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活出生命的色彩(圖)

2020-07-05 09: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活出生命的色彩
你有笑對人生的能力,就有享受人生的能力。(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萬一千伏特的火花,無情地進出謝坤山的體內,一進一出,炸得他筋肉爆開,體無完膚。電流下僥倖餘生之後,他失去了雙手和聽覺。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重塑生命,用色彩揮灑風景,成了一位口足畫家

謝坤山十六歲那年打工,出事當天早上,一踏上公車就覺得腳底莫名其妙的奇癢無比,這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現象,所以一到工廠,就是趕緊脫掉鞋子,再跑去工作。他光著腳丫,站在三樓的陽台,按照同事的吩咐,接住一根從樓下傳上來的鋼管,不料,鋼管突然誤觸到高壓電,「砰!」的一聲,謝坤山頓時成了一個從頭到腳暢通無阻的超級導電體,一萬一千伏特的高壓電迅速竄流過他的全身。

當他醒來的時候,人已經躺在醫院,癡呆的望著那爆裂開來的手肘,以及失去皮肉掩護而裸露出來的骨頭,有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有人告訴他,就在他誤觸高壓電時,有一位同事,見義勇為地從樓下衝上來,抓起旁邊的木梯,往那條鋼管猛力一掃,這才將謝坤山和閃著火光的鋼管分開。在謝媽媽的細心照料之下,謝坤山得以出院,出院後的他並不氣餒,雖然當時還有人建議他去躺在廟前,身邊擺一個銅碗。

他不但沒有去靠別人施捨而生活,反而努力練習不用手吃飯,他發明了一種吃飯用的工具,非常的獨立,後來,他開始用嘴拿筆寫字、畫畫,剛開始時練習寫字時,他從練習寫字開始,緊緊的咬住一隻筆,好不容易才在一張早已半濕的紙上寫下「謝坤山」三個大大的字,而且還東倒西歪。當他咬著筆做畫時,嘴裡總是傷痕累累,平常維持兩、三個破洞是正常的。

在作畫的時候,那一陣陣有如利箭穿心的刺痛,常常讓他痛得幾乎要咬不住筆,然而,他從來不曾因此把嘴鬆開,或是想到放棄,反而把筆咬得更緊。作畫時,因為眼睛距離圖畫紙只有短短的幾公分,對視力來說是極大的負荷,眼睛對焦時引起的眼痛與頭暈,很不舒服,若不是有堅強的意志,是不可能堅強地練習。

但不幸的事並未中止。他就讀高二那年,有次謝坤山請妹妹裝訂課本,在撕開時卻不慎重擊其右眼,導至視網膜剝離從此失明。高中也因而休學一年,入學後第四年才告畢業。

藝術的世界讓謝坤山忘記了自己的殘疾,產生了相當大的鼓舞,1980年他師事陳惠蘭和畫家吳炫三,勤勞的耕耘他在繪畫上的醒思,並回到學校完成國中和高中教育。

這段時間他與妻子林也真相戀,最後結婚成家,生了兩個女兒、並成為台灣知名的職業畫家。

他曾在1996年獲得第34屆全國「十大傑出青年」。

謝坤山是台灣台東縣台東市人,現居台北縣板橋市,是知名的口足畫家,也是國際口足繪畫的亞洲理事。曾出版自傳《我是謝坤山》並出演電視劇《謝坤山的故事》。

看了這個故事,你有甚麽感想?還會哀嘆自己的不幸嗎?還會不會拿你的人生和別人做比較?

幸福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你不是他人,怎知他人走過的路,心中的樂與苦。

不要總拿記憶,來折磨現在的自己。世界會朝向那些有目標和遠見的人讓路。

生活只有兩種選擇:重新出發,做自己生命的主角;或是停留在原地,做別人的配角。

找不到理由繼續的時候,就找個理由重現來過吧。

不論遇到甚麽事情,都要保持隨遇而安的心態。

不論生活如何複雜,都要保持從容不迫的優雅。

不論昨天多麼糟糕,也不要讓它影響到你的現在與將來。

人生艱難,但是如果你有笑對人生的能力,你就有享受人生的能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