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波爾布特和紅色高棉(圖)

魔王三部曲之二

2020-09-10 14:44 作者:二大爺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波爾布特(右)僅僅用了不到3年時間,徹底搞垮柬埔寨經濟,直接回到全民赤貧的原始狀況,還順帶用砍刀和鋤頭滅了200萬自己人。(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2014年,聯合國主導的柬埔寨特別法庭作出判決:人類歷史上最殘忍的暴力組織,紅色高棉前頭目農謝和喬森潘,反人類罪罪名成立,判處終生監禁。這份遲來的判決,儘管不能挽回被屠殺的200萬柬埔寨人的生命,但多少代表人類正義的力量不曾忘記他們。而僥倖早死的紅色高棉一號人物波爾布特,逃脫了本應屬於他的審判。

現在有些瞭解到波爾布特屠戮偉業的人把他和希特勒並稱,不太確切。同為魔王,還是有區別的。相同之處是都修建集中營執行大屠殺,不同的是波爾布特殺的全是自己人。他僅僅用了不到3年時間,徹底搞垮柬埔寨經濟,直接回到全民赤貧的原始狀況,還順帶用砍刀和鋤頭滅了200萬自己人。這種殘殺的動機既不是種族主義,又不是戰爭行為,世界上的史學家很難找到一個準確的詞彙來解釋這種史無前例的行為,被迫弄出一個新詞彙「共產主義式的死亡」來形容。

說起來,波爾布特和胡志明等人一樣,都是中共國上個世紀50、60年代革命輸出大潮中重點培養的對象。波爾布特年輕時作為公派留學生在法國鍍金,期間因為激進的共運被遣送回國,1957年受當時胡志明領導的包含了越南、柬埔寨和寮國(今寮國)的「印度支那」共產黨差遣,前往中共國學習游擊戰。1960年自立門戶成立柬共後,曾經先後四次赴北京朝聖。在此期間,接受了毛氏數次召見,陳伯達、張春橋等人還給他講述了「中國的革命理論和實踐」,特別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理論和經驗。波爾布特深為嘆服,言必以毛澤東思想為綱。波爾布特1970年還是躲在叢林裡,只有3000條槍的流寇,在中共國要錢給錢要人給人的全力培植下,柬共迅速壯大。1975年已經魔術般的成為擁有8萬人馬、兵精糧足的柬埔寨第一勢力。同年4月,在兩越統一的背景下,柬共拉枯摧朽般的攻佔金邊,推翻美國人支持的朗諾政權,成立「民主柬埔寨共和國」,柬埔寨高棉民族史無前例的厄運拉開序幕。

波爾布特領導下的柬共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組織。這個組織即便打入金邊後,居然都沒有對外公布自己的正式名稱!波爾布特完全靠宗教會黨神秘主義的方式管理,對內號稱「一號大哥」,二把手成為「二號兄弟」,以此類推。波爾布特的巨幅畫像懸掛在全國所有的公共場合,並被稱為「書記大叔」、「黨心」,或直接被呼為「組織」。黨內也沒有代表大會選舉,各級幹部都由指派產生,整個黨組織的活動全靠「書記大叔」從神秘渠道發布的指令。西方媒體當時不知道怎麼報導這個一夜之間冒出來的組織,只好根據其民族屬性稱之為「紅色高棉」。紅色高棉佔據金邊後,波爾布特大展拳腳,開始實施其無剝削無階級的「共產主義」理想。

波爾布特的第一個目標是消滅城鄉差別。當年毛氏為了應對失業潮創造性的發明了名為「上山下鄉」實為變相勞改的人口遣散政策,紅色高棉更為徹底,一夜之間,將毫無準備的200萬金邊市民流放農村,稱為「反對吃閑飯運動」,到1975年9月,所有城市的人口都被遷出,一夜之間全國空城。由於事先毫無物質準備,很多老弱病殘很快就倒在經年累月的徒步跋涉中,直接導致幾十萬人的死亡。

波爾布特接著著手消滅階級、貨幣和商品交易。他把人分為「舊人」和「新人」。「舊人」是攻克金邊前已在解放區的人口,主要是農民。「新人」則是舊政權的軍政人員、知識份子、僧侶、技術工人、商人、城市居民。凡在朗諾政權服務過的人、對新政權不滿者、地富反壞、不願自動離開金邊者,一律格殺勿論,大多數遇難者全家都被斬盡殺絕。紅色高棉視知識為罪惡,禁止所有的宗教信仰,關閉或摧毀所有的教堂和廟宇。不設正規學校,禁用書籍和印刷品。只准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締傳統歌舞戲劇,嚴禁西方文化傳播。人們不能自由流動。全國沒有郵政電信,也沒有醫院。「新人」在「舊人」的監督和管制下,食不果腹地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強迫所有百姓必須放棄原來的民族服裝和服飾,男女老少一律穿上黑色革命裝或者軍裝。被放逐的「新人」和原先的鄉下農民都按軍事編制分為男、女勞動隊,一律強制勞動,男女分住在各自的營房,連夫妻也只能在獲得批准的前提下一週相聚一次。

1976年夏,一直處在幕後的波爾布特出任政府總理。年底他憂心忡忡地指出「黨的軀體已經生病了」,此後就以肅清親越分子、克格勃間諜、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務和新混入黨內的異己分子為藉口開始了內部清洗。在1975年10月宣布的民族陣線的13個領導人中,就有5個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處決。一大批曾經和他一起戰鬥的「兄弟們」,從巴黎的馬列小組同學到叢林中的同志,先後被肉體消滅。最著名的一次是1978年對被認為是親越派的東部大區幹部和軍人的清洗,一次屠殺了近10萬名自己人。

在紅色高棉執政的3年8個月裡,在波爾布特矢志不渝的共產主義理想下,前後進行了9次大清洗,2、3個月一次,一次2、3個月。至少有200多萬柬埔寨人因為清洗、勞累、飢餓、營養不良和疾病而死去。而當時,整個柬埔寨的人口也不超過700萬,三分之一的同胞被自己人殘忍屠戮,由此創造了世界歷史上民族自絕的驚人範例。

根據目前已經揭露的資料,在紅色高棉執政期間,在全國共設置了158個監獄、埋人坑18975個,在這些坑中共找出遺骸1205662具。最著名一個是由金邊市中心圖士楞高級中學改建的代號為S21的集中營,關押過2萬名包含大量婦女和兒童的犯人,最後只有6人生還。這6個人,也是因為繪畫、機械修理或攝影技術得以僥倖存活。為了節約子彈,大多數人都是被砍刀和鋤頭直接砍殺,死無全屍。S21殺人並非冠軍,他之所以出名,是因為對每一位囚犯都要照相,甚至在他們受刑的前後都要照相,為後來的人們瞭解這個和納粹集中營不相上下的地獄提供了確鑿的證據。

1978年12月25日,早已經和紅色高棉交惡的越南以護僑為名,派10萬「志願軍」(這個名稱很熟悉啊)大舉進攻柬埔寨。民心喪盡的紅色高棉無人抵抗,在兩週內即告崩潰,波爾布特倉惶逃入邊境叢林。在此過程中,古今中外外交史上最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了。中共國大使館在大使孫剛的帶領下居然追隨波爾布特殘部退入柬埔寨西部原始森林,在森林裡搭起三間草屋作為臨時「大使館」,靠吃象肉和野生動物為生,「堅守外交崗位」47天,七個人差點餓死和病死。鐵桿支持到這個份上,縱是波爾布特這樣的惡魔,也該流下一兩滴感動的眼淚了。

1979年2月,為紅色高棉撐腰的老大終於決定出手相救。中越之間的矛盾事實上由來已久,在越南戰爭中因為共同對抗美國而結下的所謂友誼,因為越南當局後來投靠蘇修而破裂。這回越南不聽招呼,打狗不看主面,讓中共國惱羞成怒,新仇舊怨一起算,中越戰爭爆發。

說到這裡,我知道一定會讓那些和我一樣,在「血染的風采」的歌聲中長大的國人難過了。這麼一場讓全國人民膜拜的「自衛反擊戰」,真實的起因就是為了拯救紅色高棉。數萬名中華子弟葬身叢林,換來臭名昭著的紅色高棉的苟延殘喘。中共國還利用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優勢,不惜動用否決權,以「不能干涉柬埔寨內政」為由,否決了聯合國要求公審波爾布特反人類罪行的提案,使得波爾布特有生之年始終未得到應得的審判。

1979年,在國際和國內都已經臭名昭著的波爾布特不得不斷腕求生,在豆蔻山根據地召開緊急會議,決定解散柬共、廢除張春橋一手制訂的憲法,同時,在軍內恢復私有制,允許士兵擁有私人財產,紅色高棉在山區暫時又紮穩了腳跟。

1989年,隨著蘇聯從阿富汗撤軍,共運勢力在全球節節敗退。中共國對豢養多年的紅色高棉帶來的麻煩和惡名已生倦意,援助連年遞減。像紅色高棉這樣一個聲名狼籍的犯罪團夥,它能生存下來,一是靠強大的外部壓力維持自己內部的團結,二是憑藉後臺靠山取之不竭的援助。現在後臺沒有了,自然隊伍就要散了。在淪為販賣寳石和毒品的團夥不久,紅色高棉二號人物英薩利突然擁兵反水,宣布向政府投誠。深受打擊的波爾布特草木皆兵,下令殺害鐵桿戰友宋成全家9口,滅門之後還要用卡車來回碾壓屍體,觀者為之髮指。由此激發兵變,被憤怒之極的士兵軟禁,淪為階下囚。

同為被豢養的走狗,緬甸共產黨主席德欽巴失敗後還能被主子收留,而波爾布特的失敗,因為臭名實在昭著,連主子都不願挽救了,只能任由部下軟禁,直至1998年孤獨的死去。這個瘋子的遺言是「我沒有屠殺,我只是在戰鬥」。他的死,最高興的恐怕不是柬埔寨人民,而是那些扶植他的人。這下死無對證,可以不怕國際公審了啊。

現在的柬埔寨,把越南軍隊佔領金邊,推翻紅色高棉統治的1月7日定位公眾假期,稱之為「大屠殺逾越日」(Victory Over the Genocide Day)。這種把外國軍隊入侵日當做節日的做法可以說在世界上絕無僅有,從此也可以看出,紅色高棉之罪惡,恐怕連納粹也難以比肩。有位網友說,每一個朝鮮人今日的苦難,都有西朝鮮的份。柬埔寨又何嘗不是。那些至今仍然掛在S21集中營中的兒童照片,正在天真的、凌厲的看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