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生化武器泄露 大量無辜平民染疫死去(圖)

2020-03-18 10:00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蘇聯生化武器泄露,大量無辜平民染疫死去。事故發生後許多年,蘇聯當局一直隱瞞了真相,後來廣受國際社會的譴責。
蘇聯生化武器泄露,大量無辜平民染疫死去。事故發生後許多年,蘇聯當局一直隱瞞了真相。(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俄羅斯《火星》雜誌在專訪一名俄化學武器專家後,向世人展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自1918年以來,莫斯科地下埋藏著大量的生化武器,數量多達235處。冷戰結束後,部分關於前蘇聯秘密試驗生物武器的事實才逐漸浮出水面。

1979年4月的一天,蘇聯工業重鎮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市,24號醫院送來了三位病人,他們症狀相似,高燒頭痛,呼吸困難。起初,醫生還以為他們得了肺炎,但很快,他們的病情迅速惡化,到第二天凌晨,就已經有兩人不治身亡,剩下一人口鼻流血,奄奄一息。

第二天,城市中的另一家醫院也出現了同樣的怪事,一天之內,醫院內擠滿了病人,到處都是打著寒顫、高燒嘔吐的患者,有些人的身上還長了黑色的水皰,看上去十分恐怖。醫生們懷疑這些病人感染了什麼傳染病,但是又對這種病一無所知;短短一天內,死亡人數急劇上升,醫院停屍房堆滿了屍體。一時間,恐慌情緒在整座城市裡蔓延,誰也不知道死神下一刻會在哪裡降臨。

後來,新的死亡病例陸續出現。有人還沒來得及叫救護車,就在家中去世;有人在公交車上發病,當場斃命……具體的死亡人數無從得知。不僅是工人和市民,不少牲畜也感染上了可怕的細菌。

與此同時,一份蘇聯流亡者創辦的報紙刊登了一則小道消息:一家軍工廠發生了爆炸,導致致命炭疽桿菌泄露,造成上千人死亡!這條消息立刻引發了國際社會的關注。當時,蘇聯已經簽署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研製生物武器是違反公約的行為。

另一邊,大量出現病人的陶瓷工廠內,全副武裝的工人們正在用氯氣消毒。很快,政府對外宣稱,這是因為工廠內的員工集體食用了某私人屠宰場被炭疽污染的肉類,才造成了感染而死亡。同時,莫斯科當局也對國際公約的指控加以反駁,不承認國內發生了生化武器的泄露事故。

對於當局的解釋,民眾根本不買賬。在這家陶瓷廠上班的工人們表示,很多人也吃了那架屠宰場的肉,為何沒有被感染?當局到底隱瞞了什麼?

蘇聯解體後,這起惡性事故終的原因終於重見天日。現在看來,更像是現實版的生化危機。參與此事調查的哈佛生物學教授馬修・梅塞爾遜和她的妻子珍妮・吉列在《炭疽:致命疫情的調查》一書中,詳細披露了事件的前因後果。

發生事故的是第19號營地,這是蘇聯最繁忙的生化武器工廠,負責生產乾燥的粉末狀炭疽武器。這種粉末由發酵的液體培養基中提取,使用時裝在彈頭上,爆炸後可形成氣溶膠,一旦被感染,便可在短期內致命。廠區的工人們都會定期注射疫苗,所以不會被感染。但是,由於炭疽桿菌極度危險,所以工人們的工作充斥著危險和壓力。

廠區和外界是嚴密隔離的,唯一與外界接觸的是乾燥機上面的排氣管。在排氣管中安裝有過濾網,每次換班的時候工人們都要對乾燥機維護檢修,直到3月30日,檢修的技工發現過濾網堵住了,於是便拆下來清洗,並讓下一班的同事重新裝回去。按照操作規程,換班前應當由上級中校負責記錄,備註濾網已經拆下。但是這名中校急於回家,忘記了要備註的事情。

結果,下一班的工人上班的時候,沒有在記錄本中看到濾網已經拆下的信息。於是,工人們便像往常那樣打開了機器。這時候,恐怖的炭疽桿菌被乾燥機的廢氣吹到了城市中,直到數小時後工人們才發現沒有裝過濾網!此時此刻,大禍已經釀成,再裝回過濾網也已於事無補。微風將炭疽桿菌吹到了旁邊的陶瓷工廠,在這裡的夜班工人成了第一批受害者,僅僅一週時間,幾乎全都發病身亡。

此後,蘇聯高層和軍方迅速行動,設置了隔離區,並宣稱陶瓷工廠的工人食用了感染的肉類才造成死亡。為了銷毀證據,受害者屍體被泡在消毒劑中,附近所有流浪狗被消滅,同時還逮捕了不少食品小販,罪名是「傳播污染食物」,這些小販成了受冤的「背鍋俠」。

城市官員得知炭疽泄露後,命令市政工人擦洗房屋街道,修剪樹木枝葉。結果,這一錯誤的命令導致剛剛沉澱下來的炭疽孢子再次被攪動到空氣中,更多人被感染。

後來,專家估計,泄露出的污染物不超過1公斤,其中炭疽芽孢不超過1克。但是,事故卻造成了大量無辜的平民染病或者死去,可見生化武器的威力有多可怕。事故發生後許多年,蘇聯當局一直隱瞞了真相,後來廣受國際社會的譴責。這場災難也被稱作「生化版的切爾諾貝利事件」,現在看來,依舊令人不寒而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