气出入于各营业部,事实上风险承受能力极差,因为很多人并不是以投资的心态进来的,甚至在生活无着、下岗失业的情况下将炒股当作一个快速致富的新“职业”。整个市场可以说是建立在许许多多的虚假之上的:假招股说明书、假投资项目、假资金用途、假财务报表、假业绩、假业绩预测、假股评、假K线图、假交割单、假股东卡……等等等等。市场追逐的只是“概念”,所求的只是有人接我的下一棒……

总之,在极度膨胀的贪欲和道德水准严重低下的情况下,中国股市已经完全不具备那种理论上设计的用股市来调节社会资金走向,优化资源分配的功能,而是一个危机四伏、千疮百孔、一触即塌的险地。市场内恨不得人人都在玩虚的,只想将别人腰包里的钱赶紧装到自己兜里,有多少人是在踏踏实实创造财富?至于说大量的历史遗留问题,如巨量的尚未流通的国有股、法人股、国有股转配股、转配股的转配股等等这些问题怎么解决,更是只有天知道。这样的股市如果在哪一天由于某种因素的引发而突然全面崩盘的话,我一点也不会惊奇。

顺便说一句,我个人已于两年前彻底抽身于股市;凡有朋友向我请教炒股秘诀时,我对他们的唯一建议便是:炒股的秘诀便是不要炒股。

大纪元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