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京城響起了香港人的抗共旋律(圖)

2022-05-27 00:25 作者:曾慧 桌面版 简体 25
    小字

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的香港年輕人。(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的香港年輕人。(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5月27日訊】今年是六四事件33週年,港府再一次以疫情為由,拒絕出租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意味著六四燭光晚會今年繼續無法舉行。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本月中被捕後,教區決定今年不舉行追思「六四」彌撒,以免觸犯《國安法》。另一邊廂,保安局長鄧炳強已經預告,今年「七一」全港所有執法機關將會總動員,應對示威和襲擊威脅,以迎接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和武官特首李家超上任日。港共扭盡六壬,全為確保香港在兩個政治上最敏感的日子,一切反對聲音和異見要全部「清零」,只餘下官方需要的歡慶喧聲。

不過,就在即將踏入敏感6月之際,香港人抗爭的旋律,竟然在一個最出人意表的地方——中共權力中心首都北京響起。

北京大學生抗爭 校園播《問誰未發聲

北京近日爆發Omicron疫情,除了市面「半封城」,多間大學都實施封閉式管理,引起學生不滿反抗。最先「起義」的是北京大學學生,在5月16日群起動手拆除了學校建立的金屬「柏林牆」,爭取「同住同權」。

到23日,中國政法大學爆發學生抗議,不滿海淀區足不出戶的封控措施。報導指,該校學生發出「法大人站起來」的海報,號召同學當晚8點在學校主樓前聚集,打開手機電筒或圍觀。學生提出「四大訴求」:准許選擇返鄉、明確期末考試方式時間、信息透明、校務公開,還鼓勵參加者用手機播放音樂劇《孤星淚》名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這首歌在香港被譜成粵語版的《問誰未發聲?》,在20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2019年反送中運動和六四燭光集會均廣為傳唱,與《願榮光歸香港》同為香港抗爭主題曲。

報導指,發起抗爭後,政法大學學生成功獲得離校返家權,激發同在海淀區的北京師範大學學生24日晚發起「無大台」示威遊行。學生的號召書上還呼籲以「大楚興,陳勝王」爲號,這正是秦末中國第一次農民起義——陳勝、吳廣起義前的暗號。當晚10時,北師大學生在社交平台傳出「我們勝利了」的消息。次日,北京市政府宣布全市高校學生可以有條件離校返家。網民認為,這實際上是北京高校學生上街抗爭爭取自由的成果,紛紛向他們致敬。

誰要認命噤聲?還想等恩賜泡影?

牛頓第三定律:For every action there is an equal and opposite reaction(當物體受外力作用是,每一個作用力,都會產生一個相等力量的反作用力)。這個物理法則如套用到社會,可演繹為壓迫必將招致反抗。正如中共在香港用《國安法》打壓示威和六四紀念活動,不但抹不掉港人對中共血腥鎮壓的記憶,反而讓海外港人的抗共運動如雨後春筍般傳遍英美澳加。如今,中共以「動態清零」和極端封控措施,剝奪中國人的基本自由和生存權利,終於在六四週年日臨近之際,讓在香港人的抗爭主題曲在上海人的朋友圈中廣傳,再在北京的大學校園奏起。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原曲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2014年問世的粵語版《問誰未發聲》則更切合香港和中國的現實。面對中共在香港步步進迫,蠶食當初承諾的民主普選和自由人權,歌詞反覆對香港人提出詰問:「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天生有權還有心可作主/誰要認命噤聲?」;「試問誰能未覺醒/聽真那自由在奏鳴/激起再難違背的那份良知和應」。

對於那些對中共仍存有幻想、或被動等待政權改變到來的人,歌詞也提出了尖銳的警醒:「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無人有權沉默 看著萬家燈火變了色⋯⋯人既是人 有責任有自由決定遠景」。貫穿全曲的,是對每個人「良心」和「責任」的拷問,也正是香港抗爭運動的主題。因此,港人明知不會成功,也要前赴後繼走上街頭反抗,「為這世代有未來」而不畏警棍和槍彈的強暴⋯⋯

港人悼六四與抗爭是「自救運動」

有人說,香港人反抗中共,和今日中國人反抗封城的抗爭有著本質的不同,答案有「是」也有「不是」。是的,從悼念六四到反送中,香港人不是因為自身的利益受損、溫飽或生存受威脅而反抗。他們是見證了政權在六四慘絕人寰的屠殺,自感有義務為受難者討回公道,追究政權的罪責,一堅持就是30年。當2014年中共撕毀了「全民普選」的政制安排,港人明白了中共根本不打算兌現「港人治港」的國際條約諾言,正準備全面接管香港,於是由學生的罷課絕食,引領起一場79日的和平佔領運動。2019年港府欲強行通過《送中條例》,正式打破一國兩制的區隔;港人覺醒到香港司法獨立和法治制度的末日將至,於是一場直面中共的反抗運動正式爆發,港人的怒吼聲震撼世界。

與其說香港人是為了爭取中港的民主自由,其實他們更多是為了捍衛自己和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反抗中共將這些「清零」。只是香港人更早明白到,「今天不站出來,明天就站不出來」;今天不反抗,將來必將面臨當今中共暴政下中國人的可怕處境。香港資深傳媒人李怡曾解釋香港人為何如此關心六四:「香港主權轉移,不僅是土地的轉移,而且是把土地上的幾百萬人交到一個殘民以逞的專制政權手上」;在無法改變現實的情況下,香港人不想等死,把希望寄託在將要回歸的國家能夠有脫胎換骨的改變之上,「因此港人對六四的參與,是基於自救的廣泛動員。」

別讓北京學生的勝利淪為短暫

今天,北京高校學生的抗爭成功突破封鎖,為全市高校學生爭取回家的權利;上海也有小區居民成功突破封鎖。但不要讓今次的勝利淪為短暫。《問誰未發聲?》的旋律提醒著我們,要迎來真正的改變,這種反抗必須建基於人的良知、責任感,以及對中共反人類本質的清醒認識,正如歌詞中提到明辨「黑與白 非與是 真與偽」,才能不被虛假的「復常」和中共的下一個謊言矇騙。

不要看輕每個人良知覺醒的力量,也不要過份高估中共紙老虎政權的能耐和壽命。沒有槍與炮,簡單的「不合作運動」和小小的勇氣,也可以保護到自己和其他人;堅持講出暴政真相就是自救救人。也不要感到孤立無援,正如《國安法》後香港人有句話:縱不能再鮮明表達立場,但大家仍能以一個眼神、笑容相認。在中華大地,抗共的旋律其實早已深入民心,只是政權不敢讓你知道,在海外網站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各級組織的人數已接近4億人。

一位近日聲明「三退」的中國人寫道:共黨的醜惡、罪惡、邪惡,在這場疫情中體現的淋灕盡致⋯⋯巨大的利益勾結,無恥的謊言欺騙,嚴厲的輿論管控,是所有人民的災難。這場疫情無疑是一面照妖鏡,讓共黨現出原形。就像那位上海市民說的一樣,這是我們的最後一代。我也不想讓我的子女來到這個國家受苦,這是我們無聲的抗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相信,歷史,會給這個黨一個正義的判決。

從來就沒有鐵打的江山,「跟政權鬥長命」的香港人最後必將勝利。那時候,《願榮光歸香港》的歌聲將凝聚離散的香港人,回到家園「建自由 光輝 香港」。希望中國大陸民眾也早日找到屬於自己的歌聲,解體中共,迎來道德良知的回歸,中華燦爛文明的回歸。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