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反共不是清談 要有實際行動(圖)

2021-05-31 06:02 作者:蘇明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中國農民
一群中國工人坐在他們正在建造的房屋屋頂的窗台上(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5月31日訊】中國一直是在中共的偉光領導之下,但七十年了,至今仍然是個貧窮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雖然打出了七十年的社會主義旗號,不管它一會兒說成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一會兒改成是特色社會主義,這兩年又改成是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甚至還加上了個價值觀的說法,但是中國仍然有50%到60%的人口是生活在貧困之中。

顯然無論共匪如何玩弄「社會主義」這個詞,但它們始終不懂,或者是不敢承認,社會主義的定義就是消滅貧窮。既然是窮國,就不要搞什麼國際上的體育盛會。2008年的一次北京奧運,為了製造那些體育的場館,共匪花費了多少納稅人的錢財。一場奧運不過20來天,那些館至今就廢棄在那裡。現在準備冬奧會,不知又花費了多少錢。20天的冬奧會結束後,那些場館就又將廢棄在那裡。

我從來不認為中國人民的素質低,但卻完全肯定共匪整個體制是完全沒有素質。就以前幾天在甘肅省的越野馬拉松事件為例,總共參賽的運動員是172位,可是卻在中途死亡了21位運動員。也就是說,平均每8位運動員中就死了一位。體育是強身健體的娛樂活動,可是任何事情到了共匪手裡,就一定有中國人死於非命。

事後調查顯示,似乎這次死人的事件與共匪無關,完全是天氣的變化造成的。突然降溫,又是冰雹又是凍雨的,是造成死人的原因。共匪自稱中國進入了高科技時代,可是卻連天氣預報都報不準確。或者是天氣預報出來了,主辦單位卻不做出任何防範或應急措施,導致如此嚴重的人命傷亡事故。可見這場事件不是天災,而是地地道道的共產人禍。

幾乎與此事件的同時,雲南、青海兩省發生了地震,喉舌央視連續報導了兩天,就是不報導四川和陝西兩省也地震了。自然災害與顛覆政權沒有直接關係,瞞報了兩省的地震,難道共匪的政權就固若金湯了嗎?從來不洗澡的毛澤東去長江游泳,還發出了最高指示,到江河湖海去鍛練。結果是多少中國人響應了號召,喪命於江河湖海之中。

中國人民沒有體育鍛練的場所,那是因為中國是個窮國,政府拿不出錢來為人民修建這些設施。既然號召人民去鍛練、去游泳,那就只好去毫無安全保障的地方去響應號召了。因此送掉了性命的中國人有多少,至今尚無人做出調查。

尤其此次的四個省的大地震,竟然在習蠢貨的領導出了新時代之後,仍然沒有能力去預報地震的發生。災區的中國人仍然是在半夜的酣睡之中被地震驚醒,來不及逃命。各省和各大城市都有地震局,就連普通民眾都知道,中國存在著幾條地震活動帶。地震局裡的工作人員想必博士、碩士不少,專家、教授更多。至於所謂的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就更是車載斗量。如此龐大的科技人才隊伍,卻發不出地震預報,保護人民的性命財產,這就是共匪體制下的所謂高科技人員的素質。

我幾次在評論中說,中國僅僅是個二、三流技術的國家,也因此招找來反對聲和謾罵。既然事實勝於雄辯,那麼事實就更是勝於罵大街了。就連普通民眾都能發現地震前的各種先兆,包括自然界的各種異象,和動物的各種反常的活動。既然中國距離高科技尚有一段長路要走,那麼接受民間積累的經驗並且去研究,豈不就是學習?

另外,向先進國家學習,我這裡說的是向人家學習現代科學,絕對不是去偷竊人家的研究成果。就以2008年汶川大地震為例,在震前的幾個小時裡,美國就已經測出了這場地震,並且通知了共匪當局。共匪認為美國是在破壞中國的穩定,攪亂北京奧運的情緒,雖然不敢向美國罵大街,但隱瞞不報。地震終於發生了,損失也是也是嚴重的,但就是不肯痛定思痛向美國請教。

科技的發達是為了保護人民過上安定的日子,可是在共匪的眼裡,人民是共匪的敵人。人民死了多少,都無關共匪的疼痛。習蠢貨一句「中國人吃草也能活上一年」的話,就百分之百地暴露出共匪政權對待中國人民的冷血、冷酷的立場。中國人民的性命不如草芥,不如螻蟻,竟然有中國人喊幸福。

七十年來在中國發生的大小地震不知多少次了,中國人民的性命和財產的損失更不知有多少。共匪口口聲聲說黨領導一切,地震局裡的黨委,總支和支部的系統想必也是健全的。但人民從來也沒有聽說過,一場大地震後,有書記或黨員被揪出來受懲罰、擔當責任的。如此看來,黨只是領導,出了任何事情,黨是不用負任何責任的。

就如同此次的武漢肺炎,習蠢貨說是它親自領導,親自部署。其實是它親自隱瞞、親自撒謊,因而造成全世界大流行。共匪不承擔任何的責任,還要對傳播到各國的疫情幸災樂禍。被共匪收買了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書記近日也強調說,要對這場世界大瘟疫再次進行全面徹底的調查。由此可見,錢可以收買一個人的一時,卻買不了一個人的一生一世。當然這也是對良知道德底線尚存的人而言,至於那些把人格靈魂出賣換飯吃的人來說,當然就不在其中了。

水稻專家袁隆平先生謝世了,共匪跳出來說話了,稱袁先生是英雄。英雄的本意是指為國捐軀、舍生取義的人。而袁隆平先生是自然的壽終正寢,又與「英雄」二字有何關係?袁先生是一位有傑出貢獻的科學家,把水稻的畝產量從兩、三百公斤提高到八、九百公斤,這就是了不起的科學發明和創造。

我早就說過,凡事只要共匪插手,就一定把事情搞壞,並且還會自暴共匪之醜。共匪說袁先生的發明解決了中國人民的吃飯問題。既然如此,共匪又為什麼至今每年要向國際糧食市場購買幾千萬噸、乃至一億多噸的糧食呢?獨立學者的調查顯示,中國的糧食缺口率至少在3%左右。如果國際糧食市場不賣給中國糧食的話,中國人民就立時回到憑票憑證吃飯的半飢半飽的狀態。這說明袁先生的發明並沒有解決中國人的吃飯問題。中國解決不了中國人民吃飯的責任,仍要由領導一切的共匪政權負責。

共匪又說袁先生研究水稻的動力,是來自於1949年以前看到了中國人餓死的現象而產生的。而事實卻是袁先生在中國的三年半的大飢荒中,親眼看見了五個中國人活活餓死路旁的慘狀,有感而發產生了水稻研究的動力。袁先生的這段話在他的文章中,和幾次被採訪的談話中,都有明確的記載,是有據可查的。共匪把1959年的大飢荒篡改為1949年以前。其實在1949年的之前的幾百年或幾千年,中國都沒有發生過活活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飢荒。

長達三年半活活餓死五、六千萬中國人的大飢荒,就發生在共匪建政後的第十年開始的。這就是說,共匪至今仍然在隱瞞由共匪一手製造的那場大飢荒。它以為事隔六十年,中國人民早就忘記了那場大飢荒。但是幾千萬個家庭都有親人活活被餓死,這些家庭和他們的後代怎麼可能會忘記?難道他們會認為為了共匪共匪的共產天堂而有親人死於餓死,是高尚偉大的犧牲或貢獻,為的是中國的強大和繁榮?

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有詳細的證據和註冊。同樣每一個人辭世,也都有詳細的證據和手續。人的世界不同於豬狗世界,人的世界關心和關注的是每一個人的生老病死。億萬中國人的性命被共匪餓死、整死,至今不給他們一個交待,這些孤魂野鬼的怨氣得不到發泄,去不了他們該去的地方。我倒不相信他們會在陽世間搗亂,但他們的親屬和後代卻是心懷對共匪的仇恨,遲早是要向共匪討還這筆血債的。

在人的世界裡,每一個人都把人的生命看作是神聖的、不可侵犯的和珍貴的。唯有共匪把人的生命視同無物,視同豬狗,任意殺戳卻又不認賬。共匪喉舌央視四臺,每天對海外的中國播報三十分鐘的新聞。在播報之前的開場白是:「全球新聞,中國播放。」別人是如何看待這句開場白的我不知道,但這句開場白對我的啟示就是全球新聞是真實發生的新聞。中國播報出的就是罔顧事實的任意編造出來的謊言宣傳。

記得幾年前我在一家中國飯館裡吃飯,飯館裡安裝了一個大屏幕的電視機,播放的都是央視的節目,聲音還挺大。當時正在播放的節目是什麼我已經記不得了,反正都是那些共匪首領說了什麼話,中國人民熱淚盈眶大讚共匪的英明。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大聲說:「這些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一位五、六十歲的中國人不緊不慢地說:「央視播出的東西還有假?」面對著這種混蛋,我還是把該說的話說了出來。我說:「‘文化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共匪中央喊了十多年;‘文化革命是場浩劫’,也是共匪中央說的。你相信哪一個?」這個同胞不說話了,飯館老闆從後邊跑過來關上了電視機。當時在飯館裡就餐的人不少,但卻立時一片寂靜,沒有人說話來表明立場或態度。這就足以表明共匪的形象在民眾中的地位了。

習蠢貨咬牙切齒地要打臺灣,打算以此作為它的政績。殊不知政績不是打出來的。早在今年初美國派出了600多名美國軍人進駐了臺灣,他們的任務是訓練國軍的士兵和協防臺灣的國家安全。之前高喊「美軍進臺之日,就是大陸攻臺之時」的捂毛全都默不作聲。共匪不是不知道這件事,但卻悄悄地忍下了這口氣。為什麼?因為共匪始終以為美國不會觸碰共匪的這個底線。它們至今也不明白美臺簽訂的《臺灣保護法》不是過時的文件,只要共匪這個政權在中國存在一天,這個文件就永遠有效。

深深陷入了國內外絕境的共匪,自以為在臺灣問題上還有話語權,以為高喊「統一臺灣」的口號就可以得到部分中國人的支持。但共匪沒想到的是中國人民知道,共匪進城後中國的領土面積就減少了181萬8千多平方公里。到了今天,中國的海洋麵積減少了230萬平方公里。這兩項加起來就是130個臺灣的面積。

如果說「攘外必先安內」這句話也可以適用於台海一事的話,那麼共匪就必須去收回被它們出賣的這4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和領海,然後才有資格對臺灣談統一的問題。習蠢貨聲稱,對臺的統一就是對臺灣也實行一國兩制。可是就是它親手破壞了香港的一國兩制,把一個生氣勃勃的香港特區,變成了共匪紅色恐怖下的香港市了。

中華民國的人民認清了共匪的本性,曾經立下了赫赫戰功的百年老黨國民黨卻認不清。這裡也就應了古聖先賢的「法久弊深」的訓示。用馬克思的話說,就是國民黨異化了,跟共匪這個黨也異化了一樣。異化的原因就是因為黨內沒有自主的調查的機制,因此而逐步走向故步自封,自以為是,永遠正確,以及官僚、尋權,不思進取等等。於是落後於時局的發展,再加上黨內的接班人不瞭解該黨的歷史。

就以馬英九為例,曾經宣揚要和共匪搞第三次國共合作。我當即就給馬英九發了一封公開信,請教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國共合作的真相是什麼。至今我既沒有收到他的回信,也沒有收到他的辦公室或秘書的回信。實質上在國共兩黨的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合作過。馬英九當了黨魁後,國民黨就變質了,也就是敗壞了。是明智的臺灣人阻止了國民黨把臺灣推進共匪的泥坑,用選票把國民黨趕下臺,保住了臺灣的民主和自由。

當我們談到人權和公民權力的時候,許多人不知道或者是不敢承認的是,如果共匪政權以暴政的手段統治中國,中國人民就有以暴力去反抗共匪和保護自己的權利。唐朝的天文學家韓愈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說出了「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的話。鳴是果,不得其平是因。有因才有果,是不變的道理。

中國這個國和三代中國人民至今仍處於貧窮落後的現狀的果,其起因就是由共匪團夥七十年的一黨專政和個人獨裁所致。中國社會的人性泯滅、道德淪喪是果,共匪的謊言欺騙和愚化百姓的做法是因。共匪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難道中國人民就該順從地任由共匪禍國殃民嗎?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提出要把現實的這個果,改變成推翻、消滅共匪這個團夥的因,從而達到一個具備普世價值觀的中國的果。

袁紅冰教授組織起和,以兩到三個人為一組,對共匪展開了城市、農村的游擊戰,刺殺民憤極大的共匪頭腦。同時聯合當地的民間反共組織,用實際行動武裝攻擊共匪的要害部門。更有一支武裝隊伍活躍在中緬邊界地區。共匪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曾把七萬多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賣給了緬甸,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中國人也在一夜之間變成了緬甸人。共匪為了自己的目的,或者是為了拉攏關係,把中國人當成豬狗動物一樣賣給外國,中國人的尊嚴何在?

反共滅共不是清談,更不是口號,而是實實在在的改變中國現狀的大事業。在滅共這個大業中,撥亂反正的組織者,領導者和參與者,完全來自於民間的自發力量。這就又符合了古人的那句「禮失而求諸野」的話。儘管共匪給中國人洗腦灌狼奶,但是正義和道德的力量始終在民間。大智大勇之士、匡扶正義之士仍然在民間。

共匪拚命造就的腐敗時勢,反而在民間造就出一大批反腐敗政體的英雄。也正是這些英雄必將造就出一個光明中國的新時勢。該是政治奴隸站起來的時候了。拋棄奴隸的身份地位,站回到國家主人的位置上,洗刷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恥辱,重新獲得世界的尊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