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鄭州京廣路隧道倖存者:5分鐘隧道灌滿水(圖)

2021-07-24 05:36 作者:魏曉涵、李曉芳、徐朝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鄭州
2021年7月23日,鄭州市民坐在鏟車上(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24日訊】距離隧道南出口二三十米的地方,車堵住了。吳強的黑色奧迪A8停在了左側車道,等待著。只要開出這個閘口,右轉進入隴海路,行駛不到四公里的距離,他就能順利到家。

鄭州市氣象服務中心已經發布了四輪紅色暴雨預警,但外面鋪天蓋地的大雨還沒影響這個隔絕的地下通道。江勇在路邊沒有看到任何封路或禁止通行的標誌,車輛如常地駛入,但他還是下意識點了一下剎車,擔心隧道裡萬一有積水,會損壞車子。他很愛惜這輛車,買了快5年,已經把它當家庭成員,稱呼它「小二」。

此時大概下午三四點,地面潮濕,車輛行駛平穩,吳強和江勇一路向南,分別堵在隧道不同段的出閘處。有人說,前面路段積水較深,車過不去了。

窗外是持續的大雨。江勇給妻子打電話,從妻子口中得知,鄭州的這次暴雨有些不同尋常。他扭開車載廣播,調到鄭州交通廣播電臺,主持人只是提醒市民非必要不外出,隨後如常播放廣告。

車堵了將近一個小時,也沒見有人來疏散。雨越下越大,地面的積水順著隴海路倒流回隧道南出口的方向,迅速積累上升。渾濁的積水逐漸沒到車子底盤,水流衝擊車輛,帶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響聲。江勇拉著手剎,心裏有點害怕,覺得手剎已經有點不管用了,一直用腳踩著剎車。幾個有經驗的司機開始組織大家在車道上擠一擠,讓後面的車輛都往前靠一靠,盡量遠離地勢低的地方。

距離南出口上坡的幾十米處,吳強的小車被雨水沖得被迫調頭,他們試圖控制車輛,開了沒多遠,車就熄火了。車裡的三個男人慌了,開始輪番給110和119打電話,手機信號微弱,有時是佔線,電話始終沒有接通。

直到後來脫險,吳強才在新聞中得知,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這座城市,此刻因為暴雨,正在面臨眾多生死考驗。斷電、斷水,人們被困在地鐵上、公司、家,街道交通被阻斷。他對這一切毫無準備,生活在鄭州這樣的水資源並不豐富的中原地區,甚至他買了全險的車,唯獨沒有買涉水險。

這時是下午5點左右,地面水流開始發出嘩嘩地,如河流湧過的聲音。吳強的南向,江勇已經駛過隴海高架,到了另一段京廣北路隧道,他同樣被堵住,察覺到不對勁,跟副駕駛上的同伴說,「我下去看一下到底什麼情況。」

一下車,水已經沒到江勇的膝蓋位置。他往隧道出口方向瞟了一眼,「我後面那個車就已經起來了,被(水)飄起來了。」他當即做出決定,讓同伴下車,兩人棄車逃生。

水流已經十分急促。江勇說,他大約150斤重,但當時已經被水流衝擊得有點站不住了。他和同伴手挽著手,互相攙扶著往道路中間的綠化帶轉移。

接下來的事情幾乎發生在一瞬間。江勇走到綠化帶大約花了2、3分鐘,車子已經被沖跑了,「我有種衝動想上去把它開出來去救它,但是看看四周還是放棄了。」

耳朵突然捕捉到一個致命的信號——「水流的聲音一直就是嘩嘩嘩,然後瞬間沒有聲音了,很安靜,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水滿了,趕快撤。」江勇後來回憶只記得自己扯著嗓子喊,「拚命地喊前面的人趕快往上走。很快,大概就是在5分鐘之內,隧道就灌滿了。」

江勇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隧道,「已經是汪洋一片。」京廣北路隧道幾個紅色大字都被淹了一小半。他看到一位男士,應該是剛從車裡逃生,正努力地游著泳往隧道外劃。

江勇獲救的時候,渾濁的水流正衝擊著吳強的小車,水位上漲得很快,車不受控地漂起來了,沿著隧道的方向退回兩百多米。隧道裡的燈滅了,陷入一片漆黑,隧道外是鋪天蓋地的暴雨,天地一片迷濛,澆得人眼前什麼都看不清,信號時斷時續,向外求助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吳強的記憶裡,此時隧道裡的水已經漲到了一米六七的高度,封閉的汽車車廂也開始滲水。那一刻,吳強心裏冒出一個恐怖的念頭——死亡到跟前了。他腦子裡一片空白,唯一盤旋的想法是,「我孩子那幺小,才六歲,還沒上一年級呢,他怎麼辦呢?」

一定要堅持,車裡的三個男人互相鼓勵著。只能留一個算一個,他們決定自救。打開了唯一通往外界的天窗,會游泳的弟弟首先爬到車頂,試圖先游出去。倒灌的逆流又急又多,拍得人無法前進,他被水堵住了,只能先游到一側緊緊扒住東邊的橋架上的一根電纜線。

吳強原本也準備游出去,但這樣五十多歲不會游泳的司機就成為了那個落單的人,他執意要和司機一起,他們一起工作7年了。「你先走」,司機催促他。「你一個人在裡面咋弄?我陪你」,吳強不肯,最後兩個人一起爬到車頂。

十分鐘,倒灌進隧道的水已經迅速漲到了人脖子的高度,前後的麵包車和小轎車沉下去了,卻始終不見人出來。爬到車頂的吳強,眼前除了兩三輛漂在水面上的車,逐漸被水流帶著從南往北漂,其他什麼都看不見了。司機蹲在車頂,他蹲在引擎蓋上,抓住擋風玻璃上的雨刮器。奧迪A8像一座小小的孤島,在渾濁的水中,一會兒漂到東邊,一會兒漂到西邊,搖搖欲墜。

水在上漲,車在滲水下沉,離開車頂就是死路一條。他們只有一個機會——等待車漂到靠近橋架的時候,迅速攀到橋架一側,沿著爬出去,或者等待救援。

吳強正在迎接最後的決戰——抽掉腰間的皮帶,準備脫掉累贅的褲子,萬一掉到水裡,游起來更方便。還沒來得及脫褲子,這兩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就抓住了珍貴的機會,攀到東側的橋架,等他們扒穩,腳下的奧迪A8似乎完成了它的使命,載著遺留的項目材料沉入水底。

「已經顧不上(車輛)損失什麼的了,當時就想,活著吧。」巨大的消耗讓三個人精疲力竭,吳強拿著手機繼續報警,弟弟拚命地呼喊「救命」,望上去高架的周邊圍著一些打雨傘、穿雨衣的陌生人,隔著巨大的雨幕,看不清他們的神情,只有手機對著三個孤零零的身影在拍視頻。

報警電話終於通了,吳強描述了一下大致的位置,「趕緊救命,我們有三條人命」,一個對話來回的時間,水壓迫到吳強的脖子處,他喘不上氣來,等待救援人員明顯已經來不及了。雖然距離隧道口只有五米遠,他一點體力也沒有了,四肢失去知覺,全靠本能扒住橋架。這個當過兵、從江蘇來鄭州打拼了二十多年的中年人精疲力竭,迎來了一天中最絕望的時刻。

只能指望自己了。弟弟首先順著上漲的水游到平台上,還嗆了幾口水,然後伸手拉不會游泳的司機,吳強在下方托著他翻上去,手機不小心掉進了水裡;再靠岸上的兩個人趴著地面,把吳強硬拉上去。此刻,隧道裡已經看不到其他人了,不到三分鐘,三個驚魂未定的人眼睜睜看著整個隧道被雨水完全灌滿。

事後,據財新報導,負責救援的工作人員介紹,京廣北路隧道內積水最深處達13米左右。

「我大概是最後一個逃離的」,吳強看著被吞沒的隧道口,有些慶幸撿回一條命。他們被收容在裡隧道不遠的一棟小樓的五層,那是一個無眠的夜晚,吳強一直坐著發呆。凌晨三點他似乎還聽到窗外有人在喊救命,從窗戶外看下去,停在馬路中間的豐田普拉多,將近兩米高的車看不到車頂,只有鏟車在雨裡忙著找人救人。

那時江勇和同伴在一處幾乎沒什麼積水的酒店裡。這是他在高架上走了幾個小時,能找到的最好的地方。當晚,酒店到處是避難的人,房間早滿人了,連走廊、樓梯口都是疲倦又驚恐未定的人群。江勇和同伴縮在一樓的樓梯上,將就過了一晚,但一直沒合眼,時刻擔心著水流又再嘩嘩地湧上來。

第二天早上,吳強光著腳、披著當雨衣的塑料桌布,蹚水走了三四公里回家,才在備用手機上看到各地的戰友們問候的消息,回過神來的吳強覺得有些荒謬,「很丟人,我在鄭州這麼一個缺水的城市,在大街上差點被淹死,是不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城市裡的積水逐漸退去,吳強渾身疼,弟弟喝了髒水上吐下瀉的,在醫院輸液,只有司機隔了兩天回到隧道查看了一下,隧道裡的水大概還有五六米深,救援隊在忙碌著,黑色奧迪A8依舊不見蹤影。

7月22日,隨著十多臺泵機投入抽水和清淤作業,兩天前那個下午逐漸浮出水面,車輛的殘骸混著泥堆疊在一起,殘留在車裡的遺體被發現,周圍有車主和家屬等待著。江勇找到了「小二」,它頭朝下掛在隧道南出口,已經全毀了,到處是泥漬和濕漉漉的水痕。他鑽進車裡取回了駕駛證等物品,看著「小二」有點傷感,「畢竟車子是男人的第二個家。」

江勇開始憂心接下來的生活。而一位母親還在尋找著當天騎著電動車,在隧道中失聯的兩個男孩。市民擁在隧道兩邊,有路過的人聽到了哭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極晝工作室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