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俄動用化武黑歷史讓人膽寒 放毒氣犧牲120人質(圖)

2022-03-15 09:13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2020年,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也遭投毒。
2020年,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也遭投毒。(圖片來源: MAXIM ZMEYEV / AFP /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2年3月14日讯】西方國家紛紛提出警告,俄羅斯可能會謊稱烏克蘭和西方盟友擁有生化武器,以此作為藉口來發動類似攻擊。《天空新聞》報導稱,雖然俄國簽署1997年《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但仍然多次使用化學武器,其中包括了2002年對於莫斯科歌劇院挾持案,施放了毒氣致使犧牲至少120名人質,也曾於敘利亞內戰一次奪走了至少1700條的人命。

俄國曾使用哪些化學武器?

2002年10月23日,有40多名綁匪闖入了一間莫斯科歌劇院,且挾持逾850名人質,並要求俄軍撤出車臣共和國。當地軍警在10月27日使用含有鴉片類止痛藥卡芬太尼(carfentanil)毒氣,以麻醉室內所有人,而後再強行攻堅。此物質藥效比嗎啡還強10000倍,導致有120名人質死亡。

2004年,烏克蘭親西方的總統尤申科(Viktor Yushchenko)打敗了普京所青睞的候選人,但不久後就被發現中毒。他幸經及時獲救後指控俄國犯案,在接受診斷之後,發現毒物竟然是類戴奧辛物質中毒性最強之TCDD。

俄羅斯介入敘利亞內戰,因為支持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且大規模使用化武。根據研究估算稱,在敘利亞內戰期間至少發生85次的化武攻擊,而最嚴重事件是2013年8月所發生的古塔大馬士革(Ghouta)攻擊案,致使多達1700人死於沙林神經毒劑,這受害者於逃離家園途中,就突然然倒下且口鼻冒泡,最終窒息死亡。

俄羅斯曾經多次毒害逃亡海外之通緝者。2006年11月,一名投奔英國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的間諜李維寧科(Alexander Litvinenko),他在倫敦一間飯店遭俄國特務毒死,他的茶內被摻入了高放射性化學物質釙-210,經三周後死於急性輻射中毒。

2018年3月,英國間諜的前俄羅斯軍官史柯里帕(Sergei Skripal)父女二人,也都被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毒害了,最後2人皆倖存下來。

2020年8月,俄羅斯的知名反對派人士納瓦尼(Alexei Navalny)於搭機返回莫斯科時被投毒,而後前往柏林接受治療後康復,且被當地的5間實驗室證實,他是遭到受諾維喬克毒害。

俄羅斯可能會在烏克蘭使用和武器?

敘利亞政府每次在實施化武攻擊之時,總統阿薩德皆會宣稱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或者蓋達組織首先持有此類武器,這套模式亦被視為俄羅斯之典型「劇本」。

前英國的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被問到俄國的「劇本」時稱,我完全不會排除此種可能性。我認為隨著俄軍陷入困境時,且顯然未實現軍事目標,你就很可能就可看到更多無差別濫殺和轟炸,甚至可能還會使用化武。

生化武器歷史專家艾德華茲(Dr Brett Edwards)也表示,俄國反覆謊稱敘利亞出現了化學武器,且與使用化學武器的敘利亞當局攜手合作。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們就知道俄羅斯將會在這些問題上撒謊。

不過,艾德華茲也說,俄羅斯於簽署《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之後,已接受實地檢查與調查,並銷毀大量化武庫存,所以不具備在戰爭中使用化武之能力。若俄軍要於烏克蘭境內使用類似武器,將會出現專業單位大規模動員之情報,但是目前尚未發生。

儘管如此,艾德華茲仍然認為,俄方可能會利用《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之檢查盲點,小規模進行生產且使用化武。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俄國有進行小規模神經毒劑的生產,這與化學戰所需噸數並沒有任何關係,遠遠未達到西方國家一直在談論的規模。他擔憂,催淚瓦斯和鴉片類物質等失能性毒劑,將可能會造成更大範圍傷害,甚至侵犯人權。

責任編輯: 王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