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百首詠史】三十六:大躍進(圖)

2020-03-19 04:44 作者:江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詠史 大躍進 中國 共產黨
1958年至1960年上半年,發生了中國共產黨試圖利用本土充裕勞動力和蓬勃的群眾熱情在工業和農業上「躍進」的社會主義建設運動。(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19日訊】大躍進是於1958年至1960年上半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生的試圖利用本土充裕勞動力和蓬勃的群眾熱情在工業和農業上「躍進」的社會主義建設運動。有人口統計學學家估計,於大躍進非戰爭期間,死亡人數在1800萬至3250萬之間(此處極具爭議)。歷史學家馮客聲稱「脅迫、恐嚇、系統性暴力構築了大躍進的基礎」,「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有預謀的大屠殺」。

大躍進的後果使得這場運動最終難以為繼,鋼、鐵合格率低下,大量資源遭到浪費,勞動力的轉移帶來產業結構畸形和農業生產的不足,加之人民公社颳起「一平二調」的「共產風」,高指標引發的「浮誇風」,以及脫離實際的生產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和幹部特殊化風「五風」和公共食堂的浪費,與貪污腐化、強征強搶強佔,導致無權勢的農民百姓大量死傷受害,最終釀成全國大饑荒的悲劇。從1960年冬開始,這場脫離實際的運動逐漸被當局叫停。

大同夢幻意難忘

    舉國爭先競激昂(1)

    醉策失繮千里馬(2)

    侈言能產萬斤糧(3)

    挑燈青壯無暇憩(4)

    狂樹白旗胡不匡(5)

一枕黃粱猶未醒

    閻王已墜淚雙行(6)

 

註(1)大躍進時,各省市、各單位、各人民公社都爭放衛星,不顧實際的生產能力,互相攀比吹牛,為此不惜弄虛作假。搞大躍進,無非是要多打糧食。那時又無化肥。怎麼辦?不知是什麼人,想出了一個使人十分反感的主意——刨墳。有人譏之為「挖祖墳」。1958年7月,時值盛夏,驕陽似火,社員們每天上山刨墳,劈開棺木取出枯骨,運回社裡辦的肥料加工廠,製造骨肥。這些死者絕對沒有想到,他們的子孫會刨墳把他們的屍骨挖出來製造肥料。(來源:中國人民協商會議汨羅市委員會網站。作者:徐俊。)

另外,還有挨家挨戶去挖家中放馬桶之處的泥土,更有甚者,把村子裡的狗全打死了熬湯做肥料!

註(2)那時的口號是: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一天等於二十年。千里馬倒是中共先註冊,非高麗棒子發明,小時候唱的歌還記憶猶新:「戴花要戴大紅花,騎馬要騎千里馬,唱歌要唱躍進歌,聽話要聽黨的話!」

註(3)百度百科資料顯示,徐水縣在「大躍進」的過程中,曾經聲稱一畝地產山藥120萬斤、小麥12萬斤、皮棉5000斤、全縣糧食畝產2000斤等。毛澤東在1958年8月4日到徐水縣視察時,縣委書記張國忠親自向毛澤東匯報的,毛澤東聽後大加讚許。

1958年9月1日,《人民日報》的《徐水人民公社頌》文章稱,徐水縣委第一書記張國忠宣布「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計畫一畝山藥產120萬斤,一棵白菜500斤,小麥畝產12萬斤,皮棉畝產5000斤。」

1958年9月18日,《人民日報》報導稱,1958年9月10日至11日,劉少奇到「共產主義試點公社」河北徐水縣視察,當地有人匯報「給山藥灌狗肉湯,畝產可以收120萬斤」時,劉少奇說,你們可以養狗啊!狗很容易繁殖嘛!

大陸媒體還有報導稱,毛澤東當時曾憂慮,這麼多糧食,怎麼吃的完?

註(4)那時許多公社在夜晚點火把、油燈,農民每人一把鐵鍬,按班、排編製,在地頭一字排開,要深翻地一尺五到兩尺,聽吹哨齊頭併進前進。

註(5)1958年,全國各地曾爆發過一場時間不長但影響極大的運動,當時把一些反對浮誇的人,以及所謂具有資產階級學術觀點的人都作為「白旗」加以鬥爭,當時把這種做法叫「拔白旗」。

運動中,有的地方刻意在未被打成「右派」的人中搜尋「白旗」對象,使大批人因此遭殃,僅山西、湖南、河北、甘肅等省的不完全統計,有二十多萬中共鄉鎮黨委成員被拔了「白旗」,不是打倒就是開除黨籍。

註(6)大躍進的第二年,飢荒開始降臨中國大地,中共至今不敢公布因飢饉死亡的人數,外界估計從三千五百萬到七千萬不等。可參照楊繼繩的《墓碑》和伊娃的《大飢荒三部曲》,還有馮客的《毛澤東的大飢荒》,丁抒的《人禍》。

小時候在人民畫報上看到一幅照片,地裡插著十幾桿火把,一羣農民在奮力揮鋤,圖片說明道:社員挑燈夜戰,誓把畝產量提高到XXXXX斤云云。現實中的荒誕比虛構的半夜雞叫似乎更具可操作性,結果如何?不忍説了。

當時各地都大吹浮誇風,你道一畝地能產三萬斤,他便立下軍令狀說能產五萬斤,要是有個基層幹部說一畝地只能產五千斤,那就是典型的白旗,要拔掉,他們的命運可想而知。

大躍進那年,父親正好回鄉下探望祖母(老人死活不肯離開家鄉),看到鄉親們在拿尺子量地,照著尺寸栽苖,說是什麼科學密植種植法,能最大限度利用太陽能云云。父親大怒,把大隊長痛罵一頓,他們卻只是苦笑,依然我行我素,父親也是無法可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