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行車途中油耗光 巧遇警察幫大忙(圖)

2022-07-06 01:17 作者:James Li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7-6/p3177641a623035215-ss.jpg
警察開的罰單(图片来源: 作者James Li提供)

從美國德州的休斯頓到另一個小城拉北克(Lubbock),最直的路將近500英哩,且大部分都是洲際公路,只有中間一小段是高速。最近因為需要送一些東西到拉北克,和一位朋友租了一輛卡車第一次在兩城間走了一個來回。

從休斯頓去拉北克算是一路通順,只是租車公司的卡車被限速,開起來慢悠悠磨人性子。從拉北克回休斯頓的路上卻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值得和大家分享。離開拉北克的時候,卡車油箱裡還有一大半的油。走完第一段洲際公路上了中間的高速,需要加油的警告燈亮了起來。心想下了高速轉到第二條洲際公路再加油,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

說話間很快就走完了高速路,轉到了第二條洲際公路。加油站呢?在前邊吧,往前走。加油站呢?應該在前邊吧,接著往前走。左看,右看,前看,加油站,加油站,怎麼可能沒有加油站!一轉眼開出十幾哩了,連個加油站的影都沒有。沿途一個比較大的小鎮大概是四十幾哩之外,這中間總會有個加油站吧?!往回開是不行了,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走了。翻過一坐山,越過一個嶺,前邊那東西看起來像是加油站的高牌子吧,哦,怎麼會不是呢。望眼欲穿,今天算是真正理解你的意思了。汽油表的指針快速的滑落,到了極限不會動了。

「把車先停路邊再想辦法吧?」朋友提議道。大卡車沒油停在路中間,推都推不動,我明白他的意思。「再堅持一段吧,應該沒問題。」其實我心裏比他還沒底。翻過一個坡,感覺車子有點不對勁了。這時一輛閃著燈的警車剛好停在路的左前方,我們倆不約而同的大叫了起來:「Police,police(警察,警察)」。說時遲,那時快,我迅速地把車順到路的右邊停了下來,熄了火搖下了車窗(是的,這輛租來的卡車還是原始的手搖車窗)。

警察:「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我:「Yes Sir,是的,我們的車快沒油了。可以幫我們一下嗎?」

警察:「沒有問題。再向前走大概四哩左右就有加油站了。你們先往前開,我處理完這裡的事就來找你們。」

我:「好的,謝謝你!」

德州偏遠地區的公路只有上下兩條車道,中間僅一條黃線相隔,所以不用下車就可以和對面的警察說上話。我準備先往前走,一擰鑰匙,車子豪無動靜。一滴油未剩,絲毫不誇張,只能等警察先處理他的事情再說了。

看著公路對面被警察開罰單的倒霉蛋,同情心由然而起。他的壞運氣導致了我們的好運氣,這世界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小奇妙。

警察開完對面的罰單,掉轉車頭載上我前往加油站。在車上和警察聊閑了起來。警察道:「我碰到過很多路上耗完油的,還從來沒碰到過你們這種停在我車邊沒有油的,我當警察以來的頭一次。」到了加油站,警察把車停在了一個加油泵邊上。看著從警車上下來的我,周圍加油的人都瞪大了驚奇的眼睛,還以為我犯了什麼事。

我在加油站買到了一個兩加倫的小油桶,灌滿了油,警察又送我往回返。說是四哩地,其實五,六哩可能都不止。回程的路上我就在想,今天這位警察先生可是幫了我們大忙了,一定得小意思一下,謝謝他。車停下,警察列印出一個單子遞給我,「難道要挨一張罰單?「我緊張的想。一看單子,上面只是說送我們去買汽油了,心放了下來。我拿出四十塊錢的現金,向警察塞了過去。

我:「警察先生,今天太謝謝你了。這點零錢,拿去喝杯咖啡吧!」

警察:「No,No,No,不可以,不可以。這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幫助你們。這是我份內的事,絕對不可以收你的錢。」

推來搡去幾個回合,看到警察先生一臉嚴肅認真的樣子,知道他不是裝的,只好作罷。這是我在美國第一次接受警察的幫助,心裏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職業操守。大熱的天,他連我們給他的一瓶水都沒有接受。

 

来源:看中国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James Li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