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曝習近平安保內幕:武漢警方槍裡都沒有子彈(圖)

2020-03-13 05:23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習近平訪問武漢,當局出動2萬警察。
習近平訪問武漢,當局出動2萬警察。(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3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習近平3月10日上午乘飛機抵達湖北省武漢市,這是他第一次親自到中共肺炎重災區武漢考察。當地嚴密防範,如臨大敵。有爆料指,習近平在武漢期間,所到之處近距離佈置的真槍實彈武裝保衛人員都是中央警衛團的,而參與任務的武漢警方槍裡都沒有子彈,離習遠遠的。習近平帶來的狙擊手反而瞄準武漢當地的警戒人員。

推特網友12日爆稱,武漢警方的一個朋友告知,那些屋頂上的黑衣人都是武漢方面的,當天參加任務的武漢警方槍裡都沒有子彈且離X遠遠的。中央警衛局重點防範的不是百姓,居民們喊兩嗓子不傷X皮毛。但當地警方中如果有人心懷叵測,X就危險了。帶來的禁軍狙擊手都在暗處瞄準武漢當地的警戒人員。

網友:

這個說法符合邏輯推斷。顯然不會讓執勤的軍警實彈的,只准非常信任的軍警人員才可能真槍實彈。

在大學軍訓時,教官和我們聊天時說過,在軍隊裡新兵實彈射擊訓練,每個新兵身旁一定有個老兵,如果新兵有什麼多餘的動作,老兵馬上按住新兵。軍隊中的都這樣害怕,更不用說習近平了。

確實,居民喊幾聲沒啥大事,武漢警察內部就不知道有沒有人心懷怨恨的了

以前報導的各種陰謀論裡習因反腐曾被暗殺現在來看不是空穴來風

這應該是對狙擊手最靠譜的解釋。

孫春蘭被當地鬧,又撤了一大批湖北武漢高官,刁二中央已經完全不信任湖北當地黨政軍警。所以每戶至少二個條子,多的8個條子。中央狙擊手對準的湖北的軍警,也就順理成章了。

習主要防止他們內部系統人對他的暗殺,老百姓對他沒什麼威脅。

自去年12月疫情爆發後,習近平一直未到疫情中心武漢,只是於1月10日和2月2日,分別在北京的社區和科研機構考察,其餘與防疫工作相關的公開行程均不屬第一線。

香港《明報》3月6日曾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稱,習近平近期赴疫情最先爆發及重災區的湖北武漢視察,料將抵達最先收治患者的金銀潭醫院考察,包括武漢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此外,習近平也將進入社區慰問武漢當地居民。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百步亭社區也是計畫行程,但為防止意外狀況,官方將選擇安排如警察社區或公務員社區。

外界此前認為,習近平一直不去武漢是出於安全的考慮。除了怕感染病毒,更擔心自己的安全,武漢的官民很多都對他不滿。

習近平過往就頻傳遭暗殺未遂消息,歷來注重安保,其安全保衛的等級被認為是全世界最高的。

有武漢居民在習到訪當天發布視頻並說:「今天估計是中央的領導來了,樓頂上全部站了狙擊手,都是狙擊手待命,馬路全部戒嚴。」也有人爆稱,為了防範出現孫春蘭那種「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事故,提前安排大批安保進入居民家中看著。

習近平上一任期因反腐得罪不少權貴,屢屢爆出政變及暗殺傳聞。不過,在中共十九大各派妥協之後,現在的情況有些變化。因為中共隱瞞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打壓疫情「吹哨人」甚至「發哨子的人」,整個中共體制內外的不滿情緒高漲。就在習到訪武漢前後,來自中共左右派包括太子黨的質疑在網路發酵。

傳作者為太子黨任志強的文章《剝光了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雖然全文隻字未提習的名字,卻再清楚不過的將矛頭指向習近平,甚至不留餘地的炮轟習在17萬人大會上的講話。

文章質疑「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現實是,黨在維護黨的利益,官在維護官的利益,君則只是在維護一尊的核心地位與利益。」而正是這種體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實與真相,反而用抓批「謠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傳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的傳播。

另外,中共體制內專家、中共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常務理事祝華新,在被指王岐山背景的《財新網》刊文,要求當局重視「吹哨人」的作用。

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近日也致信習近平,對釀成疫情凶猛擴散的人為因素和體制性問題提出尖銳批評,指出習應對疫情處置失誤承擔首要責任。

在此之前,清華教授許章潤2月初刊發《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抨擊這個「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則要求對造成疫情失控的官員問責,呼籲習近平下臺謝罪。

甚至中共左派文人的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也曾刊文,替「吹哨人」李文亮鳴不平,並批評中共官員說假話。

中共黨媒《求是》2月15日刊文稱,習近平1月7日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並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2月23日,中共舉行17萬人參加的視頻會議上,習近平又重複了「從1月7日以來」的說法,然後官媒多次對外界重複「1月7日」的說法。

法廣的評論文章認為,按理說,作為總書記,既有強大的宣傳機器鼓噪,根本無需自己出來喋喋不休,以第一人稱單數反覆解釋,從那個標誌性的時間——1月7日起,「我」做了什麼,「我」召開主持了多少次專門研究抗疫的會議,這種情形在其前任領導人身上很少發生過。這背後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有觀察人士分析認為,這種情形合理的推測是:這次疫情加劇了中共內部的矛盾。習在黨內已遭到孤立,內部壓力巨大。習在中共內部成了「孤家寡人」。官員們普遍看清了中共大船將沉的事實,也看清了習極力保黨是無用、很傻的行為。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