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安慰劑氾濫的中國正走向災難(圖)

2021-04-05 06:18 作者:張傑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青島大學生接種疫苗
青島大學生排隊接種疫苗(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ges)

【看中國2021年4月5日訊】一百年前,中國人愛上了鴉片,官員抽、老百姓抽,大煙館隨處可見,只抽得國庫空虛,國民贏弱,被稱為東亞病夫,這才引發了林則徐禁菸,引來了西方的船堅炮利和西風東漸,大清王朝最終飛灰湮滅。

一百年後,中國人又愛上了安慰劑,中共領導人吃、官員吃、老百姓吃,只吃得出現幻覺,不知自己的份量,自認為天下第一,國之大者,世界的時與勢在中國這一邊,西升東降是不可改變的歷史趨勢。如果說過去的鴉片讓人瘦弱不堪,現代的鴉片則讓人雞血盎然,鬥志昂揚。難怪3月1日,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上大談鬥爭,嘮嘮叨叨一共說了14次「鬥爭」。

什麼是安慰劑呢?簡單說就是對病人,給他一個沒有療效的假藥物,欺騙他說這是特效藥。病人以為自己得救了,於是產生積極的情緒,從而病情緩解。安慰劑效應於1955年由美國畢闕博士提出。南安普頓大學的研究人員曾做了一個實驗。他們隨機抽取兩組病人,一組病人給予明確診斷,告知他們很快就會好起來;對另一組病人則給予含糊其詞的診斷,告知他們不確定的結果。實驗顯示:第一組有64%的病人病情出現好轉,第二組只有39%出現好轉。安慰劑療法,可以說是把阿Q精神在醫學領域的運用。

安慰劑理論出現後,很快運用到社會的各個方面。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期間,2010年9月底進行了14萬場唱紅歌活動,共8400萬人次參與,至2012年2月,共進行25.16萬場,共1.82億人次參與。重慶媒體稱,唱紅歌具有治療癌症的功效。一些癌症患者本來生命已到盡頭,但天天唱紅歌,結果枯木逢春,癌症不治而癒。當然這只是安慰劑而已。

第一、安慰劑作用下的中國人

「八九六四」以後,中國再次陷入政治孤立狀態,鄧小平通過南巡和第二次改革開放使中國民眾追逐金錢、權力,使中國進入到權貴資本主義社會。鄧小平發展是硬道理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理論就是一味安慰劑。使老百姓相信經濟發展了,自己富裕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憲政民主自然會到來。中國民眾認為,美國發展到今天也是歷經200年奮鬥,中國也不能脫離歷史階段,拔苗助長,所以要慢慢來,否則會引起社會動盪,中華民族苦難太多,國家不能亂。但問題是,中華民族為實現自由、民主憲政夢已經努力了100年,這100年間許多專制國家都已經實現了民主憲政。普世價值並非西方人的專利,已是人類共同財富。中國不能亂不錯,但製造混亂的不就是極權主義制度嗎?美國的多黨制和民主選舉不就是將野心家變成了為國家服務的英雄嗎?

目前,國際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族,實施種族滅絕政策進行制裁。2014年開始,中國在新疆開始修建集中營,至今已將百餘萬維吾爾族人和哈薩克族人非法關押。很多內地人認為事不關己,是因為部分維吾爾人信奉恐怖主義,新疆的政策不會在內地實施,更不會落在自己身上。但事實證明,這種觀點只是安慰劑。

4月1日,上海強制性收集外來人員信息的新規定生效。前往該市就醫、旅遊、公務和探親訪友等,凡停留超過二十四小時必須提交個人信息,違者最高處以人民幣五千元的罰款。輿論認為,當局此舉是為收集個人信息。上海的「新疆化」政策可能會全國推廣。有學者指出,中國近代史以來最開放的城市要返歸商君之法那樣最封閉的管理模式了。

一位內地基督徒在海外媒體上披露,2018年,他在參加當地一家教會活動中,被當局刑事拘留,其後被送入「轉化基地」。他說,地方公安因無法依照《刑法》起訴的基督徒,都會被送到秘密基地洗腦。他被囚禁在沒有窗戶的房內近十個月,期間受到打罵及精神折磨,他甚至曾多次試圖撞牆自殘,打算結束自己的生命。事實上,內地的集中營遠早於新疆。在江澤民時代,中共就曾大量集中關押法輪功學員,並成立了610辦公室專司迫害活動。

第二、安慰劑作用下的香港

中共本是極權主義政黨,欺騙和恐怖是他們的統治手段。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時,除了少數精英移民國外,大多數港人相信鄧小平一國兩制承諾,相信「香港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但現在僅僅過去了23年,「中英聯合聲明」和「一國兩制」被廢止,中共通過強制實施香港國安法、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和大規模抓捕民主人士,今日的香港已經面目全非。政治學者胡平指出:這次中國人大修改香港的選舉制度是對「基本法」關於雙普選承諾的徹底背叛,是對現在選舉制度的空前大倒退,是對整個香港民主的摧毀性打擊。但香港人為何當初不抗爭?究其原因也是吃了安慰劑,到今天追悔莫及。

第三、安慰劑作用下的國際社會

拜登政府上任後,中美兩國高層3月18-19日舉行了首次會晤。在會談中,楊潔篪耍潑,怒罵美國。他最令人吃驚的一句話是:「我現在講一句,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20年前、30年前你們就沒有這個地位,因為中國人是不吃這一套的。」楊潔篪的話震驚了國際社會,過去那個韜光養晦、溫文爾雅的中國消失了,一個面目猙獰、咄咄逼人的中國出現在世界的面前。其實,中國並沒有變臉,它在國內一直就是這個面孔,只是西方國家吃了安慰劑,產生了幻覺,情人眼裡出西施。正如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去年6月所說:隨著中國變得更加富裕更加強大,我們認為中共就會自由化,去滿足其人民日益增長的民主願望。這是一個大膽和典型的美國想法。它出自我們先天的樂觀主義和我們戰勝蘇聯共產主義的經歷。不幸的是,這也證明是非常天真。這個誤判是美國外交政策1930年代以來最大的失敗。中共是馬列主義政黨,習近平把自己視為斯大林的繼承人。

但中國巨大的市場使西方國家難以取捨。前不久,波音執行長戴夫.卡爾霍恩還在一個在線商業論壇上,敦促美國將對華貿易與人權和其他議題分開,並警告如果波音被擋在中國市場門外,歐洲競爭對手空中客車將坐收漁翁之利。波音和空客生產的客機有四分之一銷往中國。但中國市場只是一味安慰劑,沒有公平貿易和知識產權保護,西方企業終將賠了夫人又折兵。

第四、安慰劑作用下的中共領導人

安慰劑的快感並不僅僅針對中國人民、香港人和國際社會,中共領導人也樂此不疲。鄧小平也愛吃安慰劑。他認為不改變政治體制,用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可以使共產黨長期執政,但今天社會矛盾尖銳對立,意識形態高度分裂,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受到挑戰。

當中共的體制炸藥包擊鼓傳花到習近平手中,已經是積弊難返、病入膏肓,於是習近平通過反腐打壓異己,集中了國家權力。由中國夢、四個自信、二個維護和黨領導一切等拼湊起來的的習近平思想,其實就是一味安慰劑。但習近平也深受安慰劑的毒害,他居然狂妄到要為世界發展指明方向,甚至要與美國分治世界。正是習近平的狂妄喚醒了西方世界,目前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同盟正在圍堵中國。從十九大到今天僅僅三年時間,習近平就毀掉了鄧小平三十年的外交心血。

習近平的哥們王岐山也嗜好安慰劑,他們認為通過反腐清除異己,集中權力,鞏固紅二代利益集團、重祭毛的大旗就能挽救紅色政權。王岐山推薦官員們閱讀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因為他欣賞托克維爾的結論:在專制體制下,社會越是開放,人民越容易產生不滿;越是溫和的極權統治,越容易激發革命。王岐山想告訴官員:不要輕言改革,不要輕易改革。人們對舊制度的仇恨,超過了對自由的渴望。法國大革命之後,是血腥的報復,不僅國王被砍頭、貴族被砍頭、舊勢力的代表人物被砍頭,就連許多革命領袖、革命者本身,也被砍了頭。

托克維爾的書成了王岐山的安慰劑,那就是在現有政治體制內改良,自己監督改造自己。習近平對黨絕對領導的堅持,希望通過黨對中國進行全面控制。但王岐山和習近平都沒有或不願認識到中國的腐敗、社會衝突恰恰在於共產黨的體制本身,黨壟斷了絕對的權力,從而產生觸目心驚的腐敗,權貴資本主義就是寄生在這個體制上的毒瘤。不改革政治體制,只會養癰遺患,殊不知「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現在,我們總結一下。當今中國是一個安慰劑氾濫的時代,中國人吃安慰劑,以為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中產階級的壯大,中國會平穩地走向憲政民主。但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中國,人民得到了什麼?除了當吃瓜群眾,看權鬥大戲外,就是禁言、個人崇拜、強力維穩、向司法獨立亮劍、政治挂帥、黨領導一切。政治體制改革無望,毛澤東的文革幽靈再現。香港人吃安慰劑,相信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謊言,結果今天慘遭中共蹂躪。國際社會吃安慰劑,幻想中國經濟的發展會導致民主化,甚至愚蠢地將中國推入世貿組織。中國經濟的崛起破滅了他們的幻想,不得不聯手圍堵中國。可謂要知現在,何必當初呢?但有意思的是,中共領導人也吃安慰劑,以為中共只要對內極權,對外開放就能永久執政,紅色江山代代傳。但安慰劑的藥效是短期的,難以持續。當中國人、香港人、臺灣人、國際社會從安慰劑中醒來,看似強不可催的中共政權就會風雨飄搖,走向最後不歸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北京之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