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紅色娘子軍背後的故事 一個比一個慘(圖)

2022-03-25 19:30 作者:徐爾新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1984年,紅色娘子軍合影
1984年,紅色娘子軍合影。(網絡圖片)

在中國,票房最火的電影不是《戰狼》,而是早年間由謝晉導演的《紅色娘子軍》。60年前,也即1961年,這部電影一經上映便風靡全國,創下了8億人有6億人次觀看的放映記錄。

這部電影的產生,源於一篇《紅色娘子軍》的報告文學,作者是海南軍區政治部宣傳幹事劉文韶。當時總政治部有個建軍30週年徵文活動,劉文韶在查閱資料時,看到一本32開的油印小冊子《瓊崖縱隊戰史》,其中提到一個女兵連,隸屬於中國工農紅軍瓊崖獨立師。它的真實番號是「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第三團女子軍特務連」。考慮到特務這個詞容易使人聯想到間諜、特工,劉文韶就將它文學化地改成「紅色娘子軍」了。

歷史上的女子軍連誕生於1931年,最初只有一個排的人數,建制也並不屬於紅軍正規部隊,而是地方武裝組織。後來隨著形勢發展,瓊崖特委才決定成立女子軍特務連。當時招兵的佈告是這樣寫的:「英雄的、經過考驗的樂會縣婦女們,拿起槍來,當紅軍去,和男子並肩作戰……」佈告貼出後,報名者積極踴躍,紛至沓來。1931年5月1日上午,女子軍特務連在樂會縣第四區赤赤鄉內園村成立,正式劃歸中國工農紅軍第二獨立師第三團建制。

全連編制3個排,每排編制3個班;每個班10名戰士編制,全連各排編制共90名戰士;加上連長、指導員各1人,傳令兵、旗兵、號兵、庶務員、挑夫等8人,全連指戰員編制共100人。1932年春末,女子軍特務連又擴建了第二連,兩個連加起來實有140人左右。

女子軍特務連中除了庶務員、挑夫和號兵等為男性外,其餘均為女性。作為執行「特殊任務」的隊伍,女子軍的主要任務是保衛領導機關、看守犯人和宣傳工作等。但隨著戰爭形勢變化,這支部隊也很快投身到了一線戰鬥。據統計,這百餘名平均年齡不足20歲的女子軍,在短短的500多天裡,參與戰鬥達50多次。

女子軍特務連的戰鬥,只是瓊崖革命烈火的一個縮影。隨著瓊崖蘇區的發展壯大,駐守廣東的「南天王」陳濟棠決定派兵剿滅。1932年7月,陳濟棠派警衛旅長陳漢光率所部三個團共三千多人,圍剿瓊崖蘇區。

在接下來的三個多月的圍剿中,戰鬥越來越殘酷,女子軍連最終被徹底打散,再也沒有恢復建制。作為一個戰鬥單位,女子軍連只存在了500多天。這支部隊的成員,除一部分死於戰場,少數人被抓捕外,其餘都重新回歸參軍前的生活,藏於民間,隱而不露。直到劉文韶將她們的故事寫成報告文學,又相繼改編為電影和芭蕾舞劇,人們才注意到這一群女兵的存在。

在舞臺上,這些女兵英姿颯爽,是革命功臣;以她們的戰鬥經歷編排而成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成為招待外賓的必備節目。而在現實生活中,這些昔日的戰士,她們放下槍後的遭遇,卻因為曾經被俘的經歷,或是嫁人不淑,在1949後的歷次運動中,跌入人生低谷,甚至成為革命的對象。

首任連長龐瓊花,是為逃避包辦婚姻參加革命的。1932年部隊開展肅反,龐瓊花被懷疑是「托派分子」而遭撤職審查,由馮增敏接任連長。同年,特務連擴建至兩個連,下轄4個排、12個班,共140餘名女戰士。

在馮增敏的記憶中,特務連打過兩場漂亮仗。一次是沙帽嶺伏擊戰,活捉了樂會縣「剿共總指揮」陳貴苑;一次是火燒文市炮樓,生擒民團大隊長馮朝天。

但戰爭也很快讓女子軍連付出代價。在阻擊國軍進剿的戰鬥中,女子軍戰士有的陣亡,有的被擊潰逃散。馮增敏帶著8名女兵躲入原始森林,輾轉7天7夜之後,最終脫離了險境。半路上,女戰士王運梅生下一個男嬰,不到3天就夭折了。

當時面臨兩種選擇,要麼繼續打游擊,要麼化整為零回家待機再起。馮增敏因兄長被殺害、母親被盯上無家可歸,只好選擇留在山上,直到被捕。

與此同時,另外數名女兵也相繼被抓,其中有首任連長龐瓊花、一連指導員王時香、二連連長黃墩英、二連指導員龐學蓮、二連二排排長王振梅、女戰士林尤新等。

龐瓊花被俘前,剛從紅軍的肅反監獄中被「無罪釋放」,出獄後又被國軍抓獲。龐瓊花被俘後的一張照片,曾刊登在1933年2月15日上海出版的《時代》畫報上。

擔任清剿任務的國民政府第一集團軍警衛旅旅長陳漢光,親自挨個提審了被俘女兵,並將審訊卷宗備案上報。1934年,陳漢光部奉命離開瓊崖前,向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陳濟棠請示被俘女兵的處置問題,陳濟棠複電:「審核該犯性情及其環境狀況,仍應施以感化處分。」

按陳濟棠批示,這些女子軍連的幹部後來被送往「廣州國民特別感化院」繼續關押,直到1937年抗戰爆發,國共第二次合作才被釋放。

馮增敏出獄後嫁給了一個農民,生有一女,後來丈夫病故,她將女兒寄養在親戚家,一個人又重返組織。

被肅反搞得心灰意冷的龐瓊花選擇了一個文化人,過了幾年平靜日子。後來日軍打到她的家鄉,要求她丈夫出任維持會長,遭到拒絕,被日軍槍殺。不久逃入深山的龐瓊花也被日軍殺害,年僅31歲。

二連指導員龐學蓮被捕前便已成婚,出獄後牙醫丈夫又娶了妻子。龐學蓮接受了現實,與丈夫團聚,組成了一夫二妻的家庭,直到1999年去世。

一連指導員王時香和二連連長黃墩英的命運尤為曲折,兩人的人生後來充滿了悲劇色彩。

王時香19歲加入娘子軍,因為讀過3個月夜校,被任命為連指導員。被捕前,她有過一段婚姻,丈夫是師部的傳令隊長,在一次排雷中喪生。王時香出獄後,母親怕她的經歷拖累全家,將她許配給當地民團中的清鄉隊隊長劉恆應做妾,以此尋求庇護。劉身有殘疾且大王時香15歲。1949海南解放時,劉恆應被瓊崖縱隊擊斃。

同樣的命運也發生在黃墩英身上。黃墩英回到家鄉後,被已有妻室的國民政府區長李昌厥看中,想娶黃墩英為妾。黃墩英被關押期間,同為共產黨員的父親、哥哥、弟弟和妹妹死的死、逃的逃。受到驚嚇的母親為求平安,極力勸說女兒接受了李昌厥的求婚。黃墩英最終接受了這樁婚事,但要求丈夫辭去公職,到一所中學任教。1951年土改時,已經脫離政界的李昌厥仍被共產黨處決。從此,黃墩英頂著「地主婆」、「叛徒」的帽子成為歷次運動的批鬥對象。文革中,黃墩英甚至成了「最危險的人物」,又是遊街、又是拷打,子女也因此受到牽連遭受歧視。

二連指導員龐學蓮原本無事,但她和王時香既是戰友又是鄰居,又一同坐過監獄,運動一來戴高帽遊大街,照樣不能倖免,理由是國民黨為什麼放你出來?王時香嫁給國民黨,你龐學蓮為什麼不阻攔?

相比之下,一連連長馮增敏要算命運比較好的,她1949年後擔任過博鰲人民公社副社長、瓊海縣婦聯主任等職。1960年,她受邀到北京參加全國民兵代表大會,被最高領導接見,授予她自動步槍一支、子彈100發、筆記簿3本。

「文革」開始,她的歷史問題受到懷疑,當年的獄友一個個都被揪出批鬥,作為連長,馮增敏無法自證清白。被打倒的馮增敏先是下放到五七幹校,後又遣送回家接受勞動改造。1971年,馮增敏因胃穿孔併發闌尾炎去世。死時,她唯一的女兒正在「五七廠」被人監視著「哐當哐當」地打鐵。

1978年,馮增敏、黃墩英、王時香等人被相繼平反。

當年遭圍剿打散的女子軍連的女兵,許多人脫離部隊後,將槍枝埋藏起來,悄悄過起了普通人的生活,將過往的戰鬥歲月深藏心底,堅守秘密,守口如瓶,以免給自己招來麻煩。

到1984年,經過多方走訪調查,當年女子軍連的女兵,仍還在世的已經不到60人了。

女子軍連最後一位被確認身份的女兵是符月雅。她為避禍遠走他鄉,這一走就是20多年,錯過了填寫申請的時間。1994年,符月雅在她原來的指導員龐學蓮和連長黃墩英的提醒下,才向瓊海市民政局補交了申請。由於民政局辦理此事的機構已經撤銷,認證經歷了很多周折,直到2011年,符月雅的軍人身份才得以確認。凡是被確認的女兵每月都能從民政部門領到固定的生活補助,海南省婦聯也會為她們提供醫療補貼。

符月雅因為認證遲,又拖延了7年時間,到她正式批准領取補貼,前後還不到一年的時間,便離開了人世。

2004年4月19日,中國最後一位紅色娘子軍盧業香病逝,享年100歲。她曾是女子軍連二連二排二班班長。

責任編輯: 玉亮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