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富人從網際網路上消失 國家要辦大事了(組圖)

2021-11-27 08:59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炫富
2021年4月18日,北京香奈兒商店外的長隊(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1月27日訊】以後,我們對富人生活的認識,只能全憑想像了!

因為,「有錢人」正在從網際網路上淡出。

幾個月前,中國有許多商業教父急流勇退,紛紛鬆開掌舵的手退居幕後。

張一鳴、王興等人清空微博,意氣風發的馬雲則變得沉默寡言,這些大佬們排隊從網際網路上消失。

如今,消失的是網紅、主播、娛樂明星……

這兩天一份通知下發,目標是娛樂明星們,白紙黑字寫著:明星不得宣揚奢靡享樂、炫富拜金等不良價值觀。

炫富

前後腳,網路直播的「造富運動」就宣告正式告別野蠻生長時代。

號稱百億身家的女老闆雪梨,以及一夜暴富的林珊珊,各自帶著幾千萬的天價罰款撞上槍口,將今天新興的頂層吸金群體一直諱莫如深的收入問題推到臺前。

雖然她們「誠懇」道歉了,但還是會付出沈重的代價——輕則三個月內無法復出,重則會被封號,就此從網際網路上消失。

你以為這只是花邊新聞?不。

兩者在近乎同一個時段出現,並不是巧合,也不是偶然。

相信我,背後醞釀的一場風暴即將到來。

共同富裕是這個時代最大的主題。今後凡是有礙於「共同富裕」的事情,都會遭遇鐵拳。

這不,那些製造中產階級焦慮的神器——抖音、小紅書早早就嗅到政治風向標,正悄咪咪地進行一場打擊炫富的運動——

一夜之間,小紅書上有6895篇炫富筆記人間蒸發了,158個炫富相關賬號失聯。

與此同時,抖音上有2862條惡意炒作、炫富的視頻不見蹤跡,3973個賬號被封禁處罰了。

有土豪濃度很高的抖音賬號叫@氪金研究所,每天沒事就是在街頭尋找潮人,並評估他們身上的衣物價格。

關鍵是,這些在路上隨意碰到的「路人」甲乙丙丁,分分鐘把觀眾摁在地上摩擦。

他們身上的穿搭,都太TM貴了,動不動就一輛車的價格,甚至是小城市一套房的價格。

有一期是一個時尚編輯小哥哥,戴著30萬的克羅心項鏈、16萬的卡地亞手鐲、穿2萬的牛仔褲、2萬的Nike等等,加起來就有430萬了。

看完後我不得不感慨,原來我才是人群中最不配擁有名字的小丑。

如今,這個號的視頻已全部被下架。

炫富

著名的炫富博主@網紅大LOGO,以追求奢靡生活著稱,他曾經的格言是「只吃最貴的,不吃最好的」。

19990元一斤的茶葉製成的奶茶;

8000塊租一輛勞斯萊斯;

55000一晚東方明珠塔酒店;

75000住一晚總統套房……

曾經每一條獵奇的視頻都在突破窮人的想像力邊界,降維暴擊3000萬個粉絲。

在被央媒接連點名批評之後,他瞬間提高了覺悟,舍棄豪華大酒店,轉型吃路邊攤。

炫富

如今,他置頂的3條視頻都有關於「共同富裕」,比如支援河南重建捐款100萬元,請小學生吃愛心午餐。

滿滿的求生欲,就快溢出屏幕了。

炫富

小紅書曾經是人均法拉利的陣地。

去年10月四像工作室統計發現,小紅書上關於法拉利的「炫富」筆記高達2萬多篇。

而實際上法拉利近五年只賣了3000多輛。

炫富

真是一門炫富玄學呢!

如今,我們在小紅書再輸入「法拉利」,僅剩下1886篇筆記了,水分一擠就擠掉了80%。

而「倖存」的這些筆記中,科普性的視頻居多,極少有「炫富」的嫌疑。

炫富

不僅如此,最近的小紅書清理炫富視頻還不夠,更推出了「反炫富」的《社區公約》。

炫富

「請避免炫耀遠超常人的消費力」

「財富來之不易,對大部分人來說仍然是稀缺的」

這些姍姍來遲的規則,可真寫在我等凡人心坎上了,比初戀的擁抱還要暖。

看來,抖音、小紅書都是熟讀了共同富裕精神文件的: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

未來,通過AI演算法識別炫富的精準性一定會越來越高。說不定哪天所有露出的大牌logo都會像紋身一樣,需要打碼處理,否則不准上架。

如果不是網際網路這麼紙醉金迷,極盡奢華,可能中國的老百姓都不曉得原來自己這麼「灰頭土臉」。

知乎上全部是「人在美國,剛下飛機」的百萬年薪精英。

朋友圈裡充斥「喜提瑪莎拉蒂」的微商。

小紅書遍地「人均愛馬仕鉑金包」的名媛。

抖音上充斥著普通人逆襲的故事:有一個瘦如皮包的小女孩叫「張曼如」,自稱13歲輟學打工,做過廠妹,派過傳單,用當網紅賺的錢開了一家服裝店,還創立了自己的化妝品品牌。

憑藉一己之力逆天改命,21歲就買了一輛法拉利,22歲又喜提一輛勞斯萊斯古斯特,名下廣州7套房,身家高達78億人民幣……號稱抖音最年輕董事長。

炫富

曼如女士靠著分享自己的豪奢總裁生活出圈,在積攢了幾百萬粉絲後,就開始收割韭菜——直播帶貨了。

然而開局一張圖,故事全靠編,最後張曼如的房產、豪車、公司等被扒出來幾乎都是假的。

「抖音第一騙」,騙你沒商量。

當下炫富的需求,已經大到形成一個灰黑產供應鏈。隨便花15塊錢,就能買來高清無水印的豪車視頻素材。隨手再拿來釣魚設局,為執法部門創造KPI。

炫富

普通人只有被炫富視頻PUA的份。

炫富,或者說虛假炫富有罪嗎?

沒有。但它有個巨大的壞處,就是影響團結啊。

當網紅博主們玩起「炫富摔」,隨便一摔都摔出好幾個億的奢侈品時,他們不會記得,中國大地上還有6億人的月收入還不到1000塊。

當假名媛們一人兩百,拼上一間五星酒店套房,對著洗手間鏡子「哢哢」自拍配上一段「今夜好寂寞」時,她們忘記了手機屏幕前,中國還有5億人沒用過馬桶。

網路世界和現實世界,就像一個折疊的平行空間。

明明只隔著毫米薄的屏幕,但卻像銅牆鐵壁,怎麼都穿不過去。

這種無孔不入的暴富和炫富,無情粉碎著千千萬萬人的信仰,那些從小被灌輸的勤勞致富、雙手改變命運的觀念,瞬間如秋風裡的樹葉搖搖欲墜。

充滿物質主義的網際網路,正在摧毀兩代人。

90後被嚇得不敢生孩子,00後被「激勵」得天天幻想年薪百萬。

今天,中國的生育率已經低於日本,結婚登記人數創17年新低。

學界一般將總和生育率達到2.1界定為警戒線。中國人現在的生育率卻只有1.3,遠遠支撐不了正常的人口更替了。

這背後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普通人不敢生不想生。

高昂的房價、巨大的教育成本,難以跨越的階層,都是當下最好的避孕藥。

大城市本來就很內捲了,網際網路上的花式炫富更是加劇了焦慮情緒的傳染。

在矽谷,大多數企業家夢想改變世界,財富只是他們的附屬品,這樣的財富具有榜樣的力量。而網際網路上那些炫富的人,財富則是他們的戰利品。

這些人用不知道從哪裡的「財富」,人為劃分了成功者與失敗者的分界線,豎起「上流人士」與「下層人士」的圍牆。

看著這些花枝招展的同齡人,多少會覺得自己的人生特別失敗,是個不折不扣的loser。

有的人乾脆就放棄治療,破罐子破摔。

也有的為了不拖累下一代,先躺為敬,不生了。

焦慮的危害,不可謂不高。

像特別內卷化的韓國已經出現了「五拋族」,拋棄戀愛,拋棄結婚,拋棄生子,拋掉住房和人際關係。最高的境界是七拋,連夢想和希望都拋棄。

韓國年輕人的焦慮,已經吃掉了很多個小孩了。這個曾經的東亞四小龍,生育率全球墊底。按照該國0.84的總和生育率,600年後韓國將從地球上徹底消失。

鍵盤俠們幸災樂禍說,中國人可以移民去韓國,拯救消亡的韓國。

別太天真了,先解決那些炫富製造焦慮的人再說吧。

炫富

至於涉世未深的00後們,則在「人均年薪百萬」、「人均法拉利」信息包圍圈中,對現實社會產生嚴重的認知偏差。

新華網曾做過一次調查統計,發現有54%的95後,最嚮往的新興職業就是主播和網紅。

進入2020年之後,有教育機構對小學生的理想職業進行調查,最終結果十分讓人驚訝:有近80%的小學生選擇將網紅作為目標職業。

沒辦法,誰叫網紅就是能夠一夜暴富呢。

今年2021新財富500富人榜上,年僅36歲的薇婭(黃薇)和她丈夫以90億元的財富上榜。

炫富

與她平起平坐的,是老乾媽的創始人,74歲的陶華碧。陶華碧花了30多年,靠賣一瓶瓶醬料積攢的財富,人家薇婭花了3年時間就做到了。

網紅趕上了一個超級造富風口。

今年雙十一預售期,李佳琦和薇婭直播間合計賣出189億元,這個數字「甚至超過了91%的A股上市公司一年的努力」。

這種奇蹟,下一代的太陽們看在眼裡能不飄嗎?

炫富

憑什麼人家初中畢業,我985/211、一本生做不到?

於是,首批即將踏入社會的00後大學生,有超6成會認為自己「十年內能年薪百萬」。

炫富

00後對自我能力的信心,已經完全脫離地心引力了。

當那些有學識的年輕一代都蜂擁擠入這條賽道時,等待他們的,必然是慘淡的現實。

炫富

艾媒數據統計的2020年中國網路主播收入,中國網路主播的平均收入在50k以上的主播只佔0.6%。而10K以下的佔比為84.1%。

同樣的收入,做個工程師,做個會計師,做個動漫設計師就不香嗎?

每多一個失敗的主播,這個社會就會少一個老師、醫生、律師和科學家。而前幾年的職業經驗是極為寶貴的階段,一旦錯過就很難再轉行了。

兩代人的前途,就這麼跌跌撞撞。

這就是中國為什麼要打擊花式炫富的原因。

過去的前二三十年,中國宣揚萬元戶的故事,是因為當時可以調配的資源相當有限,而且還有人將財富當原罪,必須打破思想的條條框框,「先富帶動後富」。

今天中國讓炫富的有錢人從網際網路上消失,是為了避免先富碾平後富,沒有激勵作用反而製造了焦慮。

至於打擊網紅偷稅漏稅,跟打擊網上炫富其實都是一個邏輯:所有一夜暴富而又為富不仁的人,都會受到懲罰。

在今天這個時代,請牢牢記住下邊兩句話:

一切不利於生娃養娃的產業都會遭殃。

一切不利於共同富裕的事情都很危險。

這兩天,就在雪梨焦頭爛額的時候,扛著民族主義大棋的司馬南憑藉幾問掀起了滔天巨浪般的輿論風波。

他在這個時候冒出來,也是頗為耐人尋味的。

還記得他的招數嗎?

司馬南痛批聯想在資不抵債的情況下,柳傳志楊元慶等高管卻拿著上億的天價薪酬,是「窮廟富方丈」。

一句話,柳楊幹的事情違背共同富裕。不得不說,這一招確實夠狠,擊中了普通國人的樸素信仰,一夜增粉幾百萬。他,確實抓到了一個好「時機」。

短短一兩年時間,江山依舊,但早已物是人非。

就在幾個月前,中國有許多商業教父急流勇退,紛紛鬆開掌舵的手退居幕後。

張一鳴、王興等人清空微博,意氣風發的馬老師則變得沉默寡言,這些頂級富豪排隊從網際網路上消失。

一些有覺悟的資本大佬更是心急如焚地搞第三次分配:

8月,鵝廠率先行動,宣布投資500億元資金助力共同富裕,之後追加至1000億;

9月,阿里巴巴不甘落後,宣布投入1000億,助力共同富裕;

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則向慈善機構捐出了約合18億歐元的股票;

電商巨頭拼多多,也宣布投入100億啟動「百億農研專項」

……

炫富

如果說,這些商業巨頭是主動做慈善,那麼,今天的網紅主播則是「被動」裹挾入這場共同富裕運動了。

據燃財經報導,「有關部門已經掌握了約100萬個的主播銷售收入數據,並按照這個名單下派到各地機構,讓機構通知個人自查自糾,並在杭州、廣州、北京、上海成立了4個專項組。」

網上已經有各種流言在飛,比如說「帶貨一哥」和「帶貨一姐」或將面臨6.5億的罰款。

炫富

而曾為隱蔽偷漏稅而存在的明星工作室,今年已經註銷了超600多家。

炫富

我賭一塊錢,在2021年進度條還剩10%的日子裡,中國將迎來一波明星和主播的「補稅潮」。

放眼未來的政經週期,財富再分配,絕對會是最為非常關鍵一個的詞。

十年前,在「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經濟主線中,多地成立「環保警察」。這隻新銳隊伍霹靂出擊,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環保風暴,多少高耗能高污染的企業命運就此改變。

十年後的今天,廣東、江蘇、貴州等多地成立了稅務警察聯合作戰中心,「稅務警察」橫空出世。

炫富

為什麼要在此刻加強打擊偷稅漏稅,把更多的錢收上來呢?

沒什麼。

當前風雲變幻,國家要辦大事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黃漢城財經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