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太空軍指揮官警告馬克思主義在軍中傳播被開除(圖)

2021-05-17 02:12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川普 太空軍
2020年5月15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美國太空軍雷蒙德將軍和太空軍高級入伍顧問托伯曼向川普總統贈送美國太空軍軍旗。(圖片來源:White House / Shealah Craighead)

【看中國2021年5月17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美國太空軍(Space Force)的指揮官、洛梅爾(Matthew Lohmeier)中校,在抨擊軍隊中的多樣性和包容性培訓是「植根於馬克思主義的批判性種族理論」後被免職。

據《每日郵報》5月16日引述的太空軍的一份聲明,洛梅爾中校出現在一個播客節目中,宣傳他自己出版的新書,他的言論導致了「人們對他的領導能力失去信任和信心」。

洛梅爾說:「多樣性、包容性和公平行業,以及我們在軍隊中接受的培訓......植根於批判性的種族理論,而這種理論植根於馬克思主義

「自從大約10個月前自擔任指揮官以來,我看到了我認為從根本上不相容的、相互競爭的關於美國過去、現在和應該是什麼的敘述。

「這不僅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或在過去的一年裡在全國範圍內大量出現,而是在美國軍隊中蔓延。而我已經認識到這些敘述在本質上是馬克思主義的。」

他將《紐約時報》的1619項目描述為「反美國」,並補充說:「它傳授的是我在基地聽到的密集教學,即美國批准了《美國憲法》,它將白人至上主義編入了國家的法律。如果你不想同意這一點,那麼你就開始(被)貼上各種標籤,包括種族主義者。」

一位發言人告訴《軍事時報》(The Military Times):「這一決定是基於洛梅爾中校在最近一次播客中的公開評論。」

懷特(Stephen Whiting)中將已經就這些評論是否構成被禁止的黨派政治活動,啟動了指揮部的調查。

洛梅爾曾是一名戰鬥機飛行員,曾擔任科羅拉多州巴克利空軍基地第11空間警告中隊指揮官。去年11月,他在前一個月加入太空軍後,收到了川普(特朗普)總統的感恩節電話。

據瞭解,太空作戰司令部負責人懷特中將,14日已經解除了他的職務。

目前還不清楚,洛梅爾在調查期間將擔任什麼臨時角色,也不清楚他除了被解除指揮職務外,是否會面臨任何後果。《每日郵報》已經聯繫了太空軍以獲得更多評論。

洛梅爾告訴《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你目前在美國軍隊中看到的情況是,如果你是一個保守派,那麼你就會被歸入一個被貼上極端分子標籤的群體,只要你願意表達你的觀點。而如果你與左派保持一致,那麼在網上做一個活動家也是可以的,因為沒有人會追究你的責任。」

他說,現役軍人已經寫信感謝他的評論,「因為我們不再有發言權」。

太空軍發言人告訴《華盛頓觀察家報》:「太空作戰司令部指揮官懷特中將,於5月14日解除了洛梅爾中校對科羅拉多州巴克利空軍基地第11太空警告中隊的指揮權,原因是對他的領導能力失去信任和信心。」

軍隊成員在不穿制服時可以表達個人意見,但被禁止從事「黨派政治活動」。

批判性種族理論聲稱,要強調歷史上的不平等和種族主義如何繼續影響著今天的公共政策和社會狀況。

反對者說,人們被灌輸了這樣的思想:白人天生就是種族主義者,而且它把人們降到了基於其膚色而被分為「享有特權」或「被壓迫」的類別。

在去年的「黑命貴」抗議活動之後,這個問題已經成為美國文化戰爭的前線小衝突之一。

洛梅爾曾對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的多樣性和包容性計畫說:「我沒有把這個人妖魔化,但我想向他和每一個軍人清楚地說明這個議程,它將分裂我們。它不會使我們團結起來。」

奧斯汀在2月份命令軍事領導人,花時間與他們的部隊討論隊伍中的極端主義問題。

五角大樓首席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當時說,雖然極端主義過去一直是軍隊中的一個問題,但1月6日在美國國會大廈發生的造成5人死亡的騷亂,是對軍隊領導人的一個「警鐘」。他說,奧斯汀希望能更好地掌握這個問題的廣度。

洛梅爾的書《不可抗拒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的征服目標與美國軍隊的解體》(Irresistible Revolution:Marxism's Goal of Conquest&the Unmaking of the American Military)一書,探討了新馬克思主義議程對美國安全的「影響」。

他說他在寫這本書之前與他的上級討論過。

洛梅爾在給《軍事時報》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我的意圖從來都不是參與黨派政治。我寫了一本關於一種特定政治意識形態(馬克思主義)的書,希望我們的國防部,將來能像歷史上光榮地做過的那樣,回到政治上無黨派的狀態。」

《不可抗拒的革命》一書的簡介

《不可抗拒的革命》是一位現役空軍中校的及時而大膽的貢獻,他看到了新馬克思主義議程在我們軍隊中的基層影響。在書中,作者洛梅爾對美國人目前正在問的許多重要問題提供了答案:系統性的種族主義是個現實,還是我們關於種族的許多討論只是用來分裂美國人的一種修辭工具?為什麼國防部突然轉而關注隊伍中的極端主義?我們的武裝部隊中真的存在白人至上或白人民族主義問題嗎?我們的聯邦機構正在進行的許多多樣性和包容性培訓是在幫助解決這些問題,還是在以前不存在問題的地方製造衝突?什麼是馬克思主義,它與這一切有什麼關係?

儘管學者們經常對我國目前的政策決定感到困惑,但我們明顯的失策是,我們的政策無意中成為了反對美國的長期陰謀的一部分,是那些一心想要推翻美國政府並以共產主義獨裁政權取而代之的人耐心而有條不紊地進行的。不幸的是,現在許多人在不知不覺中推動了這一議程。

在意識到馬克思主義對美國社會的征服之後,你再也不會以同樣的方式看待問題了。主流媒體、社交媒體、公共教育系統(包括大學)以及聯邦機構,都已成為植根於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各種思想流派的容器,這種意識形態一心想要摧毀美國的歷史,摧毀西方傳統,特別是猶太教和基督教的價值觀,摧毀愛國主義和保守主義。馬克思主義的陰險和黑暗的議程,已將這個國家帶入一些人所說的冷酷的內戰。這個問題已經變成系統性的,這是一個悲劇,考慮到在二十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裏,挫敗馬克思共產主義思想是我們國家花費大量鐵血寶藏的根本原因。

本書的三部分框架,從討論美國理想的偉大開始(包括《獨立宣言》、《憲法》、《權利法案》,以及個人和公民自由概念的重要性),過渡到對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的歷史和總體敘事的研究(特別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其中提出了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的敘事)。最後,他研究了美國軍事文化和軍事政策的持續轉變,同時也警告說,如果我們不立即糾正方向,這個國家將走向何方。

《不可抗拒的革命》還涵蓋了每個人都在聽到和談論的熱門話題,實際上對我們的國家安全有影響的話題:覺醒意識形態、取消文化、身份政治、「黑命貴」運動、反種族主義、後現代主義、政治正確,以及批判和憤世嫉俗的理論,包括批判性種族理論。洛梅爾對我們軍隊和整個美國社會的當前事件進行了透徹和常識性的審視,這是一個崇高的獨特貢獻,肯定會在未來幾年內被分享、參考和討論。每個美國人,包括每個美國軍人,都需要閱讀和理解《不可抗拒的革命》。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