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嚴重 大媽:有黨的關懷不用怕?(組圖)

2020-01-22 12:25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武漢肺炎在大陸擴散,疫情嚴重,但是大陸民眾卻普遍不以為意,引發憂慮,如竟有廣州大媽指「有黨的關懷,到處都預防了,不用怕的」。更諷刺的是,有微信公眾號撰文說,但最初武漢當局還用傳謠的理由,查處了8名「違法人員」。圖為醫務人員於17日將病人轉移到武漢金銀潭醫院。
武漢肺炎在大陸擴散,疫情嚴重,但是大陸民眾卻普遍不以為意,引發憂慮,如竟有廣州大媽指「有黨的關懷,到處都預防了,不用怕的」。更諷刺的是,有微信公眾號撰文說,但最初武漢當局還用傳謠的理由,查處了8名「違法人員」。圖為醫務人員於17日將病人轉移到武漢金銀潭醫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22日訊】被命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武漢肺炎大陸擴散,疫情嚴重,但是民眾卻普遍不以為意,引發憂慮,如竟有廣州大媽指「有黨的關懷,到處都預防了,不用怕的」。據港媒報導,廣州、深圳和北京等地醫院的防護措施仍顯不足,如深圳醫院的隔離病房樓層尚可自由進出。更諷刺的是,有微信公眾號撰文說,最早對社會公開疫情的並非醫療部門,而是普通民眾,但最初武漢當局還用傳謠的理由,查處了8名「違法人員」。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 醫院的防護措施仍顯不足

《CNA》引述香港有線新聞台「有線中國組」的報導畫面,在也有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的北京,該組走訪的3所醫院中,即使是人潮密集之三甲醫院(大陸最高層級醫院,相當於臺灣的醫學中心),對於疫情的防護並未見加強,戴口罩的病人也不算太多。

至於目前收治1位感染新冠狀病毒患者的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其門口已有護理人員逐一為入內者量體溫,但是並無強制性,甚至有人沒量體溫就逕行進入醫院大廳。同時,於畫面中不論病患還是護理人員,多半都沒有戴上口罩。

畫面還顯示,該組記者順利進入收治此名患者的隔離病房樓層,代表本應該管制進出的樓層,仍然能自由進出。而在接近隔離區的走廊,院方卻僅用鋼架及布質組成的屏風作為隔離,而且無人把守,任何人可輕易推開屏風。

同時,此道屏風內隔離區的一些室內空間,有幾面玻璃窗甚至被打開通風,明顯不符合規格化之隔離措施標準。

距離深圳不遠、以治療呼吸道疾病聞名之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呼吸科門診人潮不少。但根據畫面,並未見到特別嚴密之防護措施,戴口罩的病患也不算多。

大陸民眾卻普遍不以為意 大媽:有黨的關懷不用怕?

在廣州一處傳統市場,衛生情況跟先前差不多。而在市場受訪的民眾皆公開表示不害怕。其中一位中年男子一連用粵語說出3次「不會」,接著就說「絕對相信我們中國政府」。

另一名中年婦女更用粵語表示「不怕,現在黨的關懷,到處都預防了」,「不用怕的,現在黨的領導下關心我們,老百姓最好,一年比一年好」。

還有一名已罹患感冒、但是未戴上口罩的中年婦女則回答,「戴了口罩怪怪的,別人會立刻認為你有傳染病」。

然而,誠如有位網友21日在PTT八卦板發文,表示「堂堂一個臺灣鄰國中國,連豬瘟都控制不好,導致中國豬生靈塗炭,現在武漢肺炎來了,萬一變種到無法控制,加上號稱比臺灣還好的中國官員,還在過年前舉辦武漢萬人聚餐aka歡樂人傳人活動,封鎖消息,政府貪腐無能,只會玩五毛高潮把戲。」

根據台媒報導,北京各大醫院因為發燒病患暴增而人滿為患,有不少民眾等著抽血檢驗,走道充斥著咳嗽聲,讓人心驚。但是離開醫院,擁擠的地鐵上,戴上口罩的人依然是屈指可數,許多北京民眾不以為意,引發了憂慮。

有一名剛剛返台的台灣青年蓉兒表示,自己在搭上飛機前一晚突然發燒,伴隨頭痛跟肌肉痠痛,擔心自己已染上武漢肺炎,連忙搭上計程車,趕至醫院做快速篩檢,幸好最終確診是B型流感,並非新型冠狀病毒,於是安心返臺。

蓉兒還說,前去求診的發燒病患多到難以想像,為了疏散病患,護理師還不斷提醒掛號的患者,做快篩要等2小時,等不及的可以去其它的醫院,可見情況之嚴重。

武漢疫情蔓延前 大陸警方稱查處8名造謠者

微信公眾號「行走中的生命」撰文表示,1日武漢警方公開發布:「經調查核實,已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

為此,警方還特別提醒,「網路不是法外之地,在網上發布信息、言論應遵守法律法規,對於編造、傳播、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為,警方將依法查處,絕不姑息」。

此時,據傳病源發生地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因不明原因肺炎已經休市整頓。

武漢衛生應急小組的工作人員於2020年1月11日從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抬走感染者。
武漢衛生應急小組的工作人員於2020年1月11日從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抬走感染者。(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文章說,從「傳謠者」被查處,到20日全國各地疫情的發現公布,「這20天時間的耽誤,正出在武漢警方對傳謠者的處理上」。若警方沒有認真調查就對當事人依法處理,那警方的處理就是違法;如果警方的調查核實是來自權威部門,那麼權威部門就得承擔瀆職責任。

文章批評,「我們的有關部門到今還沒形成一個真正能聽取民意的氛圍,對發自民眾的不同聲音,特別是和有關部門不一致的聲音,往往當作謠言處理」。

文章最後反問,本來應承擔向社會第一時間通報疫情的職能部門,卻沒有承擔起應負的責任。而社會民眾的自發性傳播,又被當成謠言傳播被「依法處理」,「難以想像,面對官方和民間兩個渠道都被封閉的社會環境下,這樣的疫情怎麼能做到真正防控」。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