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全民」微信的背後(圖)

2020-09-08 11:35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微信(MARTIN BUREAU/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8日訊】就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喬安妮.李(Joanne Li)意識到,那款將她與其他中國移民聯繫起來的應用,已經讓她與現實脫離了聯繫。

據《紐約時報》報導,喬安妮.李(李女士)認為她在中國應用微信上看到的一切,都表明川普(特朗普)是一位可敬的領導人和出色的商人。

李女士居住在多倫多時曾廣泛的閱讀,也愈發認識到微信上充斥著流言蜚語、陰謀論和徹頭徹尾的謊言。一篇文章聲稱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打算使毒品合法化。另一篇謠言說加拿大已經開始在雜貨店銷售大麻。上海一家媒體賬號發帖警告中國人要小心,以免因為意外將毒品從加拿大帶回而被逮捕。

她也對關於中國的描述提出質疑。當一位華為高管於2018年在加拿大被捕,外國媒體的報導文章很快被微信審查。她的中國友人(不管在國內還是國外)開始說加拿大沒有正義,而這與她自己的經歷相矛盾。「突然間,我發現和別人談論這個話題沒有意義,」李女士說。「感覺如果只看中國(大陸)媒體,我所有的思想都會有所不同。」

對身處中國的大多數中國人而言,微信是一款一體化應用:他們可以通過它交換故事,與老同學聊天,支付賬單,聯絡同事,發布讓人眼紅的度假照片,購物以及獲取新聞。而對數以百萬散居海外的中國人來說,它是一座橋樑,從家庭聊天到美食照片,它讓他們與家的象徵聯繫在一起。

隨著微信變得普及,它已經成為強有力的社會控制工具,是中共當局對民眾說什麼、和誰說以及看什麼進行引導和監管的一種方式。

它甚至讓北京的影響力觸及擴至境外。當秘密警察在國外發布威脅時,他們通常在微信上這樣做。根據法庭文件顯示,當在美從事秘密工作的軍事研究人員需要與中國大使館聯絡時,他們會使用微信。黨內成員在海外留學時,也通過微信進行協調。

作為北京當局監控的基石,微信如今被認為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川普政府提議直接將微信和中國短視頻應用TikTok一起封禁。一夜之間,中國最大的兩項網際網路創新變成了中美之間不斷蔓延的科技對峙的新戰線。

在微信分享一篇文章 被綁上老虎椅

2018年,李女士回到中國從事一份房地產工作時,親身感受到了中國網際網路管制的抽打。在經歷海外生活後,她試圖靠分享世界大事文章的群組來平衡自己的新聞食譜。2020年初,在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蔓延和中國與世界各國關係出現緊張之時,她在微信上發了一篇美國政府運營的自由亞洲電臺(Radio Free Asia)的文章,內容涉及中加外交關係的惡化,該文章後來遭到審查刪除。

第二天,四名警察就出現在她家人居住的公寓。他們帶了槍和防暴盾牌。

「我母親嚇壞了,」她說。「她一看到他們,臉色都白了。」

警察將李女士以及她的手機和電腦都帶到當地派出所。她說,他們用一種名為老虎椅的約束裝置銬住她的腿,以便進行審問。他們反覆詢問了這篇文章和她微信上的海外聯繫人,隨後把她在牢房裡關了一晚。

她兩次獲釋,然後又被拖回派出所接受新一輪審問。李女士說,一名警官甚至在質問她的網路言論時堅稱中國有言論自由保護。「我什麼都沒說,」她說。「我只是想,你的言論自由是什麼?是把我拖到警察局,讓我夜不能寐,審問我的自由嗎?」

最後,警方逼她寫了一份認罪書和支持中國的宣誓,然後放了她。

「沒有微信那你就會很孤獨」

微信流行起來時,李女士遠在多倫多,在姐妹的一再催促下,她才在2013年開始使用微信。

她發現附近有和她相似的人。她的許多中國朋友都在微信上。她們找到了幾乎和國內一樣好的餐館,還在一起遊覽這座城市。一個由中國移民建立的公共號專門組織各種活動,點燃了不少浪漫的火花。「微信上曾經非常有趣,」她回憶。

現在這個應用讓她聯想起監獄。在詢問過程中,警方告訴她,一個被他們稱為「天網」的監控系統標記了她分享的鏈接。「天網」與電影《終結者》(Terminator)中的人工智慧同名,是一個現實生活中的技術監控系統,也是北京斥資數十億打造的幾個系統之一。

監控行動支持了一支快速增長的網路警察力量。該組織在微信等服務中進行搜索,尋找被視為政治敏感的帖子,從鏈接到嘲諷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笑話,無所不包。為了處理微信數以億計的用戶和他們的對話,會有軟體對關鍵字、鏈接和圖片進行分析,以此產生線索。

雖然李女士的賬戶是在加拿大註冊的,但回到中國後,她受到中國規定的約束。甚至在中國境外,微信上的流量似乎也在為這些自動控制系統提供信息。總部位於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研究機構公民實驗室的報告顯示,騰訊曾監控中國境外微信用戶發送的圖像和文件,以幫助訓練其在中國境內的審查演算法。實際上,即使微信的海外用戶沒有受到審查,該應用程序也會從他們身上學習如何更好地審查。

由於擔心陷入自動化的陷阱,李女士現在寫東西時都會故意打錯別字。她不會直接提到警察,而是使用自己發明的雙關語,稱他們為「金叉」。她不再分享微信以外的新聞網站的鏈接,並且壓抑自己談論政治的傾向。

不過,要想獲得自由,她必須刪除微信,但她做不到。當中共病毒危機襲擊中國時,她的家人在封鎖期間用它來協調食品訂單。她還需要出示這款應用上的當地政府健康碼,才能使用公共交通或進入商店。

「我想改用其他聊天軟體,但是沒有辦法,」她說。

「如果真有其他選擇,我就會換一個,但是微信太可怕了,因為沒有別的選擇。它和生活的聯繫太密切了。購物、付款、工作,都必須使用它,」她說。「如果你換到另外一個應用,那你就會很孤獨。」

「失聯是什麼感覺」

維族活動人士法卡特.喬達特(Ferkat Jawdat)的母親消失在中國龐大的維族再教育營體系中後,他的微信成了一種紀念。

這款應用可能被用作對她不利的證據。但和許多維族人一樣,他一次又一次地打開微信。那裡有他和母親多年的照片和對話。它還承載著一個被他抱緊的渺茫希望,那就是有一天她會再次聯繫他。

對於在中國國內受到了嚴格數字控制的維人來說,這款聊天應用已成為中國安全部隊發出威脅的渠道。聯邦調查局在法庭文件中稱,中國大使館通過微信與進入美國竊取科研成果的軍事研究人員交流。中國共產黨用它來保持聯繫,組織海外成員,包括外國交換學生。

雖然中國政府可以使用任何聊天應用,但微信有其優勢。警方很清楚它的監控能力。在中國,大多數賬戶都與用戶的真實身份掛鉤。

喬達特的母親於2019年夏天從拘禁營獲釋,她身體虛弱、疲憊不堪。中國警方給了她一部手機,給她註冊了微信。聽到母親的聲音,喬達特壓抑著激動的情緒。他本來一直無法確定她是否還活著。儘管鬆了口氣,但他還是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她對中國共產黨做出了一些生硬的讚美。

然後警方找到了喬達特,他們通過微信向他發出一個匿名的好友請求。當他接受後,一名男子介紹說自己是中國新疆地區再教育營所在地安全部隊的高級官員。此人提出了一個建議:如果身為美國公民及維族活動人士的喬達特能夠停止提高人們對難民營關注的努力,那麼他的母親可能會獲得護照,並獲准到美國與家人團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