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打造中國版納斯達克?習近平的政治企圖(圖)

北京打造中國版「納斯達克」? 分析人士:習近平就近監管資本市場

2021-09-15 20:3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習近平主導的北交所也代表了他要就近監管金融和資本市場的政治企圖。
分析指,習近平主導的北交所也代表了他要就近監管金融和資本市場的政治企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9月15日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2日才剛宣布要成立北京證交所(北交所),隔日,北交所即迅速註冊成立,成為繼上海和深圳兩大交易所之外的第三個全國性資本市場。對此,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北京展現了打造中國版「納斯達克」的野心,也為無法赴美國上市的中企打開一個籌資管道。不過,他們也說,這個完全由習近平主導的北交所也代表了他要就近監管金融和資本市場的政治企圖。

中國現有的兩大證交所,上海證交所(上證所)是長三角資本市場的中心,而深圳證交所(深證所)則就近服務珠三角跟粵港澳大灣區的資本運作。因此,就地理位置來看,在首都北京新設一個交易所來服務北方和東北區域,「三分天下」似乎順理成章。

不過,位於臺北的政治大學金融學系教授殷乃平認為,地理位置通常不是新設證交所的考慮點。相反地,北京位於「天子腳下,他認為,北交所最重要的政治目的就是讓習近平可以就近監管資本市場。

兩大目的:就近監管和留住中企

殷乃平告訴美國之音:「真正要做這種金融中心或者是證券交易中心的話,事實上,不需要考慮到地域的問題。以整個世界的金融環境來講,它(官方)只要設定一個地點,把所有這些的交易,都集中到這一塊來的話,自自然然這個市場就會出現了。所以,很多人都猜測,就是說,設到北京多多少少與政治因素還是唯一情況,就近監管。」

除了便於管理,隨著美中貿易戰也衍生出兩大強權在金融面的激烈爭霸,因此,位於臺北的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明澤認為,習近平透過新設北交所,目的也在挽留中企,尤其是放緩中國新創企業赴美上市的步伐。

吳明澤告訴美國之音:「上證所主要都是大型的企業,或者是那時候的國際央企之類的。那深證所就是中小型企業為主,也是剛好跟深圳那邊的一個區域發展,經濟發展、產業發展是有關的。這兩個(交易所)在2005年之後才有比較快速的發展,其實(就)理論上來講,這兩個證券交易所也夠了。只不過今年,可能是這幾年,美中貿易戰越打越激烈,去年習近平也提出‘雙循環’,現在中國大陸的企業,尤其是新創企業,它如果要融資的話,有些它可能在上證所、有些在深證所,有些跑到國外去,他們(中共)也希望說,不要讓這些企業在繼續到美國去上市。」

吳明澤表示,美國對中企上市的監管也越來越嚴格,因此,習近平希望順勢將創新型、科技型、科創型的企業都留在中國上市。

習近平的權鬥盤算

另外,分析人士說,北交所的設立也反映了習近平在權力鬥爭上的算計。

香港恆生大學經濟及金融學系兼任副教授吳明德指出,2012年習近平上任前,他的政敵「上海幫」一手把持著中國的權力核心,再加上,上海也是北京以外最重要的戰略重鎮,一直讓習近平深感芒刺在背。

吳明德認為,北交所是習近平追求絕對權力的下一步棋。

吳明德告訴美國之音:「因為他(習近平)以前沒有能力,從2012年到2016年,2013年-2014年(間)很多人想在政治上要推他下來,(但)推他不下來。就在2015年弄來一個金融股票的大跌(中國股災),2015年有25%的國家外匯儲備流走了。當時候(習近平)沒有人,沒有權,所以四、五年(內)他(習近平)要穩妥他的軍權,因為有軍隊他就有槍,有(了)槍,什麼人都要聽他的話。現在有槍了,他(習近平)經歷了七、八年的痛苦,現在大局可以掌握了,一個一個來了,一個板塊一個板塊來拿掉。」

但為何習近平選在此時設立北交所呢?

吳明德認為,是時機成熟了。他說,習近平權力穩固後便想進一步掌控金融。30年前,江澤民、朱鎔基主政下,浦東在極短的時間發展起來,也成為江派人馬的地盤。

吳明德認為,習近平提出「千年大計」,就是要發展北京的雄安新區成為下一個浦東,與江派人馬一較高下。不過,吳明德對中國的政治局勢相當缺乏信心。他警告中企,要從香港的例子中學到教訓,他說,新三板不過是個騙人的幌子。

新三板的正式名稱為「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是經國務院批准於2012年設立的全國性證券交易所。新三板負責組織安排未上市公司股份的公開轉讓,為非上市股份公司融資、並購等相關業務提供服務。而中國的三板市場最早源自創立於2001 年、俗稱「舊三版」的「股權代辦轉讓系統」。

吳明德告訴美國之音:「它(中國)現在說,我們北京的交易所,我們是要做納斯達克,是要做新三板,我們是創業的,我們是中小企,他(中國)在騙你們!到他(習近平)能夠把握整個情況的時候,一變就變過來了。跟我們香港一樣,它(中國)1997年什麼錢都沒有,所以它就跟全世界說,我們(中國)是要香港幫助我的,現在它要香港幫它嗎?」

北交所坐實新三板之失敗?

北交所正式成立前一天,習近平9月2日在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的全球服務貿易峰會上致詞指出: 「我們將繼續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換言之,北交所將改革或取代俗稱「新三板」的「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

一週後,根據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委員會的公告,專精助聽器研發與產銷的公司「錦好醫療」於9月10日順利成為北交所第一家精選層過會的企業,搶得頭香、也完全響應習近平的號召。

不過,位於臺北的國票金融控股公司獨立董事雷倩認為,習近平的這番致詞等於間接承認了,過去創新型中小企業並未得到足夠的支持,融資管道非常有限。

雷倩告訴美國之音:「在新三板的時候,原來解決了中關村那些科技產業,讓他們有一個企業主可以做股權融資的平臺。可是我們都知道,新三板的失敗,在於它的交易(量)非常的薄,也就是說,所有在新三板的企業裡面,大概有六、七千個,其中只有66個,1%達到精選層,就是能夠交易買賣投資而且獲利可以了結、有流動性的基礎。其它無論是在基礎層的82%,或者是創新層17%的這些企業,幾乎都沒有什麼買賣,也就沒有創造市場的功能,沒有實際融資的功能。」

中國的國有銀行早期傾向放貸給大型國有企業,後來則放貸給大型的民營企業,完全排擠到中小企業的融資機會,因此,中小企業亟待官方的援手。

雷倩分析:「第一,它(中共)必須要除了政府補貼跟銀行融資以外,創造第三種的股權融資的管道。第二,它(中共)也必須讓這個股權融資的管道,具有充分的流動性,也就是創造市場的這個功能,讓它成為一個活的功能。」

換言之,雷倩認為,新設的北交所是為瞭解決新三板昔日的敗筆,扭轉中小企業,包括科技創新型的中小企業主,融資困難的根本結構。

發展與分配的兩難

攤開中國的經濟發展史,1979年改革開放後,中國的經濟從當時排行全球GDP的第十五名,於2010年衝上第二名。2012年習近平上臺後致力脫貧工程,並聲稱已於2020年,成功協助一億人,透過地方建設,就業和教育等機會,脫離極度貧窮。但雷倩認為,中國社會貧富不均是習近平接下來要面對的最大挑戰。

雷倩告訴美國之音:「在社會上面,任意其它地方都可以看到,開著超跑的、極為奢華的、非常炫富的這些行為,會造成人民絕對的剝奪感,而任何地方的相對剝奪感,都是社會不安定的因素。因此,中國大陸在討論維穩(維護國家局勢和社會的整體穩定)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候是用很強烈的手段,去壓制這些不穩定的因素,但是到了「共同富裕」這個新主張提出來了之後,應該就要去藉著分配的平均,達成和諧的社會,而且最終造成社會的穩定。」

如何解決中國社會的財富分配問題呢?雷倩指出,習近平的主張是借由創新來拉抬經濟成長。她說,中國若能發展中小型企業,創造出更大量的就業機會,並繼續推動城鎮化,讓就業機會不再集中在大城市,而是均分到較小的城鎮中心,由這三個方面,就有可能解決「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問題。

徐明何許人也?

北交所成立後,其領導班子也火速搭建完成,由徐明、隋強分任董事長和總經理。據報載,徐明經驗豐富,在中國證監系統服務20多年,目前仍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亦即新三板,擔任黨委書記和董事長。

香港恆生大學的吳明德認為,北交所用人,政治背景高於工作能力和經驗。

國票金控獨立董事雷倩也同意。雷倩說:「三十年來,第一次成立一個新的證交所,並且是由習近平先生親自對外公布的。所以,對這件事情來說,一定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因此,他們對於負責人必須具有絕對的信任跟高度的專業,這兩個因素綜合起來,才能把北京證交所這個全新的牌子挂穩挂好。」

但中華經濟研究院的吳明澤看法略為不同,他說:「北京證交所就是要去改革新三板,新三板本來書記和董事長就是徐明,那自然而然地他被當成是北京上交所的一個代表人,我覺得也蠻合理,他其實在證券監管的領域裡面,也待了很久,(也算是)老監管人。」

北交所的未來

香港恆生大學的吳明德形容,三個證交所就像三國鼎立—習近平控制的北交所是曹操,上海幫是孫權,而九加二大灣區則是劉備。如今,習近平想獨統天下,另外兩個證交所的前景堪憂。

吳明德說:「我們不要說它(上證所、深證所)會沒落,但是會停滯不前。因為你在中國,沒有政治的後臺,你什麼也做不來,所以,從外面的人來看,從香港來看,從外國人來看,未來的政治在北京,金融也是在北京,經濟也是在北京。」

政治大學的殷乃平認為,現在來評斷北交所的成敗仍為時過早,但他持相對樂觀的看法。殷乃平說:「如果他們能把期貨交易集中到北京,像芝加哥期貨交易所一樣的話,那這個期貨交易所將來在我個人來看,不只是中國大陸,可能是整個中亞跟亞洲地區,可能很多這些交易都會吸納到北京來,比如說,透過一帶一路建立的很多這些關係,在金融方面可能都會到北京來。」

不過,中華經濟研究院的吳明澤則態度持平,他認為,北交所既然致力改革新三板,可望鎖定新創事業為其利基市場。吳明澤說:「雖然上交所跟深交所,他們其實都有所謂的科創板,或是創新板之類的。但是,對於一些新創事業的融資相對上來講,他們認為可能還是不是那麼足夠。所以,北京證交所他們的一個重點就是在新創事業上面。」

一個習近平,三個證交所會三分天下嗎?未來如何運作、分工?會不會出現衝突?這些都有待進一步觀察。

責任編輯: 辛荷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