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與中俄開戰 美軍準備了六巨頭(圖)

2021-08-13 17:34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美國 陸軍
美國陸軍在實彈演習中發射高機動性炮兵火箭系統。(圖片來源:U.S. Army/Sgt. James Lefty Larimer CC BY 2.0)

【看中国2021年8月13日讯】(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報導)為了避免像「未來戰鬥系統」(Future Combat System)這樣的「超級項目」的戲劇性夭折,美國陸軍計畫,在可能的情況下,採用現成的解決方案。五角大樓正在重新定位,在近20年專注於平叛局部衝突之後,準備與中國或俄羅斯這樣的大國作戰。

美國的衝突解決專家羅布林(Sébastien Roblin),曾在中國的和平隊(Peace Corps)擔任教員。8月12日,羅布林在《國家利益》的文章中,詳述了美國陸軍,為準備與中俄作戰,正在進行的裝備升級。

羅布林分析稱,俄羅斯以威脅波羅的海的大型機械化軍隊,以及強大的遠程彈道導彈、火炮和地對空導彈,對美國陸軍構成了傳統的陸地力量挑戰。相比之下,與中國的假設衝突,將集中在對太平洋海域和領空的控制上。為了保持相關性,陸軍將需要把具有遠程反艦能力的導彈和直升機,部署到偏遠的島嶼、日本和韓國等盟國,甚至部署到美國海軍艦艇的甲板上。

美軍幾乎所有的主要陸戰系統,都是在20世紀80年代或更早的時候服役的。五個取代老化的裝甲車、火炮和直升機的雄心勃勃的計畫,消耗了300億美元,卻以失敗告終。因此,在2017年,美國陸軍組建了八個由准將領導的跨職能團隊,這些影響深遠的現代化舉措被統稱為「六巨頭」。

第一、遠距離精準射擊(火炮)

美軍在二戰期間以其對火炮支援的奢侈、快速和精確的使用而聞名。然而,在最近的衝突中,美軍越來越依賴使用精準武器的空襲,而不是大炮轟擊。但在面對擁有強大防空能力的敵人時,隨叫隨到的空中支援將遠遠不夠。事實上,需要遠程導彈和火炮打擊來摧毀防空系統,為空中力量「踢開大門」。因此,美軍的首要任務是「遠程精準射擊」。

首先,美軍尋求進一步升級其像坦克一樣的1960年代的M109自走炮,用長管的增程炮,將常規攻擊範圍提高到43英里,甚至可能將衝壓噴氣式炮彈的射程擴大到81英里。

炮兵部門的另一個支柱,基於卡車的M270火箭炮和較小的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將獲得增程火箭,將射程增加到93英里。此外,他們發射一枚大型的、射程180英里的陸軍戰術導彈(ATACMS)的能力,將被兩枚射程310英里的較小的精確打擊導彈所取代,這兩枚導彈可以打擊像船隻這樣的移動目標。

在《中導條約》(INF)被廢除後,美軍還在開發兩種射程更遠的武器:一種射程為1,499英里的高超音速導彈,這種導彈可能被證明是極難防禦的,並擁有緻命的反艦能力;還有一種巨大的遠程戰略炮,據說射程為1,000英里。

第二、下一代戰車(裝甲車)

美軍將更換日益脆弱和動力不足的M2步兵戰車。

美軍尋求一種能夠攜帶更多戰士、30到50毫米自動炮、新的導彈和主動防護系統的可選擇的載人戰車(OMFV)。目前的競爭者包括雷神和萊茵金屬公司出產的山貓步兵戰車、通用動力公司格裡芬III型(General Dynamics'Griffin III)和BAE公司的CV90裝甲戰鬥車。

單獨的移動保護火力計畫,尋求一種快速和可空運的輕型坦克。目前,十幾輛裝備有105毫米火炮的M8裝甲車,與裝備有120毫米火炮的格裡芬II型坦克進行競爭。

美軍也已經開始採購無炮塔的「佈雷德利」步兵戰車,作為裝甲多用途車,取代舊的M113裝甲運兵車,用於支持作戰工程、公用事業運輸、救護車任務、指揮所和迫擊炮攜帶等作用。一些輪式斯特賴克裝甲車,正在接受配備30毫米口徑大炮和標槍反坦克導彈的的「龍」式炮塔,使較輕的車輛有機會與敵人的機械化部隊作戰。

美軍還在艾布拉姆斯和佈雷德利坦克上安裝「獎盃」和「鐵拳」主動防護系統(Trophy and Iron Fist Active Protection Systems)。這些系統可以探測來襲的導彈,並在撞擊前干擾或擊落它們。由於遠程反坦克導彈,在中東戰爭中摧毀了數百輛坦克,主動防護系統可以大大改善生存能力。

第三、未來的垂直升降機(航空)

直升機對於戰場和作戰的機動性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它們也很昂貴,速度相對較慢,每小時150-200英里,航程短,容易受到敵人的攻擊。

美軍正在展望一種劃時代的「未來垂直升降」系統,以最終取代其兩千多架黑鷹中型運輸直升機,及全副武裝和裝甲的阿帕奇炮艇機。

兩個創新的原型機正在競爭。貝爾V-280「勇士」(Bell V-280 Valor)是一種傾斜旋翼飛機:它可以將發動機從直升機旋轉到類似飛機的配置。更複雜和昂貴的「勇士」,將擁有更高的速度和航程,它的速度可達每小時320英里。西科斯基公司的SB-1「衛士」(Sikorsky SB-1 Defiant)是一種複合型直升機,上面有兩個反向旋轉葉片和推進器轉子。「衛士」可能更擅長直升機式的低速機動。

美軍也在2015年退役了最後一架OH-58偵察直升機,但卻發現阿帕奇炮艇機是一個糟糕的替代。因此,陸軍正在尋找一種靈活的偵察直升機。

第四、網路

美軍希望有個全新統一的、可實地部署的指揮、控制、通信和情報(C3I)網路,將其陸戰系統連接在一起。上一次嘗試部署的網路稱為「戰士信息網路-戰術」(WIN-T),由於容易受到電子和網路戰的影響,在花費60億美元後被取消。2014年,美軍觀察到,俄羅斯軍隊如何廣泛干擾、黑客攻擊和地理定位烏克蘭指揮和控制節點,甚至以它們為目標進行致命的攻擊。

新網路需要標準化、模塊化、可運輸和網路安全。一個單獨的「有保證的位置導航和定時」小組,正在開發導航輔助工具,以便地面部隊在GPS被拒絕的情況下順利運作,特別是通過使用地面或空中部署的「偽衛星」。

第五、空中和導彈防禦

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美國空軍的空中優勢減少了對陸軍地面防空的需求,陸軍的地面防空已經被大量縮減。然而,由蜂擁而至的無人機攻擊和擴散的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構成的新威脅,使重建防空部門成為一個巨大的優先事項。

美軍目前正專注於「機動短程防空」,這是指,跟隨前線部隊擊落低空威脅的車輛。美軍計畫將配備「毒刺」和「地獄火」導彈、反無人機干擾器和30毫米大炮的8輪獨立懸吊的斯特賴克戰車投入使用。美軍還臨時採購以色列的鐵穹(Iron Dome)導彈系統,其彈藥最終可能被改裝成多任務發射器。

美軍還在開發一種車載100千瓦的激光器,可以將無人機從空中燒燬。對於更遠距離的防空,美軍沒有開發新的導彈,而是花費數十億美元,改進現有的愛國者戰術防空系統和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S),將它們分散的雷達和火控系統,連接到一個綜合防空和導彈防禦作戰指揮系統(IBCS)網路。

第六、士兵致命性

近距離戰鬥的步兵只佔軍隊人員的4%,但在2001年以來的衝突中卻遭受了90%的傷亡。「士兵致命性」計畫分為兩個小組。

一個小組側重於使用更真實的訓練模擬器改善「人」的因素,並通過更好的福利和激勵措施,留住有經驗的軍士和軍官。另一個小組計畫採購「下一代」突擊步槍和輕機槍,可能使用6.5毫米克里德莫爾彈,這種子彈被認為對防彈衣更具穿透力。陸軍還在設計一種步兵「抬頭顯示器」(Head』s Up Display),它具有綜合和改進的夜視功能、戰術數據和瞄準十字線。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